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26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我给北小武造成的,所以,羞愤之下,我抡起暖瓶“咣当”砸在何满厚后脑勺上,何满厚重重倒在地上,不停喘息。

    北小武冲我吼,他说,姜生,你他妈的给我看看你救的白眼狼。说完,他将小九紧紧抱在怀里,不停地给她擦脸上的伤,小九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挣脱着要离开这里。

    何满厚在地上咧着嘴冲北小武笑,他晃着肥胖的手指指着北小武,不就一鸡窝出来的女人,你这疯小子跟我急什么?

    北小武伸出手给了何满厚几拳,他象疯了一样,眼睛血红。他说,你再给我侮辱小九,我废了你!

    何满厚仍然笑,晃着脑袋冲北小武指手划脚,很吃惊却很轻蔑的表情,怎么,这是你女人?

    北小武说,他妈的,我是你北爷爷,她就是你北奶奶!

    何满厚笑得特别开心,整个楼里,只有他疯狂的笑声,他指着小九,说,北小武,你们北家真他妈是一窝畜生!你爸玩完了的烂货,再扔给你,你他娘的,还拿着当宝贝啊!

    他的话,让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何满厚得意地笑,说,怎么了,你会不知道,这婊子的妈现在还在河北伺候你老子吧,而这婊子还是小雏儿一个的时候,就跟你爸上了床,整个他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你爸太不是人了,怎么弄了一顶绿帽子扣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何满厚越说越得意,根本上没留意自己的血已经淌了一志。

    北小武象雕塑一样呆立在原地。小九的脸变得煞白。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北小武竟然是将她妈妈带走的那个男人的儿子,而她曾经的不堪,本来渐渐被子我们淡忘,在今天却被更清晰地放大在北小武面前,更重要的是,那个老男人,居然是她喜欢的男孩的父亲。就在这一刻,小九崩溃了,凄厉地惨叫了一声,就冲出门外了。

    北小武的血液已经开始倒流了,整个脸都变得扭曲起来,他狠狠地将拳头砸在门上,鲜血直流,然后,他不顾一切冲出门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找小九。我只是觉得他象一头发疯的雄狮,充满了危险。

    我当时觉得整个世界都乱了,何满厚在地上苟延残喘。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是觉得这一刻,世界是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突然不见了阳光。

    从那天起,我一直生活在自责之中,我觉得是我的傻,导致了小九同北小武的不幸。我真的特别痛恨我自己,我如果有那么多同情心,为什么非要滥用在那个叫做何满厚的小瘪三身上。就因为我的同情心泛滥,我间接伤害了小九,伤害了北小武。

    那些日子,彷徨似乎成了一个巨大的容器,将我的整个心脏都装在里面,除了彷徨还是彷徨。我想要的快乐和幸福,就好象在命运的反手和覆手之间。我本来开心的在反手的幸福中微笑,在覆手之下,一切全都失去。

    我找不到小九,也找不到北小武。我天天在学校的围墙边看外面的世界。我想象着北小武带着小九回来。然后,他们幸福地对我笑,说,傻姜生,那只是你的一个噩梦。

    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出现,我所见到的只是川流不息的车辆在这个城市里穿行,如同流水一样,不知道装载着谁的喜悦抑或悲哀。

    因为北小武的母亲已经去世,而北小武的父亲也找不到具体的联系方式,学校也无法找到北小武,更无法找到他的家长进行思想教育。

    我问凉生,我说,哥,我是不是一个很讨厌的女孩啊?我怎么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我说,我害了北小武,我害了小九……

    凉生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他说,姜生,别胡说,北小武不会怪你的。这样的事情,是谁都预料不到的。

    我就哭了,我说,哥,北小武都骂我了,他说是我害了小九。哥,其实我不想这样的,我真不想这样的,我那么希望他们幸福。
    正文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北小武是在春节放假前回到学校的。他回来参加了考试,也接受了学校的处分。

    我和凉生去找他的时候,他根本不肯看我。我站在凉生的身边,无比的委屈。凉生问他,小九也回来了么?

    北小武点点头,不说话。

    我张张嘴巴,想同他说话,却被凉生轻轻地拉住。凉生说,那有时间,我们去看看小九,她现在在哪里?

