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53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我仰着脸,看着他,看着他温柔的瞳孔中关切的目光,低下头。

    是的,我也不想这样。

陆文隽说,姜生,明晚我要带你去参加程家的私人聚会,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晚上来接你。

    

啊?我迟疑地看着他,虽然他跟我说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还是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去。

    

陆文隽看我为难的样子,就笑,说,你害怕看到程天佑?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又摇摇头。

    

陆文隽更好奇地看着我,说,我只是想让你的心情更开朗一些,多认识一些朋友,更重要的是,你要让程天佑看到,你是幸福的。

    没有了他,你依旧可以过得很好。所以,必须开朗起来。你是我的病人,我就要对你负责。

    

我说,你让我想想吧。另外,我不需要对程天佑或者别的人证明什么,我过得好不好,快乐不快乐,只有我的心知道。

    

陆文隽说,那好,我等你消息。

说到这里,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

    他说,姜生,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你哥哥,凉生,可能并没有失忆。

    

你说什么?我吃惊地看着陆文隽。

陆文隽说,当然,这可能只是我的猜测,但是我觉得,你哥哥并没有失忆。

    他曾是我的病人,我想我应该了解他的病情。因为凉生在做手指接合手术时,曾一遍一遍地呼唤过你的名字:姜生。

    说他失忆了,可能只是程家的一个障眼法,他们不会愿意你和凉生有什么超乎兄妹的感情,然后导致他们程家蒙羞。

    所以,在四年前,他们做了这样的戏。只是为了让你安静地离开凉生;同样,你的哥哥,凉生,之所以肯这样,我想,他一定是不愿意看到你继续在这种无望的感情漩涡之中继续挣扎了。

    而且,那个时候,你的身边有程天佑这么优秀的男子。或许,凉生就想,程天佑会替他照顾你、爱护你、守护你一辈子的。

    所以,为了让你幸福,也为了自己能从这种无望的感情中逃离出来,他就选择了遵从程家的意愿,失去了记忆……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陆文隽,呼吸急剧起伏,虽然,这么多年,我如此猜测过,如此认为过,但是这样的猜测和认为,从陆文隽的口中说出,还是让我愣在了原地。

    

陆文隽说,姜生,这一切,只是我这么长时间,将发生的这些事情放到一起分析出来的一个猜测。

    尤其我知道了你们看到了凉生,他就在这个城市里之后,这个想法就越来越强烈。

    

我看着他,嘴唇颤抖着,我抓着陆文隽的胳膊,说,你的意思是不是,很有可能,凉生也并没有失踪。

    只是程家人将他藏起来了,不想我们再见面。

陆文隽沉思了一下,说,不无可能。

    不过这件事情,你最好问问程天佑。我想,最不愿意让你见到凉生的人,应该是他。

    

程天佑?我看着陆文隽,突然想起,那天,那辆白色林肯差点撞伤我之后,程天佑很奇怪地没有对车的主人兴师问罪,而是让他走。

    

难道,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这辆车里面坐的就是凉生吗?!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轰——地乱成了一团。程天佑一直在骗我?

    他一直在骗我?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为此痛苦!为此难过!为此夜夜难寐!

    

陆文隽说,姜生,你别想太多了。可能我不该告诉你这些,但是我真的不愿意你在难过了。

    因为,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睛里抖动起一片淡淡地雾气。

我仰起脸,说,我要去找程天佑!

    我要让他把凉生还给我!

陆文隽一把抓住我,他说,姜生,你冷静!

    这不过是我们的猜测!你若真的这么去问程天佑的话!如果我们猜测错了的话,你会伤透他的心的!

    就算我们猜对了,他也未必会承认,说不定会将凉生更隐蔽地藏起来的!

    

当时的我,万分激动,拼命从陆文隽怀里挣脱,根本听不到他的劝说,我说,你放开我!

    我要去找程天佑!我要让他把凉生还给我!

我把凉生还给你?

    !

这是,花店的门被重重地推开了,程天佑站在了门口,他的嘴唇紧紧地闭着,眉头紧紧地锁着,漂亮的眼睛碎冰一样的冷冽,仿佛盛满了数不清的怨恨一样,直直地看着我,他一字一顿地说,你要我把凉生还给你?

