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囧囧妖妻_分节阅读_第60节
小说作者:晚歌清雅   内容大小:1.05 MB   下载:囧囧妖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6 10:21:00
复返,再次对本侯不利,你们留一个下来。在那妖女被抓住之前,随行保护我的安全。”
  连风月看靖宁侯的眼神,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便说道:“侯爷担心的也有道理,那就由我留下,随身保护侯爷吧。”
  香香闻言,心里一惊,他留下,那不是她就要跟炼妖师一起去……香香这边踌躇着,那边靖宁侯恨得牙痒痒。当初在京城时,他与连风月可是同道中人,都是出身权贵,人才风流,也曾没少凑一齐做些臭气相投的事情。他就不信连风月不懂他的言下之意,懂了怎么还这么不懂做!那不是故意要与他作对?!
  吴管家不愧是靖宁侯肚子里的应声虫,一见这情况,知道靖宁侯不好直接开口,便连忙帮着说道:“连公子,这随身保护的,少不了会进出内宅后院,府中有不少女眷,您……不太方便啊,还是由香香姑娘留下吧。”
  香香又是一惊,这靖宁侯真是的,被打成这样了,居然还贼心不死!
  连风月回眸看看靖宁侯,见他没有反驳大管家的话,自然也就是默认的意思。连风月笑笑说道:“我也是出于为侯爷的安全考虑,才想我留下的,毕竟香香师妹刚刚下山,没有经验,功力也十分不济,恐怕难以担当重任。倘若侯爷坚持的话,我是无所谓的。燃香师兄是香香师妹的夫婿,他同意由师妹来保护侯爷的话,就没问题了。”
  靖宁侯抬了抬眼皮,显然被“夫婿”两个字给惊了惊。他行走花丛多年,阅人无数,是不是黄花少女,他只消瞧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心里不由冷笑一声,暗想好你个连风月,为了坏我好事居然做到这份上了,那好啊,那这梁子咱可算是结下了。继而又转眸看向炼妖师,冷冷地等待他的回答。
  见连风月把决定权推去了炼妖师那边,香香顿时心跳加快。回想起之前的事情,生怕他会说出“我们已经没有关系”的话来,慌忙在他开口前夺门而进,说道:“侯爷,我也是妖怪,你就不怕我么?”
  靖宁侯怔了怔,便见得堂前的盈盈而立的少女一摇身,变作了一只雪白的小兔子,还不忘将散落在地的衣物收好,然后一蹦一跳地跳到连风月身后去了。靖宁侯愕然地张了张嘴,一副受了惊的模样。朝廷有明文规定,妖怪不能成为皇孙贵胄的近侍,他也就不能再提让香香留下的事。理所当然的,留下的人,就是连风月了。
  炼妖师一言不发地出门,连风月低头看看还在自己脚边徘徊的兔子,问道:“怎么,想留下来陪我?”
  “臭美吧,你!”香香喊了他一声,回身一蹦一跳地出门去了。
  跳出门,抬眸看看信步走在前面的炼妖师,迟疑半晌,还是决定不找个地方变回人形,就这样吧。低着头,只顾自己一蹦一跳地往外走。盘算着呆会出了侯府的大门后,他往左走,她就往右;他往右走,她就往左,总之不跟他一道,免得尴尬。
  正暗自琢磨着,忽然往前一蹦,却一头撞上了什么东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反斥了回来。香香“咚”地往后跌倒在地,翻滚了两圈720度才坐定。眼中冒了一串的星星,定定神,才发觉是走在前面的炼妖师停了下来。呆望了一阵,发现他似乎有回头的迹象,慌忙扭头逃命似地冲进了旁边的草丛中。
  一动不动地趴了一阵,发现外面没有动静,迟疑着用两只爪子拨开一小撮草,往外张望。发现炼妖师原本站的位置已经没有了人影,喃喃了声“不在了啊”,心里面隐约有些失落。又趴了一会,才从草丛里钻出来。环顾四周,蹦跳着来到假山后。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变回人形,悉悉簌簌地穿好衣服。理理头发,刚从假山里转出来,一抬眼,便瞧见前方几位远处某人白衣如雪。
  香香吓了一跳,赶紧往回缩去,又变回兔子模样。
  见心爱的衣服散落在地,又手忙脚乱地收拾。收拾到一半,听到头顶有熟悉的声音冷冷地问道:“你做什么?”
