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108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他拿命为爱祭旗,我成了败军的将,溃不成军,终这一生,再也无法回防。


不知过了多久,程天恩转脸看着我,有些嘲弄的意味,说,看样子,你还是很关心我哥嘛。
我的注意力全部在程天佑身上,没有回话。
程天恩低头一笑,说,我还以为我哥死了你会很开心呢,你会感谢老天帮你做这艰难的选择,你不再有牵挂,可以和我那亲爱的凉生表弟,双宿双飞了。看样子,我错了?
然后,他又说,其实也不怪你,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命里劫数,要我选,呵呵,也难啊。
他故作欷歔,却掩不住奚落的语气。
我转脸,盯着他。
那么难过的情绪中,我的心里居然蹦过一丝邪恶之念:你选?想怎么选,俩公的怎么选?
可我不能这么说,我要这么说就不符合我苦命女主,悲惨故事的风格了。“米后妈”这胖子不会给我这么拉风的台词的。
我平静的说,谁心里有鬼呢,谁自个儿知道!程天佑他要是真的出事了。谁受益最多谁知道。
你什么意思?!一瞬间,程天恩的眉头皱成了一团,黝黑的眼睛里隐藏着腾腾的火苗。
我转身,看着他,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我说,是!我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孩儿,我是不清楚你们大家族里面的事,但我脑子再蠢我也清楚,程家的继承人只有你和程天佑吧。这些年,你不是一直都很他吗?恨他毁了你。你恨他幸福你却不能,恨他完整你却不能,恨他成功你却不能!呵呵,就连我和他之间,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说到伤心处,我顿住了,嗓子被硬生生的卡住了一般。
我不知用了多少力气,才得以言语完整的说出来,好吧,我和他走到这步田地,是我自作自受!是我不配!是我罪有应得!可程天恩,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半分功劳吗?要我说,你是居功至伟!这一次,程天佑要是死了,你可就是大仇得报,得偿所愿了,对不对?!
程天恩转脸盯着我,目呲欲裂,那表情,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他说,你!再说一遍!
我迎着他的目光,毫不退缩,冷笑道,我说您得偿所愿,大仇得报了!
如果说,此刻,我豁出去了,这个世界我都不在乎了,任何事情我都不在乎了,但这个男人的生死,却还是我在乎的。
这是我欠下的。
我对程天恩说,难道不是吗?要不,你为什么封锁程天佑住院昏迷不醒的消息?!你为什么不告诉程家长辈他危在旦夕?!你为什么不把他送往北京,上海更好的医院······你就是想他不治而亡。
说到这里,我望了病床上的天佑一眼,竟再也忍不住,开始悲泣起来,我说,他是你的亲哥哥啊······你们一母同胞,你怎么······怎么可以将他囚禁在这里等死啊?!
我说,天恩,你放过他吧。
你这个蠢·····


他嘶吼着,话没有说完,就以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仿佛不知道被多大的怒意给冲撞了心肺一般,又仿佛自己一片苦心被错看,艰难的喘息着。他清俊绝美的脸上是痛苦无比的表情。
就在这时,恼人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依然是他那屠夫一般的身材,太监一般的声音的亲信,迅速上前,将手机递给他,声音有些抖动,说,二少爷,是......是老爷子香港那边的电话。
程天恩呆了一下,似乎毫无防备。


