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_分节阅读_第98节
小说作者:乐小米   内容大小:1347.91 KB   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39   加入书签
然不是可以未央相互取暖的人,他会冷却她的心、她的青春、她的幸福 
   她的一生。更何况,她为了这场婚礼,对他做了最大的期满——按照她对凉生这个人的了解,他该多么恨她,多么不会原谅她! 
   所以昨夜,她劝说未央放弃。 
   所以,当她走入未央那一个人孤单的婚宴时,面对她如泣如诉的朦胧泪眼时,还是那么认证、那么残忍地告诉她——他有多爱凉生,就有多恨你! 
   这仿佛一记霹雳,炸在了未央的眼前。 
   她仿佛被人用耳光狠狠地扇醒,从逃避、麻木之中醒来。她不再笑,更不再哭,而是呆呆地看着我,喃喃着,仿佛在念着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仿佛一个被她狠命忘记,却又要拼命想起的名字——姜生?姜生!姜生。。。 
   渐渐地,她仿佛从昨夜之中醒来,迎着我走过来,她哈哈大笑,说,姜生! 
   她说,姜生,现在你该满意了吧!我失败了!我彻底失败了!败给你了!我留不住一个我想爱的男人,你,满意了吧!你该对着我笑啊,你该嘲笑我,甩你耳光时多么硬起;你该嘲笑我,对你晒幸福晒蜜月时多么可笑!来啊,嘲笑我啊! 
   我站在原地,任凭她推搡,虽不是我主动放下的错误,但却是和我最亲密的亲人伤害到她,我无力反抗。 
   宁信拉住几乎发疯的未央,她说,放弃凉生吧!别傻了! 
   未央转生,狠狠看着她,几乎是口不择言,她说,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我放弃凉生,不就是希望凉生跟姜生在一起,那样,就永远没有人跟你抢程天佑了!你太自私了! 
   宁信看着未央,心酸而悲伤。 
   我看着宁信,未央的话,让我突然感伤。 
   突然,未央一把拉起我,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将我拉上车,关上车门,任凭宁信如何拍打车门,她都不肯开。 
   她拨打凉生的电话,却被转到了声讯台。她冷笑,凄厉地冷笑,说,凉生,你不接我电话!那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会带走你最爱最舍不得的人!小鱼山的悬崖边上,我就告诉过她,如果,她把我逼上悬崖,那么我就和她一起跳下! 
   说完,她就发动汽车。我在她身边,惊慌失措。 
   我试图跟她说话,她转脸对我冷笑,说,你想死在路上,还是死在悬崖边! 
   这是,车门打开,却是一身疲惫、满眼血丝的凉生。‘ 
   他站在离我们很近的距离。 
   未央突然就哭了,她像个找到了家的孩子一样,从车上跑下来,抓住凉生的收,说,原来你在这里的,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的! 
   凉生不说话,转身走向车的另一旁,拉开门,一把拉住我的收,震地有声地说,姜生,别怕,我在这里! 
   我看着他,眼泪突然掉了下来——这是一双我等待了多久的手啊。 
   我以为我默念了“三,二,一”,我以为我就会彻底放弃——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人追你千辛万苦,却得不到你;有人只需对你微微一小,却令你连滚带爬纵声而去。 
   凉生看着我的眼泪,眼眶微微一红,他的收握紧我的收,变得越来越用力,他说,姜生,我们走! 
   我看了看身边的宁信,我想起,昨夜天恩说的话,原本还在迟疑的新,突然在那一刻变得毫不迟疑。 
   令我们为爱赴死可以有很多方式、很多原因,但是,往往没有成行,因为缺少了那份决绝——而宁信,是我此刻变得毫不迟疑的导火索。 
   我和凉生离开的时候,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了无数的闪光灯——如果没有程家,这是我们“享受”不到的礼遇。 
   凉生没有躲闪。 
   此刻,他根本无须躲闪。 
   他用他的方式,宣告于天下——是的,我要带她走! 
   在他牵他的方式,宣告于天下——是的,我要带她走! 
   在他牵我的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他等于向全世界宣战了,而不仅仅是一个程家。 
   未央看着我和凉生离去,悲凉地笑,声音缓慢而苍白,崩溃而绝望,她一字一抖,笑比苦悲——我们的婚礼,你带姜生走?凉生!这辈子,天涯海角我绝不放过你!



