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40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26 M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2 11:20:00
0,120带走了尖下巴的女记者和她的几位战友。要么说,北小武的战斗力还是像在魏家坪时一样彪悍;110带走了北小武,任凭我如何解释,那些警察都认为北小武是强势的一方,而且已经导致一人深度昏迷且极有可能死亡,两人头部重伤,四人轻度受伤。
  警察自然不可能为难记者,他们还是对这些舆论的监督者报以敬畏的心理,谁都不愿意有什么不好的报道安置在自己的身上。
  我愣愣地看着北小武被那些警察带离,愣愣地呆在原地,迷茫而无助。
  天空,还有飞鸟飞过,但是,我却听不到它们的声音。
  是不是,回到这个城市,是我一生最大的失误?既然选择了离开,就不应该再踏上回来的路。

  十一 知道我该为她做什么(1)

  啊,这不是我亲爱的姜生吗?
  当这个故作温柔,却在疏离之中透着薄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蜗时,正在迷茫无助的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下。
  怎么?我有这么可怕吗?
  轮椅之上,还是那张宛若天使一样安静的脸,乌黑的眼眸透着隐隐的蓝色,水晶一样清澈,头发微微的长,有几绺,漫过了他漂亮的眼睛,落在他挺秀的鼻梁上。太阳映照在他细瓷一般精致的皮肤上,有一种病态阴郁的美。
  程天恩!
  突然之间,我大脑迅速地运转,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后,才明白,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都是出自他的导演。
  他看着我,嘴角弯出一个很迷人的弧,说,姜生,你不必这么恶狠狠地看着我啊!难道我哥哥没有教过你,女孩子还是温柔一些,才好看。你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失魂落魄的,要是被那些记者给偷拍到了,上了报纸,传到我爷爷那里,估计,你与程天佑双栖双飞的美丽梦想可要泡汤了。我爷爷可是素来不喜欢没有修养、不矜持的女孩子的!
  为什么?我痛苦地看着他,明明天佑说过,他亲爱的弟弟已经忏悔了,为他曾经的年少无知给予我的伤害。可是,为什么,这些伤害却再一次在他的导演之下演绎在我周围?
  什么“为什么”啊?程天恩平静地看着我,然后看看身边的手下,恍然大悟状,噢,我知道了,一定是天佑告诉你,我很悔恨自己四年前的行为对不对?
  说完,他无限悲悯地看着我,仿佛看一个傻瓜一样,他说,姜生啊,我确实很悔恨,我当初应该要他伤害凉生伤害得更彻底一些!为什么只是断了他的手指啊?到后来还接上了;我应该让程天佑再决绝一些,比如,断了凉生的脑袋!这个,恐怕就是他知道了凉生是爷爷的外孙时,也无法将凉生带到医院了。哈哈哈哈,要是真这样的话,多精彩啊!
  这样,姜生,你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那么,程天佑就会后悔一辈子!一辈子都无法让你回心转意!就好像我吧,我一辈子都无法让我那两条截去的腿回心转意!他就会一辈子都不快乐!就好像我一样,一辈子都无法快乐!这才叫好兄弟!这才叫手足情深,有难同当,对不对,亲爱的小姜生!
  我看着程天恩像一个魔鬼一样,面不改色地说着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惊恐地喃喃道,你是个变态!你这个变态狂!
  程天恩双手扶着轮椅慢慢地靠近我,脸上带着极其迷人的笑,他说,我心理变态?噢?还有更变态的,你还没见过!如果你一辈子都不回来的话,我可能就不会这么变态了。我会一直看着程天佑在等待你的日子里痛苦!现在,你居然又回来了!他突然幸福死了!那么,姜生,我要你和程天佑,为你们不应该得到的幸福而加倍痛苦!说完,他很温柔地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漠而轻蔑的表情。
  程天恩面前,我无法躲藏。他的每一次出场,都像一个胜券在握的捕猎者,而我,就像是那个随时会被他射杀的猎物。所以,他可以如此骄傲而得意地看着我,面带悲悯和可怜。
  只是,北小武,却无端又陷入这场阴谋,我突然无比的难过。我曾经无意的伤害过他,也伤害过小九。可是,每当事情的波澜过去之后,他总仍会原谅我,仍然像最亲密的朋友一样,站在我的身边。
  可是,我却又要给他带来新的伤害。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他已经被带进派出所,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想到这里,我打算抽身离开,不再与程天恩纠缠。
  但是,他却飞速地移动轮椅,挡住了我的路。
  闪开!你这个变态!我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他的身体微微一倾,风,吹开他额前的碎发,露出他光洁的额头。他冷冷地看着我,笑,沉吟着,变态?恐怕,你不久,就会哀求我这个变态吧!别忘了,你的好朋友北小武可是在派出所里……而且,林绿已经昏迷了哦。
  林绿?我迟疑地看着程天恩。
