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囧囧妖妻_分节阅读_第86节
小说作者:晚歌清雅   内容大小:1.05 MB   下载:囧囧妖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16 10:21:00
灵符的焚毁,传递回来,映到这盆水里。
  信送出之后,香香便坐在旁边巴巴地等着。
  炼妖师说道:“要一个时辰。”
  “哦!”香香眨了眨眼睛,那有点久,还是找点别的事情做吧。于是便在书室里,寻宝似地打起转来。书架上放了很多书,全部都是有关修行和法术的。香香摸了本有关变身的书出来看,看了两页,看得云里雾里,便拿着书去问炼妖师。炼妖师跟她说了一通,还是愣愣地,不怎么明白。便想着这个变幻之术可能比较难,自己之前都跟着离王学控火之术,还是再去找找有没有类似的。先把这个学精了,再学其他的好了。
  于是,香香将变幻术放回了原处,又开始在书架上爬上爬下地搜寻。在书架的最上层,发现有堆在一处的十来个卷轴。香香好奇地打开来看,发现却不是修行法则了,而是一副美人图。画中的美人十四五岁的样子,青春貌美,漂亮的脸蛋上还略带了些婴儿肥,又平添了几分可爱。
  香香回头看了炼妖师一眼,蹙蹙眉,觉得应该不是他画的。这家伙虽然闷骚得很,但不像是这么有闲情逸致,也不像是这么有艺术才华的,想来应该是他师父画的。
  趴在书架上,接着又打开了一个卷轴,还是美人图。看长相,与前面那幅画的是同一个女子。但从五官来看,仿佛长开了一点,身材也丰腴了些,好像是长大了几岁。
  “呃……”香香想了想,回头将画展开,唤道。“师兄,看,这是不是你未过门的师娘?”
  炼妖师看了一眼,说道:“应该是。”
  “哦。”香香应了声,随手又打了一幅,果然,画的还是这个女子。心想这师徒俩,都是很深情的人啊。“师兄,那他们为什么不成亲啊?”
  “她死了。”炼妖师平静地回答。“师父,也死了。”
  “啊……哦。”香香一惊,愧疚地说道。“我不该问的。”道了歉,转回头来,将所有的画轴都打了开,发现画上这女子最年长的时候,貌似也只有十八九岁。想着这样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子,竟然在花样年华死去,香香心里不禁唏嘘,可怜了这一对有情人。
  数了下,总共有十二幅画,基本上都是单独的人物画,只有两幅是有背景的。一幅是明湖泛舟,好像就是在谷里的这个湖里。坐的莲舟,也就是香香那天坐的那艘。香香不由忖道,难道这山谷,就是师父为她而建的么?
  还有一幅就显得很喜气,画上的女子笑得很开心,似乎是收到了什么礼物。然后香香便在画的右下角找到了一行小字,写着:暖暖十八诞辰。
  “暖暖……”香香忽然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将所有画轴放回原地之后,坐回书案后托着下巴绞尽脑汁地回想。“啊,想起来了!”香香霍地站了起来。雾月当初“发病”,欺负她,被她使劲推开的时候,嘴里低唤的名字,好像就是“暖暖”!这两个“暖暖”,是不是同一个人?!
  炼妖师看着她一惊一乍的样子,问道:“怎么?”
  “师兄……”香香迟疑地问。“这个暖暖,跟雾月哥哥,是不是也有什么关系啊?”
  “嗯。”炼妖师应声。“是他前世的,妹妹。”
  香香不由沉下脸来,原来这两个人对她好,都是前世的原因,与今世的她无关。
  当即忿忿地坐下,别过身去生闷气。
  “信到了。”炼妖师忽然说了声。
  香香一惊,顾不得生气,连忙回头往水盆里看去。只见水里面画定格在雾月接信的那一瞬,他身旁还有巽王和离王,小狐狸蹲在旁边的花架上张望,再左上角,还有一个人影。在其他人都往雾月手中望去的时候,这个人的目光,却是笔直朝香香这边看来的,仿佛是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似的。
  香香惊了惊,指着那人问道:“师兄师兄,这是谁啊?”