  “我……”香香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见不着他的时候,想见他,见着了,却又怕与他面对面,怕彼此之间会尴尬,怕会说出伤人的话。不敢变成人,怕不经意间的目光交汇,还是兔子好,趴在地上,怎么也对不上他的目光,也就不会心惊肉跳的。
  香香半天也没支吾出想说的话,便听得炼妖师冷冷淡淡地说了句:“不要跟着我。”
  “哦……”香香心里委屈地想,出门就这么一条路,哪有所谓谁跟着谁。而且不想她跟着的话,刚才为什么不走,用得着特地留下来警告她么……假山外有树影摇晃,似乎是走开了。香香一蹦蹦出去,目送那道身影远去,消失在视野里之后,才落寞地钻回假山里,幻回人形,穿上衣服,蹑蹑地出去。
  这回炼妖师没有突然出现吓她,一路风平浪静地离了侯府。站在门外,望着熙攘的人群,惆怅着要往哪边去找冰儿她们姐妹。忽而眼角的余光看到对面小巷里,有个小脑袋探了探,有些眼熟。定睛看了看,果然,是冰儿!
│雪霜霖手打,转载请注明 www.txt99.com│
  
第一百七章 认错
  “冰儿?”
  香香暗惊,她们怎么还在城里?靖宁侯已经下了委托,炼妖师也接手了,她们继续留在城里,很危险的!香香连忙回头四下看看,趁着没人注意到她,赶紧“嗤溜”一下窜进对面的巷子。
  冰儿匆忙拉过她,在幽深的巷子里几个兜转,来到一间旧陋小瓦房前。四下空无一人,只有屋里时而传将出来的咳嗽声,响在空寂的胡同里,有隐隐的回声,显得十分凄清。
  “现在永宁城所有的结界都开启了,任何人不得出城。”冰儿拉紧香香的手,忧虑而急切地问道。“香香,你有没有办法出城?不然,这样瓮中捉鳖,姐姐迟早会被他们抓住的!”
  “果然是城里下了禁令吗?”香香心里也起了踌躇。如意夫人攻击了靖宁侯,这个罪名是很大的,被抓住,罚得最轻也要被关到炼妖塔里去。别说继续回蓬莱山修行了,连最起码的自由也没有了,还要每天遭受烈火的煎熬。可是,城主下了禁令,她也无能为力啊。
  “怎么办啊?”冰儿急得团团转。
  “三壁的炼妖师,一来就把姐姐打成了重伤。他追寻着气息过来的话,肯定很快就找到这里了!就会把姐姐抓走了!香香,怎么办,香香?”
  冰儿使劲晃着香香,香香心中也是一团糟:“三壁的炼妖师……指的,是我师兄么?师兄把如意夫人打伤了?”
  “对!”冰儿恍然顿悟。“他是香香的师兄,香香帮我们向他求求情吧!是靖宁侯太过分了,姐姐才打伤他的!请炼妖师大人网开一面,只要姐姐逃得了这一劫,我们立刻就回蓬莱山,从此潜心修行,再也不下山了!”
  “这个……”香香也很为难。“我想想……”她知道炼妖师的行事准则,是你不犯错,他就不管你。要是犯错了,却也不饶你。如意夫人隐瞒身份,接近皇族,已经是犯禁了,现在又出手攻击了靖宁侯。虽然细细究其根源,于情理上完全是可以体谅的,但是不能跟炼妖师讲情理,他不明白这些!
  正纠结着,察觉冰儿的身体忽然直了直,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又惊又惧。香香慌忙一回头,便看到炼妖师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悄无声息地站在巷口。
  “师兄……”香香刚唤了声。冰儿便抓紧了她的手,切声说道:“香香,求你了!”
  “我……”香香踌躇着,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这里有我,你带你姐姐快走。”
  “嗯!”冰儿重重地应声,最后感激地说了声。“谢谢你,香香!”然后掉头跑进屋去。
  炼妖师眼眸微动,衣袂摇闪,似乎要动手了。香香连忙扑上前去,死命地拖住他的手臂,恳求道:“师兄,你放过她们吧!”
  炼妖师却也并没有把香香推开,只是淡然说道:“犯法,当罚。”
  “但是她也不是故意要攻击靖宁侯,只是被欺负急了,反抗一下罢了。靖宁侯现在不也没事么,只是受了点伤,不用她拿命去抵吧!而且,她现在也知道错了,悔过了,离开这里就回蓬莱山继续修行,再也不贪恋凡尘了。”
  “对了,师兄,如意夫人不是山野妖精,她是有师门的!她师父是蓬莱山的月霞仙子,她犯了错,应该由她师父来处罚她吧?我们随便处置的话,说不定会与月霞仙子结下梁子!就像香香犯了错,也是只有壁尊才可以处置香香的,对不对,师兄?”
