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39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天佑看着我,疲惫的神色之中透出很满意的表情,他拉起我的手,一边往病房走,一边对我笑,说,我很开心,你对他是这么排斥!所以,我很荣幸地告诉你,你的监护人我,就给你选定这个人了!你别说任何一个字了!拒绝无效!赶紧进去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我没有想到的是,程天佑这么着急让我看的,居然是一钵鸡汤。
  他小心地捧在手里,用小勺慢慢地调着,睫毛低低的垂着,眼睛一直盯着鸡汤看,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做的鸡汤,不知道会不会很难吃。
  我的心,突然温暖。
  原来,他一下午时间,都在煨这钵汤。
  我仿佛看到,程天佑,一边捧着菜谱,一边在厨房熬制鸡汤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他一定手忙脚乱的。
  真是一个傻瓜啊。其实,你可以买的,何必亲自下厨呢!

  九 我若变成了他,那么,我又是谁?

  姜生,你错了。
  其实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买不到的。比如,他给你做着鸡汤时的快乐和满足。比如你看到这钵鸡汤时的幸福。
  金陵看着我,缓缓地说。她说,姜生,你知道吗?为心爱的人做饭,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此时,天佑已经离开,因为在给我喂鸡汤的时候,他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所以,他很歉意地看着我说,抱歉,姜生。我很快就回来。
  我看着金陵。此时的她,已经不是校园之中,那个对着天恩对着爱情,唯唯诺诺的小女孩,那种谨慎和羞涩,已经从她身上彻底退却。现在的她,明丽,婉转,眉目之间依旧有着淡淡的寂寞。
  我对她笑了笑,说,我也没有抱怨他,只是,想到他这样的人,做这样的事情。不在我的想象啊。
  金陵笑了笑,她说,姜生,你想过没有,他一直在重复凉生给你做过的事情;凉生给你做水煮面,他就给你做荷包蛋;凉生给你做红烧肉,他就给你做鸡汤。因为他比谁都了解你心里的那些“忘不了”。可是,姜生,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男人如此焦虑的模仿着你忘不掉的那个人,他的心里是多么的难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他不想再痛苦地模仿下去,那么,他必将会离开,义无反顾。无论曾经,他是如何用心良苦的爱过你!姜生,不要逼一个男人决绝。他们决绝时的表情,超过你想象的坚硬!
  金陵的话,让我愣住了。
  我突然想起,大学的时候,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一个我喜欢的写手写过的故事。
  故事里的男子,也如天佑一样,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子,一直重复着做那个女子曾经深爱过的男子做过的事情。
  故事的最终,是一场爱情无语的轮回。
  他说,我给你煮他煮过的面,给你放他曾经喜欢过的音乐,穿他曾经穿过的衣裳,我努力变成他。可是,亲爱的,我若变成了他,那么,我又是谁?
  那么,我又是谁?
  我难过得闭上眼睛,金陵的手,很温柔地落在我的眉心间,她说,姜生啊,你是我认识过的最聪明的女孩。从我高中时候,看到你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很聪明。所以,我希望,你能继续用你的聪明为你争取更大的快乐。天佑这样的男子,一言九鼎的,他若说要为你找到凉生,必将是不遗余力的去做到,除非……她咬了咬嘴唇,很艰难地说,除非,凉生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我想,凉生这样好的男孩子,上天也会庇佑他的!所以,姜生,你不要担心,开开心心的过你的日子,开开心心的和天佑在一起,安安静静的等待凉生回来,好不好?
  金陵的话,戳痛了我心里的疤。
  其实,我不害怕任何事情。我只是担心,独自流浪在外的凉生,会不会遭遇我想象不到的伤害。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呱唧”咂了下来。
  北小武在一边,哎呀了一声,说,敢情姜生你还真得了抑郁症了,这眼泪流得,比千兆光纤的网速还快!

  十 北小武的战斗力还是一样彪悍(1)

  第二天,一大清早,程天佑准备接我出院。
  北小武就拖着拖鞋,呱唧呱唧跑到我的病房里,像报童一样,扬着报纸冲我叫,说,哎呀,姜生,你代替苏曼上头条了!
  啊?我惊呼了一声。
  程天佑抢过北小武手中的《燕南晨报》,看着上面夸张的大标题“苏曼情敌玉照大曝光”的字样时,他的眉毛轻轻抖了一下,待他看到报道所配的图片时,手指紧紧地捏住了报纸,骨节处泛出近似透明的青白。他恨恨地说了一句:该死的苏曼!
