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_分节阅读_第3节
小说作者:顾西爵   内容大小:346.54 KB   下载: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51   加入书签
冰冷的寒风夹带着细小的雪花从西边的窗户飘进,黑色的纱帐慢慢扬起又温顺落下。

  良久听到莫家珍在电话里轻柔了声音,“……安桀,对不起。”

  我将电话拿近,“没关系,反正回法国后就会换掉号码。”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六年前到达法国的第一天,父亲打过来的四次,以及另外的一些情况。我的号码向来只有母亲、朴铮以及朴铮的母亲即我在芬兰的姑姑知道,而家珍也只是这次回国后才告知的,再多就得换了。

  “明天一起吃个饭吧,林小迪坐东。”

  林小迪算是我高中生涯里的另一个稀奇朋友,后来嫁到了台湾,我当时因为考研在即没有参加她的婚礼,对此我始终有点愧疚,毕竟林小迪一直真心将我当成她的挚友,而这样的人在我生命里可以说是寥寥可数的。

  我跟林小迪最近的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前,林小迪和莫家珍来欧洲旅游,我导游。

  “她怎么来A市了?”我的声音有点哑。

  “我一跟小迪说你回来了,她就立马从香港转机飞了A市。”家珍笑道,“要不是知道那女人已经结婚了,我可真要以为她是同性恋看上了你呢。”

  “乱说什么。”

  “呵,那出来吃饭吧,难得一次,真的,而且裴凯也在那吵着要见见你这个大美女。”

  “又不是没见过。”我跟裴凯并不熟络,但因为家珍的关系,还能说上几句话。

  “在他眼里,除了我所有的女人都是美女。”家珍半开玩笑,随即问我,“可以吗,吃饭?”

  “能拒绝吗?”

  “九成不行,小迪在那放话说要是你不来她就跟你翻脸,啧,人家一小姑娘上下两次飞机就为了来A市请你吃顿饭也真算是有心了。”

  我想了一想说,“那好吧,明天我跟朴铮一起过去,时间地点你跟朴铮说就好了。”

  “行,回头我跟朴铮交代去。”顿了一下,家珍踟躇着,“还有,那个叶蔺和杨亚俐也都会过去。”

  我轻叹,“没事的,总是要见面的。”

  Chapter 6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雪覆盖了整个城市,空洞与寒悚袭击着此时正站在这个城市里的我,感觉到胸腔中曾经想要再一次跳动的东西又慢慢死去,就像一抹妄图想要在冬日古老枝条上长出的嫩绿新芽。

  安,你就像深冬里零下几百度的冰雪,浑身带着寒冷,却也是最不堪一击的。

  说这话人在几年前被罂粟夺去了生命。

  第二天起床发现有点小感冒,要朴铮给我熬绿豆蜜糖粥,结果粥没喝到反倒被灌下了四五颗药,直搅得胃发恶。

  “我说你这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啊!现在是十二月份又不是阳春三月!竟然给我开着窗户睡觉!那外面可是零下十几度哪!”高亢的环绕立体声配上粗犷的体型,极具威慑力。

  说实在,会这样跟我说话的大概也就只有朴铮了,但是很温馨。

  姑姑曾经说过,我们家安桀只有对着朴铮的时候才算是有点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模样,而不是六十二岁的欧巴桑模样。

  当我和朴铮来到饭店的VIP包厢时,裴凯林小迪他们已经在了,家珍正在吆喝着服务生拿白开水,看到我们进来老远地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林小迪异常激动地跑过来抱住我,气势蓬勃地表达了一番长久以来对我的思念之情以及怨恨之心,所谓怨恨就是为什么把电话号码给了家珍而不给她。

  “安桀,给你介绍个人。”小迪说完朝我眨眨眼,转身招来坐在沙发上的男子,“这是瞿魏,我老公。”

  “瞿魏,这是简安桀,我最好的朋友。‘见到你很高兴,见到你也很高兴’之后,大家都是朋友了,不必拘束,坐下来好好聊聊,培养培养感情,我呢去帮莫家珍点菜,那家伙肯定又点了一大堆海鲜,我最恨的就是海鲜!”说完虎虎生威地朝莫家珍走去。

  瞿魏无奈摇头。

  “小迪永远都是那么精力充沛。”我由衷地说。

  “是啊。”瞿魏笑道,“久闻大名了简小姐,小迪可经常提起你。”他伸出手,我愣了下没有伸手相握只点了一下头,瞿魏也不觉尴尬,大方地放下手。

  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善解人意的文雅男子。

  “听说你日前在法国留学?”

