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10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机会。
  徐北听到门锁响了一声,他转过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门锁如同根本没锁似的,被直接啪地一下拧开了。
  断了锁心弹进浴室里,差点没直接弹到徐北身上。
  
  “我干你个天杀的玩意儿啊!”徐北暴喝了一声,捂着裤裆蹲下了,娘个蛋,这他妈叫什么事!
  徐北这蹲下的动作肯定是慢半拍的,因为很明显郎九强行闯入的过程实在短暂得让人欲哭无泪,而且门开了之后他一直盯着徐北,脸上的表情很迷茫。
  “我听到……”他不太理解徐北的怒火从何而来。
  “听到什么,”徐北脸都绿了,这世界也太无情了,你说实战不给机会也就算了,他娘的现在老子模拟一下居然也不能如愿,“你先出去。”
  “呼吸。”郎九往门外退了一步,还是看着徐北。
  “呼吸?什么呼吸。”
  “你的。”
  “一次把话说完然后走开!”徐北很痛苦,他虽说是挡住了,但毕竟裤子还没来得及穿好,此刻的如同蹲茅坑一样的狼狈样子实在有损形象,“老子呼吸怎么了,老子还不能喘气儿了?”
  “不一样。”郎九说话有点费劲,似乎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你是说,我的呼吸和平时不一样,是这意思么,”徐北帮他把话整理了一下,突然惊悚了,捂着裤子喊了一嗓子,“我操!你在外面能听到我呼吸?”
  “能。”
  徐北盯着他看了很久,最后无力地说了一句:“……你去看电视吧,我没事。”
  
  郎九站在门外没动。
  “你没听见老子说话么,你……”徐北有点恼火,抬头看着郎九,连提裤子的机会都没有实在是让人烦躁。
  但郎九的眼神却让徐北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没说完的半截话卡在了嗓子间里进退不得。
  
  徐北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无论是在他狼的状态还是人的状态,都从来没有见过。
  这种带着原始欲望的眼神。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小狼有正式的名字了,其实这名字一开始就挂在文案上了的……
我向来是取名无能的,小狼的名字从小名到大名,都是群里的姑娘大爷们帮着想的,谢谢。

从今天开始更新都是中午一点,存稿箱自动吐。




12

12、如果杀人不偿命 ...


  下雪了,这已经是这个冬天的第四场雪。
  班大同裹得跟个加了馅的粽子似的坐在自家别墅的后院里,除了眼睛,全身上下都捂得严严实实,这样稍微能让他舒服一点,就是说话有点费劲。
  “去叫林睿过来。”他说,声音被捂在了口罩和围巾后边。
  手下没能在第一时间分辩出他哼哼了一句什么,于是弯下腰问了一句:“老大?”
  “你他妈是聋的啊,”班大同一巴掌呼在那人脸上,扯掉口罩,揪着他的耳朵喊,“去他妈叫林睿过来!”
  手下捂着耳朵连滚带爬地去叫林睿,班大同又很认真地把口罩和围巾包在脸上,看着在纷飞的雪花中放在后院的三个大铁笼子。
  装在铁笼子里的是三只土佐犬。
  
  这三只两岁多的土佐是今天一大早运到的,冒着雪在院子里呆了大半天,这会却还是精神抖擞地站着,眼睛里的杀气一目了然。
  班大同很满意,血统正又受过专业训练的土佐很难弄,不让出口,所以他之前一直用的都是比特,好斗,凶狠,咬合力是斗狗里都算是上等。
  这次他费了不少周折弄了三只土佐来,是因为徐北的那只雪狼体型太大,用体型中等的比特做陪练肯定不行,这几只土佐体重都在90公斤左右,就绝对力量来说,肯定比梗犬类的比特要更强大。
  不过他也只能是试试,用从小受专业训练的土佐来练雪狼,他还从来没想过。
  这主意是林睿出的。
  
