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100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是我执着了一生的回忆,它让我放弃过唾手可得的男子和幸福,甚至不惜与整个世界为敌!这该是多大的蛊惑多大的魔力!

  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快步上前,轻轻握住了他的衣角,有些怯怯,小声说,我想吃一辈子。
  他没回头,但我知道,他的眉心间一定如绽开了一朵欢悦的花,明媚而动人。他低头,看了看石桌上的水煮面,轻声说,那我就做一辈子。

  一辈子。

  嗯。

  一辈子。

  仿佛回到了夜奔魏家坪前夜,面对着众叛亲离,在暴怒的祖父面前,他将我紧紧护在身后,语调坚定决绝:这辈子,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带她走!

  我轻轻的将脑袋靠在他的背上,风轻轻吹过,掠过他的衣衫,我的头发;我想起了那一句话:千与千寻千般苦,一生一世一双人。

  说的就是我们这般吧。

  他回头,试图回抱安抚我的那一刻,院门突然被推开了。

  多年不见的邻居李婶一手抱着一颗大葱,拎着她的小孙子嬉笑着走进门,说,啊呀,昨晚我就跟你叔说,老姜家有人!你叔非说进贼了!原来是你们兄妹回来了!是祭拜爹娘吧!哎哟,瞧你哥这俊模样,老大人了,啥时候带媳妇回来啊?你们爹妈也泉下瞑目了……

  说着,她嚼了一口大葱,就回头招呼身后的乡亲们,跟招呼进自家门似的,说,快进来吧,是老姜家的漂亮闺女、俊儿子回来了。

  顿时,小院里,涌进了一群人,老老少少,望着我和他,眼笑眉开,口口声声交赞着,老姜家俩兄妹好人物哟……

  我整个人呆在了原地,冬菇警惕的蹲在我的身后;他的手停在了半空,终于,缓缓的垂了下去……


【74.身后,姜花如雪,往日,他曾爱我】
  
    祭奠父母的时候,我们在村边遇见了乡亲——昔日的村花。以前总有关于她和北叔的艳闻传出,她看到我们的第一眼,就说,哎呀,老姜家的两孩子回来拉? 
  然后,她又问,老北家那孩子呢? 
  凉生极力克制着自己的不悦,同她说话。 
  村花还问凉生,你有女朋友了吗? 
  凉生说,我们有事,先走了。 
  村花还没来得及反应,凉生想要抓住我的手,我却将手放在了身后——是的,我不想在这个安静的村落里,变成接受流言蜚语的话把子。 
  这是我唯一仅存的净土了。 
  我的反应,让凉生一愣。 
  他大概不知道,我今天又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陆文隽无比猖狂,他说,我知道你在魏家坪。别忘记,我说过,我在他身上埋了一块芯片!那夜的枪声只是警告!如果,你还要同他继续在一起,那么,姜生,我真的不客气了。 
    凉生见我情绪低落,心下也微微地郁闷。 
    下午,他对我说,我们去看看那片酸枣林吧。 
    那片酸枣林,是他少年时对我最大的宠。我想,这也会是他这一辈子都骄傲的事情——我曾为我深爱的女人,做过这样的壮举。 
    我看着他,微微一笑,说,好。 

    凉生,我该怎么告诉你呢? 
    我不是不快乐,只是,我快被陆文隽的约定逼疯了。 
    我若爱你,便怕失去你。 
    那个夜晚,我在街上奔跑,枪声一次一次地回响在我的脑子里,我想,我失去了你;我想,是我害了你!我想,我该用怎样的方式杀死我自己,才能让自己不痛恨自己。 
    我想,我只有离开你。 

