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11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量”。
  我用尽最后的力量将未央拽到河岸,凉生正踉踉跄跄的赶到,我把未央的手放在他冰凉的手里,冲着他笑。然后缓缓闭上眼睛,自己慢慢慢慢的沉入河底……我确实需要这样来深深的憋上一口气,否则,我会,流泪。可我又不愿意别人看到我哭。
  当我从河里钻出的时候,凉生正在河边一脸焦灼的给未央作按压和人工呼吸,雨水打湿他们的脸,他们的发,他们的唇。也打湿了我的脸,我的发,我的唇。
  我在河里静静的看着,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人鱼公主的故事。曾经她也在漫过胸膛的海水里飘荡着,看着公主将自己喜欢的王子带走。
  最终,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滑了下来。
  未央醒过来的时候,小九和北小武扶着她离开了。凉生在岸上安静的看着我,雨水在他脸上肆意流淌,也在我脸上肆意流淌。
  我最怕他说,姜生,谢谢你。
  可是,他确实这么说的,他说,姜生,谢谢你。
  突然,一句话,就成了我们之间永远的距离,以前,我以为,凉生同姜生,姜生同凉生,是永远不需要谢的。因为凉生就是姜生,姜生就是凉生。
  我冲他吐吐舌头,我大着声音同凉生喊,未央没事吧?
  凉生说,没事的,呛了一口水。小九他们把她扶回家了。
  别人都可以忘记凉生右耳有些背,但是,我无法忘记。每次他倾听别人说话的时候都是将左耳略微倾斜,而唯独听我的话时,他不需要这样,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记得,他的右耳上的伤,所以,我总会大着声音,让他听清晰。
  不知道凉生还记不记得,为此,我曾偷偷的哭,我说,哥,我宁愿是自己变成聋子。
  而他说,傻瓜,凉生是男孩子,没事。你是小姑娘,变成聋子会嫁不出去的
  我故作生气的问凉生说,刚才我沉下河底,你不怕我出事吗?
  凉生说,不怕,因为你这个坏习惯从小就有,一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喜欢沉在水底憋气。
  可是,我不甘心,继续追问,可是我真的淹死了怎么办?
  凉生一把把我拽到岸上,说,要那么多可是干嘛啊?有那么多可是,我就白做了你十二年哥哥了。
  我上来就开始打哆嗦,我说,错了,我很快就十七了,你是做了我十三年哥哥了。
  凉生就笑,用手给我挡雨。
  我突然开始发冷,而且这种感觉也越来越清晰,我就说,凉生,我怎么这么冷啊?
  凉生的手贴在我额头上说,姜生,坏了,你在发烧!

  凉生对姜生如是说(1)

  那天晚上,我被凉生从诊所背回来就一直在说胡话。我说自己真的该是一直活在清水河里,做一只水妖。
  我说自己不是人,是一只猫,一只叫姜生的猫。
  凉生不停的给我喂姜汤,用湿毛巾给我退烧。
  面对着凉生那么坏的脸色,小九和北小武都在一旁沉默着。父亲和母亲守在一边,我并不知道他们会担心,因为在我眼里,他们都是没有喜好的孤单之人了。
  北小武他妈七仙女听说我病了,竟然也赶来了,看了看躺在床上说胡话的我就跟我妈说,我一早就跟你说了,这孩子要列仙班,我说对了吧?这是玉皇大帝在勾魂了,你们还是让她早登极乐吧,别折她的福了。
  如果这个时候,我能听到她的话的,我绝对会笑醒的,可是,当时,我什么都听不到。我的手指不时的伸向空中,想去抓住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要抓什么。
  北小武他妈一看,说,看到了没,玉皇大帝抓她的手了。这就要走了,赶紧烧纸吧!
  凉生的脸终于挂不住了,哐当将脸盆摔在地上,冲北小武他妈吼,你这个老妖婆再在这里瞎捣鼓,姜生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砍了你!
  北小武推推搡搡的将他妈咪推出门,七仙女一听凉生要砍她,竟然尖锐的大笑,对北小武说,你听到没有,玉皇大帝终于要我了,我很快就要功德圆满了,我很快就要成为七仙女了……
  北小武进门时,凉生说了一声,对不起。
  北小武笑笑,说,我确实没想到,我妈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说完,竟嚎啕大哭起来,眼泪鼻涕满脸。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中午了,凉生看我醒来,高兴的傻笑,跟吃了耗子药似的。
  我说,哥,我怎么这么饿啊?
  凉生连忙给我端来面条,说,来,我喂你吧。然后一口一口看我吃下,脸上一直跟抽筋似的笑。
  我问他,未央呢?
