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囧囧妖妻_分节阅读_第7节
小说作者:晚歌清雅   内容大小:1.05 MB   下载:囧囧妖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6 10:21:00
度皆可位列仙班,但难易程度有异。最简单的自然是修散仙,只要修炼出自身的法宝,渡过天劫即可成仙,但修行之中必须清心寡欲,首禁婚嫁。所以修散仙者,必须为容貌秀美的童男童女之身,一旦破身,即为破法,就要从头开始修炼,而且只能选择修长老,或是炼妖师。
  论起修行,最为艰难险苦的便是炼妖师。不仅要长年奔波,而且收妖途中,万一遇到千年妖万年魔,说不准还有性命之忧。所以三壁之上有个众所周知的惯例,就是容貌秀美的都修散仙去了,头脑聪明的都修长老去了,剩下又丑又笨的没得选择,只能修炼妖师。但凡事都有个例外,就像雾月香香他们的师父蓝天策,实在不是个聪明人。与他同修长老的师弟们都成了举足轻重的大长老,他却还只是个勤勤恳恳教授徒弟的小长老。
  “长老不是不禁婚嫁么,为什么师父不跟师伯成亲?”香香好奇地问道。听那天他们俩的吵架,明明是郎有情妾有意的,她还以为三壁上修行的人都不能结婚呢。
  崔凤舞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解释道:“师伯是散仙。大家以后还是不要乱叫了,被旁人听了去,多不好。”
  夏末翘着二郎腿,吃着饭后水果,哼声说道:“师伯还不是被师父气的,才去修了散仙!师父就是个大白痴,我们私底下管师伯叫‘师娘’,师伯可是应的!”
  崔凤舞连忙说道:“大师姐,这样说师父,不好。”
  “我就这么说,师父是个大白痴,大白痴!”
  “师父。”坐在窗前翻书的纪浅尘忽然抬头,望着窗外唤了一声。夏末一听,连忙噤了声的,同时也摆正了坐的姿势。不想接着却见得纪浅尘低回头来,不紧不慢地说道:“去紫苔了。”
  “浅浅,你又戏弄我!”夏末不满地嘟起嘴。
  “没有。”纪浅尘说什么话时,都面无表情。“我只是跟大家说这件事情,明天起,就先由二师兄教小师弟打坐和吐纳之法。”
  “我会的。”
  崔凤舞是个老实勤快,又很会收拾打点的男人,不仅洗菜、做饭、洗碗一条龙服务,在夏末和纪浅尘走了之后,他还帮雾月收拾了房间,备下了洗澡用的热水。香香将换用的干净衣服放在浴桶旁边的椅子上,跟雾月说道:“衣服放在这里,然后干净的布巾挂在这边的沿上,记得擦干手再去拿衣服。”
  “嗯。”雾月应了声。
  “我在外边等着呢,有事情叫我。”
  “嗯。”
  雾月应声后,香香便到浴房外蹲着。看崔凤舞在院子里洒扫,浇花,忙近忙出的。他修炼多年,想来法力不低,却仍然事必恭亲。香香不由暗忖,二师兄还真是务实勤恳,是个居家好男人。这样的男人,应该会更想成个家,好好过日子吧,为什么会来修行。正想着,听得屋里雾月唤了声:“香香。”
  “来了!”香香连忙奔了进去,冷不防看到坐在氤氲热气中的雾月,不由闪了下神。那样的朦朦胧胧,那样的如梦似幻,就与他的名字一样。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我找不到你说的干布巾。”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浴桶的四周摸索着。
  “我看看。”香香连忙奔过去,绕着浴桶跑了一圈,没有在地上发现干布巾的痕迹,自己倒先热出一身汗来。难道是掉进桶里了么?香香跳上椅子,正要往水里张望,突然反应过来雾月这会可是赤身露体的,万一瞧见了不该瞧见的地方……香香当即涨红了脸,忙不迭地跳下椅子往外奔去:“我去找二师兄来。”
  不巧的是,崔凤舞正好出去了。香香满院子里跑找其他干布巾,找来找去,没有找着。“香香。”浴房里又传来了雾月的呼唤声。香香连忙奔了回去:“我在。”
  “水凉了。”雾月说得很无辜。“有点冷。”
  “这个……”香香也犯难了。雾月看上去身体不太好的样子,万一因此受了凉,生病了就糟了。“那个,那个……”香香一个头两个大,臊得整个身体都在发烫。“雾月,要么你把膝盖屈起来……”
  “嗯。”雾月应了声,便顺从地抱膝而坐。
  香香这才红着脸,大着胆子往浴桶里张望。一眼看去,便是纤细而修长的手臂和双腿。乌黑的长发沾湿了一片,从臂上蜿蜒而下,垂入水中,映着晶莹白皙的肌肤,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妖娆。香香使劲地晃晃脑袋,在心里不停地警戒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从那白莹莹的肌肤上转开目光,在水里搜寻了一阵:发现了!沉在浴桶的底部角落里!
