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_分节阅读_第9节
小说作者:周而复始   内容大小:488.94 KB   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25   加入书签
怕的半死的眼死盯着他手中的剃须刀,王峻瞟了手中的刀接近陈素,陈素吓的在水中乱动,王峻倒也是和气,“我说过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用怕。”
  陈素根本就不相信,就是再近视,陈素也看地出王峻的不怀好意的眼神。
  王峻单手把陈素从水里拎了出来放坐在一边的大理石梳妆台上,顺着王峻的眼色往下移动,陈素惊骇的望着自己的双腿之间……,陈素的脸白的不能再白了,王峻上翘着唇角拿着手中的刀在陈素惊骇的眼前晃了一下转往下移,“你别怕,我今天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要记住你是谁,我是谁。”王峻抬眼:“告诉我,我是谁?”陈素颤动着唇盯着那把刀停在自己的双腿间的分身上,没有一个男人不怕这种现状的,陈素急切的回答:“你是王峻!” 
  “不是!”王峻对陈素的答案很不满意,陈素哭都哭不出来了,生怕王峻气了下手重了,身体在不可退的空间挪,不是没想过要拼死逃出去的可能,但王峻捏的是陈素的命根子,一个不小心是比死更惨,王峻道:“你记住了,对你而言这个正确的答案是,我是你的男人!记住了吗?”
  陈素拼命的点头,不管王峻说什么都是对的,这时候跟王峻这样的有神经不正常的人反口是二傻子了,保命是第一要位的,就是死也不能在这儿这样的死吧。
  王峻靠着陈素转着刀平和的说:“把腿打开,小心我割伤你,”王峻剃除陈素稀疏淡薄的阴毛,陈素随着王峻的每一次的刮动而惊惶不已,王峻倒觉的好玩有趣,王峻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陈素从身体到内心都深深的刻下畏惧他的影子,永远不能也不敢违背他。
  爱?王峻根本就不相信,王峻相信的就是抓在手中的实在的看得见的摸得着的东西,绝对的权威绝对的力量对比就决定着上下关系。爱,王峻跟本就不知道是什么!。 
  陈素病了,大夏天的得了重感冒上吐下泄,高温不止,说了整夜的胡话,又哭又闹!
  能不病吗?别说是一夜的折腾了,就是生死存亡的纠心就让陈素心力交瘁的了,何况还加上屋子里开了一夜的低温的空调呢,陈素不病就才怪。
  王峻把卧室收拾了,对床单上的血迹王峻没大感觉,这是证明陈素是他的人的证明,陈素的处子之身就是王峻的了,这就是证明吧,不管是不是符合伦理的逻辑,王峻就是这样认定的,看陈素肉粉滟红的分身就知道陈素根本就是处子,对于在身体和心理都有洁僻的王峻而言是理所当然的,认定这血迹就是陈素是他的人的证明,是出乎意料外的,王峻还有不小的封建思想观念。
  让陈素病个透,最近吃奶油蛋糕吃的多出来的那点点的肉又消下去,王峻炖了鸡汤,热退了的陈素哪儿吃的下去硬着头皮喝了两口,王峻又逼陈素多喝了几口汤,陈素吃不下了,王峻把陈素抱到客厅,陈素迷睡了三天了,今天陈素精神还不错,王峻让陈素走动走动,病去如抽丝,陈素除了心有余悸之外身体好像恢复的还好。
  把陈素放在软软的沙发上,给了陈素一杯菊花茶润润嗓子,王峻拿几天没看的报纸看,门铃响了,半迷惘状态的陈素惊的快跳起来了。
  “是刘镇东他们,”王峻看了惊吓了的陈素,前几天把他吓的过头了吧,一有风吹草动的就惊慌失措,这几天再用怀柔政策安慰他一下。
  是刘镇东他们来。
  这次刘镇东把金黄脑袋换成了一头的红发,一进门就喊:“这几天你在干什么?都看不到你,喂!陈素,客人来了怎么还不拿茶水招待客人呀!” 
  宋威和高远和王峻打了招呼进了来,高远说:“几天没见你,那边出了点的岔子,我们想商量看看…………”高远看到了沙发上的陈素。
  宋威细眯着的眼睛透着看了然的玩味,跨了一步的刘镇东已经叫了出来:“你终于把陈素吃了呀!” 
  只要是男人就看得出脸色苍白的身体软绵绵的神态惊慌失措的如标签贴好了在呆兔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没戴眼镜的眼眯眯的茫茫的,明显的是王峻的衣服过大的挂在陈素的单薄的柔软的身上透着不可掩盖的情色的味道,他们都没太多的意外,其实很明显了,王峻一向是住无居点,从不在一个地方住一周的,而和陈素住后就常来,特别是这一月,王峻就是再晚也自然的开车挠半城的路到这来过夜,他们早就私下谈论这事了,也早为懵懂的呆的有点纯的陈素默哀过了。
  “哟,”刘镇东一步上前挤过来打招呼. 
