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囧囧妖妻_分节阅读_第55节
小说作者:晚歌清雅   内容大小:1.05 MB   下载:囧囧妖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6 10:21:00
回音。正要以为他已经从屋里离开了的时候,他冷冷地应了声:“什么?”
  “师兄……”香香小小声地说,尽量显出已经痛思己过的样子。“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说了……”说完后,等了半天,不见炼妖师那边有反应,香香迟疑着加上一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红杏出墙了……”
  炼妖师这才解了香香的禁咒,香香能动了,但是禁她足的那个圈还在。“师兄……这个圈……”
  炼妖师抬了抬眼,说道:“三十六页往后,背起来。”
  “啊?”香香傻了眼。“背、背起来?!”
  “怎么?”炼妖师的口气又差了。
  香香连忙说:“没什么,我背,我背!”不就几页纸么,两个钟头就能背得滚瓜烂熟!香香当即抱着书,乖乖地蹲在墙角背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只有十来页,但文绉绉,咬文嚼字的,很是难背。香香不眠不休地过了一夜,才背熟。经考核过关之时,香香终于被放出来了。第一时间,便是找个地方变回人形,然后清清爽爽地洗个澡。换好衣服出来,正好遇上祝青离过来找炼妖师,连忙脚底抹油偷溜了开去。
  再说那天昭华壁尊被香香的两句诅咒咒得火冒三丈,本想重重地罚她,但炼妖师抢先把她提回去面壁思过了。壁尊本担心炼妖师会徇私,派人去偷看了一看,回报说香香确实被罚在那面壁思过,三天三夜都没有放出来。壁尊想想兔子平时活蹦乱跳的,被关个三天三夜也够她受了,于是气也消了,就不再计较了。
  这天午后,壁尊正靠在床上假寐,忽然隐约感觉到床有些摇晃,像是轻微地震一般,这对紫台来说,很不寻常。睁开眼睛,唤过座前的弟子,问道:“怎么回事?”
  弟子领命下去打探了一下,回禀说是兔子在紫云峰挖坑,似乎是想挖个地道进冰室去救连雾月。壁尊直了直身体,忍不住啐了声“这兔子”,然后想了想,摆摆手说:“随她去!”紫云峰要是这么容易就让她挖出个地道,就不可能被列为紫台的禁地了。
  床持续摇晃了约半个时辰,不晃了,壁尊暗想这兔子可算是放弃了。第二天,也约摸是午后时分,壁尊还是靠在床上小憩,忽然察觉到紫台有妖气侵入。很弱的小妖,不足为惧,而且自会有人去清理,壁尊便没有理睬。过了会,床又隐约摇动起来了。壁尊皱了皱眉,唤过弟子,说道:“去看看,又是出什么事了?”
  弟子去打探了下,回来说是兔子见用铁锹挖不动紫云峰的地,就跑去灵山弄了只穿山甲妖回来,要钻地道进去冰室救人。壁尊无奈地扶了扶额,这天真的兔子啊,摆摆手,随她去,随她去。
  这次的晃动大约一个时辰,不晃了,然后那种妖气也从紫台消失了。壁尊叹口气,不容易啊,又放弃了。接下来几天,也没再出新的妖蛾子。
  三天后,昭华壁尊在午睡中被“轰隆”一声闷响给吵醒,拧了拧眉,当即唤过弟子,说道:“去紫云峰看看,那兔子又在搞什么?!”
  弟子匆匆地去了,回来说兔子从藏经阁抱了一堆的书上紫云峰,学一个法术就试一个,说非要把门给弄开不可,贤英长老已经过去。
  昭华壁尊本想摆摆手,继续随她去折腾去。反正她是绝对弄不开冰室的门的,趁这个机会多学几个法术也好。不想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壁尊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让弟子再去看来,回禀说是紫云峰上的千年银杏树被炸掉了一棵。壁尊这才不由地拍案而起,怒道:“把死兔子给我抓过来!”
  于是香香又被抓着到了壁尊跟前,香香一见壁尊便开始控诉壁尊说话不算话的罪行。壁尊也不理睬她,等她气咻咻地全部说完之后,才慢吞吞地说道:“有些话当着燃香的面,我不好说,现在他不在,我便与你实说了吧。”
  香香冷眼看着他,不就是出而反而么,还有什么理由。
  “延乐为什么会死,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香香一惊,知道他又要把这事怪在雾月头上了,不由柳眉一拧,说道:“雾月那是被兑王控制了……”
  “控制?”壁尊轻笑了声。“你认为兑王一个王,可以控制魔君么?”
