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25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凉生的心跳,还有他无助的眼泪,就这样滴满我的脸。
    正文 原来过了那么久,属于我的人和物,一切都没有改变
        那一夜,我们五个人凑在一起吃火锅,平安夜,谁来佑我们平安?我的凉生,还有北小武,以及小九的眼睛都红得跟兔子一样。

    在雪地里,我最先收起了哭泣,就象刚才没流过眼泪一样,我对凉生笑,我说,哥哥,小九回来了,我们该开心才是啊!我不好,不该流眼泪,我只是一想小九受过那么多伤害,终于回到了我们身边,我开心,开心就会流眼泪……

    凉生仰着脸,看着天空。雪已初睛,他揉揉眼睛,说,没事,没事,只是,我刚才想起了你的小时候,就觉得没多让你多吃几顿红烧肉,所以,难过,就哭了。姜生,你别难过啊,今天是圣诞节,我们得开心呢。

    金陵看看我,又看看北小武,再看看凉生和小九。最后,小九打破了沉默,她将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拿起筷子,冲我们吼,说,奶奶的,你们都哭什么?你们的小九姑奶奶回来了,多喜庆的事儿啊,你们还一个一个多愁善感地给我装兔子,小心我把你们仨给涮火锅!

    她这么一说,气氛突然轻松了好多,我们都动起筷子,跟猪一样吃起火锅来。红红的辣椒油,吃得我们直冒汗。

    小九回来了,我那么开心。可是当她一直在我们面前沉默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沧桑,心里特别难受,而现在,她突然又活蹦乱跳地抖出那副小飞妹的“嘴脸”来,我的心顿时觉得踏实了不少,我觉得无比的开心,原来过了这么久,属于我的人和物,一切都没有改变。

    夜里,凉生和北小武回到北小武的出租屋里。金陵睡在靠近暖气片的地板上,我和小九挤在床上,说了一晚上的话,我们都是无比的累。我将脑袋靠在小九的胳膊上,我轻轻地喊她的名字,我说,小九,小九。

    我吐吐舌头,我说,小九,你回来了,我好开心啊!

    小九拍拍我的脑袋,说,姜生,奶奶的,你还真是兔子不吃窝边草,把我们家小武还是原封不动地给我保留着啊!

    我笑,鼻子有些酸,这个没良心的小九,她就不想北小武的好。我说,是啊,是啊,我可怕动了你心爱的小妾,你回来了拿来刀把我大卸八块。

    小九笑,奶奶的姜生,你的嘴真甜。然后她伏在我耳朵边小声地问,姜生,凉生跟未央分手了么?怎么换了一妞?她指了指睡在地板上的金陵,说,这妞好眼熟啊。

    我说,小九,你认识她的,你忘记了么,以前,北小武还琵琶别抱地喜欢过这妞啊,你认识他的。

    小九说,我知道我认识她,我的意思是,以前我没留意,怎么现在看了,才发现,她太眼熟了,但是我又想不起到底以前我们在哪里见过面。然后她胡乱地把被子盖在身上,说,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奶奶的,这样就挺好的。说完就呼呼大睡了。
    正文 有一个叫做程天佑的男子,他象极了凉生,他爱着我,喜欢着我
        我一直想,是不是小九回来了,北小武就可以放弃他考上大学的梦想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变得比以前还用功,而且搬回了宿舍,把自己的小窝腾给了小九。

    我跟小九笑,看样子,你注定要做状元夫人了。

    小九笑,切,状元夫人,你不会说,就别弄出这些来路不明的词来糊弄我这个文盲。这叫诰命夫人,不叫会么状元夫人。你还皇帝夫人呢!说完特别鄙视地看了我一眼。

    我本来打算让小九跟金陵住一起,因为何满厚就住在北小武的对面,我总觉得这样不太方便。对了,何满厚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而宁信给我留下的钱,似乎也刚好花尽了,我想等元旦过后,就让腿脚利落的他赶紧回魏家坪吧。

    而且,我觉得何满厚确实不是个好人,每次我和金陵去给他送饭的时候,他总是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我们。如果说,是青春期的小女孩,心理太过敏感了,我也只好承认,但是他的眼神确实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

    或者北小武说得对,我不该将一个白眼狼救回家。

    不过,我还是没有将自己的不放心说出来,因为何满厚最近一直不在出租屋,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样,小九住在那里,比较稳妥一些。

    经常过来看小九,看到她跟北小武在阳台上对着彼此吹“仙气”,小九对着北小武吹一口“仙气”,说,变,变成猪!

