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75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26 M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2 11:20:00
指着我的鼻尖,尖叫,姓姜的,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我怎么得最你了!你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告诉你,咋俩还不一定谁掀进陆家的门呢!

    我的心肝脾肺肾顿时一抖,心下默念,你进!你进!你全家都进!

    八宝有些疑惑地望着我和柯小柔,很显然,她不知道,短短的几天中,我,陆文隽,柯小柔之间发生了什么狗血纠葛。

【19、这句话就像美轮美奂的细瓷,轻轻地,落在了地面上,粉碎。】

    金陵的电话打来之前,我还沉浸在刚才战胜了柯小柔这傲娇的男子的喜悦中不可自拔,

    这次的胜利,我只用了一个眼神,全程无一句话。

    当下我无限感叹,未央和宁信这对姐妹果然厉害,她们两个人都喜欢静默,虽然一个傲慢型,一个端庄型,但殊途同归啊。

    什么敌人情人亲人朋友全被她们静默欢喜的磁场给吸了进去,赢也赢得体面,输也输得漂亮,完全不像我们,歇斯底里之后,算是真性情,还是毫无形象可言呢?

    我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这时,金陵的电话打了进来,这几天她回了青岛,一来看看母校顺便擦家大学同学聚会,二来参加老同学许暖的婚礼,我接起电话,他在那端喜笑颜开,说,姜生,我从青岛回来了。刚下飞机,正坐大巴往市区来。

    我说,哦。你不是下周一才回来吗?

    金陵说,咳咳,这不是社长暴怒了嘛,许暖的婚礼我参加了一半,吃过中饭就退场了。我还得保住饭碗啊,我的赚钱买房子啊,没有男人爱总得有个房子吧。

    我说,那你不早说,我也要去接你。

    金陵就笑,说,算了吧。我哪敢麻烦你呀,都要做妈妈的人啦,天佑不会舍得你东跑西跑的……哎……你和天佑的婚礼……凉生的病情怎么样了……我给天佑和你带回了一份新婚礼物呢……最近婚礼可真多啊……

    ……

    四周突然变得很静,耳朵里似乎可以听到时钟的呻吟,滴滴答答,时间溜走的声音,我不知道是怎样说出下面这句话——我说,其实,金陵,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们分手了。

    这句话就像美轮美奂的细瓷,轻轻地,落在了地面上,粉碎。

    一声惊裂,我却说得万份平静。

    电话那端的金陵沉默了大概半分钟,半晌,她说,我马上就下大巴!打车回来!姜生你等我!



【17、原来,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放不下的事,忘不掉的人。】

    金陵进门之后,将行李搁置,随手仍在地上。

    似乎是刚刚的惊魂未定,机场到市区,一路狂奔,一身风尘,直到看到了我安然站在她面前,她才放了心一样。

    我在一旁,帮她捡起行李,拖向室内,回头,笑笑,说,茶还是咖啡?

    金陵静静地将围巾解下来,换上我早已为她准备在门边的Hello Kitty 的拖鞋,她的动作很慢,小心翼翼的像是在思忖什么。

    一些话,说还是不说,一些事,问还是不问。

    点破那层薄薄的壁垒,会不会引发一场海啸?

    她见我回头,一脸微笑,便也扬起脸,冲我报以灿烂地笑,说,茶。坐飞机坐的,有些渴唉。

    我笑着,帮她端到露台的案几上。

    这座公寓最美好的地方,除了有两个可人的阳台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大大的露台,原主人因该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所以,这个小露台的布置上,极其心血地做了防水处理,精巧的假山,玲珑的小池,微醺的长青草木掩映,铺以洁白如玉的鹅卵石,散落其间。

    防腐木布置的栈道,中心处汇聚便是栖息处,花架掩映下,阳光透过花榭,伴随着流动如乐声的斑驳光影,初冬的阳光,偷偷地洒向你的眉心,你的睫毛,你的唇。

    薄冷的天气里,温暖的不成样子。

    花架的栖息处,原木的桌椅,附上金碧深红撞色鲜明的桌垫和桌旗,让整个空间从闲适中透露出了点点明媚之气。

    古色古香。

    焚香时,香烟袅袅,与花蝶相伴。

    一壶清茶,可以忘记繁华驳杂。

    我将茶杯放在案几上,轻轻推到金陵面前,自己坐在一旁,缓缓地喝下手中的茶。你们瞧,我连公寓主人的名字都不敢不愿提及,只敢用“原主人”三个字就该知道,我是多么抗拒和别人谈及这道伤疤。

