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8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的王峻问话和态度都是很平和的,但陈素却觉得很害怕这样的他,陈素靠着床拦摇头:“就今年下学期开学后才认识的,”陈素在盘算着王峻不会是刘箐的男朋友吧,尽管好像不太可能,但是王峻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状况实在不得不让陈素往这方面去想。
  王峻看着陈素,看地陈素脸色发僵,王峻淡淡道:“拿杯水给我。”
  陈素急忙去了,心里对王峻和刘箐是什么关系的事很是不安,果然不应该抓了别人的把柄就得意忘形的暗自菲薄,陈素不无自省。
  拿了冰箱里的矿泉水倒到杯子端回卧室,王峻站在床边,站在双人床的陈素睡的那一头,陈素睡的那一边的床头柜是陈素自己放东西用的,王峻在陈素的床柜抽屉边,手里拿着东西在看,陈素一看就知道一定是照片了,是那次上颐和园拍的照片,里头有陈素和刘箐的那张双人合照,陈素端着水有点怕,王峻不会误会吧?刘箐不会真的是王峻的女朋友吧?一时间,陈素处于思想混乱中。
  王峻看手中的照片中是春光明媚颐和园留影照
  在王峻的印象中,陈素是永远轻淡的人,很识相的保持着距离,让彼此都很舒服,但是无疑的,王峻今晚回来看到的陈素是绝对陌生的陈素,在夜色下和轻浮的女人笑得开颜的让人厌恶,回来听到的陈素欢乐的哼歌的愉快的声音,王峻是烦厌的,他决定把陈素扔进储物间关一天,决定了用这样解决方式来处理这件烦躁的事后,王峻用最后的耐心等陈素从浴室出来就执行,陈素从浴室出来了,迎面那句,“你回来了!————”,意外的神色和无做作的笑让王峻放弃了关他进黑屋子的念头,尽管陈素乐的态度让王峻非常厌烦,但王峻克制住了.王峻让陈素去拿水来,喝一杯放在冰箱里的冰凉的矿泉水会消解一下心头的燥动吧。陈素受吓的温顺的态度让王峻很受用,陈素去拿水时,王峻起身拿干毛巾把湿发擦擦,侧目间看到陈素那廉价的花茶放在床柜上,陈素又在喝那廉价的花茶了?王峻皱眉顺手的把那塑料薄膜包装的袋子再次扔进陈素的抽屉里,王峻就看到了陌生的东西,是一达子的照片,看到陈素靠着今天看到的那女人身边笑的如此的眉飞色舞,王峻愤怒了,真的愤怒了,为什么愤怒这个问题不在目前王峻的理智考虑的范围内。
  手腕被抓,水泼洒出去的同时,陈素想的是王峻真的是刘箐的男朋友吧?!这可该怎么解释呢?
  破裂的衣服散零的落在床尾,开着低温的空调也没能把房内的高温降下来,床上一目了然的两个躯体在纠缠,空气中充逸着的本能的纵欲的喘息,放肆的,毫无忌讳的在性欲沸腾中呼喊,大大的床在强烈的摇动中有不可负担的错觉,强壮的男人沉浸在原始的欲望中强烈地摆动着精悍的腰,身下的人有一双修长的白净的腿紧紧的夹着男人的腰随着激励的冲击波发出破碎的无法连贯的呻吟,关上的门窗的房间中散发着如火的热,空气中飘荡着汗水的咸味和男人特有的射精后的雄性麝香的味道,水泊撞击礁岸的激流在荡漾,飘摇的躯体在强壮的攻击带领下不断地涌上高潮,唇角的吟语如此的娇媚如丝,强壮的男人在欲望达到高潮中发出低沉的畅快的释放的鸣声,释放后的快感使他没有急于退出那具身躯,眯着眼睛享受着这份快感的余韵.
  如炽的灯光下任谁也无可遁形,王峻的眼睛泛着野兽的残虐的嗜血的光芒,同时也透着浓浓的绝望的厌倦的色彩。
  陈素是绝望的,是被猎人套住的幼兽那无力回天的绝望,陈素望着王峻的眼睛,陈素清晰的知道自己会消失,会无声无息的从世上消失掉,陈素的仅有的几次人生危机的经历在告诉陈素,王峻一定不会让他活,一定一定不会让他活下去,王峻会不染一丝血的把陈素从这个人间蒸发掉,王峻会的!
  为什么?! 
  为什么?陈素是畏惧的,不解的.茫然的. 
  残虐的眼睛里有绝望的色彩,肆无忌惮纵欲粗重的喘息,在欲望与绝望中间徘徊,陈素的羞耻心悔辱感早就被生命攸关的现状而放在了末位。在身体不可控的那一刻,陈素的头脑是理智的,那一刻陈素想到很多,陈素想到右边的床头柜上摆着的沉重的黄铜铸的铜马,左边的床头柜上有同样的一套的精致雕花铜制的装饰的盒子,任拿到哪一件找时机狠狠的砸在王峻头上,然后就逃,逃的远远的.陈素在王峻的身下如断线的风筝飘摇,陈素的头脑是这样的冷静,但是陈素却抬不起一根手指头,真的,真的一根也抬不起来,如同中了魔咒一样,除了大脑一片的清晰之外,陈素动弹不得,陈素不是胆大的人,陈素在那嗜血的眼睛的盯视下手脚冰凉,哪里还能动弹! 