  是噢,林绿,就是北小武打昏的那个女记者哦,她已经昏迷在医院里了。如果,万一,她,一个不小心,死掉了的话……程天恩说到这里,很是意味深长地微笑着,看着我,说后面的话时,他的语气是那样的一字一句。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他精致无比的面容上,让他看起来,像一个随时可以张开翅膀飞回天堂的天使一样。
  你什么意思?我吃惊地看着这个有着天使面容却仿佛被魔鬼附体了一样的男子。
  我,什么意思?程天恩摇了摇脑袋,叹息,说,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有想好。但是,姜生,难道你还没有想好吗?哦,我忘记了,你还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程天佑,你不必求我,即使林绿死了,北小武也不会被判无期徒刑啊或者死刑啊。你的程天佑多么神通广大!宁信他都可以费尽心思打通关系,死缓改有期,有期改监外执行!区区一个北小武的事情,又算什么?哎呀,这次,我可真是失算了!走错了棋了!
  说完这话的时候,程天恩一脸惋惜的表情,看着我。清凉的眼睛里流淌着一丝得意的表情,他甩出了“宁信”两个字,甩出了“程天佑千辛万苦救出了他的初恋情人宁信这件事情”,他知道这是多大的一颗炸弹!炸在我的耳边!炸在我的心里!
  姜生,怎么了?你在难过吗?像程天佑这样的男子,难道你还期望他只对你一个人好吗?不过,你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我这个瘸子,我可是会对你专心的好的!说完,他转动轮椅靠近我,伸出纤长的手指,用力抬起我的下巴,眼睛里飘忽着鬼魅的气息,他说,姜生,你不妨考虑和我在一起,我会好好对你的!至少不会像程天佑这么背着你,再为另一个女人牵肠挂肚万死不辞的!
  为什么?
  为什么天恩的话会令我这样难过?
  为什么“程天佑”“宁信”这两个名字会像针一样扎在我的心里?
  为什么他救出了宁信,却没有告诉过我?真的如同天恩所说的那样,还有另一个叫宁信的女子可以如此让他牵肠挂肚万死不辞吗?
  那我呢?对我的这种种的好,又是什么呢?一种习惯?一份怜悯?他的滥情?
  哦,原来是忘不掉旧日的心头好,所以,才会在那天早晨对我凶,对我说“我当然要放开你!你就继续你乱伦的恋爱去吧!你这个不可救赎的笨蛋”这样的话。原来,他已经决定要放弃我了。
  那么,那么,为什么刚刚我还记得他是那样微笑着,对我说“那老婆,我先走了……你等我晚上回去,给你做饭吃哦”。是我记错了吗?是一种假象吗?
  眼泪,不再在我的控制下,掉落了。
  我的泪水落在程天恩的手背上,他微微迟疑了一下,眼睛里飘过一种很玄妙的柔软和不忍,但是,转瞬间,目光又恢复了先前的坚硬。
  他轻轻抬手,擦掉我腮边的眼泪,叹气,姜生,你哭了。这可是我第二次见你哭。第一次是因为凉生的手指,第二次是因为天佑。看样子,你是爱上我哥哥了。可惜啊,他并不值得你去喜欢!你若是选择喜欢我,我可以马上让林绿从医院里爬起来,马上去派出所合作一下,让北小武顺顺利利地回到你身边……
  你这个疯子,你闪开!我无力地推开他,自己却坐倒在地,头发凌乱。
  程天恩在轮椅上,冷冷地看着我。这一刻,阳光照在他身上,都泛不起任何的温度和光亮,他的影子就在阳光之下,慢慢地将我的身体笼罩。
  陆医生,你看,前面那个披头散发的是不是你昨天的病人啊!妈呀,你看她这个样子,不是抑郁症转发成精神病了吧!变态男柯小柔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时,一双无比温暖的大手出现在我眼前,将我拉起,紧紧地拥在怀里。他的指尖带着春风一样的气息,轻轻拨开我凌乱的头发,眼睛如同春水一样,凝视着我,说,姜生,你还好吧?程先生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茫然地看着前方,似乎天佑正围着围兜,拿着锅铲冲我微笑。我对陆文隽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陆文隽看了看柯小柔一眼,说,你把这个报表替我交上去,我带她回家,她的情绪很不稳定。
  你不能带她走!她是我的!在旁边一直不语的程天恩突然开口了,眸子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光。
  陆文隽看了程天恩一眼,嘴角荡开淡淡的笑意,说,她是我的病人,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我该为她做什么!说完,一把将我横抱起来,走向停车场。
  程天恩的手下四下包围过来,但是陆文隽依旧没有停下步子。他斜视了程天恩一眼说,别忘了,这是在阳光下!
  程天恩示意手下退下,转动轮椅上前,看了这个如同春天一样的男子一眼,笑:你有种!我让你走!
  说完,他轻轻撩起我的一绺头发,轻轻摩挲在掌心,说,姜生啊,回去好好休息吧!千万不要因为宁信被救的事情回去责问我哥哥啊,他会觉得你是小心眼的,觉得你恶毒的想让宁信死去的!说完,他就极其得意地笑。
  陆文隽回视了程天恩一眼,眼神如平静无澜的湖水,一言不发地将我从天恩身边抱走,坚定而有力。
  阳光撒在他清澈明净的脸上,我在他的怀里,指尖微微蜷起,轻轻握住他的衬衫。如同一个小小的女孩,在紧张惊恐时,握住大人的衣角一样。
  那一刻,我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孩,紧紧偎依在这个陌生的怀抱里。没有谁,能给我比这个男子还多的温暖。
  他低头,眉眼间是一片和煦的温柔和怜悯,他说,姜生,别怕!我们很快就会回家!


