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18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一技之长只有在城市的最底层生活,留下的是年龄在四五十岁的人,他们更多的选择了留守家园,穷困且怯懦,他们怕走出熟悉的家去到陌生的排斥自己的城市打拼。
这是并不小的矿场,有本地外地的工人近百人,到了工地还算是正规,周边简易地盖着宿舍排房,很简易,但规划好,红红的砖有着喜庆的感觉,晾着的大人小孩的衣服算是生活味还浓,外地的矿工住宿舍,也有把老婆带来的,矿工是很辛苦的工种,但包吃住,工资也不比到大城市打工来的少,还没有额外消费的费用,一年结算一次,当拿到厚厚地一沓钱时那兴奋劲就别提了。
他们来的时候正好工人吃中饭,换班的第二队工人下矿井了,总工头`各小组长`会计和村干部都来了,他们也带来了给村里的承包款。像是过年似的,涌入的人群那朴素劳动的脸洋溢着兴奋的光彩。在矿井干活拖欠工资最常见了,这一带就他们这至多半年就发一回工钱,真金白银拿在手里是不一样的当然喜不自禁了。
同行的会计人员要对查核出勤率和出工表,帐目全弄出来至少要花上个两天,王峻不肯让陈素来就是这个原由.王峻和刘镇东来是因为这村委会透过管理的工头想他们把村子另一个矿井包下来,所以王峻才会来一趟,还带了经验丰富的老技术人员来看看矿井情况。
“既然来了,就作点表面工作吧,”这是刘镇东说的。
刘镇东要下矿井慰问一下矿工,毕竟矿工积极性提高上来产量是可观的,刘镇东是这么地说,陈素可不信,十之八九是刘镇东坐不住想乱跑了吧.
王峻和刘镇东下井了,陈素本为此来的自然要一起去,王峻看看泛着微尘的入井口不许陈素去了,请村干部带陈素去调研农村现状,村干部也觉得接待大学生很体面.陈素很恼,王峻说不许就不许陈素也是没办法。
会计人员在忙着,那位经验丰富的老技术员被这路颠簸地终于缓过气来了,蹲在树荫下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矿泉水。
陈素被村干部殷勤地领着去看村里的人家,这的人不富裕也有些愚昧落后,但他们的笑是真的。老婆婆端出来的泛着油烟味的放着红糖的茶水和妹妹端给他喝的是一个味,尽管陈素不爱喝还是都喝了。
剧烈的响声有天崩地裂的错觉,陪着陈素的村干部脸黑了,“矿井塌方了!”
矿井塌方了!!!矿井炸了!!!
一声声震动了整个村子,所有的人发疯似的往矿井方向跑。人群中,陈素在跑着,王峻呢?刘镇东呢?陈素脸苍白无血。
全都乱了,围观的人,哭喊的人在被无数土方淹没的矿井入口叫喊着,有的妇女爬在山石上用手去挖片刻就已血淋淋的了。
茫然一片的陈素看着那土石方堆积如山的入口,王峻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他自由了!?以后的人生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桎梏他了!陈素的手在抖,不停地在抖,除了那被淹没的入口处之外,陈素看不到任何东西,奇异地是,耳朵听觉的灵敏度在上升,身边的细语如浪不断地传来,“老板也在井里,不能让他们把钱拿走……”“看住他们的车……”“快叫*局……”“这下他们栽了……”
陈素看到了贪婪地目光和危险的神色,陈素拍村干部的肩冷静地几乎不是自己的语言说:“告诉矿工家属,我是老板。”
村干部惊讶地看陈素!
