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20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从来就不是多话的人,看宋威的背影陈素觉得宋威很适合穿军装。走远的宋威突然回来了,陈素等着,一开始陈素就觉得宋威有话要说,是什么话让宋威如此吞吞吐吐?
“陈素,”宋威沉重地道:“王峻的母亲回国了,她的情况很不好,发现时就是不治之症晚期,她很想在临别时见一次王峻,”
陈素有些沉默,好会儿道:“我会劝说王峻去见她的”.
宋威摇摇头,“王峻对父母有很深的怨恨,我不该多嘴的,但她的状况真的很不妙。”
陈素是不清楚王峻的想法,但从宋威的担忧的神色可以想像得到王峻的态度,宋威告诉陈素王峻母亲所在的医院和床位号,陈素目送宋威离开了.上次黄金周聚会时从高远和刘镇东斗嘴中陈素才知道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宋威家是军阀制的家庭,宋威从小就在管制下长大,直到终于到了互不容忍的地步,宋威的国防生也是他家给题定的,宋威决定了就是当逃兵送军法处置也不走家里安排的路,但是最后宋威去了,这其中是有陈素的一些原因,三年多过去了,时势变迁,要不是遇到陈素他们现在会怎么样?每每想到此,宋威也是不可想象的。
第 39 章
陈素不安地想了很久,陈素真的很难对王峻说这件事,王峻是不会原谅的,陈素可以想象得到王峻知道后的态度,陈素没有忘记王峻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陈素谈到他的家人是那绝望和憎恨的火红受伤的野兽的眼,陈素可不喜欢在大冷天的到空房子里待着,太冷了。而且,王峻有理由和从生下他就要杀他又在没到满月就抛弃他的母亲来续亲情,但一切让陈素头疼的问题在于,她好像是得了不治之症,人死为大,在她生命的最后是不该不给她机会的,那样的话真的很残忍,但陈素又不想惹王峻发怒,陈素真的心很乱。
周末,王峻半夜到家了,陈素还没有找到说的借口.
收拾了浴室,王峻有风尘仆仆的味道,冲个热水澡会舒适些,陈素拿擦布给王峻擦背,肌理紧实宽宽的后背是陈素天生不拥有的,粗壮的颈脖上头是斑白点点的发根,去年看过王峻的身份证才知道王峻也只比自己大四个月而已,陈素看着那冒出来的白发,陈素是不安的,他没有说出让王峻烦燥的这事。
静静的夜,王峻缠绕着陈素,小别胜新婚这句老话一点也没错,不是狂热的激情,更多的是柔和拥抱,肢体的纠缠和肌肤的交融在这夜里格外的暖,亲吻着爱抚着交合着王峻安安稳稳地睡在陈素的怀抱里。
和陈素缠绵了一夜,陈素没找合适的时机跟王峻谈,第二天就得给宋威买贺礼了。
从王峻那儿知道宋威的未婚妻是有政府高官背景的小姐,在外留学了五年才回来的,说来算是政治联姻,但是他们彼此之间也不排斥,她是有才有貌有家世的女子,宋威也是有背景的,自身也是高学历也是高级军官,两人自身都不反对,两家联姻缘对彼此都有好处,何况那位未婚妻还是大美人呢。
王峻带着陈素上街的次数很少,是陈素不想和王峻一起逛街,每次王峻都会给陈素买很贵很好的用品,陈素劝说了好几回不见效果也就不说了,陈素的衣食住行的用品王峻从来不假手他人。
王峻给宋威买了合适的礼物,陈素是单独接的贴子也买了一件喜庆的流行的中国双喜结精装包起来,贵的,陈素不想买,心意到了就是了。在看地到繁华的大街的人来人往的高档咖啡落地窗边听着音乐喝着果汁,陈素和王峻就这样安祥地度过了周末。
陈素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找时机跟王峻谈那件事时,宋威定婚的日子到了。
人没预料的多,也不少。高远刘镇东他们都来了,陈素还看到刘镇东的父亲了,他远远地看到陈素点点头,陈素回了礼,他和身边的穿军装的花百头发的老人谈话,老人锐利的眼神停留在陈素的身上。
陈素没跟王峻他们在一起,走出大门走进社会中,陈素还是对他们的关系有一定的精神负担的。王峻没有勉强,这儿王峻也有不少认得的人,刘镇东更是如鱼得水一样仿佛个个都是他几十年的老朋友似的满场到处飞。
准新娘很漂亮,光彩夺目在女慻们的包围中,在全都精细打扮过的女人中她依旧是最美的,陈素一个人坐在一边看着这一点也不像是中国式的奢侈的定婚仪式,听说重头戏是过会儿准新郎要给未婚妻带上好几克拉的南美钻戒正式定婚宣誓神圣庄严的一刻,那可是北京有名的婚庆公司特别企划的。
陈素打发了非要陪他的王峻,王峻有事找宋威到一角说事去了,陈素一个人端着盘子吃美味的蛋塔,女人们拥着她来拿吃的,同时对精美的瓷器产生了话题,陈素真的不是故意想加入话题的,实在是她们越说越是离谱了。
“中国的瓷器就是庙会摆的地摊货,法国的瓷器才是真正的艺术品。”围在最中央的她傲然得出总结性的结论得到一致的响应的同时也让陈素愤怒到了顶点。
会场的喧闹引起了本就人数不多的人们的注意,争吵来自自助餐桌那边,有客人和这次宴会的女主角吵了起来!尖利女声和愤慨的男声争吵的声音此起彼伏。
会场本是有保安的,这种事是少见的,而且人数虽然不多,但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也不敢去拖人,宋威和王峻在外廊也听到了快步过来了,他们都听出了有陈素的声音。
她花容失色看到宋威珠泪连连扑在宋威的怀里娇弱地哭泣,“宋威,他是疯子!他骂我!他伤了我的自尊,你要帮我!”因为动静太大了,人全部聚集地围了上来。
“我是伤了你的自尊,但你伤的却是我的祖国,你伤了我的爱国心!”陈素尖锐地看着她。
“爱国心?你是小学生吗?你疯了吗?”她从宋威的怀里站直了望陈素大笑起来,“你是哪里来的土包子?”