  雾月伸直腿的话,或许可以够着,但是那样一来,就又有走光的危险了。香香转着脑袋看了看,发现了旁边有根晾衣服用的细竿子。便掉头奔去扛着过来,然后将竿子持平端着,沿着浴桶的边缘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简直就是高难度的平衡木。
  正聚精会神,小心翼翼地走着,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师弟,你还没洗好啊!”说着,门外便被从外推了进来。香香惊了惊,重心一个不稳,便连兔子带竹竿一起跌进了浴桶里。
  “哇哇!救命!”香香挣扎着,连吞了好几口水。“我不会游泳!”
  第十四章 还有双修这回事?!
  “香香!”雾月急急地过来捞香香,摸了两下没有摸到,倒是崔凤舞过来,一把将香香从水里捞了起来。
  崔凤舞将湿成落烫兔的香香放到浴桶旁的木榻上,然后打开旁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条干布巾盖在香香身上,轻揉着,帮她擦干身上的水。一边颇有些羡慕地责备道:“你们俩感情真好,连洗澡都要泡在一起。”
  香香红了红脸,说道:“我是不小心摔进去的。雾月的布干掉到桶里去了,我想帮他捞出来。”
  “原来是这样。”崔凤舞说着,起身从柜子里又拿了一条干布巾出来递给雾月,想到了雾月的不方便,又说道:“师弟,我帮你吧。”
  雾月虽不太好意思让师兄帮他擦水,但是他在家中被服侍惯了,如今让他自己来,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便腼然地小小声应了。
  香香蹲在榻上慢条斯理地为自己顺毛,雾月冷不防从浴桶里站了起来。香香愣了半晌,反应过来,“啊”地惨叫了一声,卷着干布巾飞也似地逃了出去。
  崔凤舞怔了怔,问道:“香香怎么了?”
  雾月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崔凤舞便过来叫香香他们起床。去到前厅吃早点,发现夏末和纪浅尘已经很泰然自若地一边吃,一边聊天了。
  雾月向两位师姐问了好,便坐到了她们对面,香香则趴在桌上。凤舞很体贴地为他二人盛了粥过来,雾月是一个大碗,香香则是一个小酒盅,还给了香香一个小勺子盛菜。肚子饿得慌,就着腌萝卜,香香三口两口地便将粥喝光了,舔舔嘴。用爪子将酒盅往凤舞前面推了推,说道:“师兄,我还要。”
  夏末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掩嘴笑道:“这话真是太淫荡了。”凤舞倒是浑不知觉,收过杯子,又帮香香盛了一碗粥过来。
  一直保持淑女姿势小口吃饭的纪浅尘开口说道:“师姐你想得真多。”
  香香一边吃粥一边哼声说:“就是就是,A者见A。”
  “A者?”夏末扬了扬眉。“什么意思?”
  “呃……”香香也怔了怔,想半天也想不出“A”是什么了,支吾着解释说道。“大约就是不纯洁的人看什么都是不纯洁的意思。”
  “是妖界的俗语么?”夏末倒是帮香香找了个台阶下。“这个词好啊,简洁扼要!同样道理,就还有色者见色,财者见财……那师父就是笨者见笨,哈哈哈!”
  崔凤舞听着不由蹙了蹙眉,说道:“师姐,请不要这么说师父。”
  夏末柳眉一拧说道:“当面不说,背后还不让人说呀!我真是替师伯不值,师伯也是个笨蛋!”
  “师姐!”崔凤舞对于夏末的大不劲非常不满,但对方毕竟是师姐,他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暗暗生闷气。
  “说了也白说。”纪浅尘不咸不淡地加了一句,处于义愤填膺状态的夏末顿时觉得无趣了。低头扒了几口饭,忽然又似想到什么,挪凳子往纪浅尘那边靠了靠,贼兮兮地笑着说道:“对了,浅浅,听说昨晚有人找你,请求双修?”
  纪浅尘面无表情地说道:“师姐的消息依旧灵通。”
  “那当然,不然怎么做你师姐!”夏末笑得别有深意。“然后呢,怎么样了?”
  纪浅尘不紧不慢地喝下最后一口粥,淡然说道:“没有然后。他与我说的时候,我就将他的原话传给惠明师叔了。”
  “啊啊啊……”夏末连叫了几声。“你太坏了,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谁都知道三壁之上,最最反对双修的就是惠明师叔了!而且惠明师叔执法又严,青玄师弟要惨喽!”她表面上虽是在谴责纪浅尘,其实言语之中,多有幸灾乐祸之情。
  香香一边喝粥一边听着,不解地问道:“什么是双修?是不被允许的吗?”
