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63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26 M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2 11:20:00
厥在大街上。那些飘渺的小孩子的咯咯的笑声和娃娃的哭声,仿佛在我耳边生了根,任凭我怎样逃脱,怎样奔跑,它们都挥之不去!它们就像追命的索一样,紧紧扼住了我的咽喉。

    我仿佛看见了,那冰冷的手术室。

    那堆鲜艳狰狞的血肉,它们嘲弄地看着我,看着不负责任的我!

    它们再也回不到我的体内,再也变不成一个温暖的孩子,呱呱落地,摇摇晃晃的长大,晃着小手,撒着脚丫冲我跑过来。

    哦,不,它们会变回来的。它原谅我了,它对着我笑了,那笑容就像这川流在公路上的车灯一样迷离温暖。它在对着我招手呢……我直直地奔向了车水马龙的公路。

    眼前,一片天光。

    尖锐的刹车声。

    随后而来的是众多司机的咒骂声。

    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恍惚了。恍惚着向着那些微微带着温度的灯光走去了。

    姜生,你怎么会在这里?陆文隽从车子里下来,看着失魂落魄、神情憔悴的我,焦躁地问。

    哦?这是谁的声音?

    我怎么辨别不出来了?我的脑袋里只有医院里医生的话。

    ……他很严肃地对我说,姜小姐,你可要考虑好了。作为RH阴性血的你,如果失去这个孩子的话,以后就可能再也不会做妈妈了。

    ……RH阴性血流掉孩子的话,以后将会发生溶血性不孕的。所以,我希望你留下这个孩子。这是上天赐给你们这种血型的人独一无二的孩子。

    ……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慎重慎重再慎重地考虑。而且,如果你没有合适的原因的话,我不想让这里葬送了你一生的幸福。

    ……你问过你的先生吗?你征求过他的意见吗?你如果擅自来做这个主的话,我想,这会给你身边的人造成极大的伤害的……

    最后我是如何说服了医生的呢?

    ……我说,我最亲爱的哥哥,他患上了髓性血癌了,他是RH阴性B型血,是罕见的熊猫血,十万分之一的人,采用有这样的血型,而我是他唯一的亲人,最有可能拥有他可以配型的骨髓……我爱这个孩子……可是,我不能看着我的哥哥眼睁睁地从我身边消失……
    就这样,一切都成了万劫不复。

    陆文隽被我空洞的眼神吓坏了,他皱着眉头,将我抱上车,车轻轻地开动起来,他说,姜生,这些天我出差在外,不在你身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才知道,自己已经在车上了。

    我冲他傻傻地笑了笑,眼前,面对着我的心理医生,面对着我最信任的男子,我还有什么不能倾诉?已经背负了太多的压抑,我痛苦的几乎崩溃。

    我紧紧地看着他,喃喃地说,我的孩子没有了,我将它杀死了。

    车重重地刹住,人重重地前倾。

    陆文隽回头,说,你说什么!姜生!你再说一遍!

    我的眼泪疯狂地奔流了出来,我几乎发疯一样地嘶吼,像一头受伤了的小兽。我说,是的!是的!我杀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否则的话,我无法救我哥哥的。说到这里,我嚎啕大哭,我说,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他的!不能失去他的!

    陆文隽艰难地转头,问我,说,姜生,你是说……你……怀孕了……

    我说,是的,我很无耻,我怀孕了。

    陆文隽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车窗外的霓虹灯安静地闪烁着,闪烁着,还有他眼中明明灭灭的如同泪光一样的液体。

    他轻轻地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试图平息我激动的情绪。

    但是,很显然,他的情绪也骤然地激动了起来,他说,我真该死!我真该死!我怎么会告诉你这个消息!我怎么会告诉你凉生的病情!我该死!