“你连你自己是中国人都忘了,你才是疯了!”陈素冷冷地看着她的瞬间的换脸,“小学生都知道爱国的事你却在这大笑不屑一顾,疯的人是你!”陈素转身离开会场,这儿让他窒息。
“我是不会道歉的。”陈素转开头不去看宋威,陈素快步走了,王峻追去了。
“出了什么事?”宋家的家主最后得的消息赶来了就听到最后的一句,争吵已经结束了,气氛很诡异,经验老到的主持人连忙让现场的音乐队奏起来欢乐的流行歌曲来缓和冷场,花容委屈的她被自家的女士们扶进化妆室以补妆之名暂缓气氛。
在单独的内室,宋家找宋威问情况,宋威当时也不在场也是不清楚,一边的宋家旁听到整个过程的宋威的姐姐认真地把当时是现状情况描述起来,“先开始是从谈瓷器开始吵起来的.路小姐说中国瓷器都是地摊货,那位客人说她崇洋媚外反唇相讥说中国人在用瓷器时欧洲国家处还在端木碗的原始状况,后来,路小姐就抓住那客人吃的蛋糕为题吵到国外的中餐厅都是不上大雅之堂之流,那位客人就痛斥路小姐吃着中国的饭,披着中国人的皮却透着骨头的崇洋媚外的奴性,路小姐气地用外语骂他,那位先生也不客气,直接就说路小姐五年的留学根本就是浪费外汇,连骂人的话都学地不标准,丢尽了中国学子的脸,路小姐就成气那样了。”
“好厉害的嘴,这是谁家的小子?”宋夫人是恼火的,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又是这样的背景,是谁这样大胆?她是愤怒的,今天可是请了不少的贵宾的,这下脸丢大了,她决不容许!
听完了事情来龙去脉后一阵不可抑制的大笑让气氛一缓,笑的人是宋威和专门凑热闹的刘镇东。
“他就是陈素?”宋威的父亲威严地询问地看着宋威,宋夫人神色一缓望儿子。
宋威止住笑,“是!就是他,是很有意思的人吧,只有他这样的单细胞才会说地出这样的话,不要再顾面子争下去了,这件事快解决吧,外面的客人走了一半了。”
有太多表面上的话可以讲但真的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特别是他们这样的人家。无疑地,她犯了走政治方向人家的大忌,她的言行是严重不妥的.宋家也是经过政治洗礼的人家,深刻地明白着这位留洋的儿媳是不适合他们这样保守慎重的家庭的,捅娄子出事也是早晚的事,想法一但定下来,夫妻交换了一致的意见,宋威也没有反对,本来就是政治婚姻,当初没反对就是因为她真的长地不错,现在有了这一出,这门婚姻根本不能继续下去,宋威也不觉得难堪,倒是他明天还得去跟陈素道谢呢,婚姻对宋威而言还没有作好准备。
第 40 章
两三步追上陈素的王峻要载陈素回去,陈素的心情很差,王峻看地出来的.
