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_分节阅读_第16节
小说作者:顾西爵   内容大小:346.54 KB   下载: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51   加入书签
顿了顿他开口,语气依然温和,”那么,明天见。”

  “好。”

  挂断电话,握着手机出了会神,一转身,发现奥德莉正靠在盥洗室门口看着我,”男人?”

  我但笑不语绕开她走向自己的书柜。

  “我就说你也不是什么安分的料,他们还真当你是玛利亚转世。”奥德莉跟在我身后。

  “简安桀,我问你,你真没上次那人的电话号码?MSN也可以。”梁艾文是唯一一个能叫全也叫对我中文名字的人。

  我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我跟叶蔺的确已经不联系。

  隔天一早起来,一拿起手机就看到姑姑已经抵达法国的短信,来不及惊讶,匆忙换好衣服赶去机场,因为姑姑的命令是在九点前必须出现在她的面前,而现在已经是八点四十分。

  机场门口那道火红色的成熟丽影让我会心一笑,看到她比什么都好,真的。

  姑姑也看到了我,几乎是尖叫着扑上来的,”哦我的安!”

  姑姑很漂亮,比母亲年轻许多,算起来也才比我大十九岁,心性上还颇为孩子气。因为喜欢艺术而跟我已顾的祖母意见不和,姑姑很早离家,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在我六岁的时候嫁给朴铮的父亲,她是一个一生都只为自己活的人。我回搂住她,”不是说后天吗?”

  “吓了一跳吧,嘿,给你的惊喜,实在是想我的安想得发慌。”

  那明朗熟悉的嗓音让我觉得安定,”要先回去休息吗?”

  “不不,在飞机上已经睡的够多了,差点没给他落枕。”

  我看了看表,”姑姑,我现在可能不能多陪你。”

  “怎么?还有什么事比陪姑姑还重要的?”

  我帮姑姑拿了外套,想了想说,”姑姑还记得简家的一些人吗?”

  “简家?哼!”

  我笑道,”你也不用那么生气,我已经不在意了。”

  “说到这个,你一月份还回去了一趟是吧,要不是小朴跟我说……”

  我打断她,挽住她的手臂往前走,”我已经不在意那些人了,所以姑姑也不必再这么介怀了,现在,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姑姑和母亲。”然后又想到那个到处去告状的人,笑道,”当然还有朴铮。”

  姑姑低头看了我一眼,避轻就重,”为什么突然提到简家的人?”

  “席郗辰,姑姑还记得吗?”

  “沈晴渝的外甥。”

  “是。最近,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姑姑当年收到的那些钱有没有可能都是他寄来的?”过去那些绝处逢生的经历到头来如果都是由他一手转变,那么,有好多事情恐怕真的都要重新定位。

  姑姑已经站定脚步,直直看着我,”他现在在法国?”

  “恩。”

  “你等下要去见的人也是他?”

  “是。”

  姑姑轻叹了一口气,”安桀,我相信你,相信你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的每一件事。”

  我摇了摇头,挽着她的手臂继续走着,”不光那些钱,在我因朋友的案件被拘留的那段时期,姑姑当时在德国境内无法赶来,但是那个时候的确有人以姑姑的名义帮我,还有,右手被撞伤的时候,玫丽医生的出现,她说她是瑞士的义工,事实上,她的国籍是美国人,而入住法国的时间刚好是我受伤的那个时候,更离谱的一点是,玫丽根本不是义工,她是美国挺有名的骨科医生。”

  姑姑几次开口,最终只呐呐提出一句,”……一个人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是,甚至后面还牵扯到毒品的事情。”我斟酌了一下措辞,”所以现在我只是单纯地思考有没有这种可能。只是,他让我觉得,有好多事情都太过巧合,巧合到——这么多的事情放在一起竟然没有一点破绽,如果不是有意去调查,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姑姑眉头开始锁起,神色中夹杂着一份凝重,”那孩子……六年前我只见过几次,说实在并不是好接近的人,事实上,若是要打比方的话,安桀你,只是表面上的不喜他人接近,而他,却是冷漠到股子里的。”

  “姑姑想说什么?”我低叹。

  “安,你以前恨这个叫席郗辰的人是吗?”

  我低了低头,没有正面回答。

  “而你现在却想把一份恨变成一份爱了?”

