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102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疼的任务,我说,你也知道,我最头疼跟这种大小姐一样的神仙人物打交道的,可是没办法。
    凉生直接来了一句,你可以辞职的。
    说完这句话,他自知失口了,笑笑,说,我只是不想你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没有其他的意思的。
    我愣在原地。
    果然,我们是彼此暗怀心事,却又小心翼翼地掩饰。
    凉生为了补救刚才的话,故作不在意地笑笑说,来,我帮你收拾行李吧。我们家姜生,第一次因公出差啊,值得庆祝啊。
    他这么说,我的心倒难过起来。
    难过的是,我们永远要对着彼此掩饰着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事,那么地小心翼翼,不肯泄露自己最真实的感情。
    其实,在这世界,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的啊。
    未来得及我回过神儿来,手机短信的振动声突然响起,这让我脸色瞬间苍白,如临大敌——我知道,一定是陆文隽,我和凉生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他已经疯狂了。
    凉生看着我,不说话,心细如他,不是没有发现我的变化。但是他从不问出口。
    我冲他笑笑,然后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凉生点点头。
    他抬手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他的右手臂上缠着手帕,似是有伤。我转头紧张地看着他,我说,你的胳膊……
    他一愣,将衬衫的衣袖微微拉下,说,小事情,没事儿,你去吧。
    他说没事儿,可是脸上却是隐匿疼痛的表情。他总是试图将不好的事情隐藏,不想让我担心,不想让我难过——可这个世界上,对于你最亲密的人,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隐藏得了的呢?
    我转身走到洗手间去,陆文隽的短信让我又惊又怒、又恨又怕——给他包扎伤口的感觉不错吧。
    我的手指冰冷,哆嗦着拨打者他的电话。我压抑着自己的痛恨和愤怒,恐惧之下,我变得伪强大,我说,陆文隽,你到底要干吗?
    陆文隽就笑,说,你知道的!离开他!现在!马上!否则,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死掉!
    我说,你知道不知道我会报警的!
    陆文隽就笑,说,别搞笑了,你要觉得报警有用,你早就报了!你要觉得告诉凉生有人要害他有用,你也早就告诉了。呵呵,姜生,我就是知道,你舍不得凉生受任何伤害。他斗不过我的,你知道的!
    我的心微微一颤,是的,他说的这些,我知道。
    陆文隽说,我没耐心了,我不希望每天看到这个男人眉心舒展的表情,离开他,这是我给你和凉生最后的机会!不要让我失去耐心!我可不怕弄死他,这可是你当初求着与我交换的,姜生!
    ……
    我从洗手间出来,眼睛微微的红。
    凉生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背影如一颗俊朗挺拔的树,原来,玉树临风的典故确实有源头的。
    我的心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悲伤,这种悲伤如同暗夜之中的海,沉寂、冰冷、暗黑,望不到边际,充满了让人绝望的力量。
    我走上前,不顾一切的从身后抱住他,就像抱着一缕稍纵即逝的时光。
他    微微一愣,良久,他回头,笑容清朗,仿佛刚刚那个沉思良久、心是满满的人,不是他。
    他漫不经心而又小心翼翼地试探,姜生,怎么了?
    他的生意温柔的如同一种蛊惑,我的鼻翼之间全部是他衣服上清淡的肥皂的香气,这种温柔和香气,极容易让人产生想哭的感觉。
    于是,我就哭了,我说,我怕以后再也抱不到你了。
    凉生的身体微微一愣,他是敏感的,却又是拼命冷静的。于是,他旁侧敲击地问,如果你想,怎么会抱不到?除非你不想抱了。
    我不说话,伤心和难过已经占据了我全部的思想,我只是想这样拥抱着他,就像拥抱着全世界。
    那一刻,我只想闭上眼睛,直到天荒。