“让自己走走好吗?”陈素要静一静,此时此刻的陈素是烦躁的,“天黑前我一定回去,你就让我一个人走走吧。”
看着陈素,王峻也就没有阻拦了,陈素心情是有变化,这次回来王峻就感觉到了陈素的不安和燥动,此时的陈素需要的是独自思考,王峻也就不再管制了,王峻叮嘱了几句取车开离开了,陈素看王峻的车进入车流消失在车海中,陈素一步步地挪出这华丽的酒店,陈素无目的地走在喧闹的大街上。
“你是——?你是陈素吗?”旁边有人小心谨慎地问,无目的性地走在街上的陈素意外地望那位叫出他姓名的女人,那是也在闲逛的三口之家,叫住他的是一位生育过后还在发胖的女人,平凡的男子怀里抱着呀呀学语裹着大衣在手中沉沉的小孩。
陈素疑惑,他是没有这样的熟人的,陈素的交际范围很窄,陈素自己知道这是他的缺点,她?陈素真的不太认识,也不可能应该认识的,陈素不太确认,陈素认识的女子基本上也都在学校里是不会有结婚生育的女子。
看地出陈素的疑惑,年轻的妈妈有点尴尬,“你在我们专校读过一年级时我们八九个同学一起来游逛过颐和园,那之后没多久你就走了。”
陈素想起了那尘封的往事,人,陈素是真的记不得了,倒是有一个久违了的名字升上陈素的记忆之海。陈素连忙转正身体很客气地说:“是,我记起来了,你好,你都当妈妈了,恭喜你!”陈素的热忱地态度让尴尬的女人有了挽回的体面,脸上洋溢着宠爱的笑,“这是我儿子,十个月了。啊,这位是我先生,。”
两个男人交换了友好的问候,在母亲的催促下,孩子呀呀地叫着发音不准但甜蜜的童声,在透着冷气的冬日有着阳光暖暖的味道,陈素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伸手轻抚孩子的软软的短发,说什么也要给孩子见面礼,在推搪中,陈素还是给了两百块的见面礼钱,这是乡下的传统,陈素还没给自己亲侄过,到明年就可以用工作挣的工资给了。
透着又一阵的不自然,她让孩子谢谢陈素,她的先生抱着孩子慢慢地走开让他们谈话, “陈素,你还记得刘箐吗?”她找到了话题.
陈素不记得太多的往事,但还是记得刘箐这个名字和那一次的班会的,在那之后陈素的人生的一切都改变了.
“记得的。”陈素点点头,“她还好吗?她结婚了吧?”
女人望着陈素,“你,----你可能不知道吧,刘箐偷偷地一直喜欢着你,上学时,刘箐就喜欢着你,你是和别人是那么的不一样,总是一个人静静的,你退学后,刘箐偷偷地哭了很多次,那一回后,她就没有去过颐和园,毕业后就回了天津就没在联系了。我们一直很想联系她,但她很恨我们,是我们破坏了她的初恋。”
陈素是意外的但也不知道她的意思,望着她,她轻轻道:“那天我们集体到颐和园玩之后开的那次班会真的不是针对你的,那是刘箐和我们班务会一起在那一周前就定下来的,那天刘箐一直请求我们换班会主题,但我们却没同意,还借题发挥故意让你难堪了,对不起,你一下子不见了,刘箐真的哭了,她真的很喜欢你。”她望前方轻轻地:“谢谢你关心和没有忘记刘箐。”她要告辞了,她的丈夫在前面等着她了。
看着她和丈夫离开,陈素有一点茫然,记忆深处的女孩有旋转飘起来的长裙和秀丽的脸庞,不意外地没有激情的感动,这一刻陈素知道自己永远没有了那样的姻缘,把今天的事埋在心底,就是王峻也不会让他知道,正常的人生陈素轻轻地放弃了。
看着前面的三口之家互换着简单的温馨的眼神,陈素开始豁然地明白自己的不安来自何处了,并不是因为王峻的母亲,想要劝说王峻去见她并不是多难的事,陈素的不安来自是怎样对王峻的母亲来介绍自己,这份潜伏的不安已经从几个月前的那次矿难起就开始了。既然是无法分割的人生,陈素也冷漠地面对着那次的死亡,王峻说过就是下地狱也要拖他一起去,陈素从未怀疑过,当王峻从矿井出来时紧紧地勒紧反握住他的手的时候,陈素很清楚了,如果王峻不能活他也得去跟随,有着这样的意识的陈素一直竭力掩饰着自己的变化,竭力地在当时要从王峻身边快走开.是的,是害羞也是不安.那一刻起陈素就在不断得自问,自己是王峻的什么人?家人?情人?十年后,二十年后直到五十年后又是什么?陈素的不安是从那一刻结累的,而王峻的母亲只是催化剂,陈素不知道究竟该怎么面对王峻的母亲,王峻有了自己的亲人的人生,他和王峻的交织点就会平行不再有交织点了吧,这就是亲情,这是无法取代的,了解王峻的陈素知道王峻是怎样的外冷心软的人。
现在不可分的人是陈素,陈素知道王峻的意思,但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没有传统和法律的保障,陈素才会如此不安。
回到眼前,细微的细节,眼看到的和事实不相符的现实,让陈素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20
目录   上一页   ←   20/5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