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82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抱起冬菇的那一刻,眼里满是微笑,抬头,目光清亮,直到望向我,那一刻,四目相对,我顿时失去了语言,艰难的站在原地。而他脸上的笑容也在望向我的那一刻,渐渐的,渐渐的凝结在嘴角。
    冬菇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扑向我而来,最终停在了我们的中间位置,大概,他也嗅到了某种诡异的气息。
    这时,五六个黑衣人从围墙处堵了过来,一人挡在我面前,说,小姐我说过了,私人住宅,生人勿近。
    我悲凉的看着对面那个男子,努力的笑了笑,哦,是的,我已经是他的,陌生人了。
    他在不远处望着我,目光淡淡,嘴角紧抿,不辨悲喜。
    冬菇蹲在我们之间的草坪上,迟疑着,仓皇着,不明所以的来回张望。
    为首的黑衣保镖上前一步,说,小姐,请离开。
    哦,是的,我怎么可以这样大大咧咧的站在一个“陌生”的男子房前,还目露悲伤,我是犯贱了吧?
    我尴尬的转身,仓皇逃离。
    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突然有一双有力的手把我给揽入怀里,为首的黑衣人看到迎面而来的男子,微微一愣。
    我才发现自己身后居然有人!回头,却见是满面寒风肃杀的凉生。
    天!他怎么会来这里!
    我的眼角惊慌一扫,却见他的车就停在不远处。
    凉生面色凝重,眼角怒意波澜起伏,在他看来,我是一个想要见自己“负心”的男朋友,却被他的保镖阻拦在门前的妹妹。
    他一把推开那群保镖,拉着我的手,大踏步走进花园,直奔天佑而去。
    不待我反应过来,他一拳砸在天佑的下巴上,天佑毫无防范,直接倒在地上,嘴角溢出了微红的鲜血,他微微吃惊的看着凉生,却又瞬间坦然,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笑。
    我吓的尖叫起来,却不知如何是好,颤抖的说,凉生,你干嘛?
    凉生一把推开我,清冷的眼神看得我发疼,他走上前一把将天佑拽起来,揪着他的衣领说,你这混蛋,你不能娶她,干嘛要了她!
    那些保镖看着表少爷闯进不便阻拦,但此刻看到自己的主子被打了,连忙拥上前,程天佑冲他们冷冷的使了个眼色,他们便定在了原地,不敢上前。
我一听凉生斥责天佑的话,心里像被刀割了一般疼,很显然,凉生他误会了天佑。
    天佑做错了什么?
    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我怕太多真相暴露,慌忙上前拉住凉生,泪水潸然,声声哀切,我说,哥,我们走吧,这一切真的不怪天佑啊!哥。
    哥?天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转瞬消失在他那黝黑如墨玉的眼眸里。
    凉生直接甩开我的手,漂亮的眼睛里蕴满了薄凉的怒意,声音那么清冷,仿佛一层寒冰,不似往昔。他说,姜生,现在你给我一边待着。
    这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凉生,他的暴怒,他的冰冷——当他在医院里得知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之后,他已将这一切都算在了天佑头上,所以派陈叔去找他的下落。而此刻,他又恰恰看到了我被他的保镖阻拦的一幕。
    他转身看着天佑,精美的面孔变得可怕,眼睛血红,咬牙切齿,说,你要了她,让她怀孕,然后你抛弃她,让她打掉那个孩子,在她住院的时候不管不顾,今天她来找你,妥协也罢,求你和好也罢,你怎么可以让你的保镖阻拦她!她是…她是姜生!是你从我手里夺…是…是你五年前答应我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姜生!你的良心去了哪里?
    说完,他狠狠的又是一拳,砸在了天佑的下巴。
    我在旁边看着嘴角满是鲜血得天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我扑过去试图阻拦凉生挥向天佑的那些拳头,却被凉生一把扯住胳膊,说到,他让你吃的苦还不够多吗?
