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_分节阅读_第54节
小说作者:佚名   内容大小:683.20 KB   下载:中二病也要谈恋爱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3   加入书签
    晚上,小木屋。 
  百草吃惊地看着那一套套往年高考的英语试题,初原笑着翻了翻,说:“这些都是若白拿过来的,说是让我盯着你,必须每套题都做一遍,全部做对为止。” 
  窗外繁星点点。 
  初原看着医学书籍。 
  百草埋头做题,时而答得很快,时而犹豫起来,她的阅读理解很好,英译汉也不错,但是汉译英总是做的不是很顺手。努力思考着应该用哪个单词合适,她看到初原用来做医学笔记的正是她送的那支钢笔。 
  金色的笔尖沙沙流畅地书写。 
  木屋里静谧得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 
    当她终于做完一套题,初原看了下表,叮嘱她往后要再提高一下速度,留出检查的时间。然后,他每一道题地仔细看下去,细心地讲解,夏夜的风轻轻从木窗吹进,像他的声音一样温和沉静。 
  每晚,她都在小木屋里复习功课。 
  每天她都能见到初原,渐渐的,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的时光。只是,她见到若白的时间越来越少,到后来,晨操和晚操都见不到他,训练中心他也不去了,她去问沈柠教练,沈柠教练说他请假了,但是并没有说明请假的原因。 
  百草急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否则若白师兄绝不会这样! 
  她跑去问喻馆主,去问亦枫,甚至去问晓萤,问其他的弟子们,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若白到底是怎么了。她心神不宁,尽管努力克制,但是复习功课的时候却再没有办法像前几天那么专心。 
  直到这一天,初原用手机拨了个号码,说了几句,然后将手机递给她,说: 
  “是若白。” 
  她急忙将手机放到耳边,紧张地问:  “若白师兄,是你吗?” 

  “嗯。” 
  听到手机那段传来熟悉的淡淡的声音,百草竟听得傻了,眼圈也莫名其妙湿润了起来,说: 
  “若白师兄,我最近一直没有看到你……” 
  “找我有事?” 
  “没……没有……” 
  “后天就要考试了,是吗?” 
  “是。” 
  “抓紧时间复习,”若白的声音顿了顿,“……我没事。”  “……” 
  “好了,让初原听电话。”若白命令说。 
  初原走到窗边,低声对着手机继续说话,正说着,微一侧头,见百草正一脸凝神地想要听清楚他究竟在对若白说什么。初原笑了笑,合上手机,回到书桌前,对她说: 
  “若白还是担心你的期末考试,他怕前段时间的训练使你拉下功课,我告诉他,你一定会考得很好,让他放心。” 
  她紧紧盯着他,问: 
  “若白师兄出了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初原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别乱想了,你好好考试,别让他操心就行。” 
     然而期末考试结束后,百草还是没有见到若白。这次,她是真的急了,追着亦枫一直问,亦枫见实在拗不过她,低叹了口气,说: 
  “好吧,反正你考试已经结束,告诉你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了。” 
    “到底怎么了?” 
  百草急得声音都变了。 
  “这段时间,若白一直在医院。”亦枫神色凝重。



第八章
“到底怎么了?” 
  百草急得声音都变了。 
  “这段时间,若白一直在医院。”亦枫神色凝重。 
  “医院?”她惊恐,脸色刹时苍白,“若白师兄生病了?……什么病?……严不严重?哪家医院?为什么以前我问你那么多次,你都不告诉我!”恐惧和愤怒让她胸口痛得快要炸开了,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否则若白师兄不可能这样! 
  “哈哈,”亦枫靠在墙壁上笑得开心,“看你这么关心若白,总算他花在你身上那么多心血还是值得的。” 
  “他到底怎么了!” 
  如果不是顾念着亦枫毕竟也是师兄,百草简直恨不得一腿踢上他的喉咙。 
  “哈哈,放心,不是若白生病,”避开百草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睛,亦枫干笑几声,不再开她玩笑,“是若白的爸爸生病了。若白的爸爸突然细菌感染,发展得很快,因为检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细菌感染,一度情况很危险,若白每天守在医院里。” 

  医院里到处是人。 
  被艳阳晒得满头是汗,百草跑进医院的大门,来不及去等电梯,她一路跑上楼梯。医院长长的走廊,她避闪开病人和医护人员,按照亦枫告诉她的病房号,紧张地一扇扇病房门看过去—— 

  应该就是这间! 