  他说,一大早让北小武送回家了。他想了想又说,你知道不,未央的姐姐叫什么吗?
  我摇摇头,狐疑的看着凉生,说,难不成叫未婚?
  凉生笑了笑,说,算了,等你好了,我在给你讲这件事情吧,依你现在的智商听也听不懂。说完他吹了吹碗里的面条,继续喂我。
  也非常奇怪,那时候,我竟然没有刨根寻底的兴趣。
  凉生说,姜生,等你好些了,我想和北小武去打一个月的工,我们不能事事依靠着北叔叔,你说是吧?
  我点点头,其实,我在想,我也该去找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赚点钱,赔程天佑小公子一款手机,免得惹来一身臊气。
  只是,程天佑根宁信是什么关系呢?恋人?情人?小蜜与大款?富姐与小白脸……我越想越好奇。只是问小九的时候,她一脸不屑,说,关于小公子的事儿,你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再说了,姐姐我又不是江湖百晓生,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养病的日子里,竟然很少笑,连我自己也感到奇怪。北小武跟凉生说,八成你这个傻妹妹烧傻了,失去笑神经了。
  所以他们开始极尽可能的逗我笑,北小武作出各种各样的怪样子,我竟然连笑的冲动都没有。
  北小武说,姜生,你还记得吗?当时你抱着小咪去上课,咱们老师说,摩擦这个猫的毛皮,可以产生电。你还记得咱们班有个傻瓜怎么说的吗?
  我摇摇头。
  北小武就哈哈大笑,那傻瓜说,老师,那么发电厂的养多少猫啊?哈哈哈哈哈,好笑不?
  我摇摇头。凉生说,北小武,你好像忘了给姜生补充上,那个傻瓜的名字吧?
  北小武很不乐意的看着凉生,跟我说,当然了,当时那个傻瓜也就是我。
  我笑了一下,说,我好像记起来了。
  小九把北小武拖到一边去,说,姜生,姐姐给你讲个笑话听,你一定要笑啊,我这辈子可就指着这个笑话活着的,说完,她就滔滔不绝的讲起来:
  大象正在森林里准备抽大麻,突然过来一只兔子。
  兔子说:大象啊大象生活多美好啊。森林的空气多好啊,干吗抽哪个害人的玩意儿啊?跟着我一起在森林里奔跑吧!
  大象想:兔子说的有道理,于是扔了手里的大麻和兔子一起奔跑了起来!
  他们跑着跑着,看见老虎准备吸食古柯碱。
  兔子又说:老虎啊老虎生活多美好啊。森林的空气多好啊,干吗抽哪个害人的玩意儿啊?跟着我一起在森林里奔跑吧!
  于是大象,老虎跟着兔子在森林里跑了起来。他们跑着跑着,看见狮子正准备注射吗啡。
  于是兔子又说:狮子啊狮子生活多美好啊。森林的空气多好啊,干吗抽哪个害人的玩意儿啊?跟这我一起在森林里奔跑吧!
  狮子想了想,放下手里的毒品,走到了兔子面前。二话没说给了兔子几拳,打的兔子眼冒金星,倒在了地上。狮子又拿起毒品继续注射。
  大象和老虎就纳闷啊!问狮子,人家兔子是为你好啊,你可以不听兔子的话。可是你干吗打人家兔子啊?
  狮子轻蔑的一笑说:你们俩个傻B ,这王八蛋每次吃完摇头丸都带着我在森林里跟傻子一样瞎跑!
  小九说完了也自顾自的笑起来,我也笑了一下,如果放在以前,我的嘴肯定笑得跟脸盆那么大。
  突然,北小武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那么深情地看着我,说:姜生,我爱你。
  小九愣了。
  凉生愣了。
  我也愣了。
  然后我就大笑起来,笑得特别畅快,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指着北小武骂,我说,太好笑了,太好笑了,这是我能想到的世界上第二好笑的笑话。
  北小武也笑了,他跟凉生说,你看,姜生不发傻了,姜生好了。
  小九扶我去上厕所,她突然问我,姜生,什么是世界上第一大笑话,你知道吗?
  我的眼睛突然酸涩,我永远没法告诉别人,世界上第一大笑话就是,凉生对姜生如是说。
  小九眼睛也那么迷茫着,涔涔着泪光,她说,姜生,你知道吗?对于我来说,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就是北小武说,小九,我爱你!
