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14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我们再也回不到童年,那时,他们俩是我的大马,我想骑谁就骑谁。我最喜欢用北小武做大马,因为,他和我年龄相仿,身量相当,骑起来容易。
  凉生看了看北小武,说,反正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姜生!
  夜里睡觉的时候,凉生给我点了一支蚊香,无奈的摇头,姜生,你就是只小猪,连蚊香都不能自己点,将来怎么照顾自己啊!
  我正用手电筒照着看日历,抬头看看凉生,我说,哥,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个很重大很重大的日子啊?
  凉生迷茫的摇摇头,说不知道啊。国庆日?圣诞?元旦?好像都有一段距离吧。
  我气鼓鼓的睡下,不理凉生。
  凉生给我关上门,边关门边念叨,哎呀,到底是什么重大的日子呢?什么重大的日子呢?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了呢?
  凉生走了,我的眼泪也落下来了。

  凉生一直记得那个很重大很重大的日子

  北小武突然转变成了一个革命青年,开始和凉生一起做零工。
  其实,我骗了他。小九没有告诉我,她会回来的。只是,我不想北小武总是难过。但是,我那么相信,小九会回来的。
  因为,如果,我是小九的话,从天南到海北,再从海北到天南,当所有繁华红尘都斑驳落尽的时候,我会回来的。生命中最不能割舍的,就是最初萌生的感情,无论经历多少繁华,总记得那个陌上少年清秀的眉眼。
  因为未央,我在宁信店里的冰吧处做小收银员。偶尔,会见到程天佑,他看我的目光很游离,在他面前,我仿佛成了一个透明体。
  我想起小九讲的关于他养狼的笑话就想笑,只是,一直也没有机会向他求证真伪。
  一天下来,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数钱;最痛苦的事情也是数钱,因为点数整齐后,我得一分不剩的交给值班经理。
  回去后,我就跟北小武讲,我说,北小武,你真不知道,粉生生的票子从自己手心里过,自己却留不下分文,这感觉有多么痛苦!
  北小武说,别跟我说这个,我和凉生明天就要发工资了!我们一点都不痛苦。
  凉生说,姜生,快睡觉吧,天不早了,小心脸上生痘痘。
  哦,知道了。我晃晃悠悠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我说,哥,再见,哥,晚安。然后我仅存一线希望的转身,我说,哥,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个很重大很重大的日子?
  结果他们的门已经紧紧关上了。
  第二天,我怀着极大的委屈起床,却不见凉生和北小武。我想,开工资的动力就是大。平时也没见这么积极过。
  凉生给我留下了早饭,一杯豆浆,两根油条。他在纸条上说,姜生小朋友,我和北小武可能今晚不回来了,我们发工资后,可能直接去网吧玩通宵。落款是:你的凉生大朋友。
  下午的时候,程天佑从我身边晃过两次,最后,停在我身边,审视着我的眼睛,半天,说,姜生,你没事了吧?
  我笑笑,摇头,说,没事了。
  程天佑思忖了一会儿,说,姜生,挺对不住的。
  我说,真没什么,小公子,你别内疚了。说完了,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小公子都喊出来了,好在程天佑没感觉到。
  他翻翻手中的烟盒说,姜生,我这个人总来没跟人道过歉,今天第一次,跟你道歉,我是想说,我请你吃个饭吧,这样我的内疚会轻一些,我没别的意思,真的没,我,只想跟你道个歉。真的。
  我笑,说,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没有人记得。本来挺不开心的,好在今天能听你说这么好听的话。
  这时,未央从门外直冲进来,脸色苍白,拉起我的胳膊就朝停在路边的车跑去。
  我吃惊的看着她,我问她,出什么事了,未央?
  她紧闭着嘴巴,直到车七拐八拐开到了一家叫“天心”的小诊所门前,她才跑进去,我紧跟在她身后,心,突然跌倒了谷底。
  凉生,安静的躺在床上,左眼青紫,肿得老高,几乎和鼻梁一样高。北小武的身上也沾满血迹。脸上也有擦伤。他看着我,又看着未央。
  未央紧紧握着凉生的手,心疼的落泪。
  北小武说,我们今天发工资是在外面发的,被一群小混混给盯上了,我和凉生刚下班走到一个小巷子里,就被他们截住了。其实,给他们钱也就好了。可凉生死活不肯给。我的手机也被他们抢去了,刚才给你打电话用的是一个过路人的电话。
  未央看着凉生,说,你怎么这么傻呢?
  我低低的俯下身来,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伤处,我说,哥,很疼,是不是?
  凉生摇摇头,用力扯出一个笑容给我看,可能扯痛了伤口,痛得直掉泪。
  然后他伸出握得紧紧的右拳,缓缓地摊开在我面前,两张卷得不能再卷的粉红色钞票绽放在他的手心。他看着我,嘶哑着声音,姜生,其实,凉生一直记得这个很重大很重大的日子。凉生没有忘。只是,现在,哥哥没法给你买礼物了,你喜欢什么就自己买吧。这么快,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他用力挤笑容给我看,眼睛却因为疼痛急剧的流着泪。
  我喊他哥,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凉生伸手给我拭泪,钞票从他掌心滚落到地上,他说,姜生,别哭,别人会笑话。生日时候是不能哭的。
  凉生。
  在我四岁时,你给我第一口红烧肉吃,那时的你,踩着凳子,踮着脚,晃着胖胖的小胳膊,往我碗里夹肉。从此,我喊你哥,从此,我是你的姜生,你是我的凉生。
  九岁时,你在魏家坪那小片枣树林里刻下“姜生的酸枣树”,条条如是!那时,露水浸湿你单薄的衣裳,黏润着你柔软的发。你疲倦的睡着了,脸上却有一种满足的笑!
  十七岁,你给了我一份礼物。这时的你,为了这份礼物,躺在床上,满身伤痕,只有漂亮的睫毛还是那样浓密。你说,姜生,别哭。我便泪水决堤!
  那天晚上,将凉生送回家。在“宁信,别来无恙”我吸了第一口烟。烟雾缭绕中,是程天佑铁青的脸,他一把将我从沙发上捞起,夺过我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狠狠的用脚碾碎!
  他说,姜生,你怎么能这样?叫姜生的女孩,不能作践自己,因为,姜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最倔强的花!
  我说,你是小公子,你懂什么?然后我就在他肩膀上一直哭,我说,天佑,天佑,我保护不了他!可是我不愿意别人伤害他……
  那一夜,我在程天佑的肩膀上哭得鼻青脸肿。
    正文 你们这个样子,是不是太激烈了一点
      凉生受伤的那天夜里,我没有回家。我想着他昏迷中却一直喊我名字时的样子就心如刀割。

