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囧囧妖妻_分节阅读_第76节
小说作者:晚歌清雅   内容大小:1.05 MB   下载:囧囧妖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6 10:21:00
像一家人一样,和和睦睦地生活!所以,呆会,大家一定要好好表现,一定要争取留下来!念魔林的将来,就靠你们了!”
  香香的话还是很慷慨激昂的,说得她们仿佛是革命烈士、要为国捐躯似的,一个个心情澎湃,脸蛋红红的,又凭添了几份娇艳。香香点点头,觉得非常满意。
  巽王刚将两位炼妖师安置好,准备回去向雾月复命,便见得香香前呼后拥了一大群的兔美人过来。不由有些费解,上前问道:“公主,这是......”
  送巽王出来的镜明听闻来了位公主,便过来见礼。香香见一来便见到了传说中外来的炼妖师,不由两只眼睛亮晶晶地,兴奋地问道:“你就是夜燃香吗?”
  闻言,巽王的神情一滞,镜明隐约顿了下,随即笑着说道:“在下镜明,燃香师兄在里面。”
  “哦,那我先进去找他,呆会再来找你。”
  镜明有些不明就理地应了声,怔怔地目送香香招呼着她带的一群美人进屋。
  炼妖师正席地坐在殿上打坐。念魔林中的魔瘴之气很重,所以他在殿上的香炉里点起了静神香。袅袅的白色烟气,萦绕在他的周围,仿如不沾一丝尘埃的仙气一般。映衬着他白衣乌发的身姿,有种只容远观的疏离和淡漠。
  香香兴致勃勃地招呼人进来,一眼看到这幕超凡脱俗的场面!心中便似猛地遭受一记钝击,一时怔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炼妖师宁神打坐中,听到一群人乍乍呼呼地进来,吵闹异常。进来后却渐渐地不吭声了,便冷冷地开口问道:“怎么?”问时,眼睛却没有睁开,仿佛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那个......”香香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来这里要办的正事。“师兄、师兄.......”香香热情地唤着,快步跑上前去,蹲坐他的身边。正要向他推销她带来的兔美人,忽见他睁开眼睛,倏地看向她,目光凌厉地直射她心头,看得她不由得浑身一颤。
  所有的话,凝结在了喉口,再也发不出声音。
  “为什么,叫我师兄?”
  “啊......呃.......”原来是这样啊,香香还以为莫名其妙地犯了他的禁忌呢!“你是金储九的师兄啊,我是他的好朋友,所以,我就跟着他一起叫了......要是你不高兴的话,我不叫就是了!”
  炼妖师瞥了香香一眼,不置可否,径自闭回眸去。
  香香不知道他这样到底是让不让她叫,但是他既然没有明言禁说不许叫,她便继续叫吧!叫师兄,多亲切呀!“诿......师兄啊!你们刚来念魔林,对这里的生活肯定不习惯。所以,我娘亲让我带了些温柔体贴、心灵手巧的姐姐过来,师兄看看有没有合意的,就留下在宫里服侍吧。“
  “不需要。”炼妖师的声音冷得发寒。
  香香被冻得一个哆嗦,但是为了念魔林的美好将来,她绝对不会就此退缩的。“你不睁开腮睛看看,你怎么知道不需要呢?”
  炼妖师不理她。
  “看看吧,不吃力的,也不吃亏么!”
  炼妖师还是不理她,连神情都没有动过。香香都怀疑他有没有在听,便悄悄地伸出一根手指,在他手臂上戳了戳:“就看看嘛,看一眼也好的!都是很漂亮的姐姐呢!”
  “师兄......师兄.....”
  “看看嘛,师兄......”
  但是任香香再怎么恳求,他就愣是不睁开眼睛,说不看,就不看。渐渐地,香香也恼了,暗自哼了一声,说道:“师兄你再不看,那我就作主,让她们全部留下来了!”