    我将它小心翼翼,万分隆重地压在心底,封住,埋住,不敢去想,不敢去提。

    我怕日夜难寐,更怕泪落成海——

    我欠了他太多,恐怕今生都偿还不了。

    茶在金陵手中,淡雾蒙蒙,余香袅袅。

    她用眼尾的余光瞟了我一眼,见我面色平静,她也就不想去打破这份我艰苦维持的平静。

    这是多年朋友,默契十足,彼此之间心照不宣。

    她小心地抿了一口茶,然后冲我笑了笑,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姜生,你等等啊。

    说着,她就低头,顺滑的头发垂下,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信封里是一沓厚厚的相片,递给我,嘴角微翘,小,喏,这是我们大学同学聚会时的照片。

    然后她飞快从对面坐到我的身边,和我一起分享她去青岛重温大学时代的那几天喜悦,眉飞色舞的味道。

    其实,我知道,她只是想飞快地找到一个话题,不让我尴尬。

    我仔细的看着照片上的金陵,她温柔、漂亮、在一群人中微笑如花。这时,我的目光落在金陵身边的长发的女子脸上,她像寂静的湖水,却因惊鸿飞过,激起涟漪,有种凛冽之美。

    金陵看着我的目光聚焦处,说,哦,她就是许暖,漂亮吧?当年我们学校好多男生追她,这次同学聚会,好多男生都是为她而回了青岛。可惜啊,许暖今天已经结婚。新郎有款有型,又酷又美跟你家天...说到这里,金陵意识到自己太过兴奋,差点说错话,连忙停住了,指了指许暖旁边的那个短发女子,岔开话题说,喏,这是林欣,当年我们三个在学校里最要好。

    我装做没有听到她矢口的话语,只是安静地看着这些照片,听金陵说着这次聚会,以及许暖的婚礼。

    放下相片,我问金陵,说,你那些大学同学没有为了你回去的吗?

    金陵收起相片,笑了笑,说,唉,我哪有那么万人迷。

    其实,我知道,她还是放不下程天恩,那个在她十几岁就喜欢上的男孩,他曾有天使一样的微笑和容颜。

    原来,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放不下的事,忘不掉的人。

    她的天恩,我的凉生。

    我们亦知道,忘记抑或可以有更好的幸福,可是总有这么一个人啊,让我们不愿意要这些其他的更好的幸福啊。

    总有这么一个人啊。

    那个下午我和金陵看完了相片就没再说其他话题。她似乎是不放心我,却一直不敢问及,也不敢离开。

    她抚弄着我的发梢,我就安静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真正的要好的朋友就是这样即使坐在一起半天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

    我的伤口,她知,但不多问。她的安慰,无言,但我全懂。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坐在露台上,相互依靠,不再说话,喝着冲到很淡的茶,吹着细细的风,看着远天处的云朵。那些像棉花的云朵啊。

    云朵啊,云朵,你可看到远方的他?

    云朵啊,云朵,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已漂泊到了哪个城?是哪缕风乱了他的发,又是哪缕风入了他的怀?

    云朵啊云朵,他可知那个叫姜生的女子,千般愧疚万千仓皇......

    我将脑袋安静地靠在金陵肩膀上吹着细细的风,看着远天处的云朵。喝着冲到很淡的茶,告诉自己一句,那就这样吧。

    金陵思量了很久,突然问一句,姜生,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放不下凉生。可是你也说凉生和未央可能要举行婚礼了。

    金陵突然而来的直白让我始料未及,傻傻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下面要说什么。

    金陵叹了一口气,说,我想知道,你对天佑,真的只有内疚吗?真的没有其他感情?如果天佑回来,如果他还肯爱你,你愿意尝试去爱他吗?



