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37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26 M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2 11:20:00
我曾经跟他“恋爱”过,在程天佑面前称呼我“前妻”。霸道的程天佑每次听到“前妻”这两个字,晶亮的瞳孔之中就会闪过不悦,他怒气隐隐的样子,正是北小武最开心见到的。
  此时,北小武的话,无疑是平地起惊雷。
  那些记者纷纷扭头,向北小武看去,目光之中隐约有赞美之色。很显然,北小武的话很让他们很受用。
  这时,只见,北小武晃了晃手里的酒瓶,说,姜生哎,你这傻姑娘,还得你前夫我来救你啊!程天佑这傻瓜不行的!说完,他摆了一个很帅的造型,将酒瓶掷向人群。那群记者生怕被击中,四散逃开。
  啊呀呀——一声惨叫,待北小武睁开醉醺醺的眼睛,才发现,那酒瓶碎裂在程天佑的脑袋上。
  鲜血。
  温热。
  一滴。
  一滴。
  从他饱满的额头上滴落,滴落在我的眉心。像一团浓浓的,化不开的忧郁。在酒瓶爆裂的那一瞬间,这个俊美而霸道的男子,在巨大的疼痛下,紧紧护住了我,生怕碎裂四散的玻璃,让本已昏迷的我再次受伤。
  北小武的惨叫还没消停,程天佑很不解地看着他,声音低低地喊道,我挨揍的都没出声,你这揍人的惨叫什么!赶紧帮我开车门,我送你“前妻”去医院!


  第二章

  六 他寂寞的容颜有多少是我给的悲(1)

  昏迷之中,是无时无尽的梦魇。
  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悲伤来临,你还要故作姿态,微笑以对。一边,眼泪百折千回;一边,骄傲地仰着面孔对着天边的白云微笑。
  傻瓜啊,仰头的微笑是假,抑制住眼泪才是真。
  嗯,我这是在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就是说,无论我用怎样玩笑的语言叙述给你们听,我的梦魇之中的“穿越”,那都是“仰头的微笑”;我所“抑制住的”不仅仅是眼泪,而是,我自己的绝望。天佑不是刚刚那么沉痛地痛斥我,说我总是在博取你们的同情么?为一场“乱伦”开脱罪名!
  这两个字,原谅我不再次提及,因为,真的像火,会灼痛我的眼我的脸我的皮肤我的心。下面,言归正传,说我昏迷之中的梦魇——我再次被那些流行的小说,给引导着穿越了!
  很不巧,越是害怕穿越成谁,我就穿越成谁——我成了潘金莲,正依着窗看楼下的车水马龙搔首弄姿。早听说,小潘是美女哎,于是我很急切地想看看自己的模样,但是找了半天,没找到镜子。
  历史的弦外音:丫找镜子?丫当时还没发明镜子呢!丫现代人就是不安分!丫实在想照,就让你武大夫君给你撒泡尿照照吧!
  切,没有镜子,我自有办法。
  于是,我寻到后院找了一口水缸。正满满当当地照来照去,水里的佳人果真是闭月羞花,尤其是那眉心的一粒美人痣要多销魂有多销魂。我心里美滋滋地想,时间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这就要跟传说中的小西帅哥相遇了。书中说的是,我挑窗帘之时,支窗的竹竿砸中了小西,然后目光纠结,电闪雷鸣,干柴烈火!
  历史的弦外音:丫是现代人!丫多挑剔啊!丫二十一世纪,丫不仅婚姻提倡自由恋爱了!丫外遇也提倡自由外遇了!丫不一定按书上的来!丫左手准备竹竿,右手准备砖头!丫要是看小西顺眼,丫就用竹竿砸他!丫要是看他不顺眼!丫就用砖头砸死他算完!
  我心想,嗯!是个不错的主意啊,确实需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个政策。就在我刚要离开水缸,就被身后一砖头给砸晕了,砸到了水缸里面……水缸外一五短男人怒号:呔!你这荡妇!竟然跟西门那混球勾搭成奸!看我不砸死你在水缸里做酱菜!
  历史的弦外音:啊呀!我太健忘,忘告诉你丫了,你前几天已经勾搭上小西了,且已经在王婆这个拉皮条的指导之下,与西门官人勾搭成奸鸟!丫不用找竹竿为做“淫妇”而奋斗了,丫已经是铁板钉钉的可以浸猪笼了!
  我的心一凉,武大既然已经寻上门来了,难不成毒死武大这件事情要由我姜生本尊来做啦?让我先从水底浮出来看看我这“短命”的武大郎夫君,顺便安慰一下不久即将被我和小西谋杀的他!
