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5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26 M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2 11:20:00
武端着一个盘子走来了,放到桌上,说,来,快吃吧!
  我一看,盘子里面静静的盛着一杯小可,两杯免费白水。我抬头,北小武那张热情洋溢的大脸正好排满我的眼前。
  我说,北小武,这就是大摆宴席啊?
  北小武说,姜生,给你可乐喝就不错了,你少得瑟,人家金陵本来就看上我了,并不是你的功劳啊。我得精打细算了,不多久,我和金陵得结婚吧,得生孩子吧,得养家糊口吧……
  凉生没理他,径直走到前台。我像小猫一样跟过去,我看着海报上的餐点,对凉生小声说,哥,好贵啊,我不吃了。
  凉生犹豫了很久,后面排队的人开始不耐烦,嘴里嘟嘟嚷嚷,要凉生点餐快一些。
  凉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零钱,点数了一遍,他说,姜生,咱自己有钱,告诉哥哥,你想吃哪样?
  我看了看,点了一份最便宜的,我说,哥,就要那个胡萝卜面包吧。
  凉生想了一会,将钱仔细放在点餐台前,对服务员说,给我妹妹一个辣汉堡。
  当凉生将那个小小的汉堡托在盘子里,小心翼翼的端着,说,姜生,你有汉堡吃了。
  我们要入座时,一个年轻的女子拦住凉生,她仔细的盯着他,长久,随后莞尔一笑,说了一声,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北小武冲我嘀咕,凉生交桃花运了。
  我对那个女子说,认错人了就算了,没什么事情就走吧,我们还要吃饭呢。
  那个女子淡淡一笑,看着我,还有我们桌上“丰富”的食物,离开了我们桌前。
  不多久,她就端着满满两份全家桶放到我们桌上,冲我们很温柔的笑,细腻的皮肤在衣服的珠光片映衬下美丽异常,她说,我叫宁信,安宁的宁,信任的信,就住在这附近,你们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就给我电话。说完,将一张名片放在桌上,看了凉生一眼就离开了,湖蓝色的雪纺吊带裙如同一眼清泉,缓缓侵占了我们的整个夏季。
  北小武将那张名片揣到自己衣兜里,他说,姜生,凉生,别嫌我小气啊,我的钱包昨晚在宿舍不知被谁偷去了。
  我吃惊的看着北小武,我说,学校里也有小偷?
  北小武说,姜生,你看你,太单纯了吧,学校里也有三六九啊,咱学校里连帮会都有,出个小偷有什么稀罕。
  凉生说,北小武,你快吃饭吧,不是今晚还要约会吗?别在这里吓我们家姜生了。
  北小武说,反正你们俩住宿舍的时候要小心。到时,别说武哥我没提醒你们。
  北小武在肯德基里自封武哥,可约会后回来整个人成了武大郎。
  他跟我说,奶奶的姜生,金陵看上的是你哥,你今天是给我做媒还是给你哥做媒呢?
  我就笑,我说怪不得,人家答应得那么痛快,看来还是我哥的魅力大。
  北小武为此,一个周不理凉生,每天半夜爬宿舍楼顶唱歌,见了谁都说自己失恋了。到处扬言,要跟凉生决斗。
  结果凉生用一只伊利小布丁就将他收买了,两个人在操场上走了一圈,我坐在石阶上远远看着,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他们走近时,北小武说了一句至理名言:他说,爱情有什么味道,还不如一只小布丁。

  姜生,做排骨还是乳猪?