  抬头对上姑姑探究并且忧心的眼眸,”姑姑,你知道,我不会。”

  “是,我是知道你不会,但是他呢?一个处心积虑在你背后掌控了六年的人,他会允许你不会吗?”

  “姑姑……”

  “虽然那孩子的为人我到现在都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安,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他并不适合你——太复杂,是的,太复杂,如果你所说的一切,或者更多,真是由他一手掌控,那么,我只能说,他真的很厉害。”

  Chapter31席郗辰站在窗前,修长的手指轻摆弄着那束百合花,病衣已经换下,穿着一套浅咖色休闲装,优雅的侧面在晨光下有着几许沉郁,未加整理的柔软黑发覆在额际,遮去了眸光。

  昨天没有来医院,他亦没有给我拨电话,有些事情,我与他都过于谨慎。

  走过去拿起那束百合,换上新鲜的白色玫瑰。

  席郗辰淡笑着转头看向我,似是早已知道我的到来,过了两秒又回头看向白色玫瑰,”可真是个不听话的女孩。”

  “已经成了习惯。”我说,但我不确定他前面所指的——是指买花的事还是另有其意。

  “陪我出去走走好吗?”他拉起我的手,语调很温和却也不容拒绝,有的时候我会觉得,其实席郗辰是比叶蔺更为霸道的。

  “后天,我会去芬兰。”

  拉着我的手紧了紧。

  “明天出院。”我自顾说着,”你什么时候回中国?”

  “安桀的姑姑也来了法国是吗?”席郗辰伸出手将垂在我眼前的发丝勾到耳后。

  他与我之间的对话总是有些词不达意,闪烁其词,过了良久我点头,”昨天过来的。”并没有问他为何会知道这件事,很多事情,似乎已经成了定律,他不会说,我也永远不会问。

  “如果是简安桀的姑姑,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见上一面?”

  “……”

  席郗辰轻叹,”跟我说话,每次都需要考虑了才能说吗?”指尖滑过我的左脸。

  我被那指上的异常冰凉激得一颤,下意识闪了闪。

  这在这一瞬,我清晰地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陌生与苦涩。

  隔了几秒他开口竟是以往熟悉的冷慢语调,”我知道了。”

  我的胸口忽然有些闷,”你昨天叫我早来。” 此刻我只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种沉闷,我不喜欢未知。

  “足够的冷漠,也足够的心软,为什么现在我却不喜欢你的这份心软。”嘴角是一抹自嘲,神情沉郁,”安桀,你依然——其实除了不恨,对我,对席郗辰什么都没有了是吧?”

  我看着他,不接话,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话该如何接了。

  “后天,那么我也后天吧。”

  他这话不知为何竟让我有点生气起来,挣脱开他的手向门口走去。

  “安桀!”有力的手臂由身后将我抱住,低低的笑沉吟而出,”我们吵架了是吗?”

  我一怔,为他的动作,更为他话中的那个——”吵架”,吵架,不是冷嘲热讽。

  揽在腰侧的手臂抚上我的肩,将我转身与他面对,修长如琴师的手指捧起我的脸,吻轻轻印下,这是一个温柔及至的轻吻,浅浅的抚挲,舔拭,冰凉的唇带着一抹韧性,小心翼翼地在口中细腻而煽情地搅动。对于接吻我向来是不喜欢的,事实上以前叶蔺的吻也都只是让我在某这种程度上不至于排斥而已,可是,每次席郗辰的吻总是让我感到胸口异常地鼓噪,不排斥,甚至……还很沉迷。

  他的手指滑入我的发间,如水的轻吻慢慢地由温柔变到热烈而□。

  昏沉间我竟不由自主作了回应,他的双瞳霍然睁开,雾起的眸中是一片浓烈的炙焰,闷哼一声,吻愈加深入。

  “哦!抱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Bella的声音随着一声惨烈的关门声消散在空气里。

  良久良久之后躁乱平息,席郗辰逸出一声幽幽叹息,”每次都会有人来打扰。”将头埋进我的发中压下一份沙哑,”此刻倒是有点怀念那个地道了,至少那里吻你不会被打断。”

  Chapter32今天席郗辰出院,昨天的”吵架”最终应该算是和好的吧,我想。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我缓过神来,笑道,”不,没什么。”

  朴女士放下刀叉,用餐巾擦拭了嘴角,”你的这个表情我可不认为是没什么。”

  “您今天一定要作法国游吗?”