  不想,那武大郎正在水缸外拎着砖头瞪着我看,还没等我开口,他突然收起了满脸怒色,转而嚎啕不停,说,奶奶的,你这个毒蛇女啊,千万别杀我啊!我不是真的“武大”啊,我是那个二十一世纪的“小武”啊!我跟一叫姜生的王八蛋混蛋笨蛋茶叶蛋损友学着看网文,看穿越。现实中也想了千百次穿越啊,但没想到穿越成了武大!这么龌龊!
  我愣了,问他,奶奶的,你姓北不?
  “小武”点了点头,奶奶的毒蛇女,你怎么知道啊?
  我摸了摸被他打伤的后脑勺,叹气,因为我就是那个王八蛋混蛋笨蛋茶叶蛋损友!
  “北小武”一愣,我靠,你也穿越了?
  我点点头,说,是的。
  “北小武”喃喃,说,好巧啊。
  我点点头,说,是的,好巧啊!
  “北小武”呆了一会儿,问我,姜生姑奶奶,你不会真将我毒死吧?你要毒死我,那武松可必杀了你无疑!
  我摇摇头,说,我们这么好的朋友,我怎么会下毒手呢!
  “北小武”说,你骗人!四年前,程天佑要剁我和凉生的手指时,你可选择的是我!这笔账我可是记得的。告诉你!我要是穿越成武松的话,我绝对不先景阳岗打虎,我直接先杀你!管你红杏出墙不出墙!
  “北小武”的话,揭开了我的伤疤,我语无伦次地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眼泪也激剧地落了下来。
  原来,欠下的债,隔了世也得偿还的!
  可是,北小武,真的对不起。
  不想,此时,西门官人终于出场了,他甩着小靴子双蹄腾空冲我跑来,一边跑一边喊,淫妇,淫妇,我是奸夫!赶紧将那武大给毒死啊,好让武松赶紧杀死我,把我杀死回现代去!我不要穿越成西门庆啊!
  我和北小武一同转身,我一边抹泪一边问急于被武松杀死的西门庆,你本尊是谁?哪个朝代穿越过来的?
  “西门庆”叹气,好像只有二十一世纪才流行穿越的,别的朝代不玩这游戏的!我本尊是谁?我也不知道啊!我失去记忆了。我不知道我是谁了!我只知道,我在找一盆植物,一从来没有开过花的植物,可是,我也不记得它是什么植物了!
  凉生?
  你是凉生吗?
  突然之间,整个梦境开始紊乱,我的身体几乎飘渺起来,思念的箭在多年的蓄势待发之下,终于穿破了心脏。
  哥哥,是你吗?
  我望着眼前的这个俊眉修眼的男子,刹那之间,心脏四分五裂。原来,要见到你,需要隔断时空?可是穿越了这时空的我和你,竟然是这样尴尬的关系?难道,果真如程天佑所说的吗?这思念,将永无天日!
  我的手,慢慢抬起,慢慢伸向眼前这个转世凉生的脸,他却慌乱地躲开了,几许男孩特有的纯真印在他的眉心,哪怕他穿越在一个如此风流的躯壳之中,却依旧抹不掉他曾经那特有的印痕。
  就在我满眼泪水望着凉生之时,又一伟大的人物不按历史逻辑窜了进来!他左手提着王婆的衣角,直接冲“西门庆”和“潘金莲”扑了过来(当然,也就是“极有可能是凉生的那个小西”和我)。
  小西一惊,武松?
  武松一见武大还活着,就冲我和“小西”吼,说,你俩笨蛋!怎么还不把我哥哥给毒死?一二三!毒死他!赶紧,好让我杀了你们俩!我恨死这个穿越了?
  啊?我、凉生、北小武齐齐愣住。
  “武松”愣道:啊什么啊?难道你们也是穿越过来的?
  我们三人齐齐点头:是的。
  “武松”轻轻哦了一下,说,好巧啊!然后,他又说,不管了,既然都是穿越的,那赶紧,西门和金莲毒死武大,让他回到现实!我杀了你俩,让你俩回到现实,然后我再自杀!五湖星娱乐最近正在签约艺人呢,我没时间陪你们这些小孩子玩游戏了!说完就冲我和凉生挥刀而来!
  我紧紧护住懵懂之中的凉生,对着穿越成武松的天佑流泪,我说,天佑啊,我是姜生,他是凉生,你不要伤害我们啊!
  程天佑一听“凉生”两个字,本来因为“姜生”两字而停顿在空中的刀,再次,狠狠地剁了下来!
  在那一刻,刚刚失而复得的凉生,顷刻之间,血染衣衫。任凭我怎样努力阻挡,身体却如同空气一样,阻挡不了程天佑的刀锋。
  原来,凉生,四年之前的现实中,我的身体挡不住他给你的伤害;四年之后的穿越中,我的身体依旧保护不住你!
  程天佑的眼里满燃满了熊熊怒火,一刀又一刀!凉生倒在血泊之中,温热的血溅满了我的脸,我的手,我的身体。
  我在他鲜艳的血迹之中,哭昏了过去!
