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23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电子纽,医生组很快也到了,她的疼痛抑制住了,只是更是苍白,消耗的体力很大,老中医专注的继续下针,进来的医生们拿着专业医用器具有些无用武之地看着一根根银针此起彼伏准确的让她从痛苦中安静的沉睡下去,老中医落下了最后一针站了起来转身准备和王峻谈她的现状。
“您……您……您是!!!!”进来的救护组中为首的主任医师盯着老中医失声大叫起来!
被打断话让老人家很不喜欢,老中医皱眉看他,那中年医师不可至信地盯着那老中医叫起来:“爸爸!!!!”
老中医惊地死盯着他,久久地不可置信地道:“你不会是建中?!”
“是,我是建中!爸爸!这么多年了您……您怎么还活着?!”
陈素吃惊地问:“王峻,你不是说老人家家人全没了么?!”
老中医失声高声道:“你们不是都死了么?”
“是谁说的?”他儿子厉叫起来:“我们一直住在老家等您回家!是谁在造谣言!”
老中医无言,看来以讹传讹的受害者也不是王英堂一个人当真。
多大的乌龙呀!旁看旁听的高远感叹果然是法院和医院的故事最多。
第 44 章
真是让人热泪盈眶的亲情!陈素也跟着洒了一把热泪。中年的儿子扶着耄耋老父往外走,迫不及待地要回去相见分别了三十年的亲人,在场所有人给予最为诚挚的祝福!
看他要离开,陈素发现有大问题,陈素收泪一把拽住快要出门的他厚厚的衣角失声叫起来:“老先生!您还没有给伯母看病呢!”
老先生从激动中回过神来,走回来给她塔脉,不过不到十秒就囔了起来:“这时候我那儿有心情替人看病呀!我先回家看老婆孩子!”老人站起来就要往门外跑。
陈素喊起来:“您别过河拆桥呀!”看他那激动样,回去不知道要把他们忘到那儿去呢,看他用针的手段就知道不能放过他。陈素拽住他决不让他出这道门。
总算他那个主任医师的儿子还算有敬业精神,连忙说:“这时候兄弟姐妹都不在北京,我还要一一通知他们,我先和他们电话联系,不着急的。”听了儿子的话,老人总算安定下来了开始问她具体的医疗情况。
王峻的两个舅舅表情很复杂地看着王峻,王峻长得实在太像王英堂了,在短时间内他们真的接受不了,再加上王峻冷冷地表情也让他们作为长辈的也不好接近。
顾老看着和王峻牵手的陈素心情更是复杂,昨天顾老意外地接到久不来往已故老战友的独孙宋威执意的邀请,参加了一场订婚宴,也见到了不少以前握过手的地方领导人,当在人群中看到王峻时,顾老是震惊的,没人怀疑王峻不是王英堂的儿子。
那天顾老通过已故老战友的孙子宋威得知他的名字叫王峻,和宋威是朋友,顾老明白了宋威的好意,但听宋威婉转的转告虽已经跟他讲了他母亲的病情,但不要抱全部的希望,听语气要他去看她是不成的。没有确切的把握顾老回来后也没有和女儿讲。他们是没有立场的,女儿没有抚养过他,甚至还想要厄杀他的生命。从宋家宋威提供的王峻另外的朋友刘家那里也知道王峻和这个年轻人的事,这也是他知道王峻在哪儿也没有说出来的另一个原因,他们这种关系老人是不接受!但是,今天女儿的话让他很茫然,爱?是什么?不管了,不去问了!他再看看陈素,想起那天宋威父亲说的话:“要不是他的原因,他们的这些孩子都是人渣!”今天也要不是他,自己永远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转开视线看着王峻请来的这位老医师看得出很有水准,顾老不是不怀有着希望的。
那老中医总算能静下心来搭脉,倒是医院外面的人听说了这样大的乌龙事件―――不!不!不!是听说有这样具有传奇色彩的传奇事件后,中国人充分地发挥着扎堆精神,在他号完脉的十几分钟就传了好几个版本了,病房小玻璃窗外全是看热闹的脑袋。
在一边的高远忍不住歪身向王峻低低的问:“他是听谁讲他家人都没了?”这不符合逻辑,看这老头这么老了还是很精神的,应该不是好骗得,他怎么就相信了?