  炼妖师还是不吭声。香香这些日子来,是万千宠爱在一身,何曾受过这样的冷待。重重地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起身往回走。刚踏下两级台阶,却听得那清冷的声音在身后说了:“都回去,你留下。”
| 燕燕。手打,转载请注明|www.txt99.com
  
第一百三十章 你的娘子
  香香有些被惊到了,他的意思是其他人都不要,只要她么,在他的眼里,她是与众不同的么?不由得一颗心砰然而动,回眸瞅瞅端坐上方清华若莲的炼妖师,脸上不由一阵一阵地烧烫,很是不好意思。
  “燃香师兄.......”镜明率先反应过来,为免这种僵局持续下去,陷于进退不能的境地,便出言为彼此引见道。“这位是宝珍公主,是乾王的掌上明珠。”言下之意便是,这一位身份不同寻常,是不可以留下当侍婢的。
  炼妖师抬眸看了香香一眼,又重新闭了起来,没再说话。
  镜明猜他应该知道这里头的道理了,便也不再明说。回头随意点了两个兔少女,打着圆场说道:“就留下这两个吧,有劳公主费心了。我们初来乍到,还有许多事情要适应,暂时就不去乾王宫造访了,请公主代我们向乾王和王妃问好。”
  巽王承了他的好意,留了他点的两个,将其他兔子遣散之后,便拉了香香出来。一边往魔宫回走,一边劝说道:“炼妖师乃是三壁之人,现在同盟初定,一切都很难说,公主还是应当保持距离,安全为上。”
  香香却不再意了:“巽叔叔,你这样不行的!我们都已经结盟了,却不信任他们,还对他们存有疑虑和戒心,这样的结盟,是不牢靠的,会出问题的。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一......”
  香香的道理多,巽王又是不善言辞的,反被香香说得无话可说。回了魔宫,雾月知道她与夜燃香见了面,心中恐慌,却只能耐着情绪,装作平静地询问当时的情况。
  香香说到炼妖师说那句话的时候,不由得又是两颊泛红,水汪汪的眼睛中异光流闪,一副娇羞难当的小女儿之态。
  雾月大感不好,心里惶惶难安,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巽王见状,忍不住说道:“公主,他是被你说得烦了,才故意那样说的。”那种情况下,很明显,炼妖师是因为被她在耳边吵得没办法,想让她闭嘴才那样说的。她偏会不出其中的意来,还要一厢情愿地往另一个方面误解了。
  “才不会!”香香果然不认同他的说法。“他要是嫌我烦,怎么还会让我留下,肯定是巴不得我走得远远的啦!”
  巽王说不过她的歪理,便不复再言。等她跑下去看雾月的药了,雾月才让人急唤了乾王过来,问乾王妃那边是怎么回事。不是都安排好了么,为什么还会让香香跑去震王宫了。
  乾王当然不能说是乾王妃心一软,便任由着香香去了,便解释说道:“夜燃香进了林,他们迟早还是会见到的。火儿的好奇心重,晚见不如早见,免得她心心念念地惦着,总想往那边跑。陛下若是实在有所介怀的话,我倒还有一个对策。”
  雾月不由抬了格眼。
  乾王说道:“火儿一直呆在林中,不曾去过外面。所以林中来了两个外人,她的注意力自然会被完全地吸引过去。陛下不如带她去外面游玩,对于火儿来说,外界的诱惑力,远大于区区两位炼妖师。如今双方结盟,三壁没有理由拒绝我们出行。我们大可以打着养病游玩的幌子,堂而皇之地寻找坎的下落。”
  香香端着煎好的药过来,像往常一样服侍雾月喝下之后。又兴高采烈地跑去膳房,过了一会,兴致勃勃地端了一盘糕点过来。“雾月哥哥!”坐到床前,拉过雾月的手,用绢子包了一块糕点,放到他的掌心,说道:“这是我刚蒸的桂花白玉糕,雾月哥哥尝尝,好不好吃?”
  “嗯。”雾月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在香香灼灼的目光的注意下,咬了一口。入口香甜,丝丝润滑。称赞了声:“很好吃。”
  香香闻言,便欣喜地说道:“那我这就给他们送去!”
  雾月一听,蓦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香香猝不及防之下,手一抖,白玉糕撒落了一床。雾月察觉过来自己的反应大了,微微松了松手,平下声音,问道:“送去给谁?”
  “客人啊!”香香一边心疼地将撒落的糕点拾回盘子里,一边颇带怨责地说道。“雾月哥哥真是的,干嘛突然抓我的手!我做了好久的,现在全弄撒了,都不好送过去了,我还得重新去做。”
  “火儿.......”雾月沉默了半晌,取下她手上的盘子放到一旁,拉她到身旁坐下,柔声说道。“你是公主,这些事不必亲力亲为,让冰儿给他们送过去就行。”
  “他们是贵客么,由我去,比较有诚意。”
  “以你这个说法,岂不是我亲自送去,更有诚意?”
  香香略微怔了怔,觉出雾月的不开心,便挨到他身边坐,软声说道:“雾月哥哥是不是在担心他们会对火儿不利啊,其实那两位都是很好的人!镜明先生的笑容很亲切,燃香先生虽然不理人,但他也是有原因么,毕竟是我们对不起他在先。唉,明明有着那样的过去,却还愿意进驻到我们念魔林,为双方的结盟出力,燃香先生真是个心胸博大的人呢!所以雾月哥哥放心好了,火儿不会有事的!”