  第三章

  十二 最亲的人不该成为你最爱的人(1)

  那一天,陆文隽将我从天恩那个魔鬼身边带离。
  车上,他问我,姜生,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或者,我可以通知程先生,让他过来接你!
  我摇了摇头,汽车的后视镜中,是我迷茫的眼睛,我咬了咬干裂的嘴唇,对陆文隽说,他很忙,估计已经把我忘记了吧。我没有家,哦,我有个花店,你可以将我送到那里去。我不回家的话,冬菇会不会饿傻了呢?还有,我要给金陵打电话,我要她想想办法,为北小武说说话啊!
  可能是我语无伦次的话,让陆文隽感觉我的心理状态极其低靡。所以,他也不再同我提“回家”和“程先生”。
  车一直在行驶,而我,也一直呆呆地看着车窗外。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我突然又产生了很久之前那种可怕的错觉——一辆白色的林肯,从陆文隽的车边开过,车上的男子,是那么眉目分明的容颜,精致的五官之上,蒙着淡淡的忧伤。
  陆文隽的车还在疾驰,而我,仿佛被那张熟悉的容颜蛊惑了一样,竟然要推开车门,下去——凉生!千真万确的是凉生啊!
  陆文隽被我这异常的举动给吓坏了,他飞快地将车斜靠向路边,迅速踩了刹车!就这样,那辆白色的林肯,再次从我视线中消失。
  我推开车门的手,被陆文隽返身紧紧捉住!他说,你知道不知道,刚才你多危险?
  我迷茫地看着他,我说,我看到凉生了,我看到我哥哥了。我要去找他!你快开车啊!我要找他!
  凉生?陆文隽迟疑地看着我,春水一般的眼睛中泛起一层淡淡的波光。他沉吟了一下,说,就是四年前,程家老先生程方正刚刚找回却又走失了的外孙?
  陆文隽的话,将我从迷离之中拉回到现实。又是幻觉吗?刚才的那一切,那辆白色的林肯,那张熟悉的容颜?我仰脸,看着陆文隽,不清楚,为什么他居然知道得这么详细。
  陆文隽看到我的眼神渐渐恢复了光彩,淡淡一笑,说,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四年前,我曾经见证了他的病情。
  你是他的医生?我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突然之间,我发现,我和陆文隽之间,居然有了这层渊源。我们都曾经是和凉生有所关联的人。
  可以这么说吧。陆文隽看着我,淡淡地说。
  当时的我,多么想他能多告诉我一些,关于凉生走失前的一些事情啊,比如他的病情,比如,他有没有记起过“姜生”这个名字……总之,所有与他相关的事情,我都是那么想知道。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认可了陆文隽是我的心理医生这个事实,突然之间,对他产生了无限的依赖和信任。仅仅是因为,他曾经是与凉生相关的人。
  是不是很可笑的推理——A是我们关心的人,但是最终离开了我们;我们就企图从与A曾经相关过的人B身上,重温A曾经留给我们的美好。曾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40
首页   上一页   ←   40/13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