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22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找了,但那决断地和王家断了一切关系,他给与了一切物质上的但也从未见过那个儿子,王峻的钱到了上海的户头就代表了他的独立,不久他离开了北京据说到山西了,王英堂这几天一直在让人找他。
陈素找着病房时,病房里面还有一些人,又明显地分成两派,看来他们赶上了签字仪式,双方的律师都在正式的文书上签字,对方的律师把法律文书放在她的膝上,在众目下她拿起笔。
门推开了,一捧美丽的鲜花一把塞在她的怀里,也打断了签字的流程,她手中的法律文书也被拿开了,病房里的两派人马都措手不及地震惊地看着突呼其来的不认识外人。
“我们是顾女士的儿子王峻法律咨询代理人。”高远被陈素一把拽进来标准视力第一时间瞄到她床头上的医院病历标签上有她的名字,她姓顾。在陈素示意下只有含着微笑道:“我个人是王峻的私人律师,顾女士的独生子王峻先生目前在塞车的路上一会儿就到,在顾女士身体罹患重病之时,我对顾女士是否有能力具有履行法律的正确分辨能力有所保留。”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边的律师回过神来厉声声讨,“你是什么人?”
“我是东城法院的,”高远是今天一大早接到宋威在火车站打来的电话通知他的,他是临时请假过来的,身上还穿着制服呢,高远潇洒地取出证件在对方面前晃了一下礼貌的要求对方出示律师资格证件。
对方的脸色很难看立即从公文包中取出来,高原仔仔细细的反反复复地核对才还给他,那名律师的脸都发青了,高远保持着职业级的微笑不改。
她抱着花束望陈素,高远开始查看陈素从她手中拿回来的她要签字的文件,粗略看出事一份转让股权的合议,高远略略地跟陈素形容了大概,对方提出严正抗议!她的儿子王峻的私人律师高远有资格代理没有行为能力的顾女士,陈素对对方提出的抗议提出反驳。可能是她的儿子这个词让病房的人都有些震惊都互视不去在意律师间的吵闹。
她看着陈素忽然说:“那个叫王峻的是我的儿子吗?”
陈素点头,不会错的!她笑了,“他是为了钱而来的吧。”
听到这话,陈素只有一个感觉就是王峻生在这样的人家当真是件悲伤的事,“当然不是。”陈素立即说:“王峻是名牌大学毕业,他的能力很强。”
可能是旁听的高远也听不下去了,高远压着呼吸平心静气地道:“王峻是能力很强的人,单是从四年前签了放弃王家财产继承权地同时也把从上大学起创办的公司全部卖掉偿还了从王峻记事起所用的王家近八百万的款项,这几年王峻的发展也很顺利,作为朋友我没见过王峻为钱烦恼过。”
陈素望着她瞬即惨白的脸,她或许也在后悔那一时说出的伤人的话语吧,陈素轻轻地道:“王峻昨天才知道您在这儿养病的事今天一大早就去请一位老医生了,这会儿在路上,一会就到。他毕业于北大,他是很有能力的人,他不需要别人的赠与,他自己就很能干。”看着渴望知道王峻一切事情的她的眼,陈素细细说着:“他会把这些股票卖了换成钱捐给孤儿院或捐给希望小学。”
那边王家的律师在王英堂的另两个儿子地催促下立即道:“王夫人,我们是有合约的,我们有优先购买权。你们到底是那来的?你们不要说什么冠冕堂皇地话了,你们是那儿来的?你们根本就是想贪图顾女士的钱。”
“是不是贪图关你什么事!不能把这些钱给他们去浪费挥霍危害社会!”陈素针锋相对。 
对方气糊涂了叫起来,“你们拿顾女士的钱想干什么?!”“
“我们拿来捐和尚庙还是送尼姑庵那是我们的事,就是拿来当柴烧白开水喝也是我们自家的事!”要斗眼神的锐利陈素是不会输的!
“本来那么胆小乖巧的小孩你是怎么把他养成这样的?”早在门口站着的老中医盯不出面的王峻。
王峻面无表情,他是听到她在说是不是要钱时到的,要不是陈素和高远的话他是不会留下来的。他不想出面,倒是老中医凑近看热闹了,里面太热闹了没人注意到在门外边上的王峻。
王英堂看着这个青年人,他说找到了王峻?王英堂不想和王峻见面,他们的父子缘分在王峻还了巨资后就结束了,王英堂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儿子有着尊重,不管有多刻意放任,但王峻维系了自尊,也维系了别人对他的尊重!钱不是王家的最重要的东西,尊严才是王家珍贵的传统,因为这尊严,所以他不能和她共同生活。
看着陈素斗志昂扬的脸,一直插不上话的她的律师也看出了陈素是主角,很奇怪的事,顾家也是有人在的,此时此刻却没有参与的意思。她的代理律师摇摇手,“你们可能是弄错了,顾女士要签的股权并不是王家的,是顾女士自己的。”
陈素看着王家那边两眼包括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太不要脸了,连病入膏肓的人都不放过”!对方脸都黑了,那名律师连忙道:“你们可能又弄错了,这份合约是顾女士自己要求签的,——”不过他细细的声音淹没在愤怒的争吵中,谁也没听见。
忍无可忍地,在那刻薄尖利的眼神中的王家两个儿子气上心头,开骂了!