  军训过后,北小武进的是艺术班。不多久,他就有了流浪者的气质,衣服和饰品离不开重金属和涂鸦。看得我心里乱糟糟的。
  真奇怪,学校总让我们普通班的学生注意衣着,却从来不干涉艺术班的生活,后来才知道,艺术这件事,都是钱砸出来的,艺术班的孩子都是有钱的孩子。
  我们仨在不同的楼层,每次都是北小武下来喊我,我们再一起去一楼喊凉生。后来,我的虚荣心渐长,觉得一个男生在班门前喊我不过瘾,就跟他们商议了另一套措施,北小武先去一楼喊凉生,然后他们再一起到二楼喊我。
  北小武一甩他的猫王头,说,姜生,奶奶的,你有大脑没?会不会统筹安排?下去上来,你想折腾死我?我下来喊你,凉生上来喊你,然后再一起走不就是了。奶奶的,你秀豆了。
  北小武一顿奶奶的分析让我很难过,因为平时他的数学总是在10分线徘徊的人,怎么现实中却这么牛起来了?
  凉生笑,姜生,我们一起去喊你就是。
  北小武对凉生窃窃,说,你看到没有,你妹妹脑袋开始成熟了,知道虚荣了,奶奶的,怎么身体也不见成熟,还跟个洗衣板似的?
  凉生重重给了他一锤,少编排姜生!她不是你们艺术班的女孩!
  吃饭时,我和凉生打了两份芹菜,北小武端了一份排骨。他看看我们,冲凉生没好气地说,咱爸不是给了我们仨一样的钱吗?凉生,你那么省干吗?用来包小蜜吗?说完,把排骨推到我面前,把芹菜拉到自己眼前。
  凉生不吭声,只是埋头吃饭。
  我把排骨分给凉生和北小武,自己吃了很少。
  吃完饭后,我跟北小武说,金陵跟我一个班。
  北小武擦擦嘴巴说,金陵是谁?
  我笑,北小武大概忘记了几天前他还要死要活的,每天爬到楼顶上鬼哭狼嚎了。凉生用眼睛示意我,少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其实,我倒觉得凉生错了,北小武当时喜欢上了金陵纯属荷尔蒙作祟。
  操场上,北小武倒挂在双杠上,凉生斜坐在草地上,我在一边捉虫子,回忆着魏家坪时的年少时光。
  北小武说,凉生,你不觉得姜生有些营养不良吗?你看她像不像小排骨啊?我怎么觉得捂住脑袋,摸起来绝对跟咱俩没什么两样!
  凉生一把把北小武从双杠上扯下来,挥起拳头,我说让你少对姜生胡言乱语!
  北小武疼得呲牙咧嘴,翻身一脚,踢在凉生小腹上,奶奶的,我他奶奶的不也是关心姜生吗?奶奶的,她不光是你妹妹,也是我妹妹!边说边压在凉生身上挥拳,你凭什么虐待我妹妹,凭什么只让她吃青菜?
  凉生不还手,任凭北小武挥拳头。我一看连忙跑上前,猛推北小武,又锤又打,我说,北小武,你给我下来!泥凭什么欺负凉生!
  凉生不看我,抹了抹嘴角的血,说,姜生,你一边站着去!这里没你的事!
  然后,我就乖乖的站在一边,看他们打架。他们打着打着就打累了,四肢无力的躺在草坪上,不停的喘息。
  凉生有气无力的把头靠向北小武,他说,北小武,那你说,我应该把姜生喂成什么样子的女人?
  北小武斜着脑袋,大口喘息,至少吧,得像我们艺术班里的那些女生,争取看不到脚下的路。
  凉生说,我靠,那不是女人,那是乳猪!
  然后他们就一起笑,阳光铺在草坪上,一片碧绿中透着金黄。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凉生说荤话。

  宁信,别来无恙(1)