  “啪”,病房门从里面打开。 
  一位衣着干净、身材略瘦的中年女人端着脸盆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百草,她和善地问: 
  “你是……” 
  “我是松柏道馆的戚百草,若白是我师兄。”百草紧张地说。 
  “哦,你是若白的师妹,快进去吧,若白就在里面,”中年女人温声对里面喊,“若白啊,你师妹来了!” 

  病房里一共有三张病床。 
  两张床上有病人,一张病床空着,狭窄的空地处摆着一些家属看护的椅凳。一走进去,百草就看到了若白。他背对着门口,守在左边那张病床边,凝神看着输液管里点滴的速度。 
  听到妈妈的招呼声。 
  若白站起来,向百草的方向转过身。百草睁大眼睛,紧紧地盯住他,他瘦了很多,但并没有病容,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终于缓缓放了下去。 

  “你怎么来了?” 
  若白皱眉。 
  百草咬住嘴唇,她沉默地盯着地面,既不回答他,也不再看他。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若白妈妈责备了若白一句,又友善地对百草说,“快坐下歇会儿,看这天热的,若白,倒杯水给你师妹。姑娘,你先坐会儿啊,我去把脸盆里的水倒了就回来。” 
  “我去。” 
  还没等若白妈妈反应过来,百草接过她手里的脸盆已经出去了。 

  一口水也不喝,什么水果都不吃,在知道若白爸爸的病情已经控制住,再有几天就可以彻底康复出院之后,百草沉默地干起活儿来。她仔细地用抹布清洁病房,从窗台,到地面,从病床的栏杆,到凳子的凳脚,她小心翼翼地擦着,不荡起一丝灰尘,抹布擦几下就清洗了再来擦。 
  “哎呀,真干净。” 
  主任医生巡房的时候,不住赞叹,告诉跟随着的其他大夫和实习医生们说,这样干净的病房环境才最有利于病人身体的恢复。 
  窗台亮晶晶。 
  地板亮晶晶。 
  陪护家属的凳子的四条凳脚也亮晶晶。 
  跟随在主任医生的身旁,初原看到百草正埋头地擦拭一只脸盆,似乎也一定要将它擦得亮晶晶。 

  走到百草身边,初原说: 
  “你知道了。” 
  抬头看到他,微怔了一下之后,百草继续闷头擦脸盆。 
  “对不起。” 
  初原对她说,他并不想隐瞒她关于若白父亲的事情,但是若白让他一定不要告诉她,怕影响她复习考试。 
  “没有。” 
  百草摇摇头。 

  跟若白交代了几句关于他父亲的病情和治疗方案,主任医生又率着众医生去下一间病房。百草依然沉默着继续打扫屋内的卫生,暖壶亮晶晶,水杯亮晶晶,拿起洗干净的抹布,她又开始擦窗玻璃。 


“姑娘,别做这些了,快歇歇吧。” 
  若白的妈妈不好意思地再次说。 
  “跟我出去。” 
  一把抓过她手中的抹布,若白拉住她的手肘,将她拉出病房,一路拉到走廊尽头的露台上,皱眉问她: 
  “你来有什么事?” 
  百草闷声不吭地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叠试卷。 
  语文的试卷、数学的试卷、英语的试卷,她把所有的试卷统统掏出来,递到他面前。 
  翻了翻那些试卷,若白的眉心舒展开,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欣慰,声音也轻和了很多。 
  “第几名?” 
  “全年级第四。” 
  “嗯,”若白点头,唇角极淡的笑意如雪山上一朵浅色的冰莲,“既然考试结束了,训练就要开始抓紧,我已经把训练计划告诉亦枫,最近几天由他……” 
  顿了顿。 
  看她始终沉默不语,若白皱起眉心。 
  “你发什么脾气?” 