高远挪开一点点距离,有幸再看一遍陈素气死人不偿命的吵架的功夫,吵架吵到一定时候就是口无遮拦也一点不奇怪,无非是把路小姐教养全失的事重新演习一遍,这次轮到了王家的俩个儿子了。新旧帐一起算,谁没有难算的帐?!他们也有!非婚生子女一直就事他们心中的痛!一但吵起来当然不会有好话,越老的话题就越有冲击力,旧事重提让所有的人脸色很难看,而其中脸色最难看的当然是王峻和王英堂了。
触到隐藏的旧事,话题嗄然而止,陈素看到了王峻了。
从门口站出来的王峻的脸色看不出太大的变化,陈素不敢去触霉头,经验告诉陈素,王峻发不发火和王峻的表情没有直接的联系。
这一次所有人看到了王峻了。和陈素第一次看到王英堂一样,他们都在为他们父子过分的相像而吃惊!无疑的王英堂也是吃惊的,但王峻没有看别人,陈素和高远心虚得很,一点也不和王峻对眼神。
一阵短暂的沉默,有人开口了,“什么文革前的外国银行保险柜的财宝?吵架口无遮拦不要紧,但也别扯的太过分了,五十年代初的外国资产就被没收了,那是的中国哪有什么外资银行?吵架不要扯地太远了。”
吃惊地不是陈素一人,王峻也望着那开口的老中医。
“你们吵呀,我不是劝架的。”老中医左右看看静下来的病房。
“不,您,您说什么?中国六十年代没有外国银行?上海也没有?”
“当然没有了,都被没收了,五零年就被没收了,补偿了一点,那时中国又没有被国际承认,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更是全部没收外国在中国的资产,上海就算有也是建国前的三四十年代有吧。”老人看看四周:“这么点常识你们不知道吗?”
第 43 章
除了静默就只有静默,吵架的人应该是被他的话吓住了。
终于有人开口了,“有一件事我一直就不清楚,”那是顾家那边的人,是位不开口很平凡的但是一出言就威严逼人的老人,他应该是顾家的最长的长辈,很面熟,陈素想起来了,他就是宋威订婚宴上和刘镇东的父亲站在一起的老人,老人扫过他们缓缓道:“刚才你们一直讲的顾家用权力要独占王家的财宝,那是什么意思?”
显然不少人被老中医的话怔住了,特别是顾家那一方的人很是茫然。
话题是王家人先挑出来的,他们不敢看父亲王英堂,自然也根本不会再说了。不知情的人都看着陈素,陈素也对老中医的话很吃惊,老人目光严厉,顾家他们也一脸地询问,陈素低低道:“有人说在文革前王家把一大笔古董靠顾家的关系偷偷放在外资银行的保险柜,几十年后由两家联姻所生的孩子的孩子去拿出来。”
“你在说什么胡话?”老中医皱眉道:“怎么可能?那年头满大街的全是抄收的古董字画,比八国联军侵华还乱,就是藏自家的后院也不安全,更别说放在什么外资银行了,那年代就那么点国有的外汇,有没有保险柜我不知道,但那是不可能的事,那年代就是你要进那道门也要查你三代,藏在那儿还不如埋在自家院子来的安全,这话你们是从那儿听来的?你们是不是看美国大片多了,脑子发昏了?”老中医用几十年历经阅历的眼一扫立即就明白了过来,“前人不甘心消失的繁华就传输给后人意念的假想,不会说,这对夫妻的怨事就为这种事结下来的吧?!”
她是王家自我幻想的牺牲品吗?
