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囧囧妖妻_分节阅读_第56节
小说作者:晚歌清雅   内容大小:1.05 MB   下载:囧囧妖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6 10:21:00
倒映在眼中,不由地泪水再次迷糊了双眼,转身跑去,拉着炼妖师的手臂,哭着说道:“师兄,救救雾月!再不救他,他会死,他真的会死的!”
  “怎么救?”
  香香没有察觉到他的声音有些发冷,硬拉着他来到窗前,说道:“雾月,雾月已经这个样子躺了七天了,壁尊不肯开门让我进去看他。师兄帮我求求壁尊,求他开下门,让我进去看下雾月好不好?”
  “我好怕,好怕雾月会出事。我就进去看一眼,如果雾月没事,我马上就出来,如果雾月有事……”香香的声音都在发颤了,这个可能性想都不敢想。“师兄,师兄你求求壁尊好不好,你说的话,壁尊一定听的,师兄,师兄……”
  “所有人,我都求过了,我只有你了,师兄帮我,师兄一定要帮我啊……”
  炼妖师一直沉默地听着,这时忽然开口说道:“为什么,帮你?”
  香香的哭声一下子哑在喉咙里。在求其他人的时候,再怎么遭受冷脸,她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只有对着他的时候,心底深处那种自己人的感觉,让这几天堆积的委屈一下子奔涌了出来,什么也顾不得地抱着他的手臂哭。
  在她的心底,他一直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即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最近的。而他也一直都默默地帮她,什么事都帮她,甚至不惜得罪倚天,使师门受辱,一下以来,都只将这些当作是理所应当,如今问她为什么,她答不上来,真的答不上来。
  “这次不帮,下山,以后帮你。或者。帮你最后一次。你选。”
  香香呆呆地看着他,怔了好久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他是让她在他和雾月中间挑一个,直截了当地做一个了断。马上跟他下紫云峰,那他们就和以前一样,他什么都帮她。倘若,她这次选择了进去看雾月,那以后,他们,就是陌生人了。
│雪霜霖手打,转载请注明 www.txt99.com│

第一百一章 说好在一起
  香香抬起头,看着他冷淡高远的脸庞,张了张嘴。这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也咽不下去。一如她的心情,进退两难。
  雾月是改变她人生的人,如果没有他,或许她现在还是灵山上一只普通的小兔子,为拜入灵山君门下而挤破了脑袋。炼药师是拯救她一生的人,要不是有他,在魔君元魂珠被发现的那一天,她就尸骨无存了。
  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香香。但是没有雾月的话,她就不可能再次在倚天遇到炼药师,也更不可能和炼药师走到今天这一步。说不定从灵山一别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相见的缘分了。
  对于香香来说,他们两个都是至关重要的人,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谁更加重要一点。但是假如雾月跟炼药师一样,有强大的力量,可以自保,可以过安全平静的生活……两人放在同一个起跑线、同一个天平上的话,她的心里最在意的,毫无疑问的是炼药师。但现在雾月这个样子,她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
  因为对于她来说,炼药师是她最想要在一起的人,但雾月却是她无论如何都想去保护的人。
  沉默地做下一个决定,香香低下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用尽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缓缓地说道:“我要进去看雾月。”
  话音悄悄落下,整个天地骤然间像死了一样,沉寂下来,听不到任何声响。身体也像不再存在了一般,虚无飘忽着,感受不到真实的存在。当再次抬头,身前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了那个人的存在。泪水无法控制地滑落,香香抱着膝蹲下,将脸埋进膝间,无声恸哭。她只是想进去看看雾月,只是看看而已,为什么要让她做这样的选择……只是看一眼,看完之后就出来,还是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的……
  抽泣时,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香香以为炼药师去而复返,连忙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守门的弟子,一时泪眼蒙蒙地看着他发愣。
  “师妹,可以进去了。”他说完,便让开了身去,让香香可以清楚地看到冰室的门。