    这时天佑突然大笑起来。
    他晃晃荡荡的起身,也一把牵住我的另一只胳膊,突然,笑了,那笑容有些张狂,也有些薄凉。他冲着凉生挑了挑眉毛,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挑衅,他说,你给我这两拳是以什么身份?凉生。
    凉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天佑会说这句话。
    我夹在她们两人中间,左右手被牵住,他们互不谦让,手上的温度如同火焰一般,灼伤着我的皮肤。
    天佑用力将我拉近,看着凉生,说,这两拳,如果是以一个哥哥身份的话,我无话可说,如果…
    他忍了一下,俊美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轻薄的决绝。他低头狠狠的说了一句,如果你这是以一个新欢的姿态来告诉我这个旧爱的话,那我告诉你!凉生!是的!我就是占有了她!我就是睡了她!我就是让她怀上了我的孩子怎么了!我吻过她的唇!享受过她的身体!听过她的呻吟!占有过她的一切!你弄死我啊!怎么了!你五年前不是告诉过我,她是你的命吗?怎么现在你介意了?不肯了?介意我占有过这个女人?介意她并非清白之身?觉得屈辱了?忍不下了?
    天佑这番刻薄而露骨的话,顿时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能立刻死在这两个男人眼前。
    凉生脸色苍白,显然,他被天佑刚才的话给激怒了,原本清冷如玉的面容如同被烈焰灼伤,不等他说完,就挥起拳头向天佑而去。
    我转身,靠在天佑身前,企图阻拦凉生,哭着求他,我说,哥,走吧,求求你了,我不想你们俩这样啊,我不要你们俩这样啊!
    天佑看着挡在它身前的我,愣了一下,但还是推开了我。他没有躲,凉生那一拳重重的砸在天佑的胸口,他吃疼的表情,微微的一晃,目光里带着几许轻视看着凉生,冷笑,说,呵呵,我告诉你!你要这些都受不了,你就不配说什么她是你的命!更不配她爱你!你不配她为你得病打掉我的孩子!
    不配!
    说完,他像是困境里的兽,再也压抑不住怒气,狠狠的挥拳砸在凉生的面颊上。
    天佑的嘶吼,痛苦而嘶哑,隐忍而哀伤,像绵密的针,直直的的扎入我的胸口,痛到不能喘息——
    一句“我的孩子”,四个字,让我悲辛无尽。
    时至今日!时至今日!
    他仍将这一切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不肯将那一夜的真相吐露在我面前。是怕我知道真相后痛不欲生吗?
    天佑啊,天佑… 

【35、我就是占有了她】下
    我泪眼朦胧,胸口像压了千斤巨石,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
    而凉生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如遭雷击。
    他眼里闪过一丝碎裂的光芒,不可思议的望向了我,似乎是在询问,又像是震惊之后回不过神儿。
    那个孩子是为了我?
    为了我?
    为了我!
    ……
    瞬间——
    误诊,血癌,骨髓移植,姜生,孩子……这一连串关键词,似乎在他的脑海里迅速流窜,连成线索,连成一段真相。
    我望着凉生,在他那不敢相信的眼神里,往事一幕幕重现——那些屈辱!那些无助!那些掩饰不住的伤口!仿佛就在昨日,他们狰狞着鲜血一样的颜色,冲我微笑。
    我整个人几乎崩溃,哭着转身,推开那些保镖,掩面企图逃离小鱼山这处伤心地,却被绊倒在原地,只能抱着膝盖放声哭泣。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凉生从地上挣扎起来,他擦掉嘴角的血迹,慢着脚步,迟疑着,缓缓的走过来,仿佛每一步,都是一种惊扰,仿佛每一步,都抵足在刀尖之上。
    我缓缓的抬起头,泪眼朦胧中,是他苍白而温柔的面容,眉宇间纠结着浓浓的心疼,却强压在眼底,不肯过多暴露。
    他走到我身边,看着我满脸的泪水,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想要为我擦去眼泪,眼角扫向了身边的天佑,却最终没有举起。
    那一刻,他的心中似乎是有千言万语,可是在他认定的属于我的那个男人面前,却只能无望的站在我的对面,无法拥抱,也无法安慰。
    仿佛一厘米的靠近,便会扰乱了方寸。
    仿佛多一下肢体的温柔,便会崩裂那些隐忍。
    最终,他开口,清冷的声音里满是疼惜,为什么,那么傻?
