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41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还作了劝说的准备,但是,没料到,江明华轻轻说声打搅就答应了。 
  收拾着两周住院时的衣物,在学生放寒假的第二天,江明华和还需要调养的江晔搬到陈素家了,只不过他们后边多了一位江教授,是他们出院时无意遇到来帮忙拿东西的,顺便说上一句,陈素今年的学期末的论文算是过了。 
  陈素对教授有着极度的崇敬心理,这种学术型严正的教授更是让陈素带着敬畏之心。 
  上茶送上点心,江教授严肃地评点了陈素部分功课之后,就转移目标对陈素给江晔买来的初中复习题感了兴趣,他给江晔解题,不过大凡是高级教授也不能弄得懂中国应试教育下教学状况,往往一个题目经过他的处理复杂了百倍。 
  王峻对这位来帮忙的教授先生不置一词。在枕头边,陈素可是没少提及这位常扔了他论文的江教授,为了陈素能拿到毕业证,他也没招惹这位假公济私的教授。 
  吃晚饭时间到了,作为年纪最长、身份最高的这房子主人的硕士导师坐在首席,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是傻话,但,陈素对老师一向是尊重的。 
  王峻不是多话的人,陈素也不是,江明华更沉默,江晔也不会叽叽喳喳,只有江教授给江晔夹菜,问问江晔年纪什么的,再问问陈素学业上有什么瓶颈什么的,不出意料外的,陈素连忙称当然是有的。王峻垂眼帘吃饭,读死书的陈素没有瓶颈就是怪事,希望江明华别误会陈素是故意留这个教授的。 
  对陈素提出的疑难问题,这位教授表示很欣慰的矜持,学生有这样认真的学习态度让他很满意,不过,天不早了,明天他再上门给陈素辅导。 
  能得到导师的单独辅导,陈素受宠若惊,连忙说不敢劳动大驾,还是自己过去请教。 
  “不客气,你是我的得意门生,我来也是顺路,顺路。”江教授矜持地爱护地抚慰门生陈素。 
  王峻看陈素恭恭敬敬地送老师下楼的影子哼哼了两声,这是这一片小区最里头了一栋楼了,他到哪儿顺路?得意门生?亏他说地出来,上学期就扔了陈素三四次论文稿,弄得陈素那一阵子脸色灰灰的,这人打着什么主意摆明着,就陈素一个人看不出来,连江晔都看出来了,他跟着江晔说话,那眼睛就没离开江明华过。 
  至于江教授来还是没来,王峻和陈素都没有时间知道了,因为,到了年底了,真的很忙了。 
  学生放假可和上班的大人没有什么关系,上班的大人的假期还有的盼呢。 
  年下了,王峻和陈素都很忙,基本上都不在家,守家的反倒是客人江家父子,江明华注视着他们的生活模式。 
  陈素很忙,忙着开年会、座谈会、茶话会、庆年歌舞会还要代表局里参加一个系统里的年会、座谈会等等,因为局里喜欢开会的人只有陈素,局长大人和副局长大人都忙里偷闲地准备享受天伦之乐。 
  王峻当然也忙,公司全年的业绩不错,特别是在年底的业务攻势让公司为下一年度铺平了发展远大道路,所以,公司的庆年会是不可少的,还有动员会,还有给一些不回老家过年的员工的慰问会,自然更有在年底京城多出来的很多国际、国内高水平的音乐会和舞台剧目让王峻忙的很。 
  江明华注视着他们全然不相交的生活和事业的时间。 
  王峻、陈素他们俩的爱好、习惯甚至于审美全然不同。江明华见过陈素几次时一直以为是陈素的保守心理不肯和王峻出双入对,事实不是这样,他们真的有着完全不同的爱好、习惯和事业。有着自己事业的陈素那并不出众的外貌上有着自信的气质,无疑,在他所珍爱的事业上,陈素投入了他全部的聪明才智,而在生活上,这个人只用单纯和信任的心来对待。 
  “谢谢!”接过江明华给他端来的清香扑鼻的茶水,忙到好晚回来的陈素由衷感谢。 
  每一次听到陈素的感谢,江明华都很感激,多少年了,他为了那个人作了多少年的饭菜都是理所应当的,从未得到也从未想得到别人的感激。 
  这个人不是专门针对他而感谢的,王峻每天给他做的饭菜什么的,陈素也会由衷地对王峻道谢。不是敷衍,而是认真的道谢。这个人是在认真地感激为着他做饭、做事的人的辛劳。江明华能够明白像王峻这样的对人冷漠和孤傲的人会一心一意为他做这样平凡的家事,不止止是因为陈素不会料理家务,更多的是因为付出的同时也得到着这个人由衷的尊重。 
  陈素从来不认为别人为他作出什么是理所应当的,陈素感谢江明华,陈素更感激王峻对他的爱护,家不是一个人付出就能维系的,是要两个人共同付出尊重。一个人付出,另一个人认为是理所应当的,那就是细缝的开始,世上最容易变的就是人的思想,一旦心理上有着龟裂,那就是心灵不相通的开始。 