    我傻傻地看着陆文隽莫名其妙的反应,心想,你该死什么?又不是你怀孕了,你杀掉了孩子。你跟着崩溃什么?莫名其妙嘛。

    那一天,陆文隽的车一直停在路边,很久很久。他那如春风一样的眼神,变得茫然失神起来。

    我不知是如何从他的车上下来的,也不知是如何晃荡回家的。总是感觉,眼前有一个小孩子,在对着我咯咯地笑;一会儿又撕心裂肺地哭。

    我仿佛还看到了程天佑,他低着头,正在很专心地钉一张婴儿床,然后,他轻轻地哼着自己粗制滥造的歌——小姜生,在竹篮里睡着了。在竹篮里睡着了的小姜生,不要哭,不要闹,不要吵醒了大姜生……

    天佑。

    小姜生再也不会哭。

    再也不会闹。

    再也不会吵醒了大姜生

四十五 哦,我知道了,准是肚子里的小宝宝不听话了。让你受苦了,姜生
我苍白着脸色回到小鱼山,开门的时候,冬菇正好叼着一条鱼跳出来,在我面前炫耀。

    我苦笑,难道神奇的冬菇会开冰箱了吗?

    这时,我才嗅到,屋子里飘着一股浓浓的肉香。但是这种感就,却让我眩晕,让我莫名其妙地干呕。

    程天佑听到开门的声音,便匆匆探头,略略心疼地埋怨我,姜生,你去哪里了?

    这么晚才回来?我给你打了好久的电话,你都不接。又不是小孩子了,都要当妈妈的人了,还这么贪玩!

    天佑说,都要当妈妈的人了,还这么贪玩。

    他说这话的时候,他眼底藏着无限的温柔和宠溺。但是正是这种眼神,却让我感觉,自己无从逃脱,无从躲藏!排山倒海一样的痛苦纠结在我的胃里。我脸色变的苍白,整个人都飘忽了起来。

    天佑匆匆下楼,慌忙地扶着我,说,姜生,姜生,你没事吧?不要吓唬我啊。

    半天,我才仿佛清醒过来。我喃喃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天佑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说,我?哦,我怕你担心我被别的女劫匪给入世**了,所以,为了你不担心,我就跑过来了。

    忽然,他看了我一眼说,姜生,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坏啊?

    我摇了摇头,说,没,没什么。

    天佑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哦,我知道了,准是肚子里的小宝宝不听话了。让你受苦了,姜生。

    说完,他就轻轻地将我拥进怀里,紧紧抱着,不出声息。但是,我却能听到他喉咙里急急的喘息,他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对我说,对不起,姜生,让你受苦了。

    他孩子一样的话语,让我的眼泪无声落下,滴在他的手臂上。

    他微微地一愣,,将我掰过来,说,姜生,你有事情?你一定是有事情的,告诉我,我替你分担。

    我不作声,只是咬紧了牙齿狠狠地流泪。

    他温柔地给我擦拭眼泪,说,你在担心小九?凉生?小绵瓜?还是……北小武?

    我仰起苍白的脸,看着他有些憔悴的俊美容颜,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他整件事情。

    天佑说,好了,大姜生同学,我最害怕你流眼泪了,这样,咱们的宝宝肯定将来是个小哭瓜,那咱们俩不就没有二人世界了吗?不要哭了,否则我不跟你玩了,我跟小姜生玩了。说完,就笑着,盯着我的小腹,说,小姜生,大姜生哭了,你有没有不舒服啊?

    啊,什么?你不舒服?那爸爸来拍拍你啊。说完,就将手轻轻地放到我的小腹上,脸上笑容宁静,说,小姜生,现在好些了没有?
在他的手落下的那一刻,我惊恐地尖叫出了声音,仿佛有无数的绳索紧紧勒住了我的颈项,让我无法喘息。我重重推开了他放在我小腹上的手,仿佛他触碰到了我最不可触碰的伤口,生生撕裂了我的身体!

    我大声而激动地呼喊,我说,你闪开!闪开!

    程天佑一脸错愕地看着我,说,姜生,你怎么了?说完,将手温柔地搁在我的额头上,试试看,我是不是发烧。

    我一把将他的手打开,情绪异常激动,我说,你瞎眼了!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打掉了你的孩子!你瞎了眼睛了吗?你还对我这么好!