    他一句话出口,我的眼泪便溃不成军。那时那刻,我多么想自己能多一份执拗,多一份不管不顾,哭到在眼前男子的怀里。
    那是我梦想了一生的怀抱,那是唯一能给我安慰的肩膀。
    可是,我却不能。
    凉生几乎是僵硬的站在我面前,不能进,也无从退。
    仿佛进一步,便会是万劫不复。
    他似乎是控制了很久,才终于缓缓的开口,那么艰难,他说,姜生,你可知道,你打掉的那个孩子,意味着是程家未来的继承人。天佑他确实很难受。你要理解他作为一个男人的痛苦。
    他几乎是支离破碎的说完这些话。
    我抬头,警惕的看着他,我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他的下一句话,随时会出现一把锋利的刀,刺穿我整个心脏。
    果然,他说了。
    他说,姜生,你如果放不下他,就别总是那么倔强。说到这里他似乎也被刺痛了,声音有些抖,但还是说了下去,姜生,你这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能不知道,做这种人家的女朋友,将来还要做人家的妻子,你要懂得退让,懂得认错。如果,你开不了口,我替你去跟他说,我替你去跟他认错。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凉生,久久回不过神儿。
    突然,我笑了,喉头间似乎有种血涌的腥甜的味道,散在我的嘴角,笑颜如花。
    我的声音突然尖锐了起来,笑到噙泪,指着不远处的天佑,对凉生吼,是啊,我爱天佑!我放不下他!他就在我的心里!长了根!我每日每夜都在想他!每日每夜都想告诉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爱到我说不出口!爱到我变成了哑巴!爱到只能把他一辈子放在心里!爱到永远只能远远的看着他!永远只能他在世界的这一头!我却只能在世界的另一头!爱到他永远都不知道我是多么爱他!呵呵,凉生,我爱他!怎么办?你帮我,你教教我,怎么办?
    那一刻,我被凉生的话刺激的像中了魔咒,再也不能像一个精准的电脑一样控制自己对感情的收放,只能像是天下所有被伤掉了心的女子,对着自己深爱的男子说着倔强而口不对心的话。
    不疯魔,不成活。
    凉生愣了楞,突然,也笑了,眼里涌动着晶莹的光,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天佑,说,你若能早对他这么说,他又怎么舍得生你的气,和你分开?
    我也笑说,是啊,他又怎么舍得?我说,哥,你去告诉他,我舍不得他,你去求他,让他不要离开我!你去啊!
    可是话说完后,我却后悔了!
    凉生像被推上悬崖,他看着我,回头又看着天佑,最终,他的声音泛着苦涩,说,天佑,姜生她太年轻,你忘记她的这些不好吧。
    天佑哈哈大笑,双目如血,他已经说不出任何话,只能用大笑来掩饰自己心里无尽的悲凉,那座隐忍的火山,像是会随时爆发,又像是会随时消亡。
    他悲苦无奈的摇着头,喃喃道,姜生,姜生……
    他咬牙切齿的喃喃着我的名字,却说不出话来。
    可是,我能知道,他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他一定想说,姜生,姜生,你真狠!你唤着我的名字,却诉说着对另一个男人的深爱!
    姜生!
    姜生!
    ……
    圣诞节,小鱼山,野木荒凉,我和凉生,像是充满警惕的刺猬,带着伪装的面具,彼此给对方捅着刀子,而天佑,却像一个无辜的道具,凛冽而绝望。
    就跟华山论剑似的,看谁先砍死谁,看谁先崩溃。
    只见硝烟,不见泪光。
    此种滋味,爽到骨子里。
    呵呵。
    是不是,只有更狠一些,才能更疼?
    疼到忘了你,忘了爱。
    ……
    我们三个人伫立在原地。
    寒风漫天,太阳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圣诞节的天空,飘起了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
    两个站在误会彼岸的男子,一场嗜血悲绝的战役。
    纠结于彼此心底不肯提及的秘密真相。
    那些保镖们一下子看爽了,往日都是他们奋战在肉搏第一线。现如今他们却在这里舒舒服服的看着程家的2位少主人在肉搏,肉搏完了,还赠送年度苦情大戏,激情四射,狗血淋漓,而且门票全免,环境优雅。
    直到程天恩的到来,他们才诚惶诚恐的散开。
    天恩一下车,看到我们三个人这狼狈样儿,先是吃了一惊,然后轮椅飞转,走上前来,眉眼间全是关心,说,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上篇完)


【下篇 流年下】

【第七章 绝地】
【楔子 骨梳】

    我有一双臂膀,于这世界,却给不了你一个拥抱。
    我有一束目光,于这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82
目录   上一页   ←   82/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