第十二章 合欢

【楔子   心结】


    我站在公寓的落地窗前,俯瞰这个世界。
    世界那么大,我却总是能看清楚;而你的心,那么小,我却总也看不到。
    那个男人,他是你很重要的记忆吧。
    我当时是鼓起了多么大的勇气,才从他身边将你带离。我害怕我拉起你的手的时候,你会站回他的身边,然后,这就是对我付出勇气的答案。
    我该庆幸的,你没有而是肯将你的心,交给我。
    可是,姜生,这段日子,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
    你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总是惊弓之鸟的样子,总是不肯将心事交付给我。你每天不停地抱着手机,小心翼翼却又心慌的模样。那是来自他的消息,对吗?
    你们之间,还在做最后的纠缠,还是会一直地纠缠吗?
    现在的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所以,我只能假装自己没看到。
    我不能苛责你,因为未央的事情,我也没有处理好。
    我总觉得,对前任的心软就是对现任最大的残忍——可是我却因为她的病危,对你做着最残忍的事。
    我只是想你知道,我的心在你这里,从没变过。
    我也多么想得到证明,你的心,在我这里,从没改过。
    我不想你到永安上班,可是,我却不能开口。
    我不想做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让你不开心,去左右你的生活。我想给你最大的自由,最大的爱情和包容、
    可是,每次,看到你抱着手机紧张的模样,我的心却又像被尖刀划过一样。
    有时候,面对冬菇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入侵者,还是它是一个入侵者。
    现在的你,从洗手间出来,突然从身后抱着了我。
    这是你极少有的亲昵啊!
    为什么我却觉得是世界末日来临前的温暖呢?姜生。
    你的心,还在为他挣扎吗?
    你这拥抱,是给我最好的补偿么?
    未来的路,不管在哪里,我会一步一步走下去。
    可你的心,在哪里呢?我要怎样才能找到它,完完全全地得到它?



【81.每个人,对生活都有自己的方式,谁能去评判谁对谁错呢】

    做欧阳娇娇的助理可真不容易,好在她身边本身就带着一些受气包一样的小姑娘,所以,我即使倒霉,也不会太倒霉。
    三亚的五月,已经开始热起来了。
    欧阳娇娇坐的是头等舱,于是,我也跟着享受着难得的好待遇。
    一下飞机,不知道是欧阳娇娇真的有粉丝,还是公司安排的,抑或是她的金主为了博美人一笑,搞了一群粉丝去,扯着大横幅——
    欧阳娇娇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欧阳娇娇最棒,明日之星!
    世界不能没有太阳,娇粉不能没有娇娇。
    ……
    欧阳娇娇随手摘下墨镜,看看我说,这谁搞的,太假了吧!老娘做的是模特,不是明星!
    我有些尴尬,说,现在可能是多元化包装了,任何职业都是明星化处理。
    欧阳娇娇就冷笑,屁!当老娘三岁小孩儿。
    ……
    我满脸黑汗地跟在欧阳娇娇的身后,听着她一会儿屎、一会儿屁的训导。我们就跟一群小丫头似地,跟在被保镖包围着的欧阳娇娇身后。
    我就想,你说,你还没成名呢,搞什么保镖,你那金主可真是喝三聚氰胺长大的。
    这时,突然有人送来一个大信封,没有尖叫,也没有哭喊,更没有送到欧阳娇娇手里,而是直接送给了我,然后黑头黑脸地离开。
    我低头,上面写着,姜生。
    欧阳娇娇回头看了一眼,先是一停,再是一愣,然后讥笑,说,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我不能同她争执,所以,只能默默忍受。
    离开机场,上车去九点之前,突然有个很年轻的男人扑了上来,他喊着她的名字“娇娇”、“娇娇”,眼神之中是爆裂的痛苦和不舍,那么狰狞而又那么纠结。
    我当下就想,这金主从哪里搞来这么一奥斯卡获奖演员啊,这粉丝要演到这份儿上,得多深厚的功力啊,才可以这么惊天地、泣鬼神。
    欧阳娇娇一看他,脸色就白了,飞快的上车,不说话。
    然后,一群保镖将那个年轻男人拉开,那个男人却一直喊,娇娇,你给我十年时间,十年,我把全世界都送给你!我们会有钱,我们会有房,我们会有车!他都可以给你当爹了!娇娇!
    ……
    我当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我看了欧阳娇娇一眼,她也看到了我看她。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看什么看!觉得自己很清高是不是?清高也没用,我跟了老男人我现在可是主子!你们跟了爱情,你们可是奴才!有什么可清高的!
    我突然觉得欧阳娇娇真是厉害,说话居然可以这么有水平。
    每个人,对生活都有自己的方式,谁能去评判谁对谁错呢?


