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50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26 M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2 11:20:00
久。
    陆文隽离开后,金陵摘下袖套,她笑我,说,姜生,你这个心理医生可真是对你青睐有加啊!体贴又周到。怪不得北小武说,当时,程天佑对你这个心理医生充满了戒备。现在看来,真是不得不戒备啊!
    我送耸肩膀,随你们怎么说好了。
    金陵看看手表,她说,喂,姜生大小姐,我先去报社了。
    我吐吐舌头,说,不就是去报社,你怎么跟中了头奖似的表情?
    金陵叹气,说,哎,我还真是中了头奖了。我现在负责娱乐版块了。我现在是娱乐编辑娱乐记者。
    我看了看脚下的冬菇,又看了看金陵,我说,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是狗仔队?
    金陵白了我一眼,说,,你不是嫉妒我这有前途的职业吧。说完,她就笑,说,其实,我也没想到,就是我们报社,原来这个版块的那两女一男,集体私奔了。
    啊?你们报社不仅是新闻劲爆,这同事内部关系更劲爆啊。我极端敬佩地仰视着金陵,心想,你当时怎么就不加入私奔的行列呢?
    金陵没看我,招呼了一下冬菇,对我说,三角恋情而已,有那么劲爆吗?然后,两个女的为这个男的,打得日月变色天地无光,后来那个男的也被打进去了……整个报社就是他们三个的战场。社长一看,虽然你们三个是娱乐编辑娱乐记者,但是你们也不能将自己的私生活搞得这么娱乐吧?所以就将他们一准儿给开走了。开走那天,他们三个一直从楼上打到楼下,那两个女的这个“隔空打牛术”那真是水平一流,牛没打到,隔在中间的那个男人倒被她俩撕打得面目全非……
    我就笑,我说,金陵啊,你看你都说得吐沫横飞,你还敢说这个故事不劲爆啊?
    金陵整理一下衣服,笑,说,如果是苏曼和你为了抢夺程天佑而打得头破血流的话,倒是很有可能上头条新闻。不过……她说,不过,姜生,我跟你说个真的很劲爆的新闻。
    什么?我好奇地看着金陵,两只眼睛冒着八卦的火苗。
    金陵说,那个苏曼最近又有新爆炸新闻了,就是,你知道,很多人传言,她之所以成为五湖星娱乐的一姐,完全是凭借那个姓周的制片人,哦,就是那个叫周幕的官商。
    我说,这个我知道,不是什么劲爆的消息了。
    金陵笑,这个当然不劲爆了,劲爆的在后面。这个周慕势力强大,而且与程家素日交好,但是最近他貌似犯了事了,极有可能被“双规”,所以他就“逃”到国外避风头,名曰是度假去了,实际上,谁都知道,如果真的别人对他的告发成立的话,那么他就只能在国外“避难”了。
    我说,这是官员们的常事,不怎么劲爆,但是可恨!
    金陵说,姜生,你着急什么啊?劲爆的事情也是有因有果嘛。你想,苏曼这个昔日的金主周慕已经事发,而且极有可能倒台。所以,苏曼现在就出现了危机。平时里,周慕可以为她拿到一切,但是周慕现在都自身难保,所以,苏曼不得不为自己再找一棵大树……
    我很机智地看了看金陵,说,你是说,娱乐圈的“潜规则”?我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并不是我不是一个好人,而是,我确实对苏曼这个女人有一肚子的怨气。
    金陵说,是的,潜规则。
    我说,其实这也不够劲爆啊,她本来不就是被周慕潜规则了吗?
    金陵说,但是这次潜规则的方式不同,不是她亲自上阵。
    啊?我奇怪地看着金陵,这件事情让我很有兴趣,但是,我很不理解,苏曼不亲自上阵,那潜个屁啊!