    程天佑就像木头一样,愣在了原地。

    久久回不了神。

    然后,他沉默了很久之后,喃喃,说,姜生,你饿了。哦,我电磁炉上还煲着鸡汤。

    说完,他就面无表情跑到厨房,很小心地照看那锅汤。

    我看着他的样子,心痛到不可自抑了。我拉过他的胳膊,我说,天佑,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

    他看着我,说,不要说话,我在给你炖汤呢。我听别人说,女人怀宝宝的时候,要进补的,我不能饿着小姜生的。

    说完,他就对着我的小腹傻傻地笑,说,小姜生在妈妈的肚子里要乖啊。爸爸一会儿就给你做好好吃的了。

    我看着他,看着他透明温柔的笑,整个心都碎了。我说,天佑,天佑,求求你,别这个样子。

    可是,他不管我,只是拼命地盯着那锅汤。

    等汤熬好了,他就将它们分盛在小碗里,然后,也不看我。

    就去默默地在房间里来回地走,不停地擦拭,所有可以擦拭的地方。他自言自语地说,不能有脏的地方,否则,对小孩子不好。

    擦拭完了房间,他又去收拾房间里那些零散在房间里的小水果叉子,不肯看我。

    说,放在外面,会伤害到宝宝的。姜生,我们的小姜生宝宝那么漂亮,一定不能被这些东西伤害到她。

    ……

    那一天,整个晚上,程天佑一直不肯看我,一直在自顾自地收拾着整个房间,一直在傻傻地自言自语着。

    任凭我如何,他都不肯去听我说的话。

    最后,他走进了书房默默不语地钉那张几乎要完成了的婴儿床。他很小心地抡起锤子将钉子仔细地钉入木头。

    一声一声,锤击着我的心。

    他一边仔细地锤钉着小婴儿床,一边哼起那首自编自造的歌谣——小姜生,在竹篮里睡着了。在竹篮里睡着了的小姜生。不要哭,不要闹,不要吵醒了大姜生……

    他那么认真,那么深情地唱着,柔长的眼眸一直温柔地盯着小床,仿佛里面那个甜美的婴儿,正在对着他咯咯地笑
天佑——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奔涌了下来。我说,我求求你,清醒一下吧,再也不会有小姜生哭,再也不会有小姜生闹了。对不起对不起,天佑!对不起啊!

    我紧紧扯着这个麻木到无知无觉的男子,恨不得将自己撕碎。

    锤子,终于从他的手中滑落,重重地落到了地上,他的眼睛动了一下,似乎有微微的光,然后,他缓缓地抬起眼睛,看着我,有些茫然,他说,姜生,你有这么恨我吗?

    我一边流泪一边摇头,我说,对不起,天佑,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能看到凉生有任何的闪失,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天佑轻轻地念,哦,凉生……凉生……为了你的凉生……你……杀了我的孩子?

    说到这里,他痛苦而缓慢地闭上眼睛,两行眼泪,从他的眼角,滚落了下来,落在地上。

    他,落泪了。

    我呆在了原地,身体的痛苦和心里的痛楚纠结到一起,我伸手,试图给他擦去眼泪,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男子,居然会流泪。

    他重重挡开了我伸去为他擦拭眼泪的手,睁开火焰一样燃烧的眼睛,一拳头狠狠垂下!那张小小的婴儿床顿时散了架。然而,鲜血,也从他的手背上留了下来。

    那么刺目。那么分明。

    就像那团与我身体生生分离的血肉,在那一刻,我突然眩晕倒地……耳边尖锐地响着小孩子的哭声喊声惨叫声,还有阴森森的咯咯的笑声……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安然地躺在卧室的床上,隔日午后的阳光满满地撒在我的脸上。

    只是,已寻不到那个叫做程天佑的男子。

    只有桌子上,他遗落下的一串晶亮的钥匙。

    这时,陆文隽的电话打了进来,他的声音有些疲倦,但是依旧温柔如春风,他说,姜生,你现在还好吧?

    我突然哭出了声音,面对着自己依赖的男子,我说,我不好,我非常不好!程天佑知道我打掉了他的孩子,已经恨死我了。

    陆文隽愣了一下,说,他的孩子?

    陆文隽这么一问,我突然觉得,我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63
首页   上一页   ←   63/13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