“看什么?我是老板,他们是给我打工的经理,”陈素扬着锐利的眼睛傲慢地盯着这朴素的乡村干部,他惊觉连忙招呼本村的人员,外地的人员家属是由也被陈素吓唬住的工头去招集,陈素让兢兢战战的保安看住现款。会计人员很担心,他们知道这年轻人不会是老板,但现在要有个出头的人,如果事情失控会出大问题的,那些家属一但失控暴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他是和老板一起来的关系很不一般,他主动出头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他们互换了个眼神选择了默认。
陈素低声问他们有没有救援的电话号码之类的,他们都是文职人员不接触都一起摇头,那跟王峻一起来的老技术员弯腰过了来伸出手拉拉陈素,“老板,这矿井当年是我给看的,从入井口挖来不及的,就是找来救护队到这也要三两天,这这么偏,路您是看到的,大型的挖掘机也进不来的,还是快稳定局势自救,我有方案。”
陈素立即道:“有什么要准备的您只管和我说。”
他立即说:“先调动所有的周边能租得到的挖土机来,还要快到外面买电线电缆灯泡,看来肯定是要连夜干了,还有------”他说了一大串要准备的物品和要处理的方案,经验很丰富的样子,就是租挖掘机的上下浮动的租金也指点给了陈素,陈素很是感激。
两方面的工作都做好了,人聚集在村部平台前,村干部应陈素要求借了个大座钟抬在准备发放工资摆的村委桌子上,村干部还拿出了喇叭个陈素讲话用。
被埋的矿工家属在前面,看热闹的在后面满脸兴致勃勃的低声着议论着,不时地从四面八方围来看热闹的外村人,陈素冷眼旁观,这就是鲁迅先生所分析的中国人不可更改的劣根性子,只要事不关己就会尽情地看热闹下去。
“时间紧急,我就不多讲了,”陈素环视四周,“如果这次有遇难者,每一个人除了规定的抚恤金外,我另发每户十万元。”
四面的静寂表明陈素的发言是如何的惊人,短暂的静寂后就是一阵惊呼,“真的吗!真的???”惊叫连连,就是哭的凄惨的妇女也停住了哭声呆看着陈素,十万可是让他们矿工要不吃不喝要苦十来年才能苦到腰包的金额呢,他们这样的矿难一个人命就是四五万,在这边是常有的事,“老板!你说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陈素肯定地说:“这是另外付的,不算是正式抚恤金,抚恤金是另算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一下子就炸开了锅,板着指头,那有可能是出事的每户能拿上十五六万呢,一时间羡慕滚滚而来,大有恨不得自家也有人在那失事的矿井里才好。
敲了一记重重的铜镙,四下又安静了下来盯着这小老板,没人怀疑他不是老板,那些会计人员对他言听计从而消除了他们的疑虑,不过这小老板很难处倒是真的,一脸地冷若冰霜,两眼如刀锋让不大见世面的乡间人都有些畏惧。所有人安静了下来听他的讲话。
“现在,剩下的工人到各自的工头那报到准备清理入口救人,每人每天三十快工资,另外成立一个突击搜救队,一共突击五天,如果今天就能把人挖掘出来就每人给五万,明天挖出来就奖四万,后天就是三万,依此类推到五天完了就算突击队一天两百的劳务费,要报名的到工头那报名,突击队关系你们自己收入水平你们不要让光看不做事的人加进来。”
前前后后哗然,“老板!我们矿工不可以加入突击队么?”
“当然可以,”陈素看大座钟用村干部提供的喇叭冷冷地说:“现在是下午一点三十分,半小时后两点钟起算第一天!”
哗拉拉地把工头那围地水泄不通。陈素跟那几个管事的工头交代过,一共选不超过一百人,人多了反而不宜,平时表现不好的人不要。关系到真实的利益,工人也是排斥平常做事偷工减料的人,他们对这些人是有数的,外地矿工有三十几,村子里别的矿工来看热闹的也一听说全涌上来报名了,
钱财当着矿工代表的面放进了村委办公室的老式的锈迹斑斓的保险柜里,钥匙就在陈素手里。陈素拿出部分钱给村干部到县里买老技术员开的所有的东西,陈素私下向那名村干部透气,他每天也会额外拿到五十块的跑路费,村干部乐死了。陈素没让王峻带来的人去买物资是因为村民们让老年人有意无意地搬来櫈子围着三倆车环了一个圈,还是不要刺激他们的好,陈素甚至买了村民家的一头猪让人杀了包上百人的晚饭。
那老技术员好像很是熟悉这种矿难事件,指挥若定,先前还在反感这么个不能挖不能抬的老头子加入他们拖他们的后腿的人两三小时后就对其言听计从了,再加上这边老的矿工都认得他,大家也就以他为首了,矿工使的是力气,他使的是脑子。
经过分析,没有从塌方严重的入口处开挖,而是从另一侧另外找入口,当晚就近的矿区租来的挖掘机和别的各式矿区专用的机械都找来了,矿上的厨师忙着敦大锅肉,会计人员分散住在农户家吃小灶,住一天给农户二十块,还是当场给的现钱,所以倒都是睡的主屋,尽管是大夏天热流飞奔也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