  香香一怔。
  “而且,你觉得以燃香的功力,会看不出雾月到底有没有受到控制么?”壁尊抬了抬眼,见香香一脸的无语,冷哼一声,说道。“蠢兔子,我再告诉你一个事实。倘若不是延乐在当日赶到,临时变更了原定计划,当时死的,就是燃香,你知道么?”
  香香的脸色一白,喃喃道:“怎么会……”
  “当初念魔林提出,用兔子,也就是你,交换雾月。那个时候延乐还在冉京,并没有赶到。我们答应了念魔林的要求,双方交涉下来,定的互换计划是,在双方中间画一个交换圈,双方都不许动,让雾月和兔子各自走到那圈里,进行互换。”
  “我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拿你去换,所以一开始定的计划是由燃香变作兔子去互换。并且设法把消息传到雾月那里,并特地跟他说明,兔子会跳到他的怀里,让他抱着兔子站在交换圈里不要动。等兔子出声提醒他之后,抱着兔子往前跑,不要害怕魔族的攻击,燃香会保护他的。”
  “第二天,延乐到了。为了确保成功,计划进行了变更。由延乐变成兔子,燃香要在雾月抱着兔子起跑的前一秒,抢先出手,与魔族交手。”
  “计划是相当周全的,但没想到的是,雾月接到兔子的时候,在兔子身上扎了分魄针,还把他丢进了毒沼泽里,然后魔族就抢先动手了……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他要对延乐下这样的毒手。现在终于知道了,他要对付的是燃香,他把燃香当成情敌了。”壁尊回眸见香香的脸色又白了几分,继续说道。“就为了这,我也不能让你去陪他!”
  “壁尊……你一定是在骗我,不想让我继续救雾月,对不对?”
  “你觉得壁尊我吃饱了撑着,编了这么大一个谎话骗你?!”壁尊不悦地拧了拧眉。
  “壁尊都已经说话不算话了,再说个谎又算得了什么?!”香香朝壁尊吼了声,便掉头往外跑去了。昭华壁尊脸色一变,连忙喊道:“你可别去问燃香!别让他知道这一层原因!”
│雪霜霖手打,转载请注明 www.txt99.com│
  
第一百章 做一次选择
  香香从壁尊那里跑出去,初衷确实是想去找炼妖师问个究竟,当时的情况到底是不是壁尊说的那样。半路上,远远地看见炼妖师,喊了声“师兄”,加快脚步奔了过去。接着却看到祝青离跟着从后面转出来,不由停了脚步,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什么事?”炼妖师问了。
  香香看了他一会,缓缓地说道:“没什么,我走了。”祝青离见状,却将柳眉一拧,喝住转身要走的香香,不善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瞧见我在,就不能说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本是想问个究竟的,但是又想到倘若真的像壁尊说的那样,余延乐是因为代替了原本计划中炼妖师的角色、被雾月当成情敌才会死。炼妖师不通人情世故,他肯定没有想到过这一层,要是让他知道余延乐是因他而死,他会怎么样?
  本来,变成兔子保护雾月,比抢先出手阻拦魔族要安全很多。他肯定也是考虑到这点,想把最危险的事留着自己做,才做的这样的调整,要是让他知道,这样一来,却反而……
  香香是顾虑到这个才欲言又止的,毕竟无论如何,她都是无法睁睁睁地看着雾月这样被关在里面,而什么都不做的。没想到祝青离却误会了,以为香香要跟炼妖师说什么,看到她在,就藏着掖着不肯说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祝青离紧紧相逼。她可打听到了,这兔子那天诅咒紫台再出不了炼妖师,把壁尊气个半死,不趁这个时机把她踩下去,再趁何时。“难道只是闲着无聊,看到燃香师兄就叫上一声?那我劝你识相点,壁尊又有任务布置下来,我和师兄马上就得赶去融州,没事少来打岔!”
  香香心里在想事,也没去计较她的口气,说道:“没事,没事。”
  炼妖师本想问她到底是什么事情,还伸手拉住了她,不想她的后半句却是“我去看看雾月”。他听到后,便一言不发地松了手,从她身旁走过去了。
  “师兄……”
  香香察觉到他的情绪,她刚才没注意又提到雾月,引起了他的不悦。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挽回,只能看着他的身影姗然远去。香香在原地站了半晌,才慢吞吞地往紫云峰上走去。
  来到冰室前,像往常一样趴到窗口,看里面雾月的情况。每次看到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茫然的样子,香香就心疼得要死。一个人呆在那里,没有人陪他,没有人说话……她离开灵山,就是为了要陪他的啊,却还是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无能为力。
  “雾月,雾月,你听得到吗?”香香不停地呼唤雾月的名字,但就只是屋里屋外,一窗之隔的距离,就像是隔了两个世界一样,任她怎么呼唤,他都听不见。
  他明明是只要她靠近,他就能感受到的啊!如今却只是这么一点的距离,却即使是她在外面为救他炸翻了一棵千年古树,他也毫无知觉。
  雾月在屋里静静地坐着,香香便在窗上趴着,一个全神凝视,一个毫无知觉。如果他看得见,一转头就可以看到她的了。只可惜,他什么也看不见。天色就在这无声的对望中暗淡了下来,香香觉得眼睛有些酸涩,眨了下眼,再睁开,却忽地看到屋里那道纤细的身影摇晃了一下,无力地躺倒到了地上。
  “雾月……雾月!”香香受了惊似地跳起来,跑去拉守门的弟子过来看。“雾月出事了!快开门!雾月出事了!”