  我笑笑点头。

  “一个人在外面求学一定很辛苦吧?”

  “还好。”其实没怎么求学,说穿了只是求生而已。

  此时,叶蔺推门进来,身后跟着杨亚俐。

  男的俊美爽朗,女的美丽大方。

  “怎么现在才来啊?”抱怨的是林小迪,“我道你们俩是嫌我这小桌子小碗儿的上不了台面索性就不来了呢。”

  “不就晚了几分钟,林小迪你至于吗?更何况又不是不知道这A城是从早到晚在那塞车的。”上挑的轻雅嗓音,带着一贯的不羁。

  “我们也是车子过来的,怎么没给塞着,就塞着你们的啊。”小迪完全不客气。

  叶蔺还要回嘴,被身后的杨亚俐拉住,“好了好了,你就别跟小迪斗嘴了。”转身对林小迪说,“你也就别糗叶蔺了,他也是急着赶过来的,前一刻还在开会,再说了不是还没开席吗。”

  “啧,这都还没嫁过去就一个鼻孔出气了。”小迪嗤笑,也不管要不要给人留点面子。林小迪向来随意,如果说莫家珍是大气中带着点狡诘与做人该有的世俗和虚伪,那么林小迪就是全然的大气了,不含丝毫的杂质,只有最直接的纯然与坦情。

  杨亚俐的眼神有意无意往我这边看来。其实她真的没必要那么在意我的,毕竟她所在意的人现在确确实实地只呆在她身边而已。

  我神态自若地向杨亚俐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却在转开之际碰触到那双清冷轻佻却又充斥着满满讥诮与嘲讽的阴冶眼眸。

  我承认因为这个眼神自己有一瞬间的震慑以及微微的心痛。走到沙发前坐下,承认,却不允许有下一次。

  “嗨!”裴凯走过来坐在了旁边,并将一杯温水递来,“朴铮说你感冒了。”

  “谢谢。”我接过水杯,“只是有点头痛,不碍事。”

  “如果严重就来我诊所挂瓶点滴,这样好起来比较快。”

  “好,谢谢。”对于他人的关心还是有点不适应。

  “其实你不用这么客气的,虽然大家好几年没见面了,但毕竟都是老同学嘛。”裴凯笑说。

  我无奈叹息,心想,不是客气,而是你坐地实在太近,让我觉得有些不自在,但是无法自欺的是,此时最让我不自在的还是那道不曾离去的轻佻视线。

  点完菜众人上座,我的左右分别是家珍和朴铮,家珍过去是裴凯,朴铮旁边是小迪,瞿魏,再过去是叶蔺和杨亚俐,这样的无意落座刚好让我正对着叶蔺。所以我尽量都只低着头吃饭,不是怕事与逃避,只因现在真的很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什么,而大概是感冒的缘故,总觉得脑袋昏沉沉得直想要睡过去。

  席间刀光剑影,觥筹交错,家珍和林小迪隔着大半个桌子互相斗着酒,互相批评着对方点的菜有多么差。

  “你们两个够了啊,这桌子菜再被你们这样诽谤下去,我们还吃的下吗!”裴凯生气。

  “行,我们不说菜。”小迪笑着指向裴凯,“我们说你!”然后又转向家珍,“莫家珍你说你这长相,说难看吗好像过了点,但也绝对称不上好看呀,怎么着当年就被你追到这么一个淳朴小伙儿呢?来,请教请教。”

  这边家珍一本正经,“用脚追咯。”顿了半晌又笑道,“其实这追男人的把戏你应该向杨亚俐请教的,她可比我拿手多,想当年她追叶蔺那会儿可是轰动整个学校的!”家珍这话说的不带半分玩笑性子,百分百的认真。

  其实家珍讨厌杨亚俐,我是知道的,一是因为我与叶蔺的事,二则是家珍的第一个男朋友是被杨亚俐抢走的,其实说穿了跟我的事是一个性质,所以私仇公仇加起来就成了一个血海深仇,当然平时表面上做得还是挺谦和的,只是,今天不知怎么就执拗起来了。

  杨亚俐的脸色有点难看,“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讲的,两情相悦就在一起了。”

  “两情相悦?呵,这可有趣了,我记得当年你围着叶蔺这小蜜蜂转的时候,他还只属于我家小桀这朵花呢,你说你这是哪跑出来的两情相悦啊?该不会是老早就在那里暗渡陈仓了吧?”

