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_分节阅读_第28节
小说作者:顾西爵   内容大小:346.54 KB   下载: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51   加入书签
    
修长湿润的手指从脚踝上移,引得安桀一阵颤栗。


    “好不好?”


    “什,什么好不好?”当然不好,她知道他要干什么?此时真是进退为艰。

    
温润的轻吻在大腿上落下,安桀差点脱力摔进浴缸。
席郗辰慢慢起身。

    
这种完全的裸露虽早已司空见惯,但每次见到还是会脸红心跳,手足无措,安桀直觉想跑路。

    然而席先生哪里容得她逃跑,一把揽住。


    “好不好?”头埋进贪恋的发间,掌心在腰侧扣紧,沙哑微靡的嗓音正正经经客客气气。

    
安桀挣脱不得,摇头再摇头,“不好。”
席郗辰俯下头用舌尖描摹柔美的唇线,手掌顺着优美的脊背攀升而上。

    
蒸发在空气中的香味让人意乱情迷,慢慢吮吸、啃咬。
纠缠的唇气息交融,身体紧紧相拥。

    
安桀不自觉伸出手,指尖缠进汗湿的黑发里。
片刻之后,席郗辰微微拉开距离,黑色的眼瞳充满情欲,喘息着,湿润的头发覆在额头,性感得不得了。

    


    “好不好?”诱惑的热气抚过耳垂。


    “……”安桀一半意识已经漂浮在空中。
又是一个差点缺氧的深吻。

    
感觉到他抱起自己抵在后面的石砖上,托住她的腿,环上他的腰,下一秒闷哼出声,微闭的眼眸豁睁,瞪住面前的人!

    


    “好不好?安桀。”低低的声音真是温柔到了极点。
安桀恼羞不已!

    明明已经——


    “恩?”低沉的嗓音温雅有礼,如同最有风度的绅士。
安桀将头深深埋进他的颈项,抑制呻吟声。

    


    “……好。”咬住他的肩膀,真的是咬牙切齿啊!
恍恍惚惚耳边传来一阵低柔笑声。

    汗水一滴一滴滑落,坠进霞光粼粼的浴缸里……

五、慢慢积攒你的笑容

在出发去爬雪山之前,安桀一直在问需不需要带登山绳,创口贴,防寒衣等等。

    
席郗辰走过来给安桀围上围巾,“不需要,老婆,我们只是去山脚下走走,不登山的。”


    “为什么?”安桀疑惑。
席先生浅笑,“因为登山很累。”
清晨,旭日染红雪峰,初融的雪水顺着河道流下,银光闪闪。

    
因雪山阻挡北上寒流,喜马拉雅南坡山麓基本常年林木碧绿,花开遍野,四季如春。

    


    “那里有湖泊!”安桀一喜,脱下手上的手套塞给席先生,“我去看看,帮我拿着。”


    “小心些。”


    “知道。”
湖水清澈见底,安桀在湖边转悠一圈,俯身下去撩拨凉水。

    


    “冷吗?”身后的人微笑问道。


    “还好。”安桀转身,“要试试吗?”
席郗辰摇头。
安桀忽然想到一事,“郗辰,我们老了到这里定居好不好?在雪山脚下建一幢小房子,木屋也可以,然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瞧,多好。”
席郗辰想了想,“你怕冷,这边不适合。而且,这里虽然自然风景的确不错,但是政治不稳定,又显落后。旅游可以,生活,不好。”
安桀叹息,“就随便想想,你干吗那么实际。”
席郗辰笑了笑,从衣袋里拿出手巾递过去,“手擦干。”
安桀接过手帕擦手,左右瞧了瞧看见远处湖面上竟然有鸭子在戏水,甚为诧异。

    
席郗辰顺着安桀看的方向望过去,“应该是附近居民饲养的。”
安桀眨了眨眼,“抓一只烤来吃,如何?”
席郗辰思索一番,问,“你抓还是我抓?”


    “自然是你抓。”
席郗辰点头,“那烤呢?”


    “自然也是你。”
席郗辰笑,“那你做什么?”


    “自然是吃了。”安桀忍不住自己也笑起来,“你说我们会不会因此被驱逐出境?”