【69.不要忘记,我说过的,有很多办法,让他死于非命】

   那是一夜的相对无言,在他的公寓里。
   夜风很静,吹过窗外的树枝,他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
   我在卧室里,北小武给我打来电话,他说,***的帅啊!然后,他又说,姜生,我偷偷跟你说个事情,别看他没啥表现,其实,当他知道你们俩不是兄妹,没有血缘关系的时候,开心地从我家二楼跳下去。
   我的心微微一紧,叹了口气。
   北小武说,你叹什么气!唉!多么沉静的男人,遇到了真的让自己动容开心的事情,都会像个孩子一样,挡不住啊!
   我笑了笑,对他说,小武,程家来电话了,要他过去。
   北小武说,管天管地还管着娶妻啊!
   我说,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
   这句话,我最终咽了下去。
   是的,在他肯带我走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一生完满了,虽然,这是对另一个女人的残忍,虽然,他并没有说,他这么做,是因为他爱我,还是因为我是他的妹妹。

   直到第二天,我也没有去公司。
   我知道,外面的世界,定然已经风云变色。
   关于程家沧海遗珠的违背伦理道德的做法一定被吵得沸沸扬扬,城市上层的笑谈,城市民众茶余饭后的闲话——都是它。
   相较于我的忐忑,凉生在家中却显得格外冷静。
   冷静的仿佛他已经不想自己的退路。
   我的手机上,安静地显示过几个未接来电。
   有莫春的,有西门总监的,甚至还有陈总的。。。。我知道,这是公司的探询。
   最终,我给莫春发了一条短信,我说,最近家中有事,帮我请假吧。
   下午,莫春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不用隐藏了,全城估计都知道了。
   然后,她又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如果认定了一个人,认定了一件事,就走下去吧。人生很短,有些错过,却会很长。
   我没有回复她。
   三天之后,凉生接过老陈的电话后,出了一趟门。出门之前,他看着我,很冷静地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姜生,相信我。
   回来之后,他难掩眉间的喜悦,只是看着我,不说话。
   我并不知道,他是得到了确切的检测报告————那就是,我们之间,确实没有血缘关系————他等到了他想等的东西。
   我看到他额角微微有伤,我就问他,怎么回事儿?
   他就笑,说,开车太急,出了点儿小车祸。不过没关系,我不是回来了吗?
   但是,我却怎么也开心不起啦,因为之前我突然接到了陆文隽的电话。电话里,他声音异常诡异,他冷笑着,似乎是将一份报纸给扔在了桌上的声音,他说,姜生!别忘记我们的约定!我虽然说了不娶你!但是我没有说,你可以同凉生在一起!
   他挂断电话之前,冷笑道,你如果执迷不悟,不要忘记,我说过的,有很多办法,让他死于非命!
凉生刚转身,我的手机上突然来了一条短信,很简洁:车祸?呵呵。
   我的心骤然跌落到了谷底。
   是的,我同魔鬼做了一笔交易,虽然中途,他换了筹码,可是要赌的依然是——不允许我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凉生似乎发现了什么,他转身,说,你有什么事?
   我就笑笑,说,同事要我上班。
   凉生张张嘴巴,大概刚想说,不必去了,最后却又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心眼儿的男人。于是,他笑笑,说,这个问题,我们一起来解决把!


