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42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辜负导师的期望请他留下来吃完饭再回家。江明华借故不出来了。 
  江教授开冰箱开始做饭,王峻示意陈素回屋说话。 
  “你们教授自己没家吗?” 
  “不知道。”作为脱产学习的陈素怎么可能知道导师个人的私事?现在,陈素也觉得不对劲了。 
  算了,王峻也不想过问了,忍着吧,看也知道,这位教授先生很会公事私用,要是给陈素穿小鞋那就麻烦了。 
  江教授作家事很有一手,也就是陈素不好意思在一边站着,别人都回屋做自己的事情了。 
  这一顿饭吃的可美的很,江教授烧了一手好菜,还都是陈素喜欢的南方口味。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和往年一样,高远和刘镇东都会来吃中饭,也是作为王峻哥儿们的一种习惯,这不容易,一般小年都是和家人团聚的,而这么多年了,他们都是在这一天和王峻一起聚会吃团圆饭的。 
  吃完晚饭,陈素送江教授下楼,王峻看着门口鞋柜上摆着的他买来的梅花盆景,出门穿鞋的江教授不会看不到吧。 
  冷呼呼回来的陈素看到鞋柜上的梅花盆景吃惊道:“呀,教授忘了带他的梅花了。” 
  “不要紧,明天他一定会来取的。”王峻让陈素休息,明天还要包饺子,高远和刘镇东要来吃饭,还有的忙呢。 
  陈素答应着,江晔出来拿着今天收的一堆压岁钱给陈素,陈素见得发笑,这次没有白白送礼,可是发财了。陈素好言让江晔自己收着,这是长辈给晚辈的压岁钱,是件吉利的事,江晔可能得到父亲的教育,轻轻点点头也就回屋了。 
  小年三十,天一亮,楼下的门铃就响了,江教授来了,这时候只有王峻醒着。 
  江教授是位严肃一丝不苟的学术界学者,来造访有礼且威严,不过他所做的事情实在不怎么威严。 
  王峻瞟了一眼厨房,那在厨房里晃着这位教授正一手拿着烹饪书一手拿着铲子认真的研究着菜谱的营养搭配,这位带硕士的教授一大清早在别人家里占着别人的厨房干得理直气壮。 
  王峻不说话,陈素所尊敬的教授明明白白简洁地跟开门有着不耐烦态度的王峻说,陈素的论文项目过不过就在他的手心中。他居然明明确确地威胁,这人真是不要脸。 
  早餐是豪华的 
  清晨,桌子摆开,五个人两个对立面,陈素保持着绝对值的中立,桌面上也分成绝对两个对立面,陈素这边是王峻做粥和几份素食小菜,江明华父子那边就是江教授一大清早精心准备着的鸡鱼肉蛋虾子螃蟹……。如果不是他对江晔夹菜献着殷勤时,他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江明华,别人还以为他是想老牛吃嫩草呢。 
  对江教授不忌讳不客气的热络,江晔这个乖孩子实在有点食不下咽,几天前还是不熟悉的叔叔,没处上几天就这么热络了。 
  江明华不说话,其实,他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太好笑又太无力了,况且他也没有精力再去谈什么风月了,不过,这把年纪还有人无事献殷勤,和被人需要的动力倒是相当让人自满的,感觉不错,但,那是全无可能。看着桌面上有满汉全席错觉的早餐也实在不懂这位有教养有身份有事业有知识的名门大学硕士生导师到底看中他什么了。 
  早餐吃的很艰难,但是,中午还有客人要请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和面,弄馅料,开始包饺子。 
  是江教授和的面,他很有一手。馅料是陈素弄的,江明华是后悔在这儿过年了,这时要走也是不妥的,而且,作为客人的自己这个时候不出来帮忙也不行。 
  王峻自个儿清闲的在他平常锻炼身体的房间打网络游戏,好几年没有玩了,手都生了。今年是他和陈素在一起过的最清闲的一年。 
  楼下的门铃响了。 
  “是高远来了。”听和缓有节奏的门铃声就知道不是刘镇东按的门铃,刘镇东按的门铃像是救护车似的接二连三地响。 
  高远带了时兴的水果篮,他一进门对厅子里的一堆人感到很意外,这房子有这么多人可不多见。 
  “刘镇东说你考砸了?是吗?”陈素端来清香的茶水好奇地问,这个消息当然是王峻在枕头边跟他讲的,这么问不是讽刺而是好奇。 
  还在忧郁中的高远牙痒痒的,这次是砸的比较丢脸,这个大嘴巴的刘镇东什么都往外传。 
  高远笑眯眯道:“噢,我正准备着下一次更为努力呢,对了,最近是不是不常见刘镇东来捣乱,是吧?” 
