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46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有些心事,总是在不自觉中泄露,比如,这个叫程天佑的男子,我还是很在意的。

    
金陵看了看我闪烁的眼神,笑,说,有的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对于我们是多么重要。

    而他们在我们身边时,我们却像忽视周围的风景一样忽视他们。就好像姜生,你忽视了小鱼山这美丽的风景。

    因此,注定,你要错过这个风景里走出的男子……
我不说话,心事全然被她击中。

    
我和金陵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金陵问我,说,姜生,你说,天佑会不会记得将北小武给保释出来啊?

    
我摇摇头,笑,肯定不会了。因为我多么不堪多么恶毒地离间他们兄弟感情啊!

    我这样坏的女孩子,他又何必来可怜我,可怜我的朋友呢?
金陵说,哦。

    然后,她的眼睛就飘向公路的尽头。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想天恩,在想如何让天恩罢手,让他放过北小武,放过程天佑放过我,也放过他自己!

    
就在我和金陵一起发呆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小甲壳虫停在了我们身边,车子里面,一个时尚至极的女子,戴着夸张的茶色眼镜,咖啡色的卷发就像是海面上的波浪,她摘下眼镜,冲我们笑,唇红齿白的模样。

    她说,姜生,金陵,你们在干什么啊?
我回头,看见未央正靠在车窗前,探头冲我们笑,突然之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一时之间也讲不清楚。

    总之,就是感觉特别奇怪。
金陵看了看未央,就笑了笑,说,我们在等车呢。

    
未央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说,等车?天佑为什么不来送你呢?

    还有,姜生,你这身行头,她指了指我身边的大大的旅行箱问道,你这是要远游还是……怎么连你的猫也搬出来了?

    
金陵怕这个问题令我心伤难堪,就故作开心的表情,替我来圆场说,哦,姜生只是觉得打扰天佑已经很久了。

    现在找到了更合适的住所,所以,她从天佑这里搬出来了。
未央看了看我,一脸狐疑的表情,说,天佑会让你离开他的身边?

    不可能的!我太了解他了。太奇怪了!
我很坦然地看了未央一眼,说,没什么可奇怪的,我被程天佑扫地出门了。

    他将我赶出来了。
啊?未央的下巴几乎掉到了地上,风吹过她漂亮的头发,就像海面上的浮波一样,她不甘心地看着我,问,天佑对你的好,谁都可以看出来。

    他今年一定要将你娶回家,怎么可能将你扫地出门呢?
金陵看了看未央,又看了看我,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她张了张嘴巴,要说些什么,但又闭上。

    后来,金陵才告诉我她当时想要说的话,她非常想问问未央,你是程天佑肚子里的蛔虫吗?

    怎么程天佑要

    “娶”姜生这样的事情,连姜生自己都不知道,你就知道?
我没有回答未央的话,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脑袋上,八宝给我砸出来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疼,容不得我思考太多的问题。

    我只是觉得,未央真八卦,比金陵这个大记者还具有八卦精神。而且,我还觉得,她好像很在意我和程天佑是否会在一起。

    仿佛我和程天佑在一起了,她便完成了某种巨大的历史使命,方可如释重负一般。

    
我和金陵双双搭了未央的便车。
未央在前座上,不时通过观后镜看看我,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窃窃的不安。

    这种不安,是我所不能理解的;就好像,我解释不清,为什么刚刚看到她开车出现时,我会有某种很奇怪的感觉一样。

    
未央将我和金陵送到花店的时候,对我说,她前段日子旅行去了,就没好好招待我和金陵。

    最近这一段日子,她都不会离开了。她说,姜生,你和金陵有时间就来

    “宁信,别来无恙”玩啊。我随时有空的。
未央接管了

    “宁信,别来无恙”PUB,我和金陵是早就知道。所以,我不会想到,程天佑已经将宁信给保释了出来。

    
未央离开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动机,竟然说了一句,未央,替我向宁信姐问声好!

    
这句话的话音刚落,未央一脸惊诧地看着我,良久,她才缓过神来,她沉思了一会儿,看了看我,说,姜生,你是不是因为天佑对你隐瞒了救我姐姐的事情,和他起了冲突,所以,才离开小鱼山?