  炼妖师肃然说道:“壁尊。”
│雪霜霖手打,转载请注明 www.txt99.com│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要的幸福
  “师兄,我们被发现了吗?”香香有些怵怵地问。
  “不知道。”
  香香屏住呼吸,瞪大眼睛想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发现画面就定格在那里,再也不动了。香香怔怔地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师兄师兄,为什么就停在这里不动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炼妖师说道:“不知道。”其实他下的回镜术,就是将雾月接到信那一瞬间的情形发回来,本来就只会有这么一个画面。
  现在外面的局势很紧张,两边随时都有可能再度交战,他不能让香香知道太多的讯息。万一让她多看几眼,看到雾月发怒,强迫昭华壁尊交人,以她的性子,肯定会担心得恨不得马上就赶过去。所以对于香香困惑的询问,他也便是在那里装聋作哑。
  香香抱着盆子研究了半晌,仔细观察分析了画面中每一个人的神情动作后,得出结论:壁尊和雾月他们在一起,好像挺和谐的,不像关系紧张的样子。心想可能情况不像她想象的那样严重,那雾月看过她的信后,肯定就更加没事了。于是,便放下心来。
  晚上,还是相拥而眠。第二天起来,香香让炼妖师教她几个简单好学的法术,学会之后,就又跑去湖上玩了。
  炼妖师在湖边的青石上打坐,看香香以手为浆奋力地划着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欢快地追着湖里的鱼儿跑。唇角不由淡淡地露出欣慰的笑容,她喜欢这里,就好。
  “师兄!”香香远远地朝他挥手,似乎发现了什么新鲜好玩的东西。
  炼妖师正欲跃身过击,便听到有一声厉喝传入耳中:“夜燃香!马上给我出来!”
  是昭华壁尊的声音。
  守护精灵拒收所有讯息,昭华壁尊是用传音入密之术将讯息直接传过来的,那就说明他人已经到这附近了。果然,那短短一瞬的回镜术,还是让他给追踪到了。但就算追寻到这附近又如何,不能洞悉这山谷中各种阵法布置时候的奥秘所在,就无法进得谷来。炼妖师天权在奇门遁甲的造诣上,也是当今三壁无人能及的。
  炼妖师当然知道昭华壁尊找他是什么事情,便不予理会,径自飞身来到香香身旁。原来香香在湖里发现了好大一条红鲤鱼,差不多有她的莲舟一半大小,便兴奋地唤炼妖师过来看。这边炼妖师淡定地陪着香香泛舟赏鱼,那边昭华壁尊气得直跳脚。
  “什么叫作大局为重,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一个炼妖师所应该做吗?!”
  “如果你是一声不响,带人家公主私奔也就算了,偏还要使人去知会他。做好事不留名,还会有人当你是高风亮节,做坏事还大刺刺地留个大名,你说你图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香香“哼哧哼哧”地将船划到岸边,折了一小截花枝下来,逗那大鲤鱼。鲤鱼一摆尾,甩起偌大的一个浪花,溅了香香一脸,惹得她惊叫连连。
  “就算那位公主真的是小兔子,你也先得给我出来!如今的她,明里的身份是乾王的独生女儿、掌上明珠,念魔林唯一的一位公主,四世魔君马上就要过门的夫人,你这么一来,不是明摆着要让两边再次开战吗?一开战,你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死去吗?就因为你,将天下百姓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你在里面,能活得安心吗?”
  “听见没有,夜燃香?!”
  “我是一个人过来的,你马上出来见我。你和香香的事情,还有其他所有相关的事情,都由壁尊我来想办法!”
  香香察觉炼妖师有些分神,关心地唤了声,抬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袍:“师兄?”
  炼妖师回过神,看见香香被甩了一脸的水,便蹲下身,帮她拭去脸上的湖水。香香抬眸时,对上他眸中的凝重与珍惜,不由主动挨身过去,炼妖师也极其自然地伸手将她揽入怀中。静静地依偎了一会,香香忽然想到件事,抬头问道:“对了,师兄,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离开念魔林的时候,托镜明先生送了张灵符给我这件事情?”
  “嗯。”炼妖师应了声。他当然记得,要不是因为这道灵符,他又怎么会被雾月趁机暗算,被他的烈火咒所伤,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
  “师兄为什么要送张灵符给我啊?”香香一直没明白他送灵符的含义。那个时候,她对他可谓是一见钟情,一门心思地卯着劲儿讨好他,写情诗给他,可他就是不理不睬。临走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送了张灵符给她。
  若说他对她无意的话,为什么要送她东西?那要是他对她有意,临行前要送她东西作为定情信物的话,不应该是送钗子、香粉之类的才正常一点么?好吧,就算他是炼妖师,他要另辟蹊径,要送道符给她珍藏留念,那也该送自己的才对吧,而他,却是找其他人随便要的。
  “想知道,你会剪成什么形状。”炼妖师说道。
  香香怔了怔,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剪?就是用剪刀把灵符剪成兔子那样,类似的图形?”