  她清秀迷幻的脸仰望着天空,说,姜生,你知道吗?这个暑假,我为什么来魏家坪,我想要一份回忆,单纯的关于我的,关于北小武的。
  然后她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因为,我很快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小九为什么要离开这座城市?这座城市有她怎样不能面对的回忆?未央为什么离家来到魏家坪?谁是她的姐姐?凉生与北小武暑假的打工生活会有怎样的境遇?姜生还会再次遇到小公子吗?敬请关注下一期《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6

  水煮面,是你疼我的一种方式。(1)

  那天夜里,我没有睡,满脑子都是小九的眼睛,那么迷茫,涔涔着泪光。很久以来,对小九,从抵触到接受,从接受到喜欢。她是那样无赖的活着,没心没肺的笑啊,哭啊,飙车啊,满口脏话啊。其实,我很想告诉小九,你这个样子,你妈见了会难过的?可是小九告诉过我,她没有母亲,她六岁时,妈妈就死了。说这话的时候,小九叼着烟,烟雾缭绕着她白皙的皮肤,上面泛着几粒小雀斑,精致而可爱。
  小九翻了一个身,她说,姜生,你睡了没?
  我说,没。我说,小九,我想起你白天说的话,心里就堵得慌,就睡不着。小九,你别走好吗?
  小九说,姜生,你是个傻丫头,快睡觉吧,要不明天咱们就没精力到魏家坪的草地上作威作福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凉生正在给父亲洗脸,晶莹的水珠在他细长的手指中闪着光,钻石一样。不知道他跟父亲说什么,父亲咧着嘴不停的笑,脸上的皱纹刀刻一样。
  我一边看,一边用凉生给我买的新牙刷刷牙,长了这么大,还真没用过这么贵的牙刷。所以,我不停的刷啊刷啊刷,牙膏的药香弥漫在清晨的阳光中,嘴巴上堆着满满的泡沫,我冲凉生笑,感觉眉毛和眼睛都飞起来了一样。
  凉生给父亲擦干脸,然后很小心的在他下巴上涂满泡沫,小心翼翼的给他刮胡子,他看了看我,说,姜生,你看你,把自己弄得跟只小猫似的。然后,停下手,看看父亲,又看看我,笑,爸,你看你和姜生,一只大花猫,一只小花猫,真不愧是父女俩啊。
  父亲偷偷的拿眼睛看看我,笨笨的笑,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
  这么多年来,我几乎不喊他,更不跟他搭腔。小时候,他在我心里埋下了陌生和仇恨的种子,到现在,终是疏离。可是,为什么此刻,我看着他,满脸沧桑满脸落寞的样子,鼻子会酸。如果,如果当年,他也像宠溺凉生一样宠溺我,哪怕是小时候多牵一次我的小手,多给我一个微笑,多给我一次温暖的怀抱,那么现在,我也会像凉生一样,溺在他身旁,像天下所有的膝下娇憨的小女儿那样,喊他爸爸,对他撒娇,看岁月在他脸上刀刻一般的沧桑。那么今天给他下巴涂上泡沫的是我,而拿着刀小心翼翼剃下他胡须的也是我。
  可是,那时,他并没过给我一个微笑,多给我一次拥抱。所以,我只能酸着鼻子刷牙,然后让那些牙膏的泡沫被风吹散,如同我薄凉的童年一样。我冲父亲尴尬一笑,急忙的漱口,转身回屋。
  我和小九躺在魏家坪的草地上,不远处有一帮小孩在一起玩,他们就想刚从土里钻出来的似的,灰着小脸蛋,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泥巴和小树叶。他们玩着我们曾经玩过的游戏,单着腿跳,相互对撞,然后倒在一起,有咧嘴哭的,也有咧嘴笑的。
  我随手拔了一只苦菜花别在小九头发上。云彩懒洋洋的从天空飘过,很久以前,我和凉生还有北小武他们,也像这帮孩子似的在这片草场上厮混。那时候,凉生取代了北小武成了魏家坪最斯文的小霸王。那时的他,有着最光洁白皙的皮肤,像个瓷娃娃一样,在魏家坪的草场上飞跑,汗流浃背。
  我指着那些小孩对小九说,小九,我和凉生就是这么长大的。还有北小武,他曾经是这个草场上的霸王,直到凉生来到这里。
  小九就笑,她说,姜生,你知道吗?看着这些小孩子,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北小武,尽管我认识他没有你久,但是,我真感觉自己是从他生命里完整走过一般。
  小九这么一说,我不仅相信了她以前说的话,她说她也差一点成了诗人。
  我说,是啊,看着这些孩子,我方佛还能听到北小武他妈喊她吃饭时的情景呢。我和凉生就没这么幸福了。因为我们早已经回家煮饭去了。
  我第一次煮饭的时候踩着板凳,那一天,凉生去县里参加红领巾竞赛,没有回来,所以我只好踩着小板凳往锅里添水煮饭,可是我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11
目录   上一页   ←   11/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