  北小武自从丢了钱包之后,跟着我和凉生一起混饭吃,节俭了几日。后来感觉顿顿青菜他确实支撑不下去了,就打电话给他爸,哭诉了自己的遭遇。
  我当时在一旁听着,那感觉就是一部民族的血泪史啊。北小武的父亲想都没想,立刻答应拨款。
  北小武有钱后,立即花重金请我和凉生吃饭,说算是对前些日子肯德基事件的补偿。
  一说肯德基,我又想起了那个叫宁信的女子。我就问北小武,你还记得宁信的电话号码吗?
  宁信?北小武一时想不起,直愣愣的看着我和凉生。
  我说,就是那个穿湖蓝裙子的年轻女孩,上次请了我们吃肯德基。
  北小武恍然大悟,说,这么说来,咱们得好好回请她了?
  凉生说,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但是,我还是认为,如果没必要的话,我们就不要联系她了。
  凉生向来谨慎,我能理解。任何一个如他一样长大的孩子,都会这个样子。
  北小武同意了凉生的意见,但还是翻出来了宁信的名片,淡粉色的卡片,上面写着:宁信,别来无恙。然后就是电话号码。北小武说这个名片是他见过的最奇怪的名片,别来无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在找人吗?
  凉生说,无论她什么意思,都与我们无关。北小武,你就不需要这么思考论证了。
  凉生说的话我懂,北小武的思考论证能力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已经很强了。当时我们开设自然课,老师带领我们学习天气。怎样测试气温、测试风向。老师说,大家测试风向的时候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用一个小物体抛一下,看看物体飘的方向,就可以知道吹东南风还是西北风了。然后要我们大家都试一下,看看那个小朋友最聪明。
  北小武从小就想表现的比凉生优秀,所以他忙不迭的捡起一枚小石子,抛向空中,然后对着老师喊,报告老师,今天刮得是上下风。
  老师当场就昏厥了,她怎么也考虑不到,北小武的辩证思维能力这么高。
  关于北小武的很多小破事,有时间一定都会跟大家细细谈起,先说我们第二次进肯德基吧,反正我是暴饮暴食了一顿,吹着凉凉的冷气,面对着大大的玻璃窗,很是惬意,我突然想起母亲,炎炎烈日下,她是不是又下地操劳了。小咪已经很老了很老了,何满厚最近跟着北小武的父亲混得很不错,自然不会在去我们家偷鸡,可是会不会有别的人欺负她?
  我看着凉生,他的眉眼那么清晰柔和,他在想什么呢?想父亲?还是想那盆从来没有开过花的生姜。还有魏家坪茂密的草场和我们大把大把年少过的时光?
  突然北小武指着谢对面一间大门紧闭的门头房大喊,说,姜生,你看,你看,上面写着什么?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紧闭的大门,门头上方写着:宁信,别来无恙!规模很大的样子。
  北小武啧啧,怪不得呢,原来是这个样子,是一家俱乐部啊,娱乐场所啊。
  我很奇怪,就问他,怎么知道“宁信,别来无恙”是娱乐场所呢?北小武就说,你真傻,除了娱乐场所,还有什么其他场所大白天是关门的么?
  我点点头,轻轻说了一声,哦。
  回学校的时候,我特意跑到对面看了看,“宁信,别来无恙”的规模很大,我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子能经营得了这样规模了得的娱乐场。
  北小武说,怪不得她那一天对咱们那么好呢,原来是想收买我们,让我们混迹娱乐场所啊,姜生做舞女,我和凉生做舞男,好恶毒啊。
  我突然想起那天,宁信清透标致的眉眼,我说,北小武,我觉得宁信没你说得那么坏的。你太小人了。总把人想得那么坏。
  凉生一言不发,只顾走路。
  北小武说,凉生,你得多给你这个傻妹妹上上课,别让她总是没大脑,将来老上当受骗。
  回到学校,在教学楼前遇到金陵,她冲我嫣然的笑。凉生转开视线,径自离开,北小武也沉默着离开。
  金陵尴尬的看着我。我笑,他们刚才吵架了,所以才这么没礼貌。
  金陵点点头,说,这个样子。她说,姜生,替我跟凉生道个歉,为我当时给他和北小武制造的麻烦。
  我说,什么麻烦?他们是兄弟俩,上一次的事情,早过去了。你也别过意不去了,北小武没受多大伤害,你放心好了。
  金陵说,这样子就好。然后就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往教室走。

  小九,就这么锋芒毕露(1)

  我和金陵慢慢的熟悉起来,北小武说,你少跟她接触,她肯定是为了接触你凉生,才和你好的。这样工于心计的女孩子,太势利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鸟。
  北小武的话中,不带脏字的很少,好在我的耳朵的抗打击能力已经很强了。我说,北小武,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北小武也不跟我争论,他说他没那闲时间。其实,我听凉生说过,北小武认识了一个叫小九的女孩,最近开始魂不守舍。
  我问他,哪个班的?
  北小武说,小九,小九能是学校盛得了的人物吗?
  我想想也是,北小武喜欢的女生,绝对是跟他一样飞的小飞妹,我说,北小武,你真有品位。
  北小武说,姜生,我可没有凉生有品位啊。
  我说,我哥怎么了?
  北小武瞪大眼睛,你不知道?他跟未央,就是八班的未央,混得可亲昵了。我想他怎么一直不舍得你吃呢,原来,省下钱去哄未央妹妹了。
  我笑,凉生怎么没跟我说呢。
  北小武笑,说这是隐私,隐私。他看了看我,姜生,你不舒服吗?
  我笑,奶奶的,我不舒服什么?我有嫂子我高兴啊。
  北小武笑,奶奶的,你什么时候也会说粗话了!真他奶奶的,公鸡都会下蛋了。
  我知道,在学校里,喜欢凉生的女孩不在少数。因为很多时候,都是我来充当她们的邮递员,早知道会这样红火,我就把它发展成一项业务了,每人收费五元。
  我也知道未央,八班的未央,那个永远像公主一样,一切优秀,一切安好的女生。我偷笑,觉得凉生真好福气。
  我问北小武,她们为什么喜欢凉生?
  北小武说,凉生好看,成绩又好。
  我问北小武,那我好看吗?
  北小武说,好看啊。
  我又问,那我成绩好吗?
  北小武说,好啊。
  我说,那为什么没人给我写情书啊?
  北小武怪笑,因为男人都以为你也是个好看的男人啊!
  凉生把我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5
首页   上一页   ←   5/13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