    北小武就将自己的鼻子戳扁,扮成猪的模样。小九就很开心地哈哈大笑。冬日的寒气在她脸上涂上粉红的胭脂色,让她看起来,非常漂亮。她在北小武面前笑得跟个孩子一样。

    北小武扮猪扮够了,就对着小九吹了一品仙气,说,变,变小鸡蛋!

    小九就踹北小武,说,你奶奶的,你才是鸡蛋呢!

    看他俩掐架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程天佑。以前,我们俩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两句话,我们就掐成了一团。程天佑绝对没有北小武可爱,北小武总是让着小九,而程天佑总是想在我面前装霸王。

    可是,最终,我们不再吵架了。他却象从这个地球上蒸发了一样。我甚至怀疑,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个叫做程天佑的人,他不过是我大脑中的一个想象,我自欺欺人地欺骗着自己,有一个叫做程天佑的男子,他象极了凉生,他爱着我,喜欢着我。

    我看着北小武同小九,他们那么幸福地说笑着。我也在远处跟着傻傻地笑,我在想,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也象小九一样幸福。

    想到幸福两个字,我的手背就隐隐作痛。我抬起手臂,程天恩给我咬的伤口已经结痂,脱落,留下了牙痕,在我光滑的手背上,看得我心一直发冷。

    再次遇见程天恩,是在金陵的房子外,那天,我给金陵去送准考证。周末有考试,而这丫头今天没有来让课。我不得不将准考证给她送到房子里去。总不能让她耽误了明天的考试不是。

    程天恩从我身后移出来,他喊我,姜生,声音无比温柔,却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转头,看见他,坐在轮椅上,冲着我很善意地微笑,他裹着厚厚的围巾,头发很飘逸地落在围巾上,让他看起来好象是画中的男子一般好看。他说,怎么,姜生,这么快就将我忘记了?

    我收起了自己的花痴,转身想跑。却见两个男子从巷子里走出来,挡住了我的去路。我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心里一阵哆嗦,停住了脚步。

    程天恩对那两个男子摆摆手,故作生气的表情,说,你们这个样子,把我的姜生吓坏了怎么办?然后他慢慢地靠近我,说,姜生,我们真是缘分啊,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说的就是你和我吧。来,让我看看,你手上的伤口,还疼么?我当时真是不该那样,弄疼了你,你不知道,回去之后,我的心多么难过。我自责啊。

    说完,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试图拉我的手,被我一把甩开。

    我当时已经把他逼疯了,我当时想,大不了奶奶的我英勇就义,也不要再受这个变态的小公子的骚扰,这样下去,我非发疯不可。所以,我甩开手之后,就冲他吼,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心理变态啊?你到底有完没完了?你非要看着姑奶奶死在你面前你才开心是吧?

    程天恩看着我,并没为我的反应而有任何吃惊的表情,他拍拍巴掌,说,精彩,真精彩!多么个性的小姑娘啊,怪不得程天佑会喜欢。说完,他对着同来的人笑,说,姜生,怎么办,你刚才不冲我发脾气的话,我本来想将你让给我哥哥,可是,你发脾气了,你好威风了,我就喜欢上你了。怎么办?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

    程天恩确实是一个疯子,而且疯得不轻。他身上有一种将人逼到窒息的鬼魅气息,就象一种黑暗的势力一样,不知不觉间,扰乱你所有的生活,所有的思维。

    我看着他略带幽蓝的眼神,感觉自己的心跌到了谷底。

    他说,姜生,你别这么幽怨地看着我,好象我虐待了你一样,我怎么舍得呢?你有什么事你就去办吧,然后他转动轮椅,转身离开。离开时,还不忘回头给我一个魅惑至极的笑,他说,姜生哦,我想你的时候,就会找到你的,别躲我,我会难过的,难过的话,我容易冲动,冲动的话,我容易做傻事。说完,他象鬼魅一样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踉踉跄跄地走进金陵的房子,她面容也苍白,看到我,她艰难地笑了笑,说,姜生,你怎么来了?