  我不知道他在说,谁该死。
  但是该死得很,我看到相片上的我昏迷着,在程天佑的怀里,他的脸上满是愤怒和焦虑之色。这正是我昏迷的那天清晨。
  所幸的是,我是圈外的人,不需要有多清白的身世来维持在娱乐圈的饭碗;但是最可气的是这些报道,居然用了“程家大少最得宠的小情妇”这等字眼,让我很是气恼。更邪门的是报道里还牵扯到四年前的一场事端,说我未曾成年便“卖身”于程天佑,只为了在娱乐圈博出位,但是程天佑因为对我爱护有加,便取消了当初的承诺,并没有将我送入娱乐圈这个大染缸,而是悄悄的金屋藏娇!为了证明此消息的准确性,他们还拿出四年前我陪苏曼去五湖星酒会时的相片,放在了版面上。
  我拉了拉正在怒火高燃的程天佑的衣袖,还没开口。程天佑就一脸歉然地看着我,说,对不起,姜生,我没保护好你!我真失败!
  我摇了摇头,说,看着他憔悴的神色,还有他额头上被北小武酒瓶砸成的伤,笑了笑,说,没什么的!只是上面的我有些难看哎,是个不称职的“小情妇”。说到这里,我又撇撇嘴,叹气,说,天佑啊,情妇这个词真难听。如果他们换成“情人”也好啊。
  其实,当时我还想说,换成“女朋友”最适合了,可是我没有说,女朋友这三个字,在我和程天佑之间,变得异常敏感。
  程天佑并没有因为我同他开玩笑而脸色有所和缓,他眉心之中依旧有遮挡不住的怒气。他低头看了看我,沉思了一下,说,姜生,这样吧,我先去处理一下这件事情。我让司机过来接你好了!不要回小鱼山的房子,先回我的住处。
  我想了想说,嗯,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分开走,现在的我,感觉像万众瞩目的“明星”了,绯闻多多啊!小鱼山?我晚上再回去吧,我怕再遭围堵。
  程天佑正要通知司机过来接我,北小武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怎么啦,你们家豪华私家车就是气派啊!敢情姜生坐我的QQ就很掉价啊?这还没过你程家的门呢?你们夫妻俩就一起给我摆架子!
  虽然,北小武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冲,但是很显然,程天佑爱极了“夫妻”这个词,或者,他发现了,原来,他与我之间,是被所有人承认的。
  所以,他的眼底荡着一丝明快的笑,看了看在一边脸红的我,说,那老婆,我先走了,让小武把你送回家先,你等我晚上回去,给你去做饭吃哦。
  我当时可能光顾着因北小武的话脸红去了,竟然没有发现天佑的话,有什么不妥。就像傻瓜一样,点点头,说,嗯,好的。
  程天佑就顺势捏了捏我的脸,说,老婆真乖!
  然后,他趁着我反应过来之前,以光一般的速度消失在我面前。
  当时的我和天佑,都没有想到,在医院外等待我的会是一场怎样的狂风暴雨,会让下面的日子变得怎样嘈杂。
  北小武在我的身后,我们一起往他的那辆破QQ走去。他一边看报纸一边嘟哝,姜生啊,你说,金陵这妞也是吃这碗饭的,怎么就没见她像这些记者这么无耻啊!你看看,把你写成了什么了!
  我没回头看他。报纸上的事情,我知道,程天佑会去处理的,我没有那通天的本领,这样突发的事情,我毫无招架之力。
  我突然很奇怪自己这样的想法,但是想一想,或许,自从四年前,离开凉生之后,程天佑便成了我唯一可依靠的,从曾经的经济,到如今的思想。
  这难道就是金陵所说的,其实,我是喜欢天佑的。
  就在这时,一群记者好像从地底上爬出来一样,出现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我面前。
  我和天佑都以为,如果我们不一同出现,那么这些记者肯定不会有什么可报道的,肯定也不会对我们有所纠缠。但是,眼前的此种境况,说明了,我和程天佑,都错了!
  这时一精瘦的记者走上前来,说,请问,姜生小姐,你为什么和程先生分开走,这是为了撇清什么吗?另外,姜生小姐,冒昧地问一下,你是因何住院的?
  北小武一见那些记者如此如狼似虎的奔涌过来,他就走到我眼前,推开那些记者,说,你们都尊重一下病人好不好!
  很显然,那些记者并不关心我是不是病人,他们热衷的只是刺激的劲爆的、哪怕没有多大新闻价值的消息。
  这时一个胖胖的女记者挤到了我眼前,说,姜生小姐,既然尊重病人,请问,你有什么要对正在病危的苏曼小姐说的话吗?关于对抢走她未婚夫的抱歉之言,有吗?