  江明华默默看着他们在普通不过的生活,没有华丽的言词,甚至不在平行线上,这,在江明华眼中还是不可思议的。 
  看着,体会着,江明华本不应该赖在人家的家里,低价典当了那枚用去了他所有积蓄和最后的热情的钻石戒指之后,江明华有足够的金钱至少可以租上不错的房子,但是,江明华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这样温暖的地方。年,对于江明华而言实在是太冷漠太冷清了,过年对他和江晔而言就是孤独地发呆和心疼,江明华还有一些想不明白看不开的事情,江明华总觉得陈素会给他答案,不想离开的心情让江明华很小心地待着,不出声,不让人注目,静静的感觉着,看着,体会着。 
  接近过年的前几天,终于,陈素先消停了,这会儿也没有人有空还在单位混,陈素红光满面精神气十足,卷起袖子准备策划好的自家年货的采办,把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合计的那单子拿出来让江明华都吓了一跳,陈素想要把这个屋子全塞满吗? 
  王峻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长长的年货单子缓缓道:“你带着江晔去散散心吧,我,明天还有一点点事。” 
  本来,王峻也没有意思请江明华来住,是陈素的好心。当时王峻认为江明华不会那么不知趣,没有想到,江明华居然会真的住进来,王峻倒是意外,但,王峻也没有再说什么,看得出,江明华已经很小心,生怕触到他们空间似的小心和谨慎。一个人过年的滋味王峻最清楚不过了,想必这么多年江明华也是一个人过年的吧,特别是年纪不小还是胆怯的江晔让人可怜,有着这样的共鸣,王峻就更是不好给脸色了,算了,就算是缘份吧,他就忍让了。 
  “好啊。”陈素没有在意王峻明显地推托,兴致勃勃地跟江明华商量着从哪一条商业街下手,江明华从陈素眼中的狂热读懂王峻退缩的原因。 
  对于陈素的邀请,江晔非常渴望,对于十几岁的孩子而言,好几个星期都没有出门是件沉闷的事,看着大病初愈脸色还有点苍白的江晔眼中内敛的渴望,江明华答应了。 
  虽然谈不上人山人海,从元旦后基本上就已经处于全民采购浪潮了,在年的最后几天老百姓购买热潮没有退潮的痕迹,但总算没有电视里看到的那样人满为患的场景。 
  眼前一片片的大红色体会着年的气息,江明华、江晔一大早被陈素拖出来的,陈素较真地对一付付对联的节庆词句在一一认认真真地考虑精心的挑选,那要贴在走廊间的大红福字得要最漂亮的。 
  看着仔细挑选喜庆对联的陈素,江明华切身清楚,这个人在认真地生活,过着每一天的日子。 
  中午是挤在肯德基吃的一顿,江晔脸上有着不可抑制的高兴,中国小孩没几个抵得住肯德基、麦当劳的魅力,陈素也还是趁着王峻在山西那会儿上街买书偶尔吃过两次。王峻不吃这种快餐也不给他买,所以王峻这次不肯跟他逛街,陈书自己还偷着乐呢。 
  在中年人边缘的江明华不是洋派的人,江明华也很少到这样的场合,江明华喝着味道不怎么样的可乐看着四周各色的扬着笑脸的人,在家人涌动的人群中,江明华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意外的,江明华没有一点点心痛。 
  江晔伸手拉着父亲的衣袖,江明华看一脸担忧的江晔,他笑笑,没事。江晔的手没有放开父亲的衣袖要离开,陈素感觉到了什么,江明华的平和让陈素放心,陈素什么也没有再说,继续攻击下一个卖场,出发,天还早得很。 
  王峻也终于“忙”完了,陈素买回来的那一堆堆东西是江明华来整理的,王峻终于可以少干点活了。江明华也是很讲究的,和王峻分担了家务。以前有人来就躲个片刻,打发了偶尔来混吃混喝的那几个死党就行了,现在,天天住在一起,要是再顾面子让陈素下厨的话大家会营养不良的,如今,这面子也不能要了。 
  年前的最后两天,最后要买的自然是鲜花了。 
  花,是不可少的,先前第一次在北京过年是陪着王峻的妈妈逛花市,以后年年花上不少钱买花都是习惯了。这两年,陈素也精明了,反正自家有车,开着车子去郊外的花木市场批发,去年就想买电视上人家新潮的金桔树的,可年关早就没有了,今年元旦一到就吵着跟王峻要了,王峻早早就付了定金留下几株,本来就请花圃送货就行了,但是,陈素想出门走走,年前反正还要去在北京不多的熟人家拜早年,还是就一路顺便吧。 