    “烤鸭子吗?应该不会。”挺认真的回答,“最多你被驱逐。我没有吃。”


    “……”
一路走过去,没什么目的地,中途碰到一些游客。其中一对西班牙老夫妇最为有趣,叫住安桀帮他们拍照,这倒没什么,席郗辰拍完之后,两夫妇对着他们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安桀觉得应该是感谢之类的,朝他们摆摆手,用英语说了两句

    “不客气”,刚想走,却被他们拉住,又是叽里呱啦一通。
安桀用英语说

    “我听不懂,我不知道”,西班牙夫妇说

    “叽里呱啦,呱啦叽里”。
安桀绝望,“怎么办?完全不能沟通。”
席郗辰笑,“其实,我会一点西班牙文。”


    “……”


    “他们说‘孩子,你们俩可真漂亮’,你说‘不客气’,他们说‘可不可以让我们拍张照留念’,你说‘我不知道’,其实就内容而言,你回答的还是蛮合理的。”


    “……”
两夫妇拍完照各拥抱了一下他们,叽里呱啦两句,转身愉快离开。

    


    “翻译。”
席先生低头轻轻抵住安桀的额头,“他们说,我们一定是一对非常非常相爱的夫妻,非常、非常地相爱……”
安桀一愣,脸忍不住有些泛红,“……差不多吧。”
席郗辰浅然一笑,捧起她的脸,在难得红润的唇上轻轻一吻,“回去了好吗?”


    “好。”安桀张开手臂,“背我。”
雪山两周,看日出,看日落,游街道,吃美事,逛庙宇,买东西……
安桀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胖了四斤,怪哉,没理由旅游会发胖的。

    
———————————————————叽里呱啦分割线———————————————————
某天下午,安桀打扫卫生,打扫打扫,很巧地打扫到郗辰的书房,然后很巧地在掸灰尘的时候不小心碰下一本时尚杂志,接着又非常巧地时尚杂志里掉出来一封信。

    


    “XX公司录取通知信。”
这天晚上,席先生睡客房。
当然,席先生有自己的官方说法,他原本是想给安桀一个惊喜的,结果被当事人事先发现。

    如果换成是别人,席先生认真的说辞加上那种天生沉静的气质,基本无人怀疑,但是,安桀,完全不信!

    

六、温柔的禁锢

隔天一早,安桀兴冲冲拿着通知信去报到,结果那边的主管说,“因为你迟迟没有回复,所以我们已经聘请了别的人,抱歉。”
安桀捏着通知信从办公楼出来的时候嘴里一直碎碎念着,“席郗辰,席郗辰,你就继续睡客房吧!”
此时,正从厨房拿了一杯果汁走到客厅的席先生不由打了两个喷嚏。

    


    “有人在骂你。”


    “也许有人在想我。”席郗辰将果汁递给坐在沙发上的人。


    “哈,了不起,会开玩笑了。”年屹接过,看着手上的果汁,表情有趣,“你们家都这么——健康?”
席郗辰不置可否,“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年屹翘起二郎腿,瞧着房子摆设,“换了地儿,也不跟人说一声,隐士似的,所以我只好自己厚着脸皮寻来坐坐了。呦,那壁橱漂亮,哪搞来的,德国货吧?”说着起身走过去。

    


    “意大利的。”席郗辰坐入单人沙发里,随手拿起旁边的食谱翻看。


    “得,怪不得看着有些艺术味儿。你家那个就好这个吧?”


    “还可以。”晚饭西餐还是中餐?记得上次那桌俄国菜被某人严重鄙视了。

    


    “话说回来,”年屹回转身,“怎么不见你老婆?不会是把她藏楼上吧,连见个客人都不让。”说完还真往楼上望了望。

    


    “出去工作了。”席郗辰说。


    “工作?”年屹戏笑,“新鲜了啊,你竟然会让她出去工作。”


    “她想要工作,我自然是支持她的。”真诚的语气。


    “呵。”年屹走回来,“我倒宁愿相信你把她藏在楼上。”
席郗辰笑笑,放下食谱,“最近公司怎么样?”


    “一切正常。哦对,上个季度出了点小岔子,上海那边一家印刷厂失火,王诚跑了趟,拨了款过去。”说到这里,年屹顺道一问,“你什么时候复职?”
席郗辰想了想,“再说吧。”


    “你们有趣哈,你休假,你老婆倒出去工作了。”
席郗辰微笑,低语道,“会不会工作还不一定。”


    “什么?”


    “没什么。”席郗辰站起身,“要不要来一杯咖啡?”


    “我以为你家只有果汁呢,原来是有咖啡的。郗辰,老实说,你疼老婆真是疼得有些过火啊。”
席郗辰挑眉,“何以见得?”


    “何以见得?这个问题我喜欢。”年屹跟着走到吧台处,“你们家是不是连吸烟都不允许的?”