  如果不是怕我的话明天就登上报纸,我一定会翻着白眼,抢白这个胖记者一番,什么未婚夫?程天佑什么时候是她的未婚夫了?我需要抢吗?我有那么超高的战斗指数吗?
  但是,现在,我却什么也不能说,我只有说,请你让让,我要回家!
  是的,我要回家。这里突来的纷乱,不是我能接受的。我以为,四年之后,回到这个昔日的城市,会是一个温暖的家,但是,我没有想到,还要面对这么多我预料不及的烦恼。
  正当我沉浸在这种迷茫之中时,一个下巴尖尖的女记者挤到胖记者身边,声音中带着极度的不屑,问我:
  请问,姜生小姐,早年传闻你为挤入演艺圈而卖身于程先生,近日又传闻你为了拴住程先生而怀有身孕,但是遭遇程先生拒绝。那么姜生小姐,请问,你这次的入院是来堕胎的吗?
  放你妈的狗屁!
  我几乎出离愤怒,羞辱和委屈笼罩了我的全身。正在我要如此爆发的时候,北小武已经捷足先登,心有灵犀一般骂出了我想说的话!
  在如此的侮辱之下,我突然不想做淑女。
  得抑郁症又怎样?得抑郁症并不意味,我就像脆弱的玻璃娃娃,任人攻击,随时随地破裂在别人的眼底。
  此时北小武已经将那个尖下巴的女记者推到了一边,他晃着拳头,瞪眼看着她,说,你信不信,你再信口雌黄,爷爷我废了你!
  那个尖下巴的女记者很傲慢地回视着北小武,说,发问是我们记者的义务和权利!你们若不是做了什么不见光的事情,如果这位姜生小姐,不是来堕胎的话,你们怎么怕我们发问呢?你们纯属做贼心虚!不是吗?
  堕!堕!堕你妈个头!北小武被这个尖下巴的女记者刻毒的话给彻底惹怒了,狠狠地一拳头甩在她正在嚣张地一张一合的嘴巴上。
  血!
  鲜红的血!从这个女记者的鼻腔和嘴巴流出来。
  周围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打人啦!打女人啦!
  这句话,让整个包围着的记者群沸腾起来,一部分人上前,与北小武推搡起来;另一部分人,趁势将我包围起来,将我与一直在保护我的北小武隔离开来。
  我看着北小武在这圈人潮之中,无从脱身,心情无比焦躁。而耳边却响起了那些新一轮的尖刻的问题,他们进一步向我展示着娱乐记者锋利无比的思维方式。
  ……
  ——请问,姜生小姐。程先生的率先离开,是不是与你身边这位男士的出现有关?或者说,您堕掉的孩子,您自己也分不清是程先生的,还是这位男士的?
  ……
  ——姜生小姐,你身边的这位与你有染的男士,难道就是传闻之中与你有着特殊感情的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吗?
  ……
  世界上,还有什么问题能比最后一个更令人无地自容吗?当时的我,已经彻底被他们这些畸形的问题给吓傻了。他们用伦理的锋利的刀,刺破了我薄弱的自尊。
  这令我异常痛苦,却不知如何还击,眼前,一片无底的黑暗。我喃喃着,你们闪开,你们闪开。一边扶着着层层人墙,试图离开这些八卦到疯狂的记者。
  但是,他们却是这样冷漠地无视我近乎崩溃的情绪,依旧有不绝于耳的残忍的问题抛向我,且不给我闪开任何离去的道路。
  那一刻,我在那些闪烁的镜头前,表情麻木而空洞。
  我不知道我伤害了谁,需要有这样的报复施加在我的身上。
  而此时,天佑,你在哪里?哥哥,你又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迷乱之中的我,看着迷乱的现场。
  北小武最终被这些不可理喻的记者给彻底惹怒,彻底爆发了。幼年时,在魏家坪学习到的十八般武艺,齐齐上阵。咬、掐、捏、扯,全部派上了用场!
  那个尖下巴的女记者最后从他身后死命地扯住他,死命撕扯北小武那玉树临风的耳朵,北小武吃疼得厉害,反手一把,将她摔在了地上——
  女记者就立时昏迷了过去。她昏迷之前,还特意用双手,将自己的头发撕扯乱,在自己的胸口还抓了一把。可能比较满意自己的伤残程度,她才“含恨”地闭上了双眼。
  之后。
  有人拨打了120和11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39
目录   上一页   ←   39/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