  王峻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主要是陈素置办的年货太多了,拿出一些送人也是好事。陈素对江晔就讲是去相当于植物园的地方玩,骗得江明华和江晔和他们一起去了,江明华江晔应该出来走走。 
  一大早,收拾好了,出发。 
  这又是偶遇?王峻看着家门口不远处的江教授。 
  一大早散步的江教授迎面看着陈素,陈素这位好学生不辜负导师的栽培立即道:“您早,江教授。” 
  “早。”江教授道:“出门啊?”江教授看看江明华和江晔。 
  “是,要过年了,我们到郊区花木市场买些花草,您要一起去看看吗?哪里的花木温室很大。” 
  “好呀,”江教授点头对陈素敬重师长的态度和邀请的提议很满意,“一起去吧。” 
  王峻现在可以不必怀疑而是确认了,这位江教授根本就是在守株待兔的,寒冬腊月冷风飕飕地可是不容易。 
  王峻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江明华,王峻就不信比他多吃几年饭的本身也很精明的江明华不会看不出来这位教授的意思。 
  江明华没有任何表情,却也是后悔出来了,但,人已经出来了,也不好再回去,默默跟着他们往停车场走。 
第 74 章 
  真的不是陈素故意,对八卦不太敏感的陈素暂时还没有往那方面去想,是昨天就商量好的,也会开车的江明华开陈素那辆车,陈素坐王峻那辆车。 
  陈素请江教授坐他们这辆车的首席位置,江教授顺手接过陈素递给江明华的车钥匙,他也有驾照的。王峻一声不吭把要送人的礼品盒放进自己车子上的后排座,江明华再不愿意也得和江教授一辆车了。 
  预留的金桔树看着就很喜庆,和被挑剩下来的树相比更显地华丽漂亮,花圃中还有一些卖不出去的好的花木,比如梅花。 
  这些年时兴港台剧,港台剧中把“梅”谐音于“霉”,而让中国文人文化中代表岁寒三友风骨铮铮的梅花都无人问津了,花圃园中的老板可惜地叹气,这都是上好的品种和经过多年的培育,如今都没有人欣赏了,也影射着这世道真的不太对劲了。 
  江教授和王峻各买了一株矮品种的盆景式的梅花。 
  江教授买来干什么不知道,王峻买下它倒是顺路送给那位老中医的,那老人家直率的个性很对王峻胃口,那老人家应该不会在意谐音什么的。 
  一路拐弯抹角地先转到宋家,有金玉满堂喜庆的大金桔树让宋威退休的父母很喜欢,过年了,谁家不想图个喜庆呀。怯生生的江晔让宋威的老外婆好好地搂在怀里好好地疼爱了一把,给了足足的压岁钱。再跑到刘镇东家,刘镇东没影没讯的,询问王峻也不得知他下落的刘家长辈很无耐,唠叨着刘家这个独苗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有个正经对象可让人操心了,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把大金桔树摆到宽敞的大厅里怎么看也觉得金串串的很闪亮,于是,这一群人中唯一年纪小的江晔又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满满的大红包压岁钱。不耽搁的拐进老中医家,那里儿孙满堂,各地儿女子孙都回来过年的,里里外外站的满满的人,几个没见过王峻的外地儿女都要给王峻磕头了,和这位老中医认识后王峻一个人过年时也顺便每年给他拿点吃的用的成习惯了。大人们在交际,江晔是小字辈被赶出去跟老人家孙子辈玩去,老人家对那盆梅花高兴的不得了,如今,这好花买都没处买了。。 
  后面跟着个卡车,有眼色的人都没有留他们吃饭,太过客套也是一种负担,说说话就好,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样更好。 
  拖着最后两株挂满金黄色的小桔子的树回家,一株摆在楼道靠阳的窗口,一株摆在屋里,那喜庆劲没得说,这一天送出不少也收获不少,收获最大的就是江晔满满的压岁钱了。 
  逛了一天了,这位教授先生还不回自己家?王峻看那教授双手背后装模装样看着陈树书架上的书目,这可是一整天了。 
  “这么晚了,您辛苦了,您想吃什么?”陈素不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41
首页   上一页   ←   41/5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