  “是呀,”陈素很奇怪,以前,刘镇东平常一个月会来几回,这好几个月几乎不见他的影子,上次因为江明华住院钱和卡都―――――的事才找刘镇东,被高远这么一提,陈素也觉得不对劲。 
  “他在谈恋爱,快要修成正果了。”高远咪咪笑。 
  这话王峻不信,上班天天见刘镇东没有什么异样呀,何况就刘镇东那什么也藏不住话的个性,要有这档子事还不自己喊出来呀,王峻瞟着高远,高远这谎撒地可不高明。 
  “是真的。”高远哼了一声道:“是他不好意思说,那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前年,你们不是到上海扫墓么,那次刘镇东请客,我跟他去外国玩了一圈,是在机场认识的,那个小丫头片子是打小去美国长大这次回国探亲的,在机场里没有家教没有分寸地讲了一些不中听的话,刘镇东当场跟她吵起来了。”高远看陈素笑道:“你猜刘镇东跟她说什么了。” 
  陈素听得好奇的很,立即摇摇头,这谁能猜地出来呀。 
  高远看也好奇的王峻微笑道:“刘镇东讲,‘你就像是一个寄住在暴发户家中的小姑娘对着柴门的生身父母冷言冷语的没有家教没有教养的野丫头。’把那个小丫头给唬得一惊一诈的。” 
  陈素疑惑道:“奇怪,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王峻看陈素,这话是够刺人,不过,这话,王峻没有听过。 
  高远笑道:“这话是宋威的订婚那次,你跟宋威媳妇吵架时说的话。” 
  “对噢。”陈素合掌,当时为了瓷器的事把宋威的豪华定婚宴给搅黄了,那次吵架时,王峻和宋威在角落谈话,都没有听到吵架的过程,这话是陈素那次的原话。 
  高远对王峻道:“就整个过程没一字不带差的,基本上就是把陈素教训宋威媳妇的话重复了一遍。那次,刘镇东可出了风头了,那个小丫头气地半死一句也说不出来,后来不知道在哪儿怎么又遇到刘镇东就赖上他了,你们可没见那丫头片子对刘镇东那崇拜劲可把刘镇东美死了。” 
  “这事是真的?”王峻不确定问。 
  “真的!”高远道:“你当刘镇东没心没肺真的什么都往外喊?他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见到他在那丫头面前一付正儿八经的样子。”高远愤愤地道:“这小子居然出卖我,难道我就不会出卖他?” 

75
“我,宋威,刘镇东都有了伴侣了,你什么时候也请我们吃喜糖?”王峻看着高远。
“我现在有这个心思吗?”触动了纤细不堪受冲击的心灵,高远忧郁地道:“就是不合格也别太过分,这辈子我都没考出这样的名次,我可是咱们法院里最有前途的年轻干事,这是我人生的污点,明年怎么着也要血洗前耻!”
高远继续忧郁着,王峻看着他也不多言了。听刘镇东私下讲,高家因为是家簇经营制,最近在经营上出现很大的问题,老一辈都求着唯一有高学历高水平的高远回家继承,别的兄弟姐妹也松了口风,这次,高远要回南方过年。
在寂寞中长大的孩子享受着寂寞的同时却也是最畏惧寂寞的,互相依靠着对方享受着别人不肯给予的温暖,和高远境况最接近的王峻了解高远,高远不是有家庭观的人,更不可能会有家蔟观,在他们四个人当中,高远是他们中最冷漠的,高家那么点财富还不在他的眼里,笑着看它消失在市场经济浪潮中才是高远最开心的事吧。高远并不在乎所谓的家人,每一年最后一天到家不是为了寻找亲情,只是为了每年去看为了金钱而上演的闹剧。
刘镇东来了。按门铃的声音就像是哪家出事了似的火急火燎的。
进门的刘镇东看到在客厅里的江明华,他大大的吃了一惊,江明华和他轻轻点点头。刘镇东要来的事,陈素昨天就和他讲过了。陈素再三跟他说刘镇东是口直心快、说话没脑子的人,但他是个好人。
刘镇东可真会装呀,陈素真佩服刘镇东的演技,要不是知道刘镇东晓得江明华在他们家,就是王峻也会看不出刘镇东装出来的惊讶,怪不得,刘镇东会把谈恋爱的事情瞒得滴水不漏呢,本来还想问问刘镇东那个女孩子的事,看着刘镇东这样,陈素知趣得不提了,别人不想提一定有不想提的原因吧。
不过,陈素算是误会刘镇东了,刘镇东可不会想到江明华居然会还在陈素家过年。王峻的个性最是孤僻,他很注重和陈素隐私生活。那早来过之后,王峻就一直没提过江明华的事情,刘镇东以为江明华父子早就消失在人海中了。
“嘿!”和高远打了招呼,刘镇东吃惊地问王峻道:“江明华怎么还在这?”