  陈素晕了几天又在王峻的眼皮子底下光想着保命了,别的还真的没去多想, 现在突然看到刘镇东,宋威,高远他们时,陈素全然蒙住了! 
  他们眼中的透出的暧昧的了然的眼神,带着审视和玩味,思维再迟钝的陈素也立即无地自容,在心里想到的看到的全部是世界上所有人的诡祟的不耻的目光,联想到的全是别人的窃窃的私语,在背后的指指点点,陈素几乎看到父母耻辱的在乡里的人嘲讽下低下的头,农家人最是注重的就是名声,母亲一生最得意的莫过于没去借别人的一分钱就亲手送了三个儿子读上了大学,老实的父亲半辈子种地,无声的包揽了地里的活计,农忙时再累再忙也没叫儿子帮过忙,把儿子上学放在第一位,如今这成什么了!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丑事,碰上这种恶棍流氓,做出了这种下流事!
  记忆的锁一旦打开,那天的事历历在目,身体深处明显的痛在告诉陈素那天发生着什么!自己的懦弱,自己的怕死的丑态,对死亡的畏惧而忘却了作为人的尊严,陈素回过神来已是无地自容,一瞬间的思绪却几经百年般,本能的陈素要逃开这些人,移动的瞬间刘镇东已在他的面前了,带着玩味的暧昧的笑挤眉弄眼的盯着陈素:“怎么样?王峻很厉害吧,吃的消吗?放心,王峻表情是冷了点,但不是小气的人,最后会给你一大笔钱安家的,……”刘镇东被王峻拎甩开了,刘镇东几乎跌倒,王峻冷冷逼视刘镇东,刘镇东有点莫名其妙,在他们这样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没什么的呀,倒是王峻的反应有点反常了。
  “王峻!”宋威难得的高声叫:“快看陈素!” 
  他们回头,陈素嘴角涌出血来,在听到刘镇东暧昧的调侃的话后,陈素心口更是如同刀绞,心口的那股血气冲向喉咙喷了出来,陈素生生的气死过去了,血怎么也止也止不住,那屈辱的不甘的绝望的悲愤的所有的表情在脸上全然呈现! 
  他们是惊讶的,甚至是有点莫名其妙的,按他们的认知中,一向口无遮拦的刘镇东也没说什么呀,这是行情嘛,这年头有的是漂亮的孩子在大酒店卖,越是高档的酒店就越是多,是一大特色,是人人皆知的心照不宣的事,也是这年头最是前卫的时髦的事,怕是除了王峻冷感没尝过之外,别人早就试尝了,没什么的呀!况且王峻是什么样的人和王峻从小就在一起的他们还不知道?反正腻了就扔了,看陈素也是少见的人种,想来将来也是在社会上混的不容易的,这几年跟了王峻再怎么样将来王峻也不会亏待他的,他们一向是用金钱来解决问题的,陈素吐什么血呀?。 
  “不关我的事,”刘镇东身体一抖挥着双手不停的摆着:“我没说什么呀!他怎么了?”
第 23 章
把陈素放平,王峻皱着眉,刘镇东小心翼翼看触目惊心的血迹说:“我不是故意的,对不住了,我去找医生来吧,”他跑了去找医生了。
王峻也没说什么。说话粗俗做事大咧的刘镇东能成为他们的朋友就是他很讲义气,只是在嘴巴上带难听的,在他们这些个人中就只刘镇东还带点人味,所以刘镇东每次招惹陈素不伤大雅的闹着玩王峻就没问过,那也是刘镇东看地起陈素。而陈素最是敬重的那笑容可掬的高远是出了名的笑面虎,坐了好几次车陈素还没反应过来他怕的那辆黑轿车就是高远的车,当日要埋陈素的也就是微笑迎人的高远,陈素真是不一般的以貌取人,刘镇东也早就一再的提醒了陈素,陈素就是听不懂,惹的刘镇东每每看到陈素就撩他,最是喜欢看戴上无框眼镜显得特别精明强干的陈素挑着眉斜着眼明明苦恼却像是不宵一顾傲慢的样子了。
陈素急火攻心晕了过去,双手双脚冰凉,身子更是全然的僵硬动弹不得,倒是脑子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陈素耳边传来的是他们来来往往走来走去的杂音,心如明镜的陈素全想的是后果,要见血和王峻拼命,陈素也不是没发狠但是积威余心怕实在做不到,他们的目无法纪的狂妄是陈素胆寒的,对陈素这样的老百姓而言拼命见血就是做大牢,自己安生了,可是家了呢?那可是本份的陈家不能抬头的事,心里打算的也只一条路!就是自己走,一定得走的远远的,一辈子也不要再见到他们!
