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134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声。我说,你们程家大院里出来的管家们,似乎很喜欢让我这种无依无靠的女孩儿做你们主子的小情儿。怎么着,是程家的优良传统吗?老陈叹气道,我自知多言,但我是掏心掏肺为了先生。我正起脸色,说,陈叔。他一愣,说,不敢不敢。我说,不该说的话都敢说,一句称呼有何不敢?我看着他,在这微雨的巴黎街头,我说,你听好了,以后,别总在我面前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里有话的话,谁都不是傻子!我听起来心情很不好!我心情不好,你的主子心情也绝不会好!你的主子不好,你也别想好!老陈一愣,看着我,似乎他从未想到我软弱的外表下,有一天也终有此决绝。我迎着他的审视,目光无比坚定——从飞机飞往巴黎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想让我的人生再那么稀巴烂下去,任凭他们如何揉捏,我都不反抗。我不与人为敌,但是,谁若以我为敌,我必还击。我挑了挑眉毛,对老陈说,别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就是我要离开你们少爷,也绝对不会是因为你们 的“指点”,而是我自己,想成全,想离开!

8
第十八章:双目失明
老陈敲门的时候,我正准备带小绵瓜去看埃菲尔铁塔。小绵瓜在我之前已经到了巴黎——这是凉生送给我的惊喜,其实,也多亏她的存在,让我那么快就走出了不开心。小家伙似乎对埃菲尔铁塔情有独钟,她说,那么高,像程叔叔,会保护我们。对了,还有广场上的大兵叔叔们。我心下也暗自思忖程天佑和欧阳娇娇的关系——他为她郁郁寡欢,厌弃了世事,那我的存在是个啥?为此我和金陵微信过。——程天佑与欧阳娇娇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有段时间铺天盖地啊这消息。你也别伤心,都已经是旧人了。——如果他们俩是真爱,我当时的存在算个啥?——不知道啊。并存的真爱?程家男人的心你不能用正常脑回路理解!…………就在我一面沉思着一面给小绵瓜梳小辫的时候,八宝用金陵的微信号大吼了一句过来——怪不得当时公司安排你去服侍欧阳娇娇啊,这明明就是给自己总裁安排真爱的双飞啊。小绵瓜转头问我,姐姐,什么是双飞啊?我吃力地解释着,双飞……就是两个人一起坐飞机。对。小绵瓜说,哦。

8
小绵瓜说,安德鲁喜欢你。我说,什么?!小绵瓜得意地笑道,已经给你摆平了,我说让他别想了,你已经有程叔叔和凉生哥哥了,不会对第三个人动心了。我咬着牙,闭着眼,夸她,真聪明!她转脸很认真地看着我,稚嫩无比的小脸无比严肃,说,可女生只能娶一个老公,真的好替你烦。我说,啊。我忍着纠正她,说,女生是嫁。小绵瓜将脑袋靠在我的胳膊上,黏黏腻腻的小模样,说,我想程叔叔了。我低头,忍着难过,摸摸她的小脑袋,说,一会儿带你看完了铁塔去塞纳河上坐小船好不好?小绵瓜撅撅嘴,瞪着大眼睛,说,你和程叔叔……你们吵架了是不是?老陈进来的时候,看着我有些尴尬,但无比恭敬,说,姜小姐,昨天的事情,还请你原谅。我回头看看他,将小绵瓜抱下床,挑了挑眉毛,说,关心则乱,你也没错。老陈看了看我,说,我保证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我看着他,笑笑,说,如果我是凉生,有你这样的亲信,我也……求之不得。老陈忙点头,说,姜小姐让我汗颜啊。然后,他看了看我和小绵瓜,说,你们这是要出去?

我点点头,说,小家伙说要去看埃菲尔铁塔。老陈说,不是去了好多次了吗?小绵瓜撇嘴。我笑笑,说,小孩子的心。老陈点点头,说,对了,小姐,先生他……已经订好了下周来巴黎的飞机票了。他不让说,但余秘书偷偷告诉我的。他一脸冲我示好的表情。我说,真的吗?他说,是真的。不过,你得装不知道,想来先生是想给你个惊喜。我的心突然像冲上云霄的雀儿,小绵瓜在一旁看得直撇嘴。我牵着她的手,走在巴黎的街头。巴黎是个既怀旧又前卫的城市,在这里,你可以是逃避生活的避世者,也可以是享受生活的享乐者。暮光下的法国少女,骑着自行车,穿过夏佑宫前的马路,阳光亲吻过她的长发,她沿着耶纳桥,骑向埃菲尔铁塔的方向。小绵瓜似乎不开心,她说,你偏心!我愣了愣。她说,你在程叔叔身边时,从来都没这么笑过。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巴黎是一个多雨的城市,我来这里的日子,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天空都在飘雨。