    

陆文隽看了看程天佑,迟疑了一下,说,你都听到了?你刚才在偷听我们说话!

    

程天佑一把推开陆文隽,又一把将我捞到怀里,他的眼中冒着熊熊的火,一副要杀了陆文隽的表情,说,偷听?

    是的,我偷听你们这两只高智商的猪的话,我不可原谅!我不该关心我的女人,不该放心不下她的伤,天天在这个花店前像个白痴一样转来转去!

    不该这么不巧地看到一个男人对她无事献殷勤,不该听他们随意的猜测!

    就将我给定罪了!

然后,他回头看着我,凌厉的眼神中藏匿着累累的伤痕,他说,姜生!

    姜生!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一个凉生就让你魂不守舍成这个样子吗?

    就可以让你毫无理由、毫无证据地怀疑我吗?你被我的狗咬伤了,我不比你可敬的心理医生心疼的少!

    到了现在,我如此卑微地希望你喜欢我。因为喜欢你,因为放不下你,我明明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明明知道你是为了凉生而回到我身边的,可是我却这么没种的选择留在你面前!

    是的,前面的日子,我离开了你!但是,但是,这些日子,难道我的出现,你就没有一点感知吗?

    没有感知我是放不下你的,我是为你而来的吗!

我傻傻地看着程天佑,包括一边的陆文隽也愣住了。

    我从来没敢想象,像程天佑这样的男子,还会喜欢一个人,喜欢得这么千回百转!

    

程天佑见我在发呆,一把将我扛在肩上,他说,姜生,就是你的凉生有千般好!

    我有千般不是!你也不该这么对我熟视无睹!他说,从今天起,从此刻起,我不管你怎样,不管你是不是为了报复我而来的,我只要,要,你和我,在一起!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我在他的肩上,拼命的挥拳头,我说,你放下我,放下我!

    

陆文隽在我身后缓缓地说,他说,程先生,你是不是也该尊重一下姜生本人的感受呢?

    你是优秀,你是多金,你是迷倒了天下女人,但是,姜生她喜欢你吗?

    她说过她要和你在一起吗?她是人,不是被你随意囚禁的动物!

程天佑的脊背微微一僵,转身,将我放下。

    他看着陆文隽,冷冷地说,那我就让她告诉你,她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说完,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眼睛里依稀是期冀甚至是卑微的渴盼。

    

只是,当时的我,大脑已经不能思考。我满脑子里只有这么一条讯息,那就是,凉生可能没有失忆,甚至,他可能没有走失!

    所以,我忽视了这个男人最卑微的希求,所以,我忽视了自己是多么的喜欢他,多么的不舍得他。

    

我只是满目空洞的看着地面,满脑子都是凉生的脸,凉生的眉毛,凉生的眼!

    很久之后,我想起这一天,总会满眼泪水,如果当时的我足够坚强,足够冷静,一定不会让程天佑那么寒心地离去。

    

当时,他和陆文隽都在等待着我的回答,我却最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或者说,我根本就没在意过他说过什么,我就缓缓地蹲在了地上,放声哭泣,我说,我要找凉生,我要找到我的哥哥。

    

就在那一瞬间,程天佑的身体微微一震。我如此的回答,比

    “我根本不爱你”这样的话,还要残忍地伤害了他。

那一天,在陆文隽面前,我毫无大脑的凌迟了程天佑最后的尊严。

    

他看着我,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嘴角微微垂下,深深绝望的唇纹,他突然明白,或者,他的感觉是对的,我是爱他的。

    但是对他的这种喜欢这种爱,在触碰到凉生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陆文隽回望着他,嘴角荡开一丝细微的不屑。

程天佑笑了笑,仰了仰脸,咬了咬嘴唇,双手不停的交叉着,最终摊开,他的脸上,再次荡起一个味道苦涩的弧,他低头,又抬头,看了看我,说,OK,OK。

    

他一连说了两个OK,便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最后,转身,离开了花店。

    

那时的我,真的傻得可以,真的认为一个人的心,可以反复的包容,可以反复的承受累累伤痕。

    但是,我忘记了,人是会累的。

当我们的爱情累了,就会停止了爱的旅途。

    

亲爱的,不是我不爱了,不是我忘记了,只是,我的爱,累了,倦了,疲惫了。

    

那天晚上,我靠在金陵的肩上,反复惦念着程天佑离去时,满眼伤痕的目光。

    金陵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叹气,她说,姜生,你有没有想过,其实,除了天恩的原因之外,程天佑,也是你一步一步逼走的。

    你把他想得太坚强了。所以,你就肆无忌惮地将你因凉生而有的痛苦放大在他的面前。

    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过,程天佑,他是人,不是神。

而且……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迟疑了一下,说,而且,就算那天,那个人就是凉生!