    我和凉生去往酸枣林的那片地的时候,被周围突然新铺砌的道路给惊呆了。 
    这曾经是荒郊野岭的地方啊。 
    凉生笑笑,说,没想到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落,也会发展得这么快。 
    当我们越走越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路标上出现“天生苑”的时候,凉生的脸上出现了隐隐的不安。 
    这时我们看到在路边卖水果的李婶。 
    李婶一见到我们就连忙招呼,说,哎呀,姜生,凉生,你们也来看姜花园啊。 
    姜花园?凉生脱口而出,那是一种被侵犯了领土一样的勃然大怒。 
    我看着李婶,又看看路边停放的来自城市里的汽车,虽然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隐约间感觉不安。 
    李婶将小孙子抱在怀里,给我们递水果,说,我也不知道,为啥是姜花园,反正啊,前几年吧,有个有钱人,买下了这五百亩地。说来也奇怪,那人不种什么名贵的花草,就种了那普通的姜花,说是为了将来娶他的妻子建的。后来,年前吧,听说他妻子死掉了,那有钱人就再也没有来过。你瞧瞧,每年5月啊,这里就来好多人,拍婚纱照、郊游的。反正啊,周围人都知道,咱们魏家坪有片姜花园,叫什么“天生苑”,反正那有钱人和妻子的故事挺感动人的,可我不会讲,哈哈。反正就是天生一对儿的意思就是死了也是天生一对儿。 
    李婶的话音还未落定,凉生立刻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比谁都敏感,他也比谁都懂——这姜花园是谁留下的!这有钱人是谁!这“天生苑”用的是谁的名字! 
    他本以为的最后的净土,到头来却被人喧宾夺主。 
    呵呵。 
    那个男人,他的表兄,曾为了娶他最爱的女人,为了她的欢心,苦心建立了这片爱情天地,最终却成了失乐园。 
    然而,这失乐园遗留在魏家坪,却又变成对自己的嘲讽。 
    若让它留下,势必面对的将是别人口中心中念念不忘的传说——有个有钱人,要娶他的妻子,所以.... 

    我愣了愣,看着那片白茫茫的雪一样的天地。 
    每年5月,姜花会盛开。 
    原来,他曾在这里,等过我很多年。 
    哦。 
    我去读书,我离开了他。 
    我们相约,过四年的桥,走四年的路,见识四年的风景,如果还记得彼此,就回到这个城市。
    然而,我回来,却是为了凉生。 
    就在这时,我看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正在披风衣。 
    是他? 
    我愣了愣。 
    转而,回头,看到凉生离去,便转身追着凉生而生。 
    身后,姜花如雪;往日,他曾爱我。 

    回到家,却不见凉生。 
    正在我要出门寻找时,却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吃惊地发现,眼前的男子,赫然是他! 
    我吃惊地后退,喃喃,天佑? 
    回过神儿来后,我连忙关门,就像是一种抵抗一般。 
    他却一把拉住我关门的手,整个人欺身进来,冷冷一笑,说,怎么?就这么不欢迎我啊! 
    我无奈地退到一边,却怎样也甩不开他牵制我的手,我轻声说一句,放开! 
    他却握得更加紧,不肯放开。 
    我紧张得不能喘息,只能勉强地寻找话题,避开他制造的这种无声的霸道所制造的压抑气氛,我小声说,你来干吗?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眼神越发幽深,仿佛一汪随时会将整个人给淹没的神秘潮水一般。 
    压抑的气氛越加诡异,最终,他一把将我揽入怀里,未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捧起我的脸,拼命地亲吻起来。 
    我拼命推他,我说,你闪开,你有宁信,你们有孩子!别碰我! 
    他酿跄到一旁,吃惊地看着我,然后,一字一顿地否认,说,我只爱你!我没碰任何人!更没碰她!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好不好! 
    姜生,难道,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 
    难道一定要我掏出来给你看看,你才相信吗?我和宁信真的没有什么!说着,他就开始破开自己的胸膛,瞬间,鲜血淋漓。 
    我惊恐地阻止他,我说,天佑,不要! 
    ......
    天佑啊,不要—— 
    当我呼喊着他的名字从这场噩梦中醒来,发现天色已晚。原来,这只是我从姜花园回来之后,做的一场梦而已。凉生就在我的身边,抱着冬菇,眼眸里,是看不清的眼神。 
    很久,他才说一句,你醒了。