很多耳朵竖的很尖听着,王峻看着他在号脉,陈素也是好奇,王峻淡淡道:“红卫兵。”
陈素不是太懂,高远有一点点明白,那是一个全民疯狂良知沦陷的年代,是用现在年轻人的脑子是无法理解的年代。
她在昏睡着,医师父子交换了意见,他得出了结论,:“王峻,你把你母亲接回去吧,也就是这两个月了,是年内年后的事,准备后事吧。”老中医很直白。
顾家的人神色从抱着期望转回黯然,这和医院给的结论是一样的,医生跟她讲是还有半年时间,但其实就是这两月的事,所以他们这些亲人都放下工作都来了。
“现在她一天发病要几次?”老中医询问。
“从上海转院过来就已经很重了,现在一天发病五次以上,今天早上经过病人本人强烈要求加大镇痛剂量,也只是维持了三个小时,镇痛剂用的太频繁后果副作用也是很大的。”他的儿子谨慎的回答。
老人看看她苍白且坚忍的脸,回头对顾老说:“老哥,这闺女也真的治不好了,最后让她走的好一点,我的意思是用传统的针灸封住她的痛觉神经,虽然这是禁忌之术又有后遗症。但现在对她来说就是让孩子走的轻松一点,老哥,你看怎么样?”
顾老黯然没有犹豫地点头,亲眼看着女儿日日痛苦的样子他也不忍心。
老中医询问的看了看王峻,王峻一直就没有任何表示算是同意了吧。
有特殊的针灸用的针没带来,老中医答应明天早上一定来给她施针,而王峻还得回去准备房间,养老送终是王峻的义务,她在医院里病情是没有进展的,和儿子生活最后的时间是她所希望的,她的父亲和兄弟也是希望王峻不要拒绝病人最后的愿望,王峻全无拒绝的态度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谈好了,王峻要回去准备了,他和陌生的外公两位舅父淡淡的点头离开了,明天早上他会来接母亲。
算是好的结局吧,陈素跟着王峻出去,得给她准备住的地方了,要忙的事是很多的。
和王峻出了病房的门,老中医早就先跑在前面了,看他那激动劲,陈素很担心和他相约明天替她施针的事是不是早就忘于脑后了。
由不得陈素替别人多担忧,陈素看王峻突然想起刚才激动吵架把王峻的私事抖出来王峻那全无表情的脸,陈素心虚了立即找误导他的高远,转头间惊异地发现刚刚才还在他们旁边的高远人间蒸发了!
看陈素惊异痛恨的脸色,王峻淡然说:“他从另一出口跑了。”想来短时间内高远不会见他了吧。
叛徒!陈素恨然。
出了住院部的大楼,一阵寒风,天阴沉沉的,有下雪的兆头,看天空,北京的第一场雪要来了吧。
第 45 章
在车中,陈素辗转反侧看了又看王峻,倒着车的王峻淡淡说:“你有什么事就问吧。”
陈素是有件事情想不通,小心看看王峻的脸色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王峻,有一件事我还是不明白,你曾经讲过你没有去过上海,也根本没有见过你父亲,除了王家指定的律师来安排你的生活之外就是给你无限量的金额自由支出,但是今天你们的口供如出一辙,你是怎么知道那样传言的?”
王峻开着车没有多少兴趣地回答:“今天出现的王家的那律师是王英堂的女人的兄弟,就是安排我的律师,由他告诉我的很奇怪吗?”
陈素看着王峻一下子明白很多事情,陈素能明白为什么王峻每一次去见王家的律师心情都是如此的恶劣的原因了,想必那人在王峻很小的时候就把这样的残酷的事情灌输给了王峻吧,陈素轻轻问:“你很他们吗?”
“不恨。”王峻淡然,“从我把钱全部还清起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那――你母亲呢?”陈素是担心的,讲好了要接她回来养老送终的,王峻这样的态度让陈素是不放心的。
王峻看着前面的红灯很平和,“我可能是理解她的心情吧,如果是我,我会比她做的更彻底,那老先生说的是,我长得像王英堂,但心性却和她相同,同样的心性,我怎么不理解呢。王英堂是她的人生,而你是我的人生,我对她没有爱哪儿来的恨。”王峻直呼父亲的名字如同陌路,陈素知道王峻真的不会把王家当成他的家人了。
陈素无言的看着车窗外想了好久,是什么原因使得王英堂会相信那样的传言?种种往昔的纠葛显得漏洞百出,但年华已逝,再久的事情也是不可追回的往昔,其中又有怎么样的真实呢?