【70.从今天起,再也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了!】 
   当天夜里,凉生拉着我去了一个地方。 
   去的路上,在车里,我问他,我们这是去哪里? 
   他只是笑笑,说,去一个我们要去面对的地方。 
   然后,他转头看看我,说,你怕吗? 
   我迟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更不知道,他为什们要说“怕”这个字。当他的车停在了一家古老的别墅旁边,我才知道他是来找程方正的。 
   我紧张地看着他,轻轻抓住他的胳膊。 
   凉生看着我,微微笑了笑,他的收很轻地拂过我的头发,说,姜生,别怕。我会在,一直都在。 
   然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他带下了车。 
   在佣人们的带领下,凉生和我走了蛮远,才抵达楼前。 
   程天恩迎出来,只是笑笑,说,表弟,你现在可是风云人物了。 
   凉生也笑笑,说,沾光。 
   程天恩叹了一口气,说,我也可惜你们啊,唉,可是爷爷不肯见。 
   凉生说,我去偏厅,等到他想见就是。 
   程天恩看了看我,又看看凉生,说,我也不想爷爷这么固执!只不过,你这次真的做得太过分!娶一个程家不会承认的人,还要在婚礼当天悔婚;悔婚就悔婚吧,你还要带着凉生私奔。私奔就私奔吧,你还不肯接爷爷电话。 
   凉生沉吟了一下,说,我是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现在我有答案了。所以,我自己来找他,我知道自己该去面对他。 
   程天恩就不再说话,将凉生和我让进了屋里。 
   我和凉生在偏厅等了很久,程方正也不肯出来。 
   凉生的指尖也微微有些凉了,但是,他的脸色依然宁静。 
   突然,门外一阵尖锐的刹车声,然后,传来细细碎碎的声响,似乎有人在熙攘——我心下明白,有人可以将车开刀别墅前,而不是大门前,此人一定比凉生在程家的地位还高,那么。。。
   果然,人语纷纷,有人喊道,大少爷回来了。 
   我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了,凉生看着我,脸上表情有些捉摸不定。 
   这是听到佣人们偷偷私语,不知道是刻意在我们面前奚落还是无心被我们听到。总之,他们是又隐秘又高调,只听他们说,凉生表少爷私奔这件事呀,快把程家闹翻天了。记者堵门,老爷都给气病了。这不,大少爷都被召回来了。 
   我的心一下子惊了一下,不禁紧紧揪起。 
   凉生很坦然坐在沙发上,他知道,他此行会面对什么。 
   屋外,脚步声渐近,天恩转动轮椅,迎了出去,热切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忍不住幸灾乐祸地说,哥,你可算回来了。 
   天佑将衣服交给助手,明知道下面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还是硬着头皮转移话题,嗯,爷爷呢。 
   天恩一愣,说,爷爷?哦,凉生跟姜生在偏厅,爷爷被气到不想出面。他们兄妹的事,说要你来处理! 
   天佑沉稳而坚决的来了一句,不必。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我明知道谁会出现,但还是一愣,呆了很久,无意识的喊出了他的名字,声音小到嗓子里,天佑? 
   凉生上前,将我挡在身后,他下意识地靠前,语气冷淡,仿佛在等一种命运的宣判,你,来了? 
   天佑扫了一眼隔间,故意对我视而不见,转而对凉生语气硬冷,逃婚,怕不是一个成熟男人该做的吧? 
   凉生冷笑,针锋相对,为一段感情,逃开一座城,也不是一个成熟男人该做的吧? 
   天佑在那一瞬间突然暴怒,只说了一个字——你。。。。便强压下怒火,转头,看了一眼偏厅的门,不去看他,尴尬却要强作镇定,冷笑,天下女人这么多,她有什么好,你非要她不可?还要闹到满城风雨,让程家蒙羞! 
   凉生冷笑,讽刺地说道,有什么好?呵呵,这个,你比我清楚! 
   天佑知道凉生针对的是自己,但却也无奈,总不能让程方正这里和自己的表弟打到头破血流吧。所以,他只好继续忍气,履行者家族话语权人的使命。他语重心长地劝告凉生,她是你妹妹!就算没有血缘关系,这十七年来,兄妹之名是去不掉的!你忍心让她跟着你,站在世俗的风口浪尖上,接受那些舆论的脏水,不开心地过一辈子? 
   凉生针锋相对,一字一句地反驳,你明明知道,她不是我妹妹!别妄想再用什么舆论来绑住我!这不是五年前!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左右我们的命运!让我远走法国!她不是我的妹妹,她是我爱了十七年的女人!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说,他爱了我十七年? 
   他说,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当着程方正的面,说出这句话?
   他的爱。 
   他的选择。 
   以及他的决心? 
   就在我发呆的那一刻,凉生突然拉起我的收,像是对程天佑,更是对隔间里的程方正,又像是在对整个世界宣战。他说,从今天起,再也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了!包括你,程天佑! 
   说完,他就拉起我,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离开。


【71.他不知道,我多么希望,这个夜晚,会有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9页 当前第98
目录   上一页   ←   98/13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