王峻外公脸都青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环顾四周:“这些混帐话是谁说的?”他盯着陈素,陈素自然不敢说是从王峻那听来的,立即扭转头看王峻的父亲,各人顺着陈素的反应一起看着王英堂,王英堂冷肃的立着回视那老中医和顾老。
顾老已经气的发抖:“我们顾家三代贫农,当年我十三岁是你们王家的工人不假,跟着帐房到外省收款就跟了*闹革命,当时我把收款上了来的一千快大洋捐给了党,但是我写的是你们王家认捐的,要不是如此,建国后,大上海的资本家屯货居奇扰乱市场的罪,要不是认捐的这一千块大洋就足够你们王家把牢坐穿的!你凭了什么诬陷我们顾家!顾家从来就不欠你们王家的,那一千块大洋就是你们王家买命钱!上海开沪就百余年,全部是爆发户资本家,经过多少清洗哪有什么名门世家之说?难怪你视我们顾家为敌,我一直以为是当年我们顾家竭力反对你们结婚让你怀恨在心,原来居然是这么回事!”顾老气极败坏举手杖就打。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谁也没有想到抓住老人手杖的是她,应该是说在所有人都在震惊中时她最是平静,她一把抓住老人的手杖:“爸爸,我是知道真实情况的,我一直知道顾家是无辜的!”
她的发言无疑地又是一粒炸弹,老人震惊地扭头盯着女儿,她平静地依靠着床边抓着老人的手杖道:“我是您的女儿,我生在这个家,又处在那样的时代,我不会不会知道。”她讲的很理所当然。
“那――那你为什么不跟他把话讲清楚?”
“讲清楚就得离婚,”她平静地让人不寒而栗,“我爱他,他不爱我。”
她望着父亲,“您是无法理解的。我真的爱他,想和他白头偕老,我用了不离婚的方法拖住了他三十年,就算是他不曾爱我,我也是他法律上的妻,直到我的生命的终结都不可改变。”她是如此的安详:“到现在我可能快要死了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爱他了,我连什么是爱也不清楚了,但我真的不恨他,我怀着他的孩子时我是真的从未有过的幸福,到如今我只后悔为什么用自己的手去掐我衷心期盼降生孩子的脖子,”她看着自己的双手,“我一直清清楚楚的记得孩子在我手中的感觉,”她侧目看着王英堂道:“爱,我撕心裂肺的爱过!恨,我痛痛快快的恨过!医生说我活不了半年了,明年你就可以娶你想要娶的女子了,”她示意她的律师把一开始要签的文书拿来放在膝上,“这是我在十年恶意收购的王家的股权想借此掌控王家的产业,现在以合理的价钱卖给你,不是因为我活不久想开了,而是因为我连恨都不知道怎么去恨了。”
在平凡的外表下,她是个厉害的女子,王峻的父母果然都不是好惹的,她正式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王英堂盯着她沙哑地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是呀,为什么不说?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告诉你,我也以为是因为全是为了婚姻的延续,但现在我知道别的原因了,”她看着王英堂:“你是靠着曾有过前人地奢侈的梦来维系尊严活下来的人,现实只会打破你的梦,那时的我爱你不想打碎你的梦,”她安闲平静,“现在这个梦虽然碎了,然而你不是在你自己地梦上建立了属于你自己的豪门之家了么。”平凡如她也有光彩夺目的时候。
别人不忍心去看王峻,那么王峻就是他们夫妻的牺牲品了。
陈素握着王峻的手,王峻很淡然并不受影响的样子,这不是表面上的,握着王峻手的陈素没有从王峻手上肌肤中感觉到僵硬的感觉,王峻回手反握着陈素的手,王峻的手掌大且暖。
“你们回去吧,”她示意王英堂的另两个儿子扶走脸色惨白的王英堂,“替我跟你们母亲说,对不起了!”
那两个儿子默默地扶着瞬间苍老地王英堂从王峻身边穿过。门外是那本站在楼下的女子,她是看到王峻上楼时震惊地跟着来的,发生的一切她听到也看到了,她扶着王英堂无声的离开。
门合上的那一瞬,她抓着床单痛苦地捂住小腹扭曲成一团,突呼其来地变化让大家都有些惊愕,第一反应就是找医生。
“不要开门!”她地冷汗在流淌,声音却依旧有力:“让他们走的远远地,我不要紧。”
无法从她的话中揣测到刚才她的话中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假的,每个人心情都很复杂,总而言之无论她的话是真是假,王英堂都会在未来活在良心的自责中,她是赢者!
老人重重的顿了顿手杖黯然失色沉默不语。
她很疼,所有人也束手无策。老中医大步上前放下药箱取出针筒,内有是各式的针灸用的针,几根针准确地施进她的头部的穴道,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她的痛苦锐减不少,老中医很欣赏:“不错,有担当,有魄力!王峻长得是像他老子,但个性却是像你。”老中医一瞟陈素手中牵着的王峻。
按了紧急床头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22
目录   上一页   ←   22/5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