  陈素全身因为痛感本能地寻找减轻疼痛的方法而全身处于全神经中枢的放松状态,除了大脑皮层之外,陈素本能地保护自己的意识处在一步看一步的状态中. 
  当那热的如要灼伤人的热流在陈素的身体深处荡漾开,清晰的让人毛骨怂然的凶器在陈素敏感性达到顶点的内襞中软化的那一刻,陈素软弱无力的身体同时僵硬住了,释放了欲望的王峻没有离开陈素的身体,在用秒来计算的沉迷的时间内,王峻伸出的双手环抱住陈素相对而言秀气的颈脖,陈素的脖子在王峻两只大手环绕下是这样的脆弱,两手并拢陈素清晰的感受到王峻双手的力量和余下的两个大拇指压在并不突出的喉结上让人恐怖的力量。
  “不要!!!!” 
  陈素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也只能发出悲鸣的沙哑的哀叫,不构成任何力量的手抓住王峻的强壮的手臂,全身因为恐惧感而绷的很紧很紧,强烈的死亡恐惧感在陈素全身流窜,那一刻的同时,王峻迅速的放开了陈素的脖子,也迅速地退出陈素的身体,陈素强烈收缩的后蕊夹痛了他,没有男人能忍受得了这种如被夹断的痛楚的,王峻也不例外。
  陈素哭着,是吓的。
  按在喉节的手指离开了,那种干涩的呕吐感在喉咙中流窜,陈素扭曲着上半身不断的干咳,抓着早就零乱不堪的床单在手指间撕扯着,咳的嗓子有支离破碎的感觉,陈素身子还被固定在王峻的身体下面,受痛的王峻望着陈素,他望的是陈素分开的双腿间,因为强烈的咳嗽吧,本来红肿的后蕊不断的一张一合地吞吐着乳白色的浆液和泾渭分明的血液,它在一张一合,张开时可清楚的看到红艳的内襞,一瞬又收成了一朵雏菊,原来后庭菊花的说法是这个意思,王峻受教了. 
  王峻就这么看着,看着,一直看到陈素激励的窒息的干咳终于停止为止,干涩的咳嗽让陈素本就沙哑的喉咙再也发不出完整的声音来,连求救的声音也发不全了,陈素是惧怕的。
  “你是男的,不会怀孕的啊,”王峻有了悟的释然. 
  王峻慢慢的把盯在后蕊的目光转移,目光如刀的划过陈素的一寸寸的身躯最后对上陈素惊恐的眼睛,王峻依旧在陈素的上方居高临下的审视陈素:“你现在不用害怕了,你又不会怀孕,别担心,”王峻望着陈素:“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吧,我的故事。”
第 21 章
“知道我们刚才在做什么吧,”王峻淡淡道:“是在交配!” 
  王峻的眼睛有着冷嘲热讽的含义:“我就是有血统证明的交配的产物。” 
  王峻看着陈素:“王家在百年前上海开埠起就作生意了,在解放前就是大资本家.王家经营有道也很会看时事,暗地里也给*不少的支援,所以在解放后王家确信开国有功一定会享受百年荣华而没和别家一样往香港台湾跑,可惜时势风云变幻,囤积居奇的资本家的老毛病又发了,十年浩劫的前夜,王家经历了百年的风云变幻也知道是在劫难逃!王家是商人,商人是最知人性的,没有人会对金钱不动心,只不过看所下的筹码的大小而已.对方不能显眼同时又要有实权,当然还要有胆量,好在,王家找出了一个这样的一个符合标准的人来!" 
  王峻平淡的笑笑,不太露出笑意的王峻的笑脸在紧张的陈素眼睛中无疑的是诡异的,“王家和那人谈判好了,那人保证保护王家的生命的安全,王家在事成后给予巨资的回报,可惜的是王家的资产比预想的要多,王家用无法运藏的资产换了大量的流传世间的传世的古董,这些无数的珍宝被两家秘密的存进了上海的外资银行的保险柜里,两家为了这笔巨额的资产不被对方的独吞找到了处理的好办法,王家有一独子,那家也就只一个女儿,虽然年纪都还小,但是没有比联姻更让人放心的了。”王峻眼睛闪烁着说不出的讥讽,“做惯了大少爷看惯了大上海女人的王家人怎么会看得上一年前还在农村捡拾煤渣的连字都认不全的乡下女孩子呢,好在,文革开始了,形势比预料的要可怕的多,在那个看出身的年代中,根红苗正才是本钱,王家大少爷实相的巴结着这个亲家,婚嫁年龄一到就娶了那家的女儿保住了命.过了那年代,大上海还是灯红酒绿的大上海,没有生命危险的威胁后,留下的就是自尊心的不甘和怨怼,随着他们俩的第一个也是最后的一个孩子的出生,那个女人看到了王家对外没名份的漂亮都市女人和她替王家生的两个儿子,他们都比她生的儿子大几岁,那一刻,她亲手掐住出生三天儿子的脖子,护士及时发现抢救活了那孩子,王家负担一切的费用,把那个精神不定的女人送出了国,可共同的金钱的利益让双方都不能离婚,至于这个孩子从出生起第三天就秘密的送了出去,在长大的过程中给以他想要的一切.” 