  家珍的这番话毫无意外地将现场弄成了一片死寂。

  我望着眼前的景象有些无奈,我没有想到家珍会在这种境况下提起我的事,这让人有点不怎么舒服。

  “吃你的饭吧,就你话多!”裴凯夹了一筷子菜塞到家珍碗里。

  “我这叫搞活气氛,难道你想在沉默中吃饭?”

  一片沉寂。

  “其实,”沉默中首先开口的竟然是杨亚俐,语气有些高深,“虽然当时叶蔺的确是有女朋友, 但是,其他的人也有追求的权利不是吗?”

  “亚俐。”叶蔺的声音。

  “更何况当时……”

  “够了亚俐!”

  我心一跳看向正对面的人,显而易见的阴郁,呈形于外的矜寒,他生气了。

  杨亚俐已经白了脸,看着叶蔺,半晌后喃喃说了句,“别生气,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这样的场景,没有控诉,没有甩门而出,只有一句软软的近乎于讨饶的道歉求好,我想杨亚俐是真的爱叶蔺,所以才会这般小心翼翼,丝丝谨慎。

  “好了好了,大家难得出来吃饭,闹过就好,不必当真不必当真。”林小迪站起来形式性质地压了压场面,转头对家珍严声说,“你这女人给我收着点!今天是给安桀接风的,要是敢把这顿饭搞砸了,看我不灭了你。”

  家珍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看了我一眼不再言语。良久后她用脚在桌子底下轻踢了我一下,“对不起,安桀,我……”

  “没事。”我笑笑。

  “今天不是为简安桀接风吗?怎么主角都不说话的。”

  我一愣,看向开口说话的人,有种无力感。

  叶蔺懒散地靠坐在椅子上,半眯着眼,一只手向后轻搭着椅背,神态悠闲,前一刻的气焰已经不在,剩下的是一如既往的散漫与轻浮。

  “没什么好说的。”我低声道。

  “怎么会?”叶蔺的声音是假装的诧异,“这么久没看到老同学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太过温柔的嗓音带着淡淡嘲讽,不过这里大概也就我能听得出来。

  “对啊,安桀,跟我们说说吧,什么都行,好歹你在法国也呆了那么多年,总遇到过一些好玩的事情吧?”裴凯笑着插话。

  我想了一下,实话实说道,“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事。” 不好玩的事倒是很多,不过这些就没必要说了 。

  裴凯奋力怂恿,“怎么会没有呢?比如,你在法国的生活啦,比如,嘿嘿,有没有遇到帅哥啦。”

  我笑道,“法国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倒的确是挺多的。”

  “那你在那边应该谈了不少恋爱吧?”问话的是杨亚俐,很自然的神态,大家闺秀的典型。

  我拿起面前的水杯握在手心磨磨转转,没有接茬。

  “感冒就不要喝酒了。”是朴铮的声音,挺威严的。

  因为刚刚心思不在那上面,林小迪往我杯子里倒了什么也没注意,渴了就想拿起来喝了,现在一看才发现竟是红酒。

  我笑着放下酒杯,说实在我还真是喝不了酒的人,因为对酒精过敏的关系,如果不小心碰了,身体会发痒,喉咙也会发疼,如果严重一点甚至连呼吸都会觉得困难,只是关于这点很少有人知道就是了,这里知道的大概也就两个。

  “简安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叶蔺的声音,他正似笑非笑看着我。

  我无奈叹气,“六年的时间,什么都会变的。”

  他的眸光忽然冷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又立马恢复轻佻,“是啊,六年,2190天,52560小时,3153600秒,的确是什么事情都会在这些数字之间改变的。”

  我的手僵了一下,不再说话,毕竟这样的话题说下去没多大意义。

  谁知叶蔺却不想就这么结束,他起身走近我,“既然今天是为简安桀接风,那我们大家就一起来敬她一杯,庆祝她六年来的第一次‘光荣归国’!”说完一饮而尽。

  高大的身形过近的距离压迫我所有的感观神经。

  “不赏脸吗?”

  胸臆中梗着的一样东西让我难受地咬白了嘴唇,抬头对上那双半眯眼眸。

  “叶蔺!”朴铮站起来挡在了我身前,语气里夹带着明显的火气。

  大家都有点乱,裴凯小迪连忙打圆场,杨亚俐站起来走到叶蔺身边拉他的手,“怎么啦你今天这是?好了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了。”

  她说叶蔺是小孩子?这个我见过的城府最深的男人竟然被人说成是小孩子!

  拿起酒杯,灼热的液体顺着喉咙缓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6页 当前第3
目录   上一页   ←   3/36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旧版出版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