    北小武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小九说,她想见我的时候,就来找我。凉生,你别担心我了,我没事的。说完,他连看我都没看,就离开了。

    我抬头看看凉生,凉生转过脸,看着我,眼睛水一样湿润,他说,姜生,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相信凉生,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就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是在小巷子变碰到小九的,她正陪着一个疯疯傻傻的中年女人在吃小龙虾。那个女人坐在她对面,小九很耐心地给她剥开壳,放在她嘴边。中年女人吃得很快,眼睛直直地盯着小九手中的每一只龙虾。小九脸上的表情很安静,安静得就象一个没有童话发生的秋天一般,阳光和煦,轻风拂面。

    当我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抬头,看着我,眼神中有些迷茫。似乎,我的出现,又让她想起那个夜晚的不堪。又让她想起了那些污秽不堪的往事,所以,她迟疑了很久,才同我打招呼。她说,姜生,你们要放寒假了吧?

    我点点头,我说,小九,对不起。

    小九笑,你有什么做错的呢,北小武不该怪你的。然后,她笑笑,说,姜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其实,她的笑容并不如她的语言那样坚强,我能看出她眉头间的伤痕。能看到她的犹豫和忐忑。小九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清澈干净的眼睛,它们从来藏不住心事。

    小九指指对面的中年妇女对我说,我妈。

    两个字,简短明了,可能她怕多一个字自己的声音都会多一份颤动,尽管她百般掩饰,我仍能听出她声音中的哭意来。

    那一天,我和小九坐在巷子弯的小店里,为小九的母亲剥龙虾。阳光辗转过巷子弯狭窄的过道,划过小九的睫毛,投下浓密的阴影。

    我们就这样安静地坐着。

    很久之前,我也常同小九来巷子弯,对这里的美食进行疯狂的打捞,就好象两个饿死鬼似的。那个时候的小九,会化浓妆,染着鲜红的指甲,穿着各类主题的衣服,她对每一个过往的男子评头论足。常常,吐出的烟圈呛得我直流眼泪。

    如今的小九,安安静静地坐在巷子弯,沉默不语。

    那一天,我才知道,小九的母亲跟着北小武的父亲在河北的时候,吃尽了苦头。北小武的父亲去河北是为了躲牢狱之灾。那天,在巷子弯发生的惨案,就是程天佑被枪击的事情就是北小武的父亲撺掇何满厚做的。因为,程天佑企图查清十四年前,魏家坪的那场矿难。我不明白,为什么程天佑会同魏空坪的矿难扯上关系,或者为什么他会对魏家坪的矿难这么感兴趣。小九说,为了钱吧。似乎程家很有意愿将势力扩展到魏家坪,然后对那些煤矿很感兴趣,而北小武的父亲又是魏家坪的势力人物,所以要想侵吞了魏家坪的煤矿,必须先清了北小武的父亲。所以,程家可能顺藤摸瓜,摸到了北小武父亲十四年前的那段黑暗历史,作为要挟。然后,北小武的父亲决心做鱼死网破的一拼,来到省城对程天佑下了毒手,以示对程家的警示。他们随后就逃往河北。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程天估没有死。那天,在巷子弯,我同小九救了他。

    我心里突然难过起来,小九说得对,程天估虽然象凉生,但是,他毕竟不是凉生。在凉生的心里,我是百分之百的位置,而在程天佑心里,我似乎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因为他的心那么大,装了太多东西,他有太多想要得到的东西,太多的欲望。所以,可以分给我的地方,就变得那么小。

    我没有告诉小九,我与程天佑的事情,更没有告诉她,我终于遇见了一下更象魔鬼的人物,他就是程天恩。

    小九的母亲疯了,是因为北小武的父亲最终将她给遗弃了。她跟他受尽了漂泊之苦,抛家弃女,最终陪他流亡。而最终当程天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的父亲却用她堵在了程天佑的枪口上,自己逃跑了。

    就在程天佑错开枪口那一瞬间,子弹从她胳膊处划过,她的精神就在那一刻崩溃了。说到这里,小九哭了。可是她的母亲却木木地坐在对面,贪婪地看着小九手里的龙虾,并没有看到她女儿脸上的泪水。