    “吸烟对身体不好,前辈。”


    “我看是你老婆对烟味过敏吧。”年屹的表情相当玩味,“瞧瞧这房子,完全是为惯用左手的人设计的,书籍,茶杯,连这些小东西的摆放位置都是精细到一律摆在左手边,啧啧,真是不得了。”
席郗辰抬头,“前辈,你不做记者真的非常可惜。”
年屹耸肩,“我最近的确有意向往那方面发展。”
在煮咖啡的空挡,年屹扫过席郗辰身后的红色橱柜,排列整齐的各色咖啡豆,咖啡杯,稀有,精致,均可看出价格不菲。

    


    “你虽然烟酒不碰倒是非常好咖啡啊。”


    “还好。”
门零声响起,席郗辰一笑,将手中煮好的咖啡递给年屹,闲闲然去开门。

    


    “今天热闹,又有客人。”年屹道。
客人?呵,当然,现在一定气得恨不能咬死他的

    “客人”。
席郗辰走到玄关,刚开门,外面的人就拳头过来愤愤打在了他的肩上,“席郗辰!”席郗辰笑着握住那只还要打下来的右手,“乖,手会疼。”


    “都怪你!”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抬手轻拭去安桀额上的细汗,外面跑一趟总会显得有些疲倦,脸色微微泛白。

    


    “我去洗手。”外套推进席先生怀里,“我们需要谈一谈。”
席郗辰温温一笑,“可以。”
———————————————————————壁橱分割线———————————————————————


    “安桀,好久不见。”
安桀回头瞪了一眼席郗辰,有人在怎么不早说。

    
席郗辰莞尔,伸手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年先生,还记得吗?”
安桀拧眉,“记得。”朝年屹点了下头,“你好。”


    “唉,你每次都那么客气,真是让我伤心,我自认自己很有亲和力啊。”年屹忍不住叹口气,从吧台边走过来。

    “最近倒是老跟你哥出去吃饭。”


    “朴铮么,”安桀一听扬起笑,“他好吗?”


    “好,我堂妹怀了孕,估计是双胞胎,朴铮乐得。”


    “真的?”安桀开心,回头对席郗辰道,“我要让他们叫我姐姐。”
席郗辰笑,“然后叫我叔叔?”
安桀冁然,“好主意。”

七、生活,爱你



    “郗辰,你的牙膏借我用一下。”


    “恩。”席郗辰走出淋浴间,拿起折叠着摆放在一旁的浴巾围上腰部。


    “薄荷味。”安桀拧眉,“好凉啊。”
席郗辰擦拭了下头发走过来将她圈在自己和洗手台之间,“怎么不多睡一下?”


    “睡不着,一到七点就睡不着。”含糊不清的声音。


    “不好的习惯。”席郗辰侧脸亲了一下她的耳际。


    “痒。”安桀笑。


    “今天有活动吗?”


    “没有。”安桀漱完口,掬冷水洗脸。


    “老婆。”


    “恩?”安桀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在镜子里相逢,席郗辰温柔一笑,“怎么办,身上留了好多痕迹?”
安桀一愣,脸一下全红。

    
这时才注意到,镜子里那道身影,修美的身体上布满吻痕。


    “我——好了。”


    “恩。”席郗辰明显没有放人的打算,脸庞轻埋进散发清淡柠檬香的秀发中,“老婆,今天都不出门了好不好?”
安桀一跳,“不,不行,我没有力气了。”
席郗辰一顿,低沉的笑满溢而出,止也止不住。

    


    “席郗辰!”
结果是安桀坚决今天要出门。两人驾车去了市区的超市。

    


    “纸巾,香皂,牙膏,毛巾……”
席先生推着推车,安桀走在前面,手上拿着一张便条,写着满满要买的东西。

    


    “郗辰,哪一种牌子的纸巾好?”


    “柠檬味的。”
柠檬味?原来席先生选纸巾是选味道的,喜欢柠檬味的纸巾?

    安桀一一寻觅过去,“没有柠檬味的,绿茶味的好不好?”


    “恩,不好。”
安桀

    “唰唰”扔了两盒绿茶味的纸巾进车里,“接下来是——”


    “安桀,香皂在那边。”
安桀回过头,“哪里?”
席先生指了指前一刻某人要走方向的反方向。

    


    “哦,我知道。”转身行进。
席先生笑了笑,闲雅跟过去。
他的小姐还在生气呢。

    


    “安桀。”


    “恩?”


    “我爱你。”
前面的人顿住,事实上是周围的好几个人都停住脚步,笑着看过来。

    


    “哇,帅哥追美女耶。”也不知是哪个看官发出的一声叹声。
安桀一愣,回身拉住席郗辰,快速走出日用品区。

    


    “安桀。”
没有回应。
席郗辰无奈笑,“老婆。”
依旧没有回应。

    


    “安——”


    “我知道了!”终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6页 当前第28
首页   上一页   ←   28/3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