8
我从包里拿出伞,擎在小绵瓜头上。小绵瓜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你否认一下。我说,否认什么啊?她说,否认我的话啊,说其实天佑叔叔对你来说也很重要。我没说话,牵着小绵瓜的手,走向夏佑宫前的斑马线。突然,响起了汽车刹车鸣笛的声音。我抬头四处望,就在我的视线落在斑马线对面那个人影身上的瞬间,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黄昏的巴黎街头,微雨茫茫,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像个慌张的孩子,全然不复往日的冷静深沉。他站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十字路口,小心翼翼地蹲下,四处用手寻找着丢在地上的拐杖,那般狼狈的模样。不!不是他!这不是他!不是他!一定只是一个模样像他的人!我傻傻地站在了斑马线上,像被用钢钉钉在了斑马线上一样,仿佛再挪动一步,都会是一场血肉模糊的生生剥离。小绵瓜觉察到我的异样,抬头看着我,问,姐姐,你怎么……?她顺着我的视线望去,当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像一只欢悦着冲向云霄的小鸟一样,话音未落,就蹭地飞奔过去了。

8
。她喊着——天佑叔叔!在看到他站起来四处寻找呼唤他的声音时,我手中的伞重重地落在地上。我瞪大眼睛,用手捂住嘴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息。就如同一场梦。我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迈开步子走向他和小绵瓜的。他的头发比之前长了,人清瘦了。他俯下身,双手摩挲着小绵瓜的脸,太过惊讶,有太多的不确定,他问,小……绵瓜?!小绵瓜竟哭了起来,说,程叔叔,是我!她说,程叔叔,你怎么了?程天佑低下头,笑笑,雨水将他黝黑的发打湿,他纤长的手在湿漉漉的雨地里,寻找着他刚才跌跤后遗失的墨镜。他的手摸过小绵瓜的脚,当他几乎触到我的脚的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如同雨下。那一瞬间,打湿了他的手的,已不知是雨水还是我的泪水。我低头,将他的墨镜拾起,交到他的手里,他说,谢谢你,小绵瓜。我更愣了,那种不断翻腾在我心里的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伸出手,轻轻地在他眼前晃动,他却依旧微笑着,一脸茫然的表情。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睛,似乎如同幽暗的黑洞

而这黑洞一般的眼睛!在三亚!我曾看到过啊!他问小绵瓜,可是,你怎么……来了这里?小绵瓜看看我,我捂住嘴,冲着她悲伤地摇头。小绵瓜为难地看着程天佑,然后说,凉生哥哥带我来的。程天佑一愣,一脸非常警惕的表情,说,他也来了?他现在在哪儿?凉生,你在哪儿?我知道你在。你出来!出来!小绵瓜拉着他,怯怯地说,凉生哥哥没在,他在中国。他让陈叔叔带我来这里的,说是要给我治病。程天佑原本紧张的神情瞬间松弛,他一手握着拐杖,一手握着眼镜。他摸索着将眼镜放入自己的口袋里,摸索着将小绵瓜拉进自己的怀里,摸索着将衬衫解开,挡住了小绵瓜的小脑袋。突然,他问她,姜生……姐姐她……?小绵瓜看着我,我泪流满面地冲着她摇摇头。她说,她没在这儿。程天佑愣了愣,然后笑笑,雨水飘洒在他的皮肤上,如同亲吻,他说,咿,我真傻,他们俩,怎么能不在一起呢?他抬头,想要看着天一般,自言自语道,姜生,你终于和他在一起了。现在的你,应该很快乐吧

他轻轻的一句话,将我的心戳得稀巴烂。小绵瓜抬头看着他,说,程叔叔,你是不是惹姜生姐姐生气了?为什么我问起你,她总不告诉我。天佑低头,笑了笑,说,对,叔叔不乖,惹姐姐生气了。小绵瓜说,她为什么生气呀?你怎么惹她了?天佑突然声音有些哽咽,说,因为叔叔……叔叔喜欢上了一只小猪。他强压着自己的情绪,仿佛是压抑着这么长时日里异国他乡黑暗世界里的焦躁无助一般。小绵瓜一愣,小猪?程天佑一笑,说,你想听听小猪的故事吗?小绵瓜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嗯嗯,想听。程天佑就笑了,但那笑容里有些遮不住的凄伤。他像陷入了某种回忆的少年一样,说,很久很久之前啊,有一只小猪迷路了,它坐在路边哭。叔叔呢,看到了它。所以,叔叔就想把它带回家,给它盖个大房子,为它遮挡风雨;叔叔想每天都给它煮好吃的,把它养得白白胖胖的;叔叔还想保护它一辈子,让它永远开开心心的,没有忧愁,再不哭泣。所以,叔叔发誓,要永远陪着它,永远牵着它的小猪蹄,决不让它迷失在生命的任何路口!然后,他仿佛再也说不下去了,声音堵到了嗓子眼里,无了声息,只有蠕动的口型拼凑出他哽在喉咙里的话语,落在我的眼底——