    
我叹了口气,说,哪能呢。宁信姐姐出来,我是很开心的。只是,天佑不该隐瞒我……说到这里,我笑了笑,说,都过去了,未央,你去忙吧,我和金陵有时间就去找你玩。

    
未央笑了笑,说,好的,我一定向宁信姐姐转达你的问好。说

    “宁信”的名字的时候,她漂亮的眼睛瞟了金陵一眼,意味深长的一眼。

    
金陵的眼角淡淡瞥向一边,并未迎着未央的目光。突然,我的心有些紧张,难道未央已经知道了,当年那包将宁信推向火坑的冰毒是金陵为了救我,所为?

    
未央和她漂亮的小甲壳虫消失之后,金陵轻轻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当年的那一次对宁信的无意伤害,就像是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她的心上。

    可是,金陵当年情急之下的所为,还不是为了不让我受伤害么?
我们总是小心翼翼保护着身边最亲爱的人,却在无意之中无心之下,伤害了别人最亲爱的人;我们可以为了维护自己最亲爱的人义无反顾,那么,当别人要维护自己被我们伤害过的最亲爱的人呢,会不会将我们推向万劫不复?

    
想到这里,我轻轻地握了一下金陵的手,她看了看我握住她的手的指尖,笑笑,说,姜生,我没事的。

    
我点点头。
突然,我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望向未央和她的小甲壳虫所消失的公路上,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刚刚看到未央开车出现的时候,为什么会产生那种奇怪的感觉。

    因为很久之前,在我恍惚中以为看到凉生,追着那辆白色的林肯车跑的时候,就是被一辆小甲壳虫给撞飞的。

    
所以,曾经受过伤害,难免对

    “甲壳虫”这种小车车心有余悸,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对未央产生那种奇怪的感觉。

    
金陵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她说,喂,姜生,你是不是被小甲壳虫给撞傻了?

    天下有那么多小甲壳虫车,难道都会是撞你的那一辆吗?别发呆了,进去布置一下新住处吧。

    
我轻轻应了一声,知道了。

十九一定要注意

    “安全”(1)

离开小鱼山,大概有一个周的时间了。
这段时间里,我和金陵一直筹划着如何将北小武给保释出来。

    
金陵不说,我也知道,她去见过程天恩,但是,没有任何的结果。

    
我常常在想,那一天,面对着自己曾喜欢过的女孩,天恩是怎样的表情?

    那双冷漠的眼睛里,会不会闪烁过柔软的光芒?但是,又怎样的心硬如铁,拒绝了金陵的要求?

    
八宝不时来观望一下,她留在我脑袋上的

    “盆地”。柯小柔就在她的身边,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我们在花店的

    “聚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北小武从派出所捞出来。后来,金陵很小声地说,她说,姜生,我去找过天恩了……
我看了看,墙边那一束束怒放的花朵,打断了金陵的话,我说,我什么都知道。

    
是的,自从小九离开之后,她就是我身边最可信任的朋友了。而且,我也深信,自己了解她的为人。

    她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会怎样去做。我都知道的。
仅仅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她之所以将这件事情憋在心里这么多天,一方面是因为,她没有成功;另一方面原因,她去见程天恩这件事情,肯定遇到让她不愿意告诉别人的事情了。

    这让她惶惑难堪了。
最后,他们三个人,八宝,柯小柔,金陵,全部将眼睛盯在我身上——他们都为北小武尽过最大的努力了,求过最该求的人了,唯独还有我,还有我,没有为北小武,尽自己的努力,去求一下,程天佑。

    而此时,程天佑,应当是目前,最有能力将北小武保释出来的人。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

    
是不是我很自私?只为了自己的感受,便不顾北小武会不会遇到什么伤害呢?

    
长时间的沉默,最终,八宝沉不住气了,她从桌子上跳下来,语气有些激动,她说,姜生,我们都不想说别的什么话,就想说一句,如果现在是你进了派出所,北小武就是卖肝卖肺卖心脏也会把你捞出来!

    
后面的话,八宝就没说,单是我知道,她的潜台词就是,姜生,那你呢?

    你一直就这样萎缩在事情的背后,只是在这里瞎紧张,却什么都不做!

    北小武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呢?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我避开他们直视的眼睛,看着地上,不想却看到了冬菇那双小眯眯眼,奇怪的是,它的眼睛里也充满了鄙夷的神情。

    
我起身,将手上的花,给放到了墙边的花瓶里,看了看金陵,看了看八宝,看了看柯小柔,我说,今天晚上,我会去找程天佑的……
八宝一听,又唰——一声跳到了桌子上,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像两个弯月亮一样,她说,姜生姐,我就想,小武哥这么重朋友的人,交的朋友肯定也是讲义气重朋友的!