摇摇头,陈素不想去想了。王峻一开始就放弃了,顾家不会再过问,她的生命在终结的边缘,那么这样的烦恼只会纠葛王英堂的未来吧,这一刻,陈素是悲哀的,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每天为了那不足三十元的收入而虔诚地生活着,生活中的磕磕绊绊从来也不曾断过,母亲的精明显得父亲格外的懦弱,但是陈素从来不曾听过见过母亲和父亲作出伤害彼此感情的事情来,难道金钱的威力就这样大?可以如此的无视于亲情吗?陈素看着淡然的王峻有深深地怜惜,未来他会守护着这个男人的。
看出陈素半点不会隐藏的神色,王峻转开话题,“天也不早了,先找个地方吃中饭吧,下午你不是还有课程么。”
“是呀。”陈素振奋精神,从暑假到现在事情一拨接着一拨,虽然说离毕业还有半年时间,工作也有了内定的意思,但剩下的少量的课程陈素是不会慢待的,年前还有几门课程要结业考,还有论文要写,王峻母亲也要搬来了,年前的事情多着呢,现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时间。
在饭店吃了中饭,陈素回学校去上下午的课程,关于她的事情由王峻来安排,没有陈素在一边添乱,王峻做事最是快捷和果断。
新添的床铺在陈素的书房里,那靠墙打的书架都多数放上了书,陈素对用王峻的钱是很敏感,但对买书这件事上还是在本能上自动不把金钱和书本作上等于号的。
把一面墙的书架搬到客厅里靠着墙放,很有书香满屋的感觉。书房里放了新床,还把新的挂壁式的空调安配好了。王峻出手一向大方办事当然快了,上完课回来的陈素仔细看看王峻重新安置好的房间结构,很是得体,陈素佩服王峻的设计装饰能力。
王峻把晚饭快做好了,让陈素洗手准备吃晚饭。
“王峻,还是我们住书房吧,”陈素洗手准备吃晚饭,“卧室有单独的洗手间,伯母也方便些。”
“随你。”王峻对此不过问,王峻接她回来纯粹是为了陈素的想法,王峻不想让陈素认为他是冷酷的人,不就是两个月么,没有必要让陈素对有他失望感。
收拾了碗筷,王峻抱住陈素要吻,陈素低低道:“我去洗洗。” 
“不用,一会儿我会给你洗。”手探入陈素衣襟中,要抚摸陈素的心情无法抑制,王峻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今天陈素维护他的样子王峻记在心头无法不疼爱他。
轻轻地抗拒着王峻的急迫,陈素拦住王峻要吻他的唇,陈素的脸有着泛红:“我也喜欢你亲我,我要洗漱,干干净净的让你亲,让我去。”
“我们一起去洗,”看着陈素脸颊上的红绯,王峻情动着,“我们还没有一起在浴室做过,今天我要尝遍你的全部。”王峻看着陈素:“我会让你哭的,算是今天的惩罚”。
“你,――你,――你在说什么呀!”陈素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逃开王峻的怀抱,手掌乱拍桌面慌乱的涨红了脸,“我,――我,――我说的是我要刷牙,刷牙!你想到那儿去了!”
看着陈素逃进浴室的身影,王峻有着愕然,他们在一起,情愿不情愿的也有快五年了,虽然一开始陈素身体情况不好,后来王峻又有几年不在北京,尽管次数不多但是该有的该做的也一件没少全部做了,特别这两年,小别胜新婚,王峻回来次数少,房事一定不缺,看着陈素的气极败坏脸红地无地自容的样子王峻赫然失笑。
夜得来临,外面很冷,屋里很热。在王峻身下蜿蜒绽放的陈素是如此美丽,这样的美丽是王峻专署的,是别人不能见到和不能理解的,王峻履行了诺言偿遍了陈素的身体每一处,对王峻而言陈素的身体是最干净的,最纯净的。
陈素曲着身子无助地喘息,王峻全心全意地爱抚着他所钟爱的陈素的玉珠和玉柱当然不会放过美丽的花朵。不是用手,王峻更是疼惜地细细地用火热地唇去描绘它们地形状。只有他一个人的陈素此生注定与女人无缘,王峻会让陈素体会到被他剥夺的乐趣,有着这样的想法,王峻是没有心理障碍的,但这样作时,不知道陈素体没体会到乐趣,反正王峻深深体会到了控制陈素身子最大砝码的乐趣,体会着陈素在他的嘴里放荡的乐趣。看着体会着陈素在陈素他自己所认知的狭隘房事中承受着自己所认为的非正常方式而慌乱着,在理智和本能中间摇摆,王峻抽出被爱抚到已经绽放的花襞的手指,扶着充血怒放的黑红的利器顺利地冲进他不会离开的只属于他一人的伊甸园,在看不到陈素有疼痛的任何细微地表情后,王峻抛弃了作为人的理智尽情的纵横在他只想征服的天地里,尽情的享受着陈素给他带来的所有的生存的乐趣和快感。
一早,王峻端来糯米熬的稀粥,陈素低着头慢慢的喝,疲惫的脸不好意思和王峻对视,王峻的心情好得很。
因为有着这样不得已的原因,陈素没有和王峻一起去医院,就算接她回来,还有一些手续要办,把她接回来也要花打半天功夫才能上路到家。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23
首页   上一页   ←   23/5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