【21、她的手指轻轻一松,那红色的喜帖好像一团流火,坠落在我的脚边。】

    金陵的话音未落尽,门铃陡然响起。

    我连忙借势起身,迅速去开门——

    其实,金陵问了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有些隐私,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你都不想她知道。

    我无法告诉她,也绝对不想告诉她,曾有这么一个夜晚,我醉酒之后,被陆文隽占有……而最让我无法面对的是,这一幕恰好通过监控器,如此清晰地发生在程天佑的眼前!

    这个男人在那一夜,疯狂的驱车而来,可赶到时,一切已经回天无力。

    衣衫散乱,花已作泥,

    因为深爱,第二日,他面对酒醒后的我,明明心在滴血,却还是那么温柔深情地认下了那一夜凌乱,甚至后来,认下了那个未能出世的孩子……而我的心,也错因为那个春风暗度的夜晚,渐渐对他萌生了恋人的悸动和柔软,

    然而,后来,当天恩告诉我哪个夜晚的真相后,一切天崩地裂!我再也无力以一个恋人的角色站在他的面前!

    就算他没有离开这座城,就算他现在再告诉我一次他不在意,真的不在意,可我逃不过我的心啊——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逃不过的心结。

    我只要看到他那双眼睛,就像是看到那个冰冷而不堪的夜晚,一幕一幕,他的眼睛,注定了是我今生的伤口。

    一个女人可以有很多隐秘的过去,无论有多么阴暗多么糜烂多么不光彩,但是绝不能有一个如此惊悚的过去毫无遮拦地发生在一个她想要同他共度一生的人眼前。

    否则,当初有多感天动地,以后就有多万劫不复,男人嘴上说不在乎的,往往是心里最在乎的。

    这一点,红尘之中,等待垂怜的女子,谁都该懂。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来说给金陵,让她能懂。

    我怀着不为金陵知道的心事,打开门,看到来人,脸色微微一变。

    未央不请自来,她一进门,就将一束紫蔷薇重重摔在我脚下,她眉间紧皱,双眸含怒,狠狠地盯着我,像是要把我整个人看穿一般。

    我一看那捧花儿,心下已明了,这是那日,凉生从花店带走的蔷薇,包花儿的小贴签上表明了花的来处,未央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

    果然,未央冷笑,说,呵呵!宁信还要我感谢你!姜生,看来,我真是该好好谢谢你啊!

    我看了看未央,看了看那束紫蔷薇,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愤怒,我说,这花是哥哥路过花店替你买的。我不知道......哪里让你不开心了。说完,我唯恐未央误会,还补上了一句,我和凉生,没有单独接触的。

    是的,我和凉生,从来没有通过一个电话,一条短信,甚至是QQ上,微博上,都没有一个字的交流。唯一的交流,就是那天,他来花店,当时,薇安和其他员工也在场。
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不管不顾的小女孩,我懂得进退懂得尺寸。我知道,我和凉生,就算是退回到兄妹的位置,在未央眼里,或者在我们心底深处,也不可能像平常兄妹那样。

    所以,见,不如不见。最好,一生不见。

    如果不是和陆文隽有协议在前,我会选择,离开这座城,彻底从他的生命里消失,就当他从未到过魏家坪,而我们,从未遇见。

    未央看着我,嘴角弯起一丝嘲讽的笑,她说,好一个没有单独接触过!好一个被“禁锢的幸福”!你们俩倒真会花语传情啊!谁禁锢了你们的幸福?你倒是说说看!我倒想知道,你们到底有多少幸福可以被禁锢!

    我低头,看着那束零散在地上的紫蔷薇,它的花语我还真的不清楚。我只是以为凉生随意挑回家,送给未央的———

    这是我曾无数次想象过这种幸福,每个夕阳西下的黄昏,我在家中,做好了饭,安静地等一个人下班归来,他回来时,给我捎小小一束鲜花。

    若是在城市,便是花店里小小的一束不贵的雏菊,若是在乡间,便是他路边随手摘来的不知名的野花。

    只是,此刻我已知,这个人,不会是凉生,也不会是天佑。

    我抬头看着未央,竟然有些内疚,说,我不知道这种花有这个花语....凉生...也只是看到这花儿开得好,估计他也不知道........

    未央冷笑,说,不知道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75
首页   上一页   ←   75/13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