  “双修,就是男女双修啊。”夏末解释说。“其实修散仙是有两个支系的,一个就是现在的三壁正统,禁婚嫁,童身修行。另一个就是阴阳调和,男女双修。但双修很危险,一个不慎就会沉迷淫乐,前功尽弃,严重者还会走火入魔。虽然三壁之上并没有明文规定禁止双修,但是有很多师伯师叔是强烈反对的。惠明师叔就是其中之一。”
  “青玄师弟又是惠明师叔视作衣钵传人的弟子,肯定会被罚的很重,可怜的人啊!”夏末“啧啧”地摇晃着感慨了几声,忽而又将目光移到了崔凤舞身上。“话说回来,二师弟也是想要双修的吧?”
  崔凤舞冷不防一口粥喷了出来,涨红着脸,急急地申辩道:“师姐你不要胡说!”
  夏末逼近一步,问道:“真的不想?我们的笨蛋师父可是不反对双修的哦?”
  “不、想不想。”崔凤舞急急否认,转身快步去到厨房拿来抹布来擦桌子。紧张得像是个被窥破谎言的小孩,看得香香都忍不住暗自发笑。
  用过早饭,崔凤舞便开始教雾月和香香打坐吐纳之法。香香想到昨天过来的时候,有听蓝天策提过壁中弟子要上早晚课,即为听经。便问道:“二师兄,今天不用去听经吗?”
  “我和你的两位师姐都降妖师的修为已满,不是必去的。”崔凤舞一边说,一边帮雾月摆正打坐姿势。“虽说听经有益,一般而言,我都每天尽去。但是不学会打坐吐纳,无法听经,所以先教你们比较重要。”
  雾月说道:“有劳师兄。”
  香香趴在旁边,竖起耳朵听打坐要诀,并将吐纳之法口诀默默地背起来,但是这打坐的姿势……香香试图端坐,并将两条小短腿盘起来,努力了半天,肉嘟嘟的身体一个耸动,滚翻在地。
  崔凤舞回过头,问道:“香香你怎么了?”
  香香累得气喘吁吁,爬回身趴好,满腹郁闷地问道:“二师兄,兔子要怎么打坐呀,腿盘不起来?”
  “这个……”崔凤舞盯着香香看了一阵,也犯起难来。“这个待我问问师父,小师妹先将口诀背起来吧。”
  香香点点头,趴在床铺上看着崔凤舞出屋去了一趟,然后回来说道:“师父说姿势只是起到辅助作用,并非必要,重在心静。师妹只要凝气聚神,按照我说的方法吐纳运气即可。”
  “哦,那就是说我趴着也行喽?”
  崔凤舞点点头,在雾月和香香他们对面的榻上打坐,一边解说运气之道。他的声音温和而轻缓,像是摇篮曲一般。而兔子又是随时随地可以睡着的动物,香香闭着眼睛听着听着,便打起盹来。身体一歪,又滚翻在床上。一下子清醒过来,睁眼看看,赶紧趴回身来,继续打坐。然后又忍不住打滚,再次滚翻……
  第十五章 拔剑,我拔,我再拔……
  蓝天策回到倚天,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检查了一番雾月的修行情况,满意地点点头,称赞了崔凤舞几句,便让他第二天带雾月他们去听经。但香香的情况却不乐观,一打坐,她就开始打盹。半个多月来,毫无精进。蓝天策微微蹙了蹙眉头,说道:“或许是妖的修行与人不同,香香也先随凤舞去听经罢。过些时日就是会文盛会了,到时再向几位炼妖师请教。”
  崔凤舞一一都应了,又问道:“师父此次前去紫苔,也是因为会文盛会之事吧?”
  蓝天策点头:“先去了紫苔,又去了朱颜,议定了会文盛会的具体日期,明天壁尊便会正式发放通牒了吧。三年一度会文盛会,这已经是第二个三年了,你可曾想好进修方向?”
  “师父……”崔凤舞一脸为难,支吾了半晌,说道。“师父认为弟子修什么比较适合?”
  蓝天策轻摇头说道:“壁上有明文规定,在选择修行方向一事上,为人师者不得多加干涉。修行是毕生之事,一切但看自己的,慎重考虑,不要一时选错,将来后悔,以致于误了几十年的光阴。”
  “弟子知道了。”崔凤舞虚心受教。
  这几天从师兄师姐的言谈中,香香知道了这个三年一度的会文盛会,就是满修为的降妖使选择进修方向的大会。方向有三,即为散仙、长老、炼妖师。而结果则有二,通过或者不通过。通过者,即更换降妖册,开始进一步的修行。不通过则继续是降妖使,以待下一个会文盛会。
  听蓝天策这话,似乎前一次的会文盛会上崔凤舞并没有作出选择,因而磋砣了这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13页 当前第7
首页   上一页   ←   7/11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囧囧妖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