我想为它也变成一只大猪,永远同它在一起。如果有屠夫对它举起刀,那么就让我挡到它前面。只要能保护它,我愿意交付我的性命。那么,别傻愣着听故事了,我亲爱的姜生。如果你就是那只小猪,你愿不愿意爱上我,并让我一生都保护你?…………我就站在离程天佑几步远的地方,捂着嘴巴,哭成了泪人儿。我仿佛回到了那年的小鱼山,那个为我安排生日的男子,曾说过这番誓言,而如今,他也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的誓言。小绵瓜上前拉拉我的手,对程天佑说,你不要那么喜欢小猪,虽然小猪很可怜,但姜生姐姐哭起来也很可怜。程天佑笑笑,说,有他陪着……以后,她不会再哭了。你不会再哭了。因为他比我好。他在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小绵瓜焦急地说,你跟她道歉,或许她就不生气了。程天佑笑笑,说,对,叔叔真的得向她道歉。这么多年来,叔叔一直以为保护了她,却让她伤痕累累。小绵瓜看了看我,说,她身上没伤啊。

8
程天佑愣了愣,说,嗯?小绵瓜看着我,央求着,想将我的手拉向他。就在我的手要触碰到他的那一瞬间,天佑说,你自己一个人出门,多不安全,陈伯伯没来吗?小绵瓜摇摇头,说,没。这时,四个黑衣人飞速冲了过来,小绵瓜吓得尖叫。程天佑面色一凛,大约知道是自己的手下来了,他说,别吓到孩子!钱伯在斑马线对面,擎着伞,拾起了那柄被我遗落在斑马线上的雨伞,缓缓地,走了过来。钱伯说,你赢了。下雨的巴黎。哭着的我,失明的他。保镖们已经保护着天佑离开了这里。离开前,他蹲下身,对小绵瓜说,答应程叔叔一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在这里见过叔叔。小绵瓜看看他,又看看我,我点点头,她转脸对着天佑点点头,说,好的。他走的时候,小绵瓜追着哭,程叔叔,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小绵瓜哭,姜生姐姐想你了怎么办?程天佑愣了愣,停住了步子,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回头,脸上是控制情绪后的微笑,他说,这么久了,姜生姐姐应该已经忘记我了吧……不过,要是小绵瓜想我了,钱伯会告诉你怎么找到我。

小绵瓜还在石碑前哭泣。而钱伯和我,站在不远处。我看着钱伯,眼泪擦也擦不完,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钱伯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说,这里说话不方便,不知道姜小姐……你愿不愿意跟着我回我们的地方?我看着天佑离开的背影,点点头。这是巴黎郊外的一处小别墅,雅致而有风情。雨后的空气,带着一丝悲凉的清甜。小绵瓜怯怯地跟在我的身后。后来,钱伯找了一位钢琴教师将她带到琴房去了,小家伙似乎也很有兴趣。钱伯说,他先去安顿大少爷休息。我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他安静地躺在床上,有个漂亮的法国女孩,穿着护士服,在帮他记录病情和康复情况。钱伯刚刚在外面告诉过我,她叫JEANNE,是个护士,因为不会说中文,所以程天佑一直很安心地让她来照顾。他叹气道,因为面对一个不懂他语言的人,他可以卸下全部的伪装,肆无忌惮地对着她倾诉脆弱和悲伤吧。唉,这孩子……这要命的坚强……钱伯进屋后对天佑说,我带小绵瓜过来了,以后呢,我会让她常来的。不过,大少爷,您放心,我不会惊动三少爷那边的。

天佑点点头,对钱伯他一向放心。钱伯告辞后,JEANNE扶他躺下休息。他仔细倾听着钱伯离去的脚步声,直到它消失。良久,他轻轻说了一句,我好像看到她了,在雨里,还是那么美。钱伯站在房门前,无声地看了我一眼。我们退出房间。钱伯看着我,说,我想,你已经猜到七七八八了吧?他说,其实,到现在,他都不曾对我推心置腹地说过任何事,所以,这些七七八八,也不过是我守在他身边,自我揣测的罢了。他叹气道,事情还是得从三亚说起……那场海难之后他醒来,发现自己双目失明了。那天只有我进入了重症监护室,他醒来后,发疯了一样,争吵,不配合,摔烂了诊疗仪器。我告诉他,我是带着老爷子的命令来的,但我不想伤害你,所以,为他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天,他默许了。然后,就有了后面发生的一切,你都经历了,你知道。现在看来,他是知道自己失明后,第一时间逼着自己收拾好绝望的情绪,迅速为你先想好了后路。所有在三亚的残忍和绝情,现在想来,就是想逼着你离开、恨他、死心;也为了让这么多人将他不爱你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134
目录   上一页   ←   134/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