心下悲凉是不可言表的,要放弃十几年的大学梦真正是让陈素心如刀割,一生尽毁!但陈素念头到此,心意已决,陈素本就是执拗的人,凭的就是百折不回的劲,以勤补拙的死记硬背的学习方式就可窥个性的执拗,平日里虽是天性不问事,马马虎虎的过活,但认定了事却就不会拐弯的硬做到底的,放弃自己一人的前程已是必然,这样就是将来自己弃学失踪父母也只是担心和周边的议论,陈家还有陈浩陈凯两个儿子在,一定会出人投地,不出几年议论就会平缓下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比将来整个陈家人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好的多了,注意打定,心念更是坚定,这里万万是不能再待了!
刘镇东拖了小区的门诊室的一个老医生来,王峻已把陈素抱进卧室也处理了血迹,本来想要带陈素去医院的,只是吐血后的陈素本苍黄如金的脸在一会儿后恢复了苍白色,连呼吸也平稳了不少,这当口刘镇东风风火火的拖了医生来了。
号脉看诊,这个小门诊室的医生还算专业,得出的结论并不出大家的理解的范畴外,算是心脉受损,总而言之就是受了刺激一是想不开,好在目前脉相平稳气息和顺没大碍了,实在不放心就买点补品吃吃就没事了,出乎意料的没事,刘镇东拖老医生出去问:“他会不会有想不开的?真的不要紧吧?
老医生看刘镇东,刘镇东干笑:“是我玩笑开过份了,害他气的吐血晕过去,我是担心他醒过来会不会想不开?”
医生想了想摇头头:“不会,他的脉像虽弱却也是平稳,没有郁积之像,倒是这人面相单薄不是豁达之相,还是不要刺激他的好。”
听到医生说陈素脉像平稳之意就是没死志,刘镇东也放心了,毕竟是他的话让陈素吐出血来的,好好的人生生的黑红的血从嘴里涌出来真的很是吓人的。刘镇东掏了好几张的大票子作是上门的诊金,那医生也怕是见过世面的随手接过顺手塞口袋里了,要了一张纸开了一副中药方子让去同人堂抓药,方子里有一味名贵的药,怕别的药店以次充好,:“这年头中药的原材料都不正规了,就那还算是原汁原味”,医生交代了就走了。
王峻也听到了,不无放心,看看陈素睡的很沉,想了想就出来了,宋威高远是有事和王峻碰头的,一进来三分钟就遇到这事,他们也没多少感觉,陈素吐血又不是他们逼的,倒是同情一点点,就只一点。各人各命,反正陈素是脱身不了的了,还是想开点好。
王峻要去买药,高远开车,他们在车上谈,这边是郊区,怎么快也来回也是要一小时的,本要刘镇东留下,刘镇东不想单独留在那,刘镇东算是怕了陈素了,如果陈素醒过来自己再顺口说出什么话来就不好了,刘镇东对自己的嘴巴可也是把不住的,同样想到这,王峻也没再说,陈素还在昏迷中,以往的经验,陈素是要睡上半天的,王峻搜走陈素的那串钥匙把门反锁了就和他们出去了,尽早回来就是了。
门合上的那一瞬,陈素张开了眼睛,眼睛有从未有过的亮。
眼镜是找不到的了,抽屉里有一副三月前被王峻压坏了一条腿的眼镜,用透明胶布卷一下就能戴,在适应了晕眩后,陈素找出了床边抽屉里的一直没有机会用过的身份证和自己的存折,存折上有一千多元了,这是陈素有生以来最大的一份私有财产,这现在就是他的命跟子,时间不等人,陈素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一起出去买药,药店满街都是,小区外五分钟的路口就有一家大的药店,陈素片刻都不敢耗时的,脱了身上的衣服换了能见人的衣服快走,钥匙被王峻搜走的声音陈素听到了,陈素穿自己的凉鞋找了王峻买衣服是带的衣袋装上家里买的那双仿造的耐克,打开鞋柜的抽屉,那有第三付的备用钥匙,陈素的动作停滞了一秒,望着开着的抽屉里的堆积的钱,陈素再看看手中的大红存折,陈素身上一向没现金的,跑出去还要到学校的校内支行取钱,以往的经验,每次取钱多是花上半小时算是快的,陈素仅考虑了一秒就把小抽屉整个拉了下来把里面的大票小票都倒进了大袋子里,没时间磨噌了,陈素把自己的存折留下了,打开门直往楼下跑,心里只有离开这个地方,远远的永远的离开。
第 24 章
探头探脑确定楼梯没人立即三部并两步的冲下去往小区的大门跑,对着楼道开着门的门诊室的的医生眼睛的余光望了冲出楼道的身影面容怔了一下,扭头看了那身影飞奔出小区的大门,想了想转身当是没见的。
拦到出租车,陈素压着急火手按胸口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请司机开到火车站。
没晕车,车子开的不快,北京郊区的路不比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9
目录   上一页   ←   9/5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晨曦+番外 by 周而复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