  雾月知道香香的心里就没有“坏人”这个词语,便也不再与她纠结这事,引开话题说道:“对了,火儿想不想去念魔林外面的地方看看?”
  香香一听,果然两只眼睛就亮晶晶了起来,满脸期待地问道:“可以吗,可以去吗?”
  雾月微笑着点头:“之前是因为跟三壁的关系紧张,时时交战,怕有危险,才不让火儿出去。如今议和了,火儿自然是想到哪,就去哪了!”
  “真的啊!”香香喜出望外,当即便将送糕点的事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拉着雾月不停地问可以去哪些地方,哪些地方比较好玩。雾月一边耐心地跟她说着,一边在心里暗叹,知女莫若父母。乾王虽不是香香真正的父亲,却比真正的父亲,还要了解她的习性。
  香香在林子里困得久了,一心想出去玩。四下打听了一番,没两天便将游玩的路线给定了。这一天傍晚,香香正在房里收拾出行要带的东西,忽然天地一阵震动,仿佛有事情发生了。香香急急地跑出屋子,正好瞧见巽王快步进入雾月的寝殿。快步跟过去,便听得巽王对雾月说道:“陛下,夜燃香与兑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雾月的脸色一变。“兑是怎么回事,不是都提醒过了吗?不要动手!”
  “也不能怪兑,似乎是夜燃香有意挑衅,用灵火将兑种的迷魂草全部烧了,兑才与他动手的.......”
  “火儿!”雾月察觉了香香,方唤了声,便听得香香义正辞严地说了声“我去阻止他们”,便转身飞也似地往外跑去。“火儿!”再唤时,香香早已经一溜烟跑得没影了,雾月只得与巽王说道。“带她回来。”
  “是......”
  香香循着声音,在熟悉的林子里几个纵跃,便差不多来到了事发地。那边的地已经塌陷了一大片,还燃起了熊熊的大火,看来这两个人还真不是随便打打闹着玩的,而是倾尽全力地,在以死相搏。
  “怎么会这样?果然,在他的心底,仇恨还是无法化解么?”可是,他们这样子打,很容易出事,一旦出现伤亡,好不容易达成的同盟,就会全盘溃散的。所以,一定要马上阻止!
  幸好那一片地是兑王宫外,鲜少有妖怪在那住。而且初有动静之时,附近的妖怪便早早地撤走了。所以,即使他俩打得天昏地暗,除了他们俩自己,也没有其他人受伤。远远地看到两道身影在丛林上方激烈地交锋,强大的气流对撞,树木纷纷应声砰然倒下,周旁的塌陷进一步扩大。香香一边摇晃着稳住身子,一边趁他俩人各自被对方的力量斥开,相继掣后停落到树冠上之际,加快速度冲过去。
  “公主!”巽王追了过来,想拉住香香,不想香香的身影灵巧地一闪,便飞了进去,张开双臂朝着夜燃香所站立的方向用力地挥着双手,大声呼喊道:“师兄!师兄!我有事情跟你说!”
  炼妖师却完全不听她所言,在树上略作停顿,便又再次掣身而出,朝总王所在的方向极力攻去。
  “师兄!”香香急忙跃身而起,紧追过去,大声喊道。“师兄,你的娘子并没有死,我方才看到她了!我真的看到她了!”
  “兑,小心公主!”
  正准备全面迎击的兑王,听到巽王这句话,不由暗骂了声“麻烦的女人”,提身快速地退后,避开炼妖师这一击的正面力量。投身到林丛里,随着树叶一记摇摆,便消失无踪。炼妖师眸光一沉,两指之指幻出一道灵符,便要寻出兑王的去处打去。却冷不防一个娇躯从后面朴了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急声唤道:“师兄!我真的看到了,你娘子!”
  炼妖师的眼神转深,保持着抑符的姿势停滞着许久,才似醒过神来,反手将灵符拍到香香的脑门上,冷冷地说道:“带路。”
  “嗯!”香香重重地应了声,随手将贴在脑门上的灵符抓下来,却愕然发觉那灵符竟然是兔子形状的。香香握着那道符,一时无言,心底却有一股异常的滋味在流倘,似酸似涩,眼中湿湿的,竟欲落下泪来。
| 燕燕。手打,转载请注明|www.txt99.com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觉得我怎么样?
  炼妖师半天不见得有动静,微微侧目,便看到香香一副感动欲泣的样子,不理解地蹙蹙眉,冷声催促道:“带路。”
  香香醒过神来,应了声“哦”,便慢吞吞地在前面带路。
  她说的当然是谎话,她都没见过他的娘子,就算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13页 当前第76
首页   上一页   ←   76/11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囧囧妖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