    就算他没有失忆!你们之间还能有任何的希望吗?你不要忘记,你们是兄妹。

    从你们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开始,就注定了:你们是最亲的人,但也是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她说,姜生,你别傻了。

二十九那些相片上的女子,分明是小九的眉眼(1)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想去买份早餐,顺便买一份报纸。

    

陆文隽的电话打了进来,话语暖暖,问我昨夜的睡眠如何。他说,姜生,昨天,或者我们不该如此猜测程家,更不该如此猜测程天佑。

    我很抱歉,让你们的关系变成这样。

我笑笑,其实,我们的关系早已经那样了,与你无关的。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和凉生,才说的。

陆文隽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姜生,那今天晚上程家的聚会……

我摇摇头,说,我应该是程天佑最不欢迎的客人,我没有必要去找脸色看的。

    

陆文隽就很淡地笑笑,他说,也好,你好好休息。或者晚上我陪你到处走走。

    然后他又沉默了一下,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念念,凉生既然又出现在这个城市里,那么会不会回到程家。

    哦,不会的,程家的人有心对你隐藏他的存在,就不会让他出现在这个聚会上。

    不过,也不对啊,他们根本不知道,你会去这个聚会……

陆文隽本是自言自语的话,却在我心里炸出了惊雷。

    我立刻说,好的,我晚上去!

陆文隽迟疑了一下,他说,姜生,我怕你不想看到程天佑的。

    

我说,没关系的,我看不见他的,而且,他也看不见我的。他眼睛里只有宁信和程天恩的,没有我的。

    

陆文隽说,恩,那好。散散心,希望你能快乐一些,我晚上来接你。

    

我说,好的。我先去买报纸和早餐。早餐得买两份,八宝要来的。

    说到这里,我又对陆文隽说,我说,你就不能让柯小柔管教一下八宝啊,整天浑浑噩噩的,她才十六岁呢。

    

陆文隽淡淡地笑,很耐心地听我抱怨。

如果是程天佑,他一定会说,哎呀,姜生,你肯定是痛恨八宝吃你的早餐,才这样记恨她,背地里说她的小话!

    

挂断电话后,我就满心想着今晚这个可能会有凉生出现的程家聚会。

    肚子咕噜咕噜叫的时候,我才想起,对呀,得买早餐和报纸了。

离开小鱼山的住所之后,我没有订任何的报纸。

    所以,看报纸的时候,只能去报亭买。

每次,买报纸的时候,冬菇都会跟在我的身后,洋洋得意的表情。

    我一度很想将它训练成世界上第一只为主人扛报纸的猫,当然,愿望总是美好的,可是实现起来,却很困难。

    

我承认,冬菇是一只很智慧的猫,遗憾的是,我不是一个很智慧的主人。

    所以,我一直没将冬菇训练成功。

我喜欢在街上边走边看报纸,这是高中的时候,认识小九之后养成的习惯。

    天佑曾说,这是个坏习惯。
遗憾的是,我一直都不自觉。
直到今天,我拎着报纸在路上边走边看的时候,才知道,这是多么坏的一个习惯——我掉进了一个没有古力盖的下水道。

    
因为报纸上有几张相片让我失了心慌了神,忽视了脚下的路——那些相片上的女子,分明是小九的眉眼!

    
只是上面的大标题分外刺眼:《苏曼

    “浅规则”女主角相片大曝光》。
我在掉入下水道的时候,竟然忘记了疼痛,只记得不久前,金陵说的那个关于苏曼的劲爆话题,她说苏曼为了换取一个重要角色,找了一个

    “小姐”去跟导演

    “交易”……
报纸上那些暧昧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53
目录   上一页   ←   53/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