  紧紧咬住嘴唇,百草抬起头看着他,眼底有潮湿的泪意,声音却硬硬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吸一口气,她压下声音中的哽咽。 
  “所有你想让我做到的事情,我从来都是拼尽全力去做,不管多难,一定会去做到。可是,你知道吗?并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师兄,我就必须要听你所有的命令。 我听,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仅仅是把我当成师妹,更把我当成亲人和朋友,你所有命令我去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我好。所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 

  “可是,我很难过……” 
  泪意汹涌着想冲出她的眼眶。 
  “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却什么也不跟我说。若白师兄,是你觉得我根本帮不上忙,还是你觉得有些事根本没有必要告诉不相干的人?” 
  “说什么傻话!” 
  看到她眼圈红得像小兔子一样,偏偏又极力克制着不让泪水流出来,若白忍不住伸手将她搂进怀中,让自己胸前的衣服吸走她的泪。 
  “我可以帮忙的!”被他搂住,她的声音变得闷闷的,但倔强依旧,“真的,我可以帮忙的!你看,我至少可以打扫卫生,我还可以做饭、送饭、洗衣服……” 
  有水痕湿湿地透过他的衬衣,凉凉的,又热热的。 
  “我一个人就足够,”假装不知道她的泪水,若白淡声说,“何必影响你复习考试。” 
  “就算我来帮忙,也不会影响我的考试!”从他的怀中挣扎出来,百草脸上还隐约有泪痕,“难道,若白师兄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既然我答应了你,这次期末考试要考进前十名,就一定能做到,不管遇到什么情况!” 
  “够了。” 
  若白打断她,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开露台。百草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还是很难过。 

  夏日的阳光里,若白的背影挺拔清秀,走到露台的台阶上,他的脚步停了停,声音自风中传过来: 
  “知道了,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会告诉你。”
期末考试结束,暑假正式开始! 
  百草每天都早早起床,先把道馆的卫生做完,就急忙去菜市场买最新鲜的肉和菜,炖好汤,做好饭菜,送到医院。晓萤陪她去过几次,然后因为和其他同学约了逛街什么的,每次待的时间都不长。 
  百草常常在病房见到初原和亦枫。 
  因为在病房待得久了,她跟若白的父母越来越熟悉。若白的父亲比较沉默寡言,母亲却是很随和,爱聊家常。 
  “若白小时候,邻居家的大哥哥去练了跆拳道,他见了很喜欢,就跟那个大哥哥学。过了一阵子,大哥哥打不过若白了,就带他去了道馆,对,就是松柏道馆。喻馆主见了若白,问若白要不要练跆拳道。” 
  若白妈妈边削苹果,边慢悠悠地跟百草说。 
  “若白摇头说,不要。这孩子,从小就懂事,那时候因为爷爷奶奶身体不好,看病花了很多钱,家里很穷,还欠了债,拿不起去道馆学跆拳道的钱。他就没跟我们说,每天偷偷爬到松柏道馆的围墙上,偷看人家练功。” 
  百草听呆了。 
  “喻馆主知道若白每天偷看,但是从来没有赶他走。就这样过了半年,有一次道馆里小弟子们比赛,也拉若白一起比。结果,若白每一场都赢了。” 
  若白妈妈笑得一脸幸福。 
  “喻馆主找到我们,我们才知道这回事。我们去问若白,他想不想学,如果想学,就算借钱,我们也送他去。他还是说不想。唉,这孩子,有时候懂事得让我们心疼,小小的年纪,从来没说过喜欢什么玩具喜欢什么糖果让我们买,我们真是对不起他……” 
  病床上的若白爸爸拍拍若白妈妈的肩膀,若白妈妈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擦掉眼角的泪水。 
  “就是从那时候,我和他爸决定为了若白也要努力工作,多赚钱,不能让他将来还吃苦。我们开始做点小生意,经常出去进货,后来又到了大城市去做生意,唉,现在想想,那时候反而又让若白经常一个人孤零零的,真是对不起他……” 
  “……多亏了喻馆主心善,每次我们不在岸阳,他就把若白带到松柏道馆,照顾若白,教若白跆拳道。后来若白住在松柏道馆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有时候一年也回不来一两次。前两年,我们想把若白接走,让他跟我们一起生活,但是若白却说他不想走。” 
  若白妈妈叹口气。 
  “做人要知恩图报,喻馆主对若白那么好,也该是若白回报松柏道馆的时候了。而且,若白那么喜欢跆拳道……他这孩子,跟他爷爷一样,固执,喜欢什么都是 一辈子的事情。虽然他嘴上不说,可是我和他爸都知道,跆拳道是他的命,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为全国冠军,甚至成为世界冠军。” 
  若白妈妈忽然渴望地看着百草,问“对了,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0页 当前第54
目录   上一页   ←   54/70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中二病也要谈恋爱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