  自己费尽心力,几天来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法打开的冰室,终于开了。香香却觉得一直恍如梦中,完全无法反应过来。直到守门的弟子再次提醒,才蓦地醒悟过去,去看雾月,要去看雾月!起得急,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却也不等站稳,一路跌跌撞撞地冲进屋去。
  “雾月!雾月!”踉跄地跪坐到雾月身旁,想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但触手的却是一片透骨的冰凉,不由地心神一凛。忍住心头浮起地那抹惧怕,吃力地将他抱到自己怀里,箍着手,想将他冰冷而僵硬的身体焐热。
  几天不见,雾月愈发得清瘦,瘦得都快皮包骨头了。脸色惨白,连嘴唇也泛着白,浑然不见一丝血色。双目紧合,长长的睫毛覆着,像最漂亮的瓷娃娃,但残余在眼角的泪痕,却昭示着他并不是个无忧无虑的假娃娃。她一直都难以想象,那一天她突然从他身边消失的那一刻,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害怕、失落、悲伤、抑或是深深的绝望……
  “雾月,你醒醒,雾月……”香香晃动着雾月的身体,轻轻呼唤他的名字,但雾月依然紧闭着眼睛,毫无反应。“醒醒,雾月……”香香的心一记瑟缩,声音开始发颤。颤抖着手,颤颤地移动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手,顿时僵在了那里。
  突然,又恍如当头一个霹雳下来,霹得她头昏眼花。抱紧雾月的身体,用尽全力地摇晃,用尽全力地呼唤他的名字。雾月他只是睡着了,他只是在地上躺了这么久,身上才会这么冷的。他真的只是睡着了,他很快就会醒了……他会醒来,他会很愤怒地指责她,明明说好在一起的,她却留他一个人在这里这么久……
  守门的弟子看情形不对,快步进来,探了探雾月的鼻息,再捏了捏他的手脚,发现早已僵硬,显然已经死去多时,连忙奔去禀了壁尊。
  昭华壁尊其实那天隔窗看了一眼,就知道雾月恐怕是死了。虽然冰室里,是没有饥渴,没有灾病的,但是什么都阻止不了一个人自己想不开,自己想要放弃自己的性命。他一开始便是要把雾月永远地囚禁在那里,到死为止。因为倘若雾月死在冰室里,那他都不需要做什么,就能将魔君的魂魄困在冰室里,无法正常轮回转世。这对于三壁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竟然会这么快。看来在雾月几乎认定香香会陪着他一起的情况下,在最后一刻将香香从他身边弄走,对他的打击真的非常地大。
  昭华壁尊知道要是让兔子知道雾月死了,少不了又要大闹一场,当时便谎称没出事,敷衍了过去。想等炼药师回来,让他将她拖走。然后再找个时间,将那小窗封死,让她再也见不着里面的情形,估计过段日子她也就不再这么折腾了。
  不想炼药师这次也没跟着他的打算走,不仅没有像往常一样,将兔子直接打回原型,拖回去面壁思过,反而帮着她来求他打开冰室的门,让她进去看一眼。壁尊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不答应,还将炼药师训了一顿。他还嫌不麻烦不够多么,光只是把雾月关起来,她就已经闹成这样了,要是让她知道雾月死在了里面,那还不闹到天上去?!但炼药师却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帮她,从今以后,他和她恩断义绝。
  昭华壁尊都来不及讶异炼药师什么时候学会了“恩断义绝”这样的词,便被领会过来的言下之意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炼药师还真认真上了,给兔子来了个二选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随即又连声叹息“也好也好”,虽然兔子大部分时候是很乖巧可爱的,嘴甜的专挑他爱听的话讲,但是无论怎么说也还是青离合心意点。人聪明,悟性也高,修成炼药师的机会也更大些。只是感情这问题,与修仙是一样的,缘分二字比什么都重要。青离也便是输在这二字之上。现在炼药师与兔子决裂了也好,用修仙的专业术语来说,就是机缘来了,接下来,就看造化了。
  昭华壁尊想着要趁热打铁,便又将新接到的雁州的一个任务交给了炼药师和青离去办。等他们走后,才遣贤英长老去紫云峰支持大局。贤英长老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问道:“壁尊,需要通知连家么?”
  “这个么……”最保险的做法自然便是将雾月葬在紫云峰上,但他是连家嫡系。大士族讲究的东西太多,支会他们的话,估计会坚持要把雾月的遗体要回去,葬在连家的陵墓园里。这一来二去,虽然不一定会出事,但总还是会让人有些不安。“先别通知,把风月唤过来。”
  很快,连风月来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昭华壁尊本以为他会有所怨言,但是跟他商议安葬之事,他倒也还平静,只是坚持雾月不能葬在紫台,他要带他回连家去,落叶归根。
  壁尊想了想,说道:“那便暂且冰封在霞玉峰的无尘洞里,四十天之后,你再带他回连家。”
  连风月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四十天后?”