“陈素邀请的。”王峻不想提这个问题。他们来的时间正好也该开饭了,至于刘镇东的私事,王峻不想问,时间到了,刘镇东自己会说的。
王峻大致上介绍了外面三个外人的情况,特别提示那位戴着银边眼镜的四十开外的那个中年人大家不要招惹,那个人比看上去要可恶,会给陈素穿小鞋的。
刘镇东眨巴着眼睛,感知敏锐的他立即嗅到八卦的强烈的味道,关起门来追着王峻问,高远也竖起耳朵听,八卦谁不爱听呀,何况还是发生在身边的八卦!
陈素来回送着茶水,该吃中饭了,不过,离开饭还要一会儿,因为,江教授出去了一下,他说一会儿就回来。
交换着眼神,刘镇东、高远确信有热闹看了,出来抢好位置准备看热闹。王峻继续打他多年不玩是游戏。
包着压岁钱的红包给江晔算是变相的收买,借着问问江晔十几岁啦,上中学几年级啦,高远搜集八卦第一手资料,这也是职业病的表现。
菜摆上桌子,都是做好的,只要在微波炉中转一下就好了,就等江教授来就开始下饺子开吃。
江教授回来了,换了一身新的衣服,头发也加了发油很亮,整个人精神奕奕,眼中带着闪闪的光芒。
有戏呀!刘镇东眼睛瞟着,嘴上吵着开饭,一边招着王峻快出来看热闹。
举着天鹅绒首饰盒的江教授向摆桌子的江明华正式求婚,打开首饰盒,里面是一只简单不失庄重的白金戒指。
看着江明华漠漠的态度,陈素对这突发事件有着震惊,江明华还没有跟他说上几句话,更别提什么风花雪月了。
江明华早就没有这份心情了,看着他,对于此,江明华没有吃惊,也没有激动,更没有发花痴。
王峻出来了看着,江晔很担忧无声的看着父亲。
众目睽睽下,江教授很认真也很强势,不得到答案就不会摆休的态度。
“好啊。”江明华一口同意了。江明华的态度让看热闹的人都意外,不过,江明华淡漠的表情表示着有下文。“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答应。”
“好!”不拖泥带水,看看这位教授,高远觉得这位教授先生好像真的不好惹,个性很直截了当。
“以婚姻为前提,仅此这一个条件。”江明华是讥讽的。婚姻,这是不可能的,这场闹剧到此为止吧。
旁观者都在注视着他们,陈素眼睛都乱码了,这--太快了吧,好像他们从见面开始也就是一个多月了吧,陈素都没见他们彼此之间讲过话,不,不是这样,他的导师会是同志?这问题太大了,这世界真的这么小?
他听着江明华的话,看着江明华无言无语地沉默着一声不吭,时间在流逝--
他静静地看着江明华,江明华漠然看着他,互视着足足有两分钟的漫长,江明华笑了一下,有着自嘲又有着种解脱。
这就是真实中的现实,不可奢求的现实。
不可以奢求却贪心地想要得到,江明华不觉得悲凉,至少这样的场合没有曾经有过的那透着骨的绝望的痛。在预料中的答案,多年前岁月已经磨灭了他所有童话式的希望,那从未表达出来的希望在现实中对于他而言也从来不存在。
江明华起身要回房了,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哎!”他怔怔地跨一步拦住要回房的江明华道:“你说给我机会的,你还没有提出你所要提的条件呢。”
没说条件?刚才江明华的条件大家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江明华的条件就是正式的结婚,以法律承认的形式成立婚姻,他没听到吗?他没听懂吗?
“我的条件就是结婚,要有法律承认的婚姻。”江明华看着他淡淡道:“如果你答应我就和你在一起。”
他的眼睛中有点困惑的味道,“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是要和你结婚的呀,这是条件?”
“我说的是法律上所承认的。”江明华觉得他是在装傻还是想混肴视听?江明华明明确确地表示,“我要的是正式的婚姻,受法律的承认,拥有共有资产,享有共有的义务和法律责任,承认江晔合法继承性。”江明华说地畅快也不怕他再装傻了。
大家偏着脑袋看着这位刚才表现很强势的教授先生,他现在满脸的困惑让人觉得他很欠扁。
好一会儿,教授先生终于明白了什么,一下子脸上笑开了花,他盯着江明华笑起来,笑得大家心一跳一颤的,“我的意思也是怎样呀,我早把江晔当成儿子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42
首页   上一页   ←   42/5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