【75.千岛湖下有座城,我心里有个女孩叫姜生】
    第二天,我和凉生就离开了魏家坪。
    夜里,凉生一直在忙什么,神神秘秘的,不肯让我看到。
    我也不去打扰他,和冬菇一起睡着。
    清晨,他为我做好了早餐。我起床,看到他,就笑,你为什么这么累,不多睡一会儿呢,白天还要赶路呢?
    凉生就笑,说,我说过,要给你做一辈子早餐,少一次,都不算一辈子吧。
    我也笑,心里却隐隐的疼。
    一辈子对于我和他来说,是多么大的奢侈啊。
    途经千岛湖,凉生对我笑笑,说,不如今天,我们留在这里。
    我狐疑的看着他,但是他的主意,我一向听从,我说,好啊,这个地方,冬菇不会失足吧?
    凉生说,我和冬菇同时失足了,你救谁?
    我就笑,说,你傻啊,你是我哥。
    凉生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微的疼,我也自知失言,冲他吐了吐舌头。
    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一句表白,那就不算是一段爱情的开始。    夜晚,在渔家小船上吃过晚饭,凉生将我带到一个小岛上,在一个小亭子里,望着这片湖岛,夜晚之中,谈不上是静美还是恐惧。
    月光很好,波光粼粼,周围还不算黑,还好有个可以信任的人陪。
    所以,那一刻,我看着这片湖,觉得它美得要命。
    凉生一直在看着湖上的风光,月光之下,他美得仿佛随时会飞走。我觉得有种想要紧紧抓住他的冲动。
    突然,我看到湖上闪过一片灯火。
    我对凉生喊,你看,鬼火!
    凉生就笑,眼神很安静,他说,傻瓜,那是河灯。
    我愣了愣,河灯?
    凉生就笑,很笃定的模样。
    那是一片河灯,事先被摆好了格式,一个一个紧排着,缓缓的随着波光,在月亮之下飘了过来。
    渐渐地近了。
    渐渐的我看清楚的那串河灯——
    那几乎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小小的河灯拼出了让我泪流满面的话语——千岛湖下有座城,我心里有个女孩叫姜生。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凉生走上前,他的手轻轻的拂过我的发。他说,不管多么难,我要我们在一起。姜生,你懂吗?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骨梳,那是我曾看到过的骨梳,上面镶着一颗红豆,凉生对我笑,说,这颗红豆的背面,刻着你的名字--姜生。我原是想将它送给你和你心爱的人。我永远不会想到,这个人,会是我自己。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笑的那么明亮、那么灿烂,就如今夜的月光。
    他继续说,我是学珠宝设计的,但我却找不到一颗宝石,可以替代红豆,因为只有“相思”才是最入骨的东西。姜生,我的心,你能明白吗?
    我咬着嘴唇,眼泪哗哗的流。
    凉生,你一定不知道,刚才我接到一条短信,短信上只有短短的五个字:千岛湖,呵呵!
    凉生的手,轻轻的拂过我的发,他说,别哭。
    然后,骨梳在他的手里,缓缓的梳上了我的头发,他缓缓的念着,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我抬头,看着他,我有着我心心念念了仿佛几生几世的容颜。他的眼眸、他的鼻梁、他的嘴唇……这个我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男人啊!
    看着他的脸,我的心却细细的碎,我说,可是,凉生,我配不上这白发齐眉。我有着你看不到,或者说你不愿看到的伤口。
    他的手轻轻的掩住我的嘴唇,将我的手轻轻的握在手中。他目光缓缓,口吻很坚定,说,我爱你,包括这伤口。
    他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我那冰凉的手指尖,然后又抬头看着我,目光那么清凉,仿若明誓一样,他将我轻轻的拥入怀中。
    他用下巴温柔的摩挲着我的发丝,不说话,声息淡淡,心跳声与湖水的声音相互交映。
    夜色温柔,他也很温柔。
    整个千岛湖,在哪一夜,低低地在我心中哭。
    眼泪之中,我看到,千岛湖上,那串河灯飘走了。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曾有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说过这样的情话--
    千岛湖下有座城,我心里有个女孩叫姜生。



【76.手机从我手中滑落,重重的落在地上,那是心死的声音】
    回到城市。
    灯光闪烁,却没有一个房子是家。
    凉生送给我的骨梳,我把它放在手里来回摩挲,想象着他磨制它时的神情和温度。
    我盯着那颗红豆,凉生说,它的背面,刻着我的名字。
    此刻,我们两人虽然走得义无反顾,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100
目录   上一页   ←   100/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