  “需要做一些仪式。而且魔君一死,念魔林得到消息后,会有所行动,也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其实事实上是,魂魄困在冰室里,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便会消散。魔君魂飞魄散,念魔林也就成不了大气候。
  连风月略一沉吟,也便点头答应。
  雾月的死,壁尊是做好准备香香会大闹一场的,不想她连个影子都没到他的跟前晃过。在雾月的遗体被冰封进无尘洞的那一天,他还特意去露了个脸,想看看兔子会有什么反应。却不想,她连个正眼都没瞧他,只是默默地站着,眼睛又红又肿,真正地像是个兔子一样了。
  在她之后,她也没再闹腾。只是一个人在无尘洞外坐了一天,最后陪了雾月七天,然后到壁尊面前告了个别,便背着小包裹,骑着小宝出壁去了,说是要去降妖除魔,继续修行了。
  昭华壁尊站在天宫上,看着那骑着红鲤鱼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云海里,唤了声:“贤英,你说我是在做梦么,这不像兔子啊?”
  “人总是会长大的。今后她可就只能靠自己了。”贤英长老一副高深的样子。
  “呃,对……”壁尊这才想起决裂这件事情。
  “贤英,你说这兔子一个人去修行,会不会有危险?”
  “又有谁能说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也对……贤英,你真是越来越像哲人了。”
  “只是想的事情略微多了些。”贤英长老说道。“壁尊,我刚才忽然想到件事情。”
  “什么?”
  “虽然魔君死了,但是念魔八王中有一位坤王。乾为天,坤为地,坤王拥有大地之力,可以使大地回春,草木复苏。坤王的招魂幡,可以召唤到任何时空的魂魄。”
  “坤王不是还没有归位么?”
  贤英长老说道:“确实是。我只是忽然想到有这么一件事情,倘若壁尊觉得无关紧要,那便不管了吧。”
  他这么一说,召唤壁尊却蹙起了双眉。虽然魔君一死,没有人可以感应到未归位的八王的所在,念魔林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最后两位魔王,是件极为艰难的事情。但难免他们会被命中注定的劫难触发魔性,自行归位,所以还是要防患于未然。
  一定不能让坤王在魔君魂飞魄散之前归位!
|影の夏凉玥手打,转载请注明|www.txt99.com

第七卷 谁是大魔王 
第一百二章 让人操心的姐姐
  香香也想过是不是去找崔凤舞和吱吱.跟着他们一起.也好有个伴。但是又想到崔凤舞也有自己的修行.托他带着吱吱已经够麻烦他了,她要是过去,他肯定会延缓自己的修行先帮着她了.所以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路往东偏北方向去,进入靖州境内.才改为步行。一路小城镇平静地过来,这一天来到了一个名为“永宁”的大城。香香本想进城后,再去客栈酒楼之类的地方打听消息,看看这里有没有妖怪作乱。不想在城门口,刚一出示三壁弟子的铭符,守城官便激动地说道:“终于有三壁的仙长来了,快请到靖宁侯府看看吧。侯府上有妖怪作怪,侯爷已经为此烦恼多日了。”
  侯爷……香香第一次独自收妖,就遇上侯爷这样的大客户.心里不免有些惴惴。 但有委托找上门来,她也不好推诿,先去看看再说。收得了最好,收不了的话,到时候再道歉了。
  在守城官员的带领下,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来到了一座青砖黑瓦的古旧大宅前。门前两个石狮子.威严而肃穆.被它铜铃般的眼睛瞪着 ,有种不寒而栗的威仪。
  守城官拾级而上去到大门前,与守门的侍卫说了几句,便回转来带了香香上去。这时大门里出来了一个矮小精悍的中年男子,打量了香香一番,自我介绍说道:“在下姓吴,乃是靖宁侯府的管家。敢问仙长高姓,师从何门?”
  “姓……呃,大管家叫我香香就可以了,这是我的名牒。”香香取出名牌奉上,吴管家恭敬地双手捧过去,看了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递还给香香之后,殷勤地说道:“竟是紫台壁尊的高徒,香香姑娘,请到里面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从正道走.一路过来,都是清幽狭窄的小径。最后落脚在一个临着内湖而建的小榭.吴管家吩咐侍女上了茶后,才与香香说起:“刚刚府里有客人来访.侯爷一时走不开.所以还请香香姑娘在此稍等片刻。”
  香香点点头,想了想,又说道:“其实也不必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13页 当前第56
首页   上一页   ←   56/11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囧囧妖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