[礼物] 8一念之间的选择,注定了你的人生,牵了谁的手,成了谁的新娘。
程天恩接过电话,一面小心应付,一面不动声色的环视四周他的手下,颇有审视的味道。
电话那头不知道是说了些什么,只听到程天恩最后微笑着说了句,好的,钱伯,您放心,也让爷爷放心。
电话收线那一刻,程天恩怔在那里,握着手机的手却一寸寸的收紧,指节泛着骇人的白。他的亲信一看,连忙上前,问,二少爷?
程天恩回过神来,缓缓抬头,看着他的亲信,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告诉对方,说,钱伯要来。
他的亲信立刻吃惊起来,说,钱伯?他不是退下去养老了么?难道是大少爷昏迷的事情······老爷子知道了?
程天恩点点头,瞬间,他的脸色变得凝重,目光凛冽,颇有嗜血的味道。他狠狠的将手机摔在他那帮手下的脚边!
砰-------
是手机四分五裂的声音。
他抬起头,压不住那气到极点的喘息,哆哆嗦嗦的指着一众手下的鼻子,是哦,你们!你们!是谁去告的密?!
一时间,他的下属们纷纷噤若寒蝉,相互不安的窥视着,却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息。
最后,他们却又纷纷低下头,仿佛为自己开脱一般,说,二少爷,我们也不是有意的,只是大少爷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都这么久了,我们怕有个万一······
然后有人说,二少爷,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您啊。您对老爷子隐瞒消息,是怕他老人家担心,那是您的孝心。可万一······万一要是······大少爷真的出了什么差池······最后老爷子还是会怪您的······我们做属下的,真的是为了您着想的啊,二少爷。
然后,一众人纷纷应和,说,是啊,二少爷。
哈哈哈哈------
程天恩仰天苦笑起来,声音里透着无比的悲凉。
他本以为是钱至走漏了风声,刚刚不过是作势试探一下,没想到却真的是自己的手下,而且还是一群手下。
我在一旁,看着这突来的变故,竟替天佑松了口气。再看天恩愤怒如此,我冷笑,心想,难道是因为瞒不住程老爷子程天佑昏迷的消息,独吞不了家产了?
笑声过后,程天恩大口的喘息不止,似乎是旧疾突发一般。他苦苦一笑,用手直戳自己胸口,问他们,二少爷?我?!二少爷?!
他的那个亲信见他如此,连忙上前,不停地安抚他的后背,试图减缓他的痛苦,她说,二少爷,二少爷,您别动怒,别动怒。
程天恩一面喘息,一面甩开他,大吼了一声,我不是你们的二少爷!我不是你们的二少爷!
他痛苦的闭上眼睛,重复的喃喃着,我不是你们的二少爷!我不是!
呵呵------


哈哈哈------
他苦笑,尽是苦不堪言的味道,喃喃道,二少爷?!程家从来就只有一个大少爷,哪里有什么二少爷?!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一个可怜的瘸子!一个一辈子都站不起来,掌不了事的瘸子!
我算是二少爷?!我在你们眼里哪里是什么二少爷!你们平日里面上口口声声喊我二少爷,尊我二少爷,可私底下,我在你们心里就是一可怜的瘸子!一死残废!一废物!一烂泥!我怎么敢是你们的二少爷!!!
最后一句话,程天恩是嘶吼出来的。那一刻,他面对这“众叛亲离”,耻辱感和挫败感让他整个人崩溃了,仿佛陷入了魔障一般。
抑或,这种耻辱感和挫败感,并不是一朝一夕之势,而是日积月累的累积,只是,这种情感压抑在程天恩自己的心里,只有他自己明白。
无人能感知,也无人能领会。
我和他虽然在前一刻剑拔弩张,但此时,看着他受伤的样子,我竟觉不到快乐,更多的是怜悯。
他那群属下一个个冷汗直流,却也不敢在为自己分辨。
你们!都给我滚!!!
程天恩一口气上不来,一头栽下去,直直的从轮椅上扑倒在地。
我吓了一跳。一时间,只见他的手下们乱作一团,纷纷喊护士,医生前来照顾程天恩这只昏迷的小狼崽,平日里那个和程天恩最为亲近的亲信,已经是涕泗横流。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姓汪,叫汪四平。
程天恩的手下私下一般称呼他为汪总管,贱一点儿就称呼他汪公公,他算是看着程天恩从小长大的。
在程家,钱伯是笑面虎,他是青面兽。
他之于程天恩,就像是钱伯之于程天佑,即是特殊的心腹之人,也是亦师亦父的人物。
至于钱伯,他是钱助理钱至的父亲,一个在不久的将来,改变了我的感情纠葛,甚至是命运的人。
很多时候,人生有很多决定,都在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的选择,注定了你的人生,走向了哪条路,读了哪所学校,牵了谁的手,成了谁的新娘。
也有很多时候,很多事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某个看似无关紧要的人,悄然拨弄了命运的轮盘。