  “嗯。”她以前就是把她自己的灵符,剪成蝴蝶形状的。在念魔林的时候,她一直写信给他,信上的措辞,以及各种傻呵呵的举动,都很像是香香做得出来的。他便送了道符给她,看她会剪成什么形状。只要她对灵符做了什么,他就能立刻感应到,说不定就能凭此判断她有没有可能就是香香。
  “哦。”香香若有所思。
  “你没剪,还送人。”炼妖师说这话时,颇有些怨怼。
  “呃,我可是一直都很珍惜的……”香香撅撅嘴说。“要不是在龙宫里的时候师兄帮着那两个臭小孩欺负我,我伤心死了,才会把灵符拿出来毁掉的!而且,师兄你笨死了!那道灵符是你送给我的,我好端端地,怎么可能会想到去把它给剪了?!”
  炼妖师不解地问:“为什么?”她以前还把他所有的灵符都搜出来,全剪了。
  “因为那是师兄送我的唯一一件礼物啊!”
  “哦。”
  “不要装死,夜燃香!”昭华壁尊愤怒了。好话歹话都说尽了,那家伙居然就是应都不应他一声。枉费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避开所有人,独自寻来这里,只为要助其一臂之力,想帮他度过这个难关。真正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
  “这山谷里的阵势布置得再缜密,也终是有破解之法的。齐集三壁之力,难道还抵不过一个天权?!不要天真了!你们不可能在里面躲上一辈子!”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出来,或者让公主出来!否则,别怪到时候我也不帮你!”
  香香察觉揽在腰上的手蓦然一紧,连忙抬头,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师兄?”
  炼妖师抿了抿唇,说道:“没事。去那边。”揽着香香跃身而起,落到那一片迎风飞扬的花海之上。香香便到处去找昨天与她一块儿玩的那只小兔子了,等她跑开后,炼妖师才通过守护精灵回了昭华壁尊一句:“出去会死。香香会死。”
  这句话传出去之后,不知为何,昭华壁尊也不再说话。
  “师兄,师兄!”香香抱了一捧花飞奔了过来,白里透红的小脸上洋溢着欢喜和雀跃。“漂亮吗,移栽到我们房间里好不好?”
  “嗯。”炼妖师应了声,牵了她的手往回走。
  “师兄,这里很好,就是有一样不好,就是吃的东西有点少。我们还是挑个时间出去一趟,到镇上买点油盐酱醋什么的。还要买点蔬菜,自己种,再买点鸡鸭养着,这样就每天都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和鸡蛋了!”
  “嗯。”炼妖师随口都应了。
  “还有啊,师兄……”香香红了红脸,偎身过去,靠到他身旁,小小声说道。“我也比较喜欢跟师兄在一起,但是爹爹和娘亲说我们双方有宿仇,虽然议和了,但还是担心你会对我不好,怕我会受委屈,所以他们希望我跟雾月哥哥在一起。师兄……你去向我爹爹提亲,好不好?”
  不等他说话,她又急急地补充说道:“我都想好了!师兄带了我过来,雾月哥哥担心我的安全,肯定会找三壁的麻烦。过两天我们出去,师兄就找我爹爹提亲。一定要说很喜欢我,保证会对我好,爹爹最疼我了,肯定会答应的!万一要是这样,爹爹还不答应的话,那就说我们……我们已经做了真正的夫妻啦!”说完,香香便红了脸,害臊地钻到他怀里去了。
  夜晚,两人相拥而眠的时候,香香还在提这件事情:“师兄,提亲的时候,最好请壁尊出下面。这样显得你们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雾月哥哥也不好直接回绝的。然后再鼓吹一下,我们成亲可以使得双方的联盟更加稳固之类的话,肯定就能成功啦!”
  “要不然,我再跟娘亲哭闹。一哭二闹三上吊,总之我就是要跟师兄成亲。爹爹娘亲都最最疼我了,肯定没问题的啦!”
  “嗯。”她说什么,炼妖师都轻声应了。
  其实她考虑的都没有错,只是这一切的成立,都建立在乾王和乾王妃是她亲生爹娘的基础上。事实上,却不是。她眼中的那些疼爱和幸福,都是虚假的,都只是一层浮华的泡沫,到头来都抵不过雾月的一句话。假如雾月不再需要她,下一刻他们就不再是疼爱她的父母,而是扼杀她的冷面修罗!
  炼妖师无声地搂着她,看着怀里的人儿渐渐地进入梦乡,小脸上还带着微笑,对幸福美满明天的满心期望。有时候,他的心里很矛盾,他希望她能想起往事,想起自己并不是转世,念魔林的那些人也并不是她的亲人,而是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13页 当前第86
首页   上一页   ←   86/11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囧囧妖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