    金陵说,反正已经有人向媒体私下透气了,说,苏曼为了出演某个角色,找了一个小姐,去“慰问”某导演某总监。其实,苏曼不是不想亲自上阵,只不过她这么聪明的人,在担心着,万一周慕没事,风头过去了,她再如此“背叛”周慕,肯定是没好果子吃。所以,只有“借鸡下蛋”了。
    我一听,笑,这种方式确实够新鲜啊。可是,怎么我整天看《燕南晨报》也没看到这个爆炸的消息啊?
    金陵说,媒体在等那个报料人手里拍摄此次“性交易”女主角,也就是那个小姐的相片作证据啊!没有证据那就是诽谤的。尤其是苏曼这个难缠的角色。
    我嘿嘿地笑,我说,金陵,你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定要早日让你们报社拿到相片啊,我太想看看苏曼这个混蛋倒霉的样子啦。
    金陵说,好了,不跟你说了,估计就是相片出来了,也不过是坏了她的名声而已,反正她也不会在乎名声的,本来已经是很狼藉了;但是,她作为艺人还是会因此而更红的!你幸灾乐祸个屁啊!我不跟你说了,我要是再不去报社,估计社长就要我加入前面那两女一男的“私奔敢死队”了。
    金陵走后,花店里也一直没有客人,我就对着冬菇发呆,冬菇就将屁股对着我,对着整个街道发呆。
    我和冬菇寄居在花店里的隔房的这些日子,冬菇似乎并不思念小鱼山上那座城堡一样的房子,不时在阳光很好的日子,就像今天这样,蹲在花店门前,晒着太阳,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他们身边的狗。
    我发现冬菇最近有些异常,它似乎不喜欢同类的猫,而是喜欢狗。
    每次有客人带着她们的小丝毛狗来到花店,冬菇就竖着尾巴迈着猫步,故作优雅地从那些狗面前经过,那些狗可不认为它很帅,就冲它龇牙咧嘴,冬菇就被它们追的鸡飞狗跳。
    北小武说,你家的冬菇,八成是继你这个草根女青年患上抑郁症后,也患上了假象症,他可能不认为自己是猫,它肯定认为自己是一只狗!
    八宝就在旁边添油加醋,她说,那姜生姐,你不得让冬菇学门外语吗?万一它真的当自己是狗了,又听不懂狗语,会不会像你一样抑郁了呢?
    八宝这句话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感觉就好像是,我和冬菇一样,把自己当成另一种物种了,然后因为融不进别人的集体,才给抑郁了的。
    很多时候,有北小武和八宝的日子,我是不寂寞的。
    尽管,我仍会发呆,仍会想起那天,差点撞伤我和小绵瓜的那辆白色林肯,以及车窗缓缓落下之后,那个年轻男子清奇而标志的眉眼。
    他是凉生,他是哥哥,可是他却不肯记得我了。
    还是,我真的认错了人……
    天下间,有眉眼相似的男子,比如凉生与天佑;难道,天下间,还有眉眼一模一样的男子吗?
    一模一样的,还有他的声音。
    就是这种在那天冷漠至极的声音,曾经温柔地唤过我姜生,唤过我妹妹,也曾经在梦里低低的梦呓:哥哥会让你永远吃上红烧肉的……也曾经为我的受伤而痛苦的嘶喊,姜生!姜生!
    姜生!
    姜生!
    就在我陷入思念的时候,八宝和北小武冲了进来,他们大呼大叫着我的名字,八宝一把抓住我说,姜生,小绵瓜被人偷走了!
    啊?!我吃惊地看着八宝,确定她说的是,小绵瓜这个女孩子被“偷”走了,而不是她买的小绵瓜这种瓜被人偷走了。
    北小武拉开八宝,说,姜生,别听八宝大惊小怪的。是小绵瓜跟着那个小男孩走了。
    八宝就横了北小武一眼,然后又捞起我的胳膊抓着,她说,姜生哎,你看,小绵瓜才六岁,就会跟着男孩子私奔了,你以后就别说我早熟了。
    我不看八宝,径直问北小武,你确定小绵瓜不是被坏人给领走了?
    北小武说,应该是她的浩哥哥。你想,像他们这些流浪的小孩,防备心理那么强,这几天,我们对她这么好,她也没跟我们说多少话。而今天,小绵瓜会乖乖地跟着那个男孩子走,肯定是她的浩哥哥。
    我点点头,稍稍放下了心。