    “宁信,别来无恙”里面,音乐一直很疯狂,霓虹灯歇斯底里的闪烁着,让人的眼前一片迷白,迷白。那一夜,我一直处于迷幻状态,脸上的皮肤被眼泪浸湿,生疼。嗓子里还残留着香烟辛辣的味道,不停的咳嗽。

    小九曾经跟我说,姜生,小飞妹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说这话的时候,她手里夹着烟,烟火明明灭灭,在她手指中间,仿佛一道生命留下来的伤疤,明媚鲜亮。

    是啊,我多么没有用。我连做坏女孩都做不了。

    如果我是坏女孩,我就能同很多小混混厮混。如果有人欺负凉生,我就和那些小混混一起为他报仇!我不怕伤害,也不怕堕落。我是不是一个很傻瓜的小孩?很傻,我知道。可是,我多么不愿意别人伤害凉生啊。

    我靠在程天佑的肩膀上,眼泪不断的流。视线迷糊掉的时候,我似乎能看到凉生对我笑,他清亮的眼睛,漂亮的眉毛,高挺的鼻子。他一直在喊我的名字,姜生,姜生。

    然后,我就在程天佑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从程天佑的大床上醒来的。

    阳光透过水蓝色的窗帘,撒在程天佑的脸上。他站在窗前,清晨的风吹过他的白衬衫,柔和的阳光短暂逗留在他白皙的皮肤上,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让他看到像一个童话里才能见到的王子,在清晨的城堡中,等待公主的到来。

    那天清晨,我从他的侧影中读到一种孤独的味道。

    可能是听到了我翻身的声音,他回过头来,眼中原本淡淡的孤单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暧昧玩味的坏笑。他斜靠在窗户边,双手抱在胸前,说,姜生啊,你是不是特喜欢我的床啊?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纯洁的想法啊?我可还是黄花大闺男啊!我可是……

    他这么一说,恶心得我跟摸黑刷完牙,开灯时却发现牙缸里盛着半个水淋淋的老鼠一般。我顺手扯起一枕头摔向他,我说,去你个黄花大龟蛋吧!去你个黄花大鸭蛋!