    说完,她又从桌子上跳到我眼前,说,姜生姐,我刚才说的话,你不会生气吧?

    
我笑,摇了摇头,你不过是陈述一个关于北小武的事实而已。我怎么会生气呢?

    
我们四人一起整理花的时候,柯小柔突然问我,姜生呀,陆医生来找过你没有呀?

    
我回头看了看柯小柔,看了看他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的模样,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眼前的他就好像是陆文隽的女朋友,来关心自己的男朋友有没有同我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似的。

    
其实,可能是我不好。柯小柔能和八宝混在一起,应该是蛮男人蛮义气的那一种人,只可惜,样子太阴柔了,对不起他这义薄云天的气概。

    
我回过神来后,笑笑,说,有来过,但是,我已经跟他说了,我现在是贫民窟里的一少女或者说是女青年,不是程先生圈养在小鱼山的小宠物了,已经无力支付他那高昂的心理医疗费。

    所以,我这个草根少女或者女青年,已经做不成他的女病人了!
金陵很好奇地看着我,她很不明白,我到底是要当自己

    “少女”还是要当自己是

    “女青年”。其实,我本意是想说

    “少女”的,但是面对着八宝这个十六岁的少女,我觉得自己这个二十一岁的大龄女青年还这么矫情的话,会被鄙视的。

    但是我又不甘心自己已经不是

    “少女”,变成了

    “女青年”;所以我就提供了

    “少女或者女青年”这两种身份,供柯小柔来选择。
柯小柔晃了晃他的小细脖子,说,那陆文隽怎么说的?

    他肯定还会给你治疗的?
八宝一把捞过柯小柔,晃了两下,说,喂,柯小受,陆文隽这么高级的医生为什么会为姜生提供免费服务啊?

    他暗恋姜生姐这个女青年吗?
我恨八宝。
我是少女,不是女青年!

    
柯小柔从八宝手里挣脱出来,他扶了扶鼻梁上那副斯文的眼镜,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陆文隽一贯有个坏习惯,就是认定了的事情,很难回头。

    另外,他看了看八宝说,另外,我叫柯小柔,不叫柯小受!!!你这个无良少女!

    
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八宝称为

    “女青年”,又眼巴巴地看着八宝被柯小柔称作

    “少女”,我当时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没天理的事情了!难道柯小柔没有发现,我这么清纯的脸可比八宝那张画得鬼哭狼嚎的脸更像少女吗?

    
金陵大概是看出来我眼中的嫉妒了,她凑到我的耳边,悄悄地说,姜生,人家八宝是少女,你只是长得

    “像”少女。说完之后,她躲开我几乎要杀人的眼睛,悄悄地躲到八宝的身后,背对着我。

    
我看了看八宝,又看了看柯小柔,说,嗯,是的,好像陆文隽是说过,要免费治疗好我的抑郁症的,因为我是他的病人,有钱没钱,都是他的病人。

    
八宝吐吐舌头,说,幸亏是

    “有钱没钱,都是他的病人”,要是是

    “有病没病,都是他的病人”的话,姜生姐,你就得告他

    “性骚扰”了。
柯小柔拽过八宝说,你不能不在这里胡说八道么?
八宝皱了皱鼻子,说,我没胡说八道,我只不过发表一个十六岁少女最敏感最智慧的分析而已!

    
我一听

    “少女”两个字,脸就拉得跟百米跑道那么长。
最后,八宝被柯小柔给从我的花店里拽走了,八宝一边走,一边冲我吆喝,说,姜生姐,你晚上去找程天佑的话,一定要注意

    “安全”

    “安全”啊……

二十我希望你能快乐一些(1)

八宝和柯小柔前脚刚走,陆文隽就来了。

    
不知道八宝那句

    “你晚上去找程天佑……”云云的话,有没有传到陆文隽的耳朵里。
陆文隽进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抱了抱冬菇,然后,冲我笑了笑,春水一样温柔宁静的眼波,他说,姜生,你把冬菇喂得好胖啊……
我就笑笑,说,正是因为冬菇吃得太多,我发现自己供养不起它了,才得了抑郁症的。

    
陆文隽就笑,样子斯文可爱,他轻轻地将冬菇放下,回头看了看我,说,姜生,你瘦了,而且气色不好,是不是最近睡眠还是很糟糕?

    
我点点头,可能不习惯吧。
说完这句话,我都被自己吓了一跳,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可能不习惯吧”,不习惯什么呢?不习惯离开小鱼山那座漂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46
目录   上一页   ←   46/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