    人世间,总是有太多的爱情幻灭。她因一份不可寄托的爱,毁掉了一个家,以及一个花一样的女孩。我不知道小九心里恨不恨她。是不是恨过了,剩下的只有悲悯的血缘亲情。
    正文 命运是一个无常的轮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轮,它将会将你置身何处
        巷子弯,是一个命运纠结成团的地方。在这里,北小武的父亲同何满厚对程天佑下毒手,而我同小九却在这里救了程天佑一命,我还得到了宁信的金钱奖励;最后这笔钱又全花到了何满厚身上;花了这笔钱的何满厚竟然伤害了小九;而我同小九今天又在巷子弯里陪着她疯疯傻傻的母亲吃小龙虾……

    命运是一个无常的轮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轮,它将会将你置身何处,置身何事!譬如,明天的我和小九,又会怎样地相遇。

    离开小九的时候,我独自在巷子弯转了很久,很久。抬头看天的时候,我想起了程天佑,想起在这里,他的鲜血沾满我的衣裳。

    小九说,不要让我抬惹他,最终,我招惹了。

    招惹了他,我就陷入了很多的漩涡。

    宁信与未央的。

    苏蔓与天恩的。

    或者,就象小九说的那样,如果,那天,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这里躺下,而不施救的话,那么,现在的我,该是一个快乐的姜生。而不是现在,这样烦恼满怀,独自彷徨在每一条街上,却找不到回家的路。
    正文 她看着我们,想从我们这里知道确切的答案,生怕银行的人欺骗她
        春节的时候,北小武没有回家,因为他没有家,更因为,他想留下来陪着小九。那个叫小九的女孩,她有着世界上最清澈的眼神和世界上最灿烂的笑容,没有人舍得失去她,舍得失去她美好的一切。

    我同凉生回家之前,帮金陵把宿舍的全部行李都搬到了她的出租屋。金陵说,姜生,我提前祝福你新年快乐了,你要保重。

    我拥抱了她一下,笑,我说,宝贝金,你也要保重啊,等我回来,咱们再凑到一起吃火锅啊。

    那天我很不开心,因为凉生让我等了很久才出现,他身后还跟着未央。

    我突然想趣了十八相送这个名词,需要这么缠绵么?光天化日的。

    金陵笑,说,姜生,你公平一点好不好?人家两个人什么都没干,你就给人家冠上光天化日缠绵这样的大帽子。嘿嘿,姜生,似乎很多妹妹都喜欢吃哥哥的飞醋,你说,有这样的必要么?

    我不理她,也冲着凉生黑着脸。凉生说,姜生,你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就是快站成化石了。

    未央笑笑,对凉生说,我们的姜生就是词汇量丰富,联想能力强。然后她很亲亲热地抱了我一下,说,宝贝,春节快乐啊!等回来,一起到“宁信,别来无恙”HAPPY啊。

    她这热情的拥抱,真让我消受不起,我真不愿意她总是当着凉生的面对我这么亲热,好象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生姐妹似的。然后,背地里却给我使小心眼。我突然想起一个很好笑的情况,如果是在古代,将未央送进后宫里,绝对是一把争宠的好手,而且,她的个个对手都会死得很惨。当然,我更惨了,那时候,我恐怕连进宫都进不了,就让别的人给丢进护城河里了。

    在车上,凉生见我一个人在傻乎乎地发愣,就推了我一把,他说,姜生,你想什么呢,一脸花痴的模样?

    我吐吐舌头,对他笑,我说,哥啊,我刚才想,我没进后宫就被人扔进护城河里了。然后,我在替自己可惜,你想,要是当朝皇帝恰好是一个大帅哥,我这不就错失了一辈子的好姻缘?

    凉生笑,说,姜生,我真怕了你了,什么大脑啊,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么?

    我说,想啊,我还想,如果我是女皇的话,我该怎样扩充我的后宫,怎样防止那些男妃们相互争宠,防止他们将一些漂亮的男妃在进宫的路上给我抛进护城河里。

    凉生把头靠在车窗边,不住地笑。看着我傻乎乎的样子,继续笑。

    我说,有什么好笑的嘛,难道哥哥,你不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么?如果你不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你为什么会喜欢未央呢?其实,哥哥,你不要总笑我浅薄,要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26
目录   上一页   ←   26/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