    程天佑一手就挡开了,身手之利落,不是我能想象。原来小九没有骗我,他确实是跆拳道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

    现在这个跆拳道高手中的高手将我拎到窗户边上,用手按住我的脑袋,他说,姜生,你信不信我将你扔下去?

    我吓得哭,却不肯求饶,嘴巴跟镶了生铁一样强硬。我说,你个黄花大龟蛋!你将我扔下去吧!反正你姜生奶奶活够了!

    程天佑说,姜生,我就不信你不说软话!你不求饶,我就真扔下你去!反正在这个城市里,我就是王法我就是天!你还不求饶?不求饶我就像扔小猫一样扔下你去!让你再也见不到你喜欢的人了!更别说保护他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昨晚在“宁信,别来无恙”,我对着他哭“天佑,天佑,我保护不了他!可是我不愿意别人伤害他”,这些话,让他以为我恋爱了。

    所以我对着他很轻蔑的笑,也不跟他解释,我就是一直骂他,我说,程天佑,你个小儿智障,你个乌龟,你个猪头,你奶奶的快放开我啊!

    事实证明,那些日子,我很想小九,所以语言总是带着她的风格。可是程天佑似乎跟我死磕,就是不肯放手。那个时候,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他期待我求饶,说软话。后来,我才明白,因为在小公子的过往日记中,所有人都是对他充满敬畏的。而且,特别是女人,对他,多是又爱又恨。所以导致他严重的自恋成灾,以为没了他,全世界的春色就失去了半园之多。

    我闭上眼,睫毛不停的抖动着,我直着脖子同他叫,程天佑,你奶奶的有种就摔死我,你敢摔死我,我就敢眼睛一眨不眨的横在地上。

    程天佑很轻蔑的笑,姜生,这是十七楼啊,你家摔死的人还能眨眼?

    我一怒之下,就用脚踹他,可能是踹疼了,他就猛扯我的胳膊,只听一声裂帛的声音,我的衣服被他活生生的撕裂了。

    我愣了。

    程天佑也愣了。

    这时门铃响了,程天佑估计是真愣过头了,什么也不想就直愣愣的去开门,没问是谁,也没通过猫眼看。我连忙扯下床单抱在胸前。

    苏曼如同一条鳝鱼滑了进来。一脸媚笑的冲着程天佑。直到看到我。她愣在了原地。足足半分钟。我的衣服七零八落,抱着床单可怜兮兮的站在程天佑身后。因为我刚才扯床单,床上一片凌乱。

    程天佑连忙解释,他揉揉鼻子,眼睛瞟向窗外,说,苏曼,你别乱想,我们刚才在闹着玩。姜生还是个小孩子,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苏曼一头撞进程天佑怀里,不停的撕扯程天佑的衣服。她说,程天佑!我怎么就没发现你有这么一嗜好!你就这么喜欢飞机场?你喜欢一洗衣板么?你恋童癖么?你……

    她的话让我自卑不已,下意识的紧了紧床单,专心致志的看着这个来势胸胸的女人,错,是来势汹汹的女人。

    程天佑一把将她甩开,他脸色异常难看,他说,你闹够了没有?姜生是我的客人。你不要总是那么多龌龊的思想,你还是一女人吗?

    苏曼笑,她说,你们俩这个样子跟我讲龌龊!程天佑,我算是瞎了眼!我本是来跟你好声道歉,宁信姐说,你是个好男人,我不该将你想得那么坏!可是,以前你同我分手,你说,如果你再年轻几岁,你一定会娶我!你说,我太年轻了。可是,眼前这个贱货难道比我老么?

    她还没来得及狠狠瞪我,程天佑就狠狠甩了她一耳光。他说,苏曼,你给我嘴巴干净一点,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你到底想闹腾什么!

    苏曼的眼眶红成一片,她委屈的捂住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程天佑,她说,你打我,你竟然为了她……说完就冲程天佑扑来,发疯一样撕扯,只听到另一声裂帛的声音,程天佑的白衬衫被她撕扯掉一个袖子去。原来世界顶级名牌衣服同我身上的地摊货一样,都会被撕裂。衣服就是衣服,再名贵又如何?

    当苏曼发现程天佑的脸色确实很坏的时候,哭着离开了。她走后,门如同一道敞开的伤口,凸现在我和程天佑面前。

    程天佑走到我身边,他说,对不起,姜生,你看,总是这个样子。

    我就笑,我说,程天佑,你真会跟人家小女孩开玩笑,你看刚才那女人。你说她丑,她可以去整容;你说她胖,她可以去抽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14
目录   上一页   ←   14/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