【82.等得太久,会不会失去寻找下一份幸福的力量】
    到了酒店,我心中所有的不爽都变得像风儿一样消失了。
    这个东南亚装修风格的酒店,大堂就让人觉得灿烂如夏花。
    齐经理他们在前台做check in,欧阳娇娇突然有些很神秘的样子,不知道跟谁通了一个电话,她眉开眼笑,说,陈总,您给了我这么大的帮助,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我拿着房卡上楼,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包遗失在大堂,就连忙下楼。
    拿回包,我突然想起那个信封,连忙从包里拿出来看,信封里的照片,看得我心烦意乱——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的是凉生。
    而他在车里,毫无警觉,表情淡淡,像个随时会受伤的样子。
    我觉得我快被陆文隽逼疯了,我几乎是跳着脚给他打电话,我声音悲凉,说,我跟他分手了!我求你了!别再这样了!
    陆文隽没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电话里是挂断后的忙音。
    我抬头和对面迎来的一个女人碰到了一起,她似乎在逃避谁。
    我们俩重重的撞到一起,手机、房卡、包包、信封……丢了一地。她倒在地上看着我,说,你这是助理还是助忙啊!
    我一看,是欧阳娇娇。
    这时,有人在她身后追来,还是那个跟她要十年时间的年轻男人,他说,娇娇,如果我们不能在一起,那么我们就一起去死!
    欧阳娇娇连忙爬起来,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张房卡,恨声说了一句,没空和你掰扯!然后又狠骂了一句,鬼才跟你一起死。说完,她就连忙跑人了。
    我也只好自己爬起来。一边吞着绝望,一边暗自伤心地将东西收拾好。
那个黑洞洞的枪口,仿佛会随时击中我的心——这让我无比绝望。
    我有些混乱,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去前台再询问了一遍,得到了确切答案后,连忙离开,这时天色已晚。
    我找到房间,推门而入。
    进去以后,我的嘴巴直接变成了“O”形,这是要说明公司有钱呢?还是公司有钱呢?还是公司有钱呢?为什么连小助理都要配这么奢华的房间呢?
    我以为顶多是一个标间,可是这简直就是一套花园别墅。
    恰好这时,凉生的电话打来,他问我,你到了吗、?
    我就一边关门,一边脱鞋,我说,凉生,我不能呼吸了。我们公司的待遇实在太好了!我都快感动得哭了!我一点儿都不介意欧阳娇娇虐待我,她就是容嬷嬷,就是把我关进小黑屋,我都愿意极了!
    凉生一愣,随后,笑,说,看来永安对你还是很人性化啊。
    他的话里有话,可是我全然震撼在这个给小助理配置的房间之中,甚至都忘记了陆文隽的那封信。
    可是一旦想起,我心里还是翻起了痛苦。我对他说,凉生,我不跟你说了,我就要去拥抱世界了!
    凉生就笑,说,你在哪个酒店,几号房间啊?以后我若出差,我也要去这个房间,看看啥房间能让我们的姜生这么开心。
    我就很随口地跟他说了酒店和房间号,我说,天堂呀。我爱死那两个被欧阳娇娇折磨得跑了的姑娘。
    ……
    我们总是用最高涨的情绪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惶恐和不安,挂掉了凉生的电话,我心里明白,我所有的夸张和激动,只是为了掩饰陆文隽那封信给我带来的紧张和不安。
    看着酒店外的泳池,我心里低落,我怎么跟他说分开呢?是不辞而别,还是……
    不辞而别的话,他会不会等我太久?
    等得太久,会不会失去寻找下一份幸福的力量?
    ……
    心力交瘁之下,我什么也不想再想,踢掉鞋子,一边脱衣服扔到地下,一边走向浴室,一件一件地扔掉,随心所欲的感觉,好极了,就好像抛掉各种心事一样。
    花洒的水缓缓地落在皮肤上,是岁月亲吻的声音。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102
目录   上一页   ←   102/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