  守门弟子往里面看了看,说道:“是睡着了吧?”
  “睡着了?”香香愣了愣。
  “是啊。”守门弟子说道。“他从进去后,就一直坐那里没动过。虽然在冰室里不会感到饥渴,但还是会犯困的。估计就是体力不支睡着了,睡一觉就好了。”
  “是、是吗?”香香怔了会,还是不放心。“让我进去看吧,让我进去看看。”
  守门弟子愧然说道:“门上现在的封印是壁尊加的,我们也无能为力。”
  “又要去求壁尊吗?”香香喃喃着。她知道壁尊肯定不肯的,他是铁了心要把雾月关上一辈子的,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样的原因开门?香香只能继续在外面趴着,等雾月睡醒。
  月落日出,第二天的清晨来临了。香香趴在窗前打了个盹,揉着眼睛醒来,发现身上有些凉。用手搓着手臂,往屋里张望,发现雾月还没醒,便继续趴着。
  守门的弟子看不过去,说道:“小师妹,你一直待在这里,不去练功么?”
  “我在这陪雾月。”香香坚定地说。壁尊不让她在里面陪雾月,那她就在外面陪着。虽然雾月看不见也摸不着她,但是,说不定,他是可以感受到的,感受到她就在旁边陪着他。这样想着,她的心里也好受一点。但是等到一直到天色转沉,马上一天又要过去了,雾月还是没有醒来。香香再也呆不住了,再次拉了守门的弟子来看,忧心忡忡地问道:“雾月是不是出事了,他从早上到现在,一动都没有动过!”
  “不可能吧?”守门弟子说道。“冰室是隔绝天地六界的地方,在里面不会渴,不会饿,更不会有任何疾病,不可能出事……”
  香香急得心如火焚:“不渴不饿不生病,并不代表不会出事啊!万一他想不开,自寻了短见,那怎么办才好啊!”
  “也是……我去回禀壁尊。”虽然把雾月关到冰室,就是抱着关到死的想法,但是倘若真死了,还是得通禀的。
  在香香望眼欲穿的企盼下,壁尊终于来了,不想却只是往冰室里瞧了一眼,淡然说了声“没出事”,就掉头回去了。“壁尊!壁尊!”香香追过去,却无论她怎么哀求、提出什么样的要胁,壁尊就是不肯开冰室的门。香香实在无可奈何,只能回到紫云峰,趴在窗外,看着雾月一动不动的身子掉眼泪,一边暗自祈祷雾月一定没有出事,一定只是睡着了,很快就会醒,很快就会坐起来……
  雾月躺在那里快有七天了,七天里香香求了可以找到的所有的人,竟没有人肯管这件事情,连连风月也撒手了。香香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这样的无助,无助地只能一个人趴在外面哭,哭得眼睛肿得像两个核桃,清风拂面都会带来干涩的疼痛。
  守门的弟子看着有些不忍心,回禀了昭华壁尊。昭华壁尊无奈地长叹了口气,便让贤英长老去叫燃香上紫云峰,把兔子拍晕了带回来。贤英长老说道:“燃香在融州收妖时受了伤,凌晨刚刚回壁,正在养伤。”
  壁尊诧异地说道:“融州那边,不就是两个不成气候的小妖么,还有青离在旁边,燃香怎么受的伤?”
  贤英长老高深地说道:“或许,心神……不宁吧。”
  虽然贤英长老觉得以炼妖师现在的状况,不适合去劝香香,但壁尊坚持,他也便传了讯过去。炼妖师收到讯息后,从打坐疗养中睁开眼睛,无声地坐了许久、许久,方才起身,缓步往紫云峰而去。
  看到炼妖师过来,守门弟子便提醒道:“小师妹,燃香师兄来了。”
  香香已经接近木然的心神猛地一凛,回过头,看到炼妖师像往常一样缓缓地迎面走来。白衣当风,乌发如丝。熟悉的身影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13页 当前第55
首页   上一页   ←   55/11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囧囧妖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