[礼物] 9我恨死了这个“恨他”的我自己。
程天恩醒来的时候,汪公公······哦不,汪四平守在他身边,当然,我也在。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是因为觉得架没吵完?还是觉得做“圣母”比较带感?还是好奇他会不会死于非命?亦或是,看热闹?
很多事情很难解释。
或者,大概在某种潜意识里,程天恩之于我,是某种意义上的······“亲人”?!唉,这亲人,可真够相爱相杀的。
再也或者,从更深层次上说,在他无害的状态下,在我心里,他是我亲闺蜜金陵同学的男人?
对啊,我闺蜜的男人昏倒了,我怎么也得看着他醒过来啊。
其实,我只是在他昏倒的那一刻,回眸看了眼ICU病床上昏迷者的程天佑。我想,这一刻,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守在天恩身边。无论天恩是张牙舞爪的魔鬼,还是坠落人间的天使。
这个原因,大概已经足够。
欠的太多,总急于偿还。
程天恩看到我,没说话。
盛怒之后,他整个人反倒平静了下来。
他躺在床上,明亮的灯光下,他的脸上拧敛着一种安静和完美。我觉得他很好地演绎出了什么叫做“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后来,每每回想起这一刻,我都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把他拍下来发微信朋友圈,就配上这两句解读,然后我给我自己点个赞。
汪公公说,二少爷,医生让您多休息。说完,他看了我一眼,那意思就是,好走不送,别影响我家天恩睡觉。
我自觉无趣,有一心牵挂天佑,想要离开时,程天恩却喊住了我,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对汪四平说,给她买机票,让她离开。
我愣了一下,猛转身,我说,我是病号······
他抬头,一眼看穿般的冷静,说,你不过是不放心他。
默然片刻,他叹了口气,说,钱伯都来了,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我爷爷失去谁,都不可能失去大哥的。
我没说话,那是我不愿被说破的心事。
我看着天恩,低头说,他不醒,我怎么能安心离开?
程天恩看着我,语气淡淡,言语还是挖人心疼,他说,你是因为爱他,还是因为爱自己,不愿背负良心债?其实不过就是为了自己心安,对不对?
我低头说,随便你怎么想吧。
他说,我哥拿你当心头好,可是我们家老爷子却绝容不下你。
它无不嘲讽地说,当初,只一个凉生,他老人家便对你有诸多不满。今天,你“哐当”一个晴天霹雳劈在他老人家眼前,你和他的心头肉,他的长孙,他的所有心血所托的程家大公子竟然也有染!你不会不知道,他老人家是有多想你被雷劈死吧!
说到这里,程天恩戏虐的冷笑道,左手勾搭人家外孙,右手勾搭人家长

说到这里,程天恩戏虐的冷笑道,左手勾搭人家外孙,右手勾搭人家长孙,换成谁,谁都劈你。你还真当自己“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啊?
我沉默不言。
他炫耀他是诗人,我只好炫耀我是哑巴。
程天恩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汪四平,示意他出去。
汪四平离开后,程天恩看着我,说,你······刚刚不是质问我有多恨他吗?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
一个平日里那么骄傲的男子,居然满脸镌刻着那么清晰的痛苦。这种痛苦沿着他的每一个表情纹,每一根脉络,镌刻成他那精美如玉般的面容。
他说,那么我就告诉你。
他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说,这些年······这些年······我也一直以为自己恨他,恨不得他死!可就在昨天,当医生告诉我······他这辈子可能永远醒不来的时候······我宁可会死掉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他!我很不能替他啊!姜生!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轻轻一句,他是我哥。
小孩一般的声息,甚是黏腻。
他说,姜生,他是我哥啊。
从小到大,我跟在他屁股后面长大,我喜欢着他喜欢过的东西,看他看过的动画片,吃他爱吃的糖果,玩他玩过的游戏······他给了我父兄般的宠······这种宠,血化不开的宠。姜生,你不会不清楚,因为你也有一个哥哥,从小万般宠你爱你,视你如珍宝的哥哥······
可正因为这些宠爱,才让我在······后来······那么恨他······我想过,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能会伤害到我,但是我从来都不会想到,我最爱的哥哥,最爱我的哥哥······会让我失去了双腿······让我失去了站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我甚至再也不能去摸一下我喜欢的篮球······
说到这里,他的眼泪静静的滑落,仿佛是从骨头里渗出的血一样凝重。
他没有看我,望向窗外。那么倔强,妖孽的一个人,此时,居然对一个和他关系微妙复杂的类似与敌人一般的女人,倾吐他那些苦到心肺,苦不堪言的心事。
这些见不得光的,爱恨交加的复杂感情,长期以来,都这样狂暴无拦的在他心里发酵着。
谁拯救不了他。

他笑了笑,说,在我失去双腿,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时候,麻药的药效还没有消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108
目录   上一页   ←   108/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