  炼妖师沉默着听香香说了一堆的话,末了,淡淡地说了句:“她们走了。”
  “呃……”香香回过头,便看见冰儿扶着如意夫人,回头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而后纵跃翻墙而去。香香松了口气,回头才发现自己正紧紧揪着炼妖师的衣襟,一副生怕他会追过去的样子。见他也低眉看过来,不由飞红了脸,讪然笑笑松开手,退开一步站好。
  炼妖师转回身,往来时的路回转。香香想了想,连忙跟上前去,犹豫着唤了声:“师兄……”炼妖师没有应声,更没有回头,连步子的频率都没有慢上一小拍。
  “师兄在生我的气吧……”香香默默地想着,但是他刚才有跟她说话了,应该也不是真的要与她形如陌路,再也不理会她了吧?于是,又踯躅着跟上几步,再次唤了声:“师兄……”
  炼妖师却还是不理不睬,香香又黯黯地退回来,落后一步,在他后面跟着。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过两条巷子,炼妖师突然停了下来,香香以为有什么异状,连忙提高警惕,四下张望。随即却发现炼妖师回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她。
  香香蓦地回想起,他之前是警告过她,让她别跟着他的,以为他是在无声地谴责她,连忙解释说道:“我……是有件事想找师兄,商量一下。”
  “说。”炼妖师简洁得似乎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那个……城里下了禁令,我没法出城,师兄能不能帮忙联系下月霞仙子呀?”香香一边说,一边瞅炼妖师的表情。“告诉月霞仙子这边的事情,然后就可以把这件事情转给她,这样咱们既不用得罪人,也好向壁尊复命……”
  “对不对啊,师兄?”香香小心翼翼地瞅。
  炼妖师却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香香实在吃不准他到底是认不认同她这个法子,只能迟疑着再次跟上前去。炼妖师走,她也走,炼妖师停下来,她也停下来。反正她打定主意了,做个跟屁虫,直到他给她一个确切的答复为止。
  终于,炼妖师忍无可忍地回头了:“我不帮你,你自己,去问壁尊。”
  香香怔了怔,一想也对。炼妖师肯定是奉了壁尊的命才过来管这件事的,将这件事转给别人,也应该要壁尊先首肯。而且月霞仙子是地仙,估计也是要壁尊才能请得动她的。于是,便默默地应了声“哦”。
  炼妖师见香香停下来,给壁尊传讯了,便转身离开。没走几步,香香又大喊着“师兄”奔了上来。炼妖师蹙了蹙眉,一回头,便见得香香吓了一跳,急刹车似地停住脚步,有些怯怯地瞅着他。
  “什么事?”
  “那个……”香香为难地说。“壁尊还在生香香的气,不肯听我说。还说这边不论有什么事,要师兄你跟他说,他才理会……师兄,你就帮我跟壁尊说说吧?”
  炼妖师冷冷地说了声“不帮”,转身便走。
  “师兄!”香香赶紧奔上前去,像以前一样拖住他的一条手臂,恳求地说道。“师兄,就帮我传这个话好不好?”
  “说过不帮。”
  “我知道师兄说过再也不帮我的,但是、但是这次不白帮,可以记账的……下次我帮还师兄!”香香狠劲地抱住炼妖师的手臂,结果便是被他拖着往前走。
  “没什么,让你帮。”
  “呃……”香香顿时有些语塞。确实,他怎么可能会有事需要她帮他?“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说不定哪天师兄就需要我了……所以先记账啊,先记着,以防不时之需总是没错的!”
  “不需要你。”
  一句话说得香香心里一沉,就像是有一只手,一下子扼住了她的咽喉似的。话语哽住了,紧抱他手臂的手也不由松开了。炼妖师释了重负,往前快步走了几步,感觉到什么,回过身,看着落寞地站在原地的香香。两个人,面面相对,却沉默不语。
  半晌之后,炼妖师开口说道:“认错。”
  香香怔了怔,抬眼不解地看着他。
  “你不觉得,你有错?”
  香香隐约知道他指的那天她毅然选择进去看雾月那件事情。那天他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但是意思却很明显,让她在他和雾月之间选一个。她选择了进去看雾月,也就等同于放弃了他。他应该是很生气的,不想理她,也坚决地不肯帮她,但现在却让她认错,他是想给她一个挽回的机会吧?他的心里,还是喜欢她的吧?
  “师兄……”香香蹑蹑地向前,试着伸手去拉他的手。见他并没有甩开,便更笃定了自己的想法,试着说些堵在心里很久的话。“那天,我选择进去看雾月,并不是因为雾月比师兄重要。而是,那个时候,我必须进去看雾月。我感觉到雾月出事了,或许我就只有那一次机会可以再见到雾月了,但我却还有一生的时间来陪着师兄。”
  “虽然,我还是没能见雾月最后一面,没能听他说最后一句话。虽然师兄因此生气,不再需要香香陪着,但是要是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进去看雾月。当时无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13页 当前第60
首页   上一页   ←   60/11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囧囧妖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