  王峻笑了笑,有趣的望陈素:“你知道王家为什么对这个孩子还不错吗?”陈素是不知道,但害怕王峻岭的笑,阴森森的。王峻微笑着:“当年王家怕那女方家心存歹意独吞,王家一次付出了四十年死保的保管费,分了有两把钥匙各拿一把, 还和外资银行暗中约定,将来拿保险柜的东西的人除了要有那两把钥匙的之外还要必须核对证明他是不是两家人的第三代,”王峻平静的笑道:“也就是说我的孩子才能把那笔财富拿出来,懂了吧?” 
  陈素茫然不懂,王峻好耐性的解释,不过更像是自言自语:“好笑吧,我就是这样出生的,是为了共同利益金钱而出生的,”王峻笑意深邃:“我不会留下我的血脉,绝对不会留下这卑劣的血脉。”王峻对上陈素越发茫然的眼笑意升起:“你是想问我,这个故事关你什么事,是吧?”
  陈素立即费力的点头,是呀,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这样,所以,你得陪着我,就是下地狱你也得和我一起去。”王峻伸出手按在陈素的胸口体会着陈素激励的心跳再次肯定的说:“就是下地狱,我也会拖你一起去的,你得跟我一起去!”
  陈素惊恐的看咫尺间的笑意收敛冷森的王峻,王峻是说的是真的,王峻的眼睛转告陈素他说的是真的,王峻的眼中是冷静的找到共犯的兴奋的疯狂。陈素真的不知道王峻所说的那“因为,所以—”是什么意思?但知道了自己被无辜的卷入了王峻的人生的网中,想脱身于这千丝万缕的网是遥不可及的事。
  陈素晕了过去!是知道自己不会有生命的危险性而放松了紧张的心情,也是因为王峻的说法让陈素实在不可接受而绝望的。
  王峻下了床,拉开窗帘,拉开窗户,一股热风迎面而来,热风也带来了新鲜的空气,远处的天空好像是泛白了,现如今的路灯好像是不要钱似的一天到晚开着,都看不出是不是天在亮了。
  王峻扫身上的污迹回头看看陈素在零乱的床上呈大字形不雅观的昏睡的姿态,陈素也要好好的洗一洗了,把陈素抱起带到客厅外间的浴室,那里空间更宽敞点。
  王峻自己都懒的去想为什么拖陈素进来,没什么理由的,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就是要绑着陈素和他走下去,实在要讲原因可能是因为三个月前陈素第一次做饭着火时,陈素端着水想浇灭油火的惊慌失措的样子很逗!也可能是因为两个月前陈素洗衣服打磕睡时使之水漫金山的失措很好玩!又可能是因为上个月陈素又很勤快的给王峻缝衬衫钮扣,重复缝了三次扎了两次手还动用了厨房的菜刀当剪刀时的笨拙很有意思!还可能是因为昨天夜归时陈素睡意朦胧的让出位子自然的抱着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的怀中很温暖,听着那平稳的心跳声,当时王峻就决定把陈素养在他的羽翼下了。很简单的,就是因为这样,所以那样! 
  陈素是男人,不会怀孕这对王峻而言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实事件,能不用让陈素消失掉王峻也是非常愉悦的。
第 22 章
  陈素在短暂的昏迷后是被水呛醒的,身体飘在水中悠悠的,如果没是呛水陈素怕也是醒不了这么快,一张开眼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一把刀,一把锋利的刀!王峻拿着一把刀从门口转进来,陈素的心脏都紧缩的痛了,没有人看到刀子不会惊骇的,何况陈素的脖子还记着窒息的疼痛,“不!!!!”陈素拼命的摇着头,惊慌失措的很却是发不出声音的了,嗓子疼的很。
  王峻望自己手中的剃须刀,刀是锋利了点,但也不至于让陈素怕成这样,王峻嘴角有上挑了一个细微的弧度,刚才他把陈素抱进外间的浴室放水放点精油让陈素泡着放松放松,王峻就去那边的浴室冲沐剃一夜就出来的胡岔子,还没剃就听到陈素呛水的苦闷的咳嗽声王峻快步转了过来迎面就是陈素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8
首页   上一页   ←   8/5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