陈素不是没想给王峻的朋友求援,但陈素不知道高远的电话号码,更不知道宋威的部队在祖国的哪个方位,也不晓得高远在哪个律师事务所打工,隐隐约约就只知道刘镇东的父亲是省里的高干,是谁陈素跟本就不关心过,说句真话,陈素还不晓得王峻的电话号码是那几个数字呢,王峻天天给他打电话慢了一秒没接王峻的电话就得被王峻追问半天,陈素哪儿会回电给王峻呢,手机被他们都带进去了在密封的地下是没有信号的,问王峻公司的会计人员,他们也不清楚,这在陈素的意料之中,王峻泛味地除了和三个朋友来往外就只是他了,这一刻,陈素相信王峻哪一天从人间消失很多年也不会有人知道,七月末的天在陈素身边刮的是冷风。
第 37 章
天黑之前电缆绳索夜灯等等用具全买回来了,工人轮流吃饭,大块的肉管饱。老人们也轮流换班地围住那三辆车,陈素住村委会的小办公室,天一黑满是飞蛾和蚊子。
第二天,突击组的代表找陈素提出更多家属的加入可不可算工钱,陈素拒绝了,不难看出他们在打更深的主意,不干的,生病的,吃不下苦的都退下来,付承诺的两百元,每天结算一次,结帐了的就不算是突击队的一员了,这一举措让他们不敢马虎了,一天两百块钱,不过就五天那也就是一千块呢,就是最后一天挖到能得个一万,就是挖不到五天能挣一千也是划算的,在脑子里盘算了一下更是觉得上算,陈素也答应突击队的家人参与帮忙可以,但只包饭不问工钱。
一天一天过去,时间的流失代表着死亡率的加大,没人和陈素说话,陈素更像是冰凌,没人肯主动在陈素的身边陈素整个人贴着\'别惹我\'的标签。这有也有一个不得已主动的,村干部老李跑过来,“老板,我跟乡亲们说过了,电话被村子征用了。”村子一共三部电话,现在起轮流着打刘镇东的电话,陈素记得刘镇东的号码实在是他的电话号码是一串的8字想忘都忘不了。陈素允诺公司会重新给他们换一台高档的电话机.
征用村子里的电话是有不停打以免有他们微乎其微的信息,另外同时也是不让人传出去,村子离外面远,这时候还是不要传得太远,陈素是坐车过来的,那路的条件陈素也很明白,现在最急的最快的就是技术员老江讲的要自救而不是求援,五天是人生存的极限,就是救援来也是三四天后的事了,那时也就是等着收尸罢了。老技术员老江很有信心的样子,陈素也是受鼓舞的。
第五天的来临了,吃完中饭的大家摩拳擦掌地起鼓最后的劲头,最后一天他们想拼一下,缺口出现了,机器设备不管用了,现在是用人工的时候!
哈着气,扛着铁锹开挖,拉的电缆灯光如炽,夜深了,矿工的家属都上去了,村子的人也帮忙了,没人说话低头不语地干着活,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在矿区,人们的脸上有汗水滴下的疲惫和满眼的失望,帮忙的人陆续地退出工地,有几个突击队的吃做好的早饭吵架着结帐,会计人员求助地看陈素,陈素示意结帐,他们拿了当天的两百元的工钱押了手印回去睡觉了,工头和村干部划去突击队上他们的名字。一百名突击队成员走了三十八个,留下的多数是外地工人。
天亮了,村民无声地聚集到矿区远远地站着,和他们泾渭分明地分开着,无声却有无尽的压力,保安和会计人员他们静默地往陈素靠。
“有信号了!”负责三五分钟拨一回电话保安惊呼从房子冲出来,:老板!老板!电话通了!”
陈素看那被打坏了三个电话仅存的一个了,电话是通了,虽然听不清,但确切地有人的声音!是人的声音!
这个消息传开整个矿区又沸腾了,那些结了帐的矿工冲进来被保安推了出去,围观的人指着他们哈哈大笑。
挖通了!欢呼声惊天动地!在最后一小时终于通了里面的矿道!陈素望那群狂叫的汉子们一步挪不了脚步,真的打通了,那人呢?生命呢?技术员老江经验丰富地全线指挥开始探路,带上急救的水和用具带头进矿内,陈素紧紧地握紧拳头不敢让人看出自己的紧张,死死地盯着打开的矿口,半小时后,进去的其中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出来:“找到了,都找到了,都活着,三十六个人全部活着,快!快拿架子去抬,有几个人脱水了”
再次响起的欢呼声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欣喜,对生命奇迹的欣喜!
人都被扶持着带出来了,个个脑袋上被裹着布,在没光线的井下出来一下子看会伤了眼的。陈素看到了王峻,因为王峻和刘镇东下井戴了所有的安全保护措施,他们看得出比别人还要好一点,有着一样的肮脏和颓废但他们都活着,全部都活着!那一刻陈素是复杂的,望着被人缠扶着的王峻有种看到幽灵的感觉,陈素体会到王峻那夜和他说的话“--我等待这样的机会,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那不是傲慢和任性,而是真正的绝望和孤寂已经深深地根植在王峻的心内了,陈素才知道王峻能依靠的就是自己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18
首页   上一页   ←   18/5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