    我说,给你送考试证件。

    然后说了几句话,我就离开了。程天恩好象是一片巨大的乌云,在我的心里投下了极其浓重的阴影。
    正文 至今,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哭的模样
        考虑过后,有几天讲评试卷的时间,这两天,我们就比较轻松。

    我似乎没有受到程天恩这个疯子的影响,成绩依旧强劲,班主任很满意地看着我,说,姜生,你跟你哥,将会是我们学校的骄傲,好好考!

    由他的话看来,凉生的成绩肯定也不错。北叔曾以说过,姜凉之是魏家坪唯一的文化人,姜生,凉生,你们俩将来会是魏家坪更大的文化人。

    我从来不敢想象,北叔居然是那场灾难的制造者,从来不敢想象。我只以为那是上天给我和凉生的命运带来的纠结所在,并没有想到,导致了我家族悲剧的会是北叔。

    一直以来,我很犹豫,要不要告诉凉生,要不要让他知道。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难道能将我退回到十四年前的那个黄昏么?

    如果,没有这场矿难,凉生应该很幸福地成长在城市里,象个王子一样,无忧无虑,不需要经历那么多的辛苦和酸楚。

    而我,也会在那个阳光挂满半个山坡的美丽午后,和小咪一起等待妈妈从外面农作回来,然后甜甜地喊她一声妈妈。那么她这一生,虽然委屈,但不至于象现在这么苦痛。

    我可以对着魏家坪上任何一个小男孩做鬼脸,他们都不会象你一样,被我难看的鬼脸吓得大哭,用胳膊挡住脸,努力地憋住声息,凉生,至今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哭的模样。当时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再让你流泪了。

    这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对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萌生的最初心愿。也将是她一生不会变更的心愿。

    金陵的成绩似乎并不如意,她埋在宿舍的铺上哭了很久。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我拍拍她的肩膀,她突然抬头,望着我,她说,姜生,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要跟我讲实话。

    我不理解她为什么变得那么严肃,但我还是很认真地点点头。

    金陵说,姜生,你喜欢过么?你真真正天上地喜欢过么?

    我难过地点点头。

    金陵说,那么你会为你喜欢的人做任何事情么?

    我还是点点头。是的,如果他能幸福,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金陵笑,擦擦眼泪,说,那么姜生,你有好朋友么?

    我点点头,毫不迟疑地回答,当然了,你和小九,都是对我很重要的朋友。

    金陵的脸突然变得非常忧伤,眼睛紧紧地盯住我,生怕错过了我脸上的任何表情,她说,那么你会为了你喜欢的人伤害你的朋友么?

    我先愣了一下,然后笑,说,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呢?当然不会了。而且这样的假设也根本不可能存在。那,那金陵,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说,你这些问题都与你成绩有关呢?还是与牛顿三定律有关呢?

    金陵收住眼泪,说,姜生,你讨厌。我不是理科生,别跟我讲什么“牛顿三定律”。

    我并没有关心金陵为什么问我这样的问题,因为北小武在宿舍楼下等着我,今天我们要到他那里找小九,他考得不错,想“大宴宾客”。
    正文 我只是觉得这一刻,世界上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突然不见了阳光
        当我同北小武兴冲冲地来到小九的屋外时,就听到小九发疯的呼救声。北小武将手中的水果扔了一地,疯一样冲上楼去。我紧紧跟在他身后。

    推开房门,却看见何满厚正将小九死死地压在身下,撕扯她的衣服,小九的头发乱成一团,脸肿得老高,可能是被何满厚给打伤的。

    北小武疯一样地将何满厚揪起来,狠狠踹在地上。何满厚没有想到我们会回来,他可能认为这个屋子已经换了人。就象我根本不会想到,他会突然回到出租屋一样。

    小九躲在我的身后,嘴角噙着血丝。她象一个受惊的小鹿一样,惊恐地看着北小武同何满厚摔打成一团。

    何满厚虽然不高,但是年富力强。所以尽管北小武很高,但是毕竟精瘦,也占不了太大的上风。

    我的脸上热辣辣的,我觉得这一切都是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25
目录   上一页   ←   25/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