他是凉生,他是哥哥,可是他却不肯记得我了

    陆文隽每天都会在傍晚时分,来我的花店,拿一束百合。有几次,柯小柔在他身边,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金陵在给陆文隽包花的时候,柯小柔就在边上跟我搭话,他摇头晃脑地说,哎呀,姜生呀,北小武回来后,八宝那死人就不来找我玩啦,我在医院里整天对着那些死病号,整个人都要寂寞得变态了!说着,他就伸着手在我面前摆弄,大有炫耀他手上新戒指的意味。

    我就眨眨眼睛看看柯小柔,心想,柯小柔姑爷爷,你是不是想让你的姜生姑奶奶抑郁症更加厉害啊?但是,我不能这么说,毕竟,柯小柔除了比较娘娘腔之外,还是一个好同志的。

    我问陆文隽,你弄这么多百合,可千万别放到卧室里啊,会影响睡眠的。

    说完这话,我突然想起程天佑,他曾经也这么嘱咐过我,说这话的时候,她一脸宠溺的表情。

    陆文隽就笑,说,我确实是将它们放在卧室里的……

    我吃惊地看了看陆文隽,我说,不会吧?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吗?

    陆文隽就笑笑,没说什么。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在我耳边说,其实,我只是想感受一下我的病人失眠的感觉。

    他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我愣了很久。

    陆文隽离开后,金陵摘下袖套,她笑我,说,姜生,你这个心理医生可真是对你青睐有加啊!体贴又周到。怪不得北小武说,当时,程天佑对你这个心理医生充满了戒备。现在看来,真是不得不戒备啊!

    我送耸肩膀,随你们怎么说好了。

    金陵看看手表,她说,喂,姜生大小姐,我先去报社了。

    我吐吐舌头,说,不就是去报社,你怎么跟中了头奖似的表情?

    金陵叹气,说,哎,我还真是中了头奖了。我现在负责娱乐版块了。我现在是娱乐编辑娱乐记者。

    我看了看脚下的冬菇,又看了看金陵,我说,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是狗仔队?

    金陵白了我一眼,说,,你不是嫉妒我这有前途的职业吧。说完,她就笑,说,其实,我也没想到,就是我们报社,原来这个版块的那两女一男,集体私奔了。

    啊?你们报社不仅是新闻劲爆,这同事内部关系更劲爆啊。我极端敬佩地仰视着金陵,心想,你当时怎么就不加入私奔的行列呢?

    金陵没看我,招呼了一下冬菇,对我说,三角恋情而已,有那么劲爆吗?然后,两个女的为这个男的,打得日月变色天地无光,后来那个男的也被打进去了……整个报社就是他们三个的战场。社长一看,虽然你们三个是娱乐编辑娱乐记者,但是你们也不能将自己的私生活搞得这么娱乐吧?所以就将他们一准儿给开走了。开走那天,他们三个一直从楼上打到楼下,那两个女的这个“隔空打牛术”那真是水平一流,牛没打到,隔在中间的那个男人倒被她俩撕打得面目全非……

    我就笑,我说,金陵啊,你看你都说得吐沫横飞,你还敢说这个故事不劲爆啊?

    金陵整理一下衣服,笑,说,如果是苏曼和你为了抢夺程天佑而打得头破血流的话,倒是很有可能上头条新闻。不过……她说,不过,姜生,我跟你说个真的很劲爆的新闻。

    什么?我好奇地看着金陵,两只眼睛冒着八卦的火苗。

    金陵说,那个苏曼最近又有新爆炸新闻了,就是,你知道,很多人传言,她之所以成为五湖星娱乐的一姐,完全是凭借那个姓周的制片人,哦,就是那个叫周幕的官商。

    我说,这个我知道,不是什么劲爆的消息了。

    金陵笑,这个当然不劲爆了,劲爆的在后面。这个周慕势力强大,而且与程家素日交好,但是最近他貌似犯了事了,极有可能被“双规”,所以他就“逃”到国外避风头,名曰是度假去了,实际上,谁都知道,如果真的别人对他的告发成立的话,那么他就只能在国外“避难”了。

    我说,这是官员们的常事,不怎么劲爆,但是可恨!

    金陵说,姜生,你着急什么啊?劲爆的事情也是有因有果嘛。你想,苏曼这个昔日的金主周慕已经事发,而且极有可能倒台。所以,苏曼现在就出现了危机。平时里,周慕可以为她拿到一切,但是周慕现在都自身难保,所以,苏曼不得不为自己再找一棵大树……

    我很机智地看了看金陵,说,你是说,娱乐圈的“潜规则”?我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并不是我不是一个好人,而是,我确实对苏曼这个女人有一肚子的怨气。

    金陵说,是的,潜规则。

    我说,其实这也不够劲爆啊,她本来不就是被周慕潜规则了吗?

    金陵说,但是这次潜规则的方式不同,不是她亲自上阵。

    啊?我奇怪地看着金陵,这件事情让我很有兴趣,但是,我很不理解,苏曼不亲自上阵,那潜个屁啊!

    金陵说,反正已经有人向媒体私下透气了,说,苏曼为了出演某个角色,找了一个小姐,去“慰问”某导演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50
首页   上一页   ←   50/13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