  “有约会?”

  我笑着摇头,”姑姑也想试探我了。”

  “那是因为你正尝试着隐瞒我。”

  我禁不住叹息,”好吧,姑姑,老实说,你已经查过他了是吧?”

  “嘿,其实我们家的安心思也是不容小觑的呢。”

  我笑道,”有得出什么结论吗?”

  姑姑瘪嘴,”他做的这一切,你不会没有感觉。”

  “是。”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毕竟我也只是个平凡人。”

  姑姑轻哼了一声,”他可不见得是个平凡人。”

  “姑姑真的不喜欢他。”这是一句肯定句了。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心思诡秘处处算计又不择手段的人。”

  “恩。”我笑着点头表示赞成。

  姑姑看着我,沉默几秒,最终严肃道,”安,我还是要说,我并不赞成你跟他在一起。”

  “我们并没有在一起。”

  “是,你们并没有在一起,你们只是在学着怎么在一起。”

  我伸出手轻覆上姑姑放在桌沿的手,”姑姑,我们明天就要去芬兰了。”

  “你这话是想要让我放宽心还是放松警惕。”

  我笑出声,委实是越说越偏离了,我的这个姑姑虽然活泼开朗大而化之,但是固执坚持起来却是连朴铮都不及她三分的。

  最后我说,”今天一整天都陪姑姑游巴黎吧。”也算是变相地作了不去找席郗辰的保证。

  其实游巴黎也只是纯粹地游玩巴黎的几个名景点,爱丽舍宫,协和广场,巴黎圣母院……姑姑兴致缺缺,她本来就不是喜欢人文风景的人,这次的邀请怕也真的只是为了不让我去找席郗辰。最后姑姑只逛了协和广场的一小角便懒洋洋滞留香榭丽舍大街享受下午茶。

  我没打招呼跑了出来,相较于下午茶而言我是宁愿出去逛的,兴许还能碰上画展也说不定,不过倒是没想过要折回去找席郗辰,在某种程度上,我的确不希望自己太受他的影响,即使现在有点不受控制了,也有点想要放纵了。

  路径很随意,黄昏晚霞下逛了二十几分钟,穿过小道往北走,来到一个雕塑聚集的小广场,选了一张偏僻的木椅坐下暂停歇息,片刻后,感到有人正目不转睛盯着我这边看,侧头看去——是一个典型的法国男子,高大明朗又充满时尚色彩。

  男子笑着朝我走过来,身旁牵着一条德国牧羊犬,很漂亮。

  “你好。”他用不太熟络的英语跟我招呼。

  我站起来,回了一个法语的问候。

  “你的发音很动听。”他的嘴角扬起,这次说的是法语。

  “谢谢。”

  “愿意跟我一起逛逛吗?”他说,很直接。

  正待我开口,肩膀处一只手臂轻柔环上,有人从我身后将我搂住——熟悉的薄荷味!

  “抱歉,她只能由我陪。”低沉冷慢的语调,还算纯正的法语。

  我从短暂的愣怔中回神,不由轻笑,”你的出现永远如鬼魅。”

  感觉到颈项处被人轻咬了一口,似乎还咕隆出了句什么,因为太轻没有听真切。

  席郗辰站直身子优雅地跨出一步立到我身侧,并且很顺势地抓起我垂在一旁的手,五指滑入,相握,”失陪。”他这话是对对面那位法国男子说的,很有礼。

  说完便拉着我往小道上走去。

  “怎么了?”我笑问,优雅高贵收敛,步子的急噪让他看起来像是在闹别扭。

  席郗辰突然停步,脸庞有些忧闷,过了片刻,却只轻轻溢出一声叹息,未有下文。

  “接下来,我要逛那边,要不要一起?”我指了指南边的方向。

  他转身看着我,最后总算开口,却是语出惊人,”安桀,我爱你。”

  我顿了良久,轻轻应了声。

  席郗辰还是静静看着我,眼睛黝黑黝黑的,忽然我笑出声,”怎么像个孩子了,席先生?”

  忽地他将我拉进怀中,”安桀。”柔柔的声音,充满了情怯。

  我滞愣了下,任其搂抱着,路人的留意注视是无暇顾及了。

  “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是个——孩子。”将头埋入我的颈项,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6页 当前第16
目录   上一页   ←   16/36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