  接下来。
  梦魇。
  梦魇。
  昏迷之中,长长的梦魇。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花板上的一丝光亮映入我的眼睛。雪白的墙壁,白色的床单,正在病床上输液的我。
  我轻轻闭合了双眼,试图挡住这刺目的光亮。可是,合上眼睛之后,梦境里魔魇一般的画面如影随形——血流满地的凉生,痛苦无助的姜生,满眼冷漠残酷的天佑……这样的画面纠结着,刺疼我的心,让我不敢继续闭着眼睛,只有睁开,面对现实之中这微微刺目的光亮。
  程天佑靠在窗边,背对着我,只是一个背影,便有无限的落寞蕴藉其中。
  阳光,透过百叶窗格子,一道明一道暗的落在他海蓝色的衬衫上,他是如此沉默,沉默的身影投在这雪白的空间里,如此突兀。像心事,像伤口,更像天使落下的翅膀。
  骤然间,我的心密密麻麻的痛了。
  因为他这孤单的影子痛了。
  我确实很自私,我有什么权力要求他来背负我的伤痕?只是因为,他对于我的爱吗?以爱的名义,借着他的纵容,更加地贪得无厌的苛求!他那孤单的影子里,有多少是我给的灰?他那寂寞的容颜中,又有多少是我给的悲?
  天佑。我怯怯地唤他,眼泪蜿蜒在腮边。
  他转身,看了看醒来的我,眼神平静如同无波的湖面,看不清悲喜。他抬手,揉了揉额角包扎伤口的纱布,说,你又醒了?
  又?我迟疑地看着他,我怎么没有意识呢?这明明是我到医院之后的第一次醒来。
  天佑很努力地淡淡一笑,说,是啊,又。哦,医生说,你是睡眠不足,外加心情太过抑郁,所以……话尚未说完,他突然停顿了下来,很惊异地看着我。因为他看到了我腮边安静的眼泪,它们还在肆意地流。
  姜生,你怎么了?他走上前来,问我,你哪里不舒服了吗?对不起,今天,我不该冲动之下,说那样的话。对不起,姜生。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漂亮的眼睛如黝黑的潭水,冷静而沉痛。
  我摇摇头,抬手擦了擦眼泪,说,没,没什么。只是,突然难过了一下。说完这话,我还偷偷地瞟了他一眼,我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为他揪心了,揪心到眼泪可以这么无所顾忌地崩落。
  哦。天佑的神情莫名地黯淡了下去,很深的沮丧,严严实实地笼罩在他的眉心。他故作平静地说,刚才,我请了这医院最著名的心理医生,帮你催眠了。
  催眠?天佑的话吓了我一跳,我不由得脱口而问。
  是的,催眠。医生说,这会更好的了解你的抑郁之源所在,会更好的让你的病情早日好起来。说这话的时候天佑的眉心堆砌着隐忍的悲伤,这种悲伤,让我惶惑。是不是我在催眠之中,说出了什么伤害了他的话,让他难过至此。
  等等,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刚刚很忽视的问题,天佑他说我,抑郁?想到这里,我迷茫地看着程天佑,问他,你不是说我得了抑郁症了吧?
  程天佑眉目之间的悲伤越来越浓烈,他无声地点点头。
  他刚点完头,我就立刻发作了,顷刻之间,那本来因他而生的悲伤荡然无存了,只有满心地愤愤,我从床上弹起,大喊:不可能!你才得抑郁症了呢!闪开,我要出院!我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听你满口胡说!
  程天佑慌忙上前制止住我,他将正在输液的我按回床上,目光灼灼地说,姜生,这只是你的情绪问题,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你的情绪最近是多么的喜怒无常!你不要想象得那么可怕好不好!你再这么继续闹下去,我承认,我确实也需要心理医生了!我确实要得抑郁症了!说完,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我,痛苦和矛盾纠结着。
  我被他眼神之中的那一片沉痛光芒给镇住了。金陵曾经说过,让爱你的人见证你为你爱的人所承受的苦,是自私很残忍的事情。
  这么多年,他全心全意地呵护着我,却要在此刻,眼睁睁看着我因凉生走失而得抑郁症。抑郁症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件事情留给他的挫败感。
  他这千般疼惜,万般宠爱,竟然抵不过一个人残留在我心里的影子。
  对于他,这个天神一样的男子,是多大的耻辱和挫败!
  我愣愣看着将我按在床上的他,看着他眼睛里隐藏着的愤怒和悲伤。他高挺漂亮的鼻子宛若一件精美的雕刻品,靠在我的眼前,抿紧的嘴唇弯着冷漠而诱人的弧度。
  这么近的距离,我突然听到了他强烈的心跳的声音。一声,一声,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37
首页   上一页   ←   37/13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