  “挺快啊。”林睿慢慢走进院子里。
  “快他妈看看这几只怎么样,绝对专业训练过的,比原来在国内找那几条要强多了。”班大同回头看了林睿一眼,他穿得很少,一件衬衣加一件外套,看上去很单薄。
  林睿没说话,向几只土佐走过去,离着笼子还有五六米距离的时候,几只土佐就突然齐齐转过头来盯着他,喉咙里发出了让人心里阵阵发慌的低吼,有一只甚至红了眼。
  班大同很兴奋,这几只狗果然不错,林睿身上沾过无数条斗狗的血,狗见到他的反应要不就是害怕,要不就是愤怒,这几只土佐眼里一点点渗透出来的杀气让他非常满意。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只雪狼弄来,”林睿站在笼子前,平静地跟几只狗对视,其中一只土佐被他盯了一会,犹豫着退一步,“这只有点悬。”
  “过几天吧,他现在在星悦住着,不方便动手。”
  “麻三儿不是说他在广安路么?”
  “那他妈就是个傻冒。”
  “你确定?他带着那狼,怎么进得了星悦。”林睿转身走到班大同身边。
  “不知道,反正这小子叼得很,永远都不会换名字,一查就查到了,”班大同伸手把林睿往自己身上一拉,伸手就往他衣服里摸过去,“管他怎么带进去的呢,反正他只要出来就完蛋。”
  “冷。”林睿皱着眉想推开正在解他扣子的班大同。
  “一会就让你暖和过来……”班大同手上使劲,把林睿扳倒在长椅上,压了上去。
  
  郎九和徐北对视了一分钟之后,一步跨进了浴室里。
  徐北被他那种专注而充满欲望的眼神吓得一哆嗦,往后蹭了蹭,后边是墙。他实在不明白自己躲在浴室里的自娱自乐怎么就能演变成了这样的场面。
  朗九没有退出浴室的意思,徐北搞不清这孩子现在是要揍他呢,还是要爆了他。于是他也顾不得别的了,猛地提着裤子站了起来,喊了一声你他妈给我出去,然后迅速把张着嘴的拉链上,动作太急差点夹着肉。
  郎九愣了一下,停在了原地。
  徐北裤子穿上了,立马感觉自己有了安全保障,瞬间爆发的自信让他顺手扯过喷头,对着郎九就拧开了龙头。
  他就手拧开的是凉水开关,冰凉的水一点没犹豫,喷涌而出直接洒在了只穿着一条内裤的郎九身上,徐北感觉自己跟拿了枪似地无比威风,一声怒吼:“快给老子滚回房间去!”
  郎九像是被吓到了,这吼声未落,他就已经闪了出去,徐北只觉得眼前花了一下,再看的时候他已经没了影子。
  
  “大冷天的你至于么,离春暖花开还有好几个月,”徐北关上龙头,一边整理裤子一边有点郁闷,“你说你爹容易么,老子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你总这样,我容易憋出毛病来你懂么……”
  外面没有声音,徐北心想着该不是那一喷头凉水把那孩子给冻着了吧,赶紧走出来往屋里看。郎九应该是在床上,被子鼓起来一大块,他是连头带脚把自己都盖起来了。
  徐北觉得趁这个机会应该好好教育一下他,让他有点起码的性别意识。于是走过去坐在床边,往被子上拍了拍:“你这是不好意思了还是冷啊。”
  
  被子动了动,从被沿下边伸出来个白色的大爪子,抓了抓他的腿,又缩了回去。
  “……不是吧,”徐北吓了一跳,手跟着探进被子里,还没摸明白了,就被小狼的舌头舔了一下,他站起来一下掀开了被子,“你有没有准谱啊,怎么又变回去了?”
  掀开的被子下,是团成一团的白色大毛球,小狼的脑袋压在爪子下边都团得看不见了,身上的毛还是湿乎乎的,内裤被胡乱地压在身下。
  看到被子没了,小狼从爪子缝里露出一只眼睛瞟了徐北一眼,很快地跳了起来,直接蹦下床,在房间里贴着墙边心急火燎地转了一圈,最后钻到了窗帘后边,露了个屁股和尾巴在外面。
  “你看上去也不是小孩儿了,怎么智力还是有点跟不上啊,”小狼在屋这一通乱窜让徐北乐得不行,把刚才要教育它的事给忘到一边了,他跳过去一把揪住小狼的尾巴,很严肃地说,“要不爹给你补点脑白金吧。”
  
  徐北拽着小狼的尾巴把它从窗帘后边拖了出来,拿了毛巾给它擦毛。这整个过程中小狼都低着头,鼻子顶在地毯上,只在徐北拿了风筒吹毛的时候躲了一下,把徐北撞了个趔趄之后它干脆趴在地上不动了,看起来相当郁闷。
  “这玩意能让你的毛变干,而且能让你的毛变蓬松,嗯……”徐北抓了抓小狼的脑袋,“能让你看起来可爱点,不容易吓着人。”
  徐北一边给小狼吹毛,嘴里一边罗里罗嗦地东扯西拉,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为了安慰一下看起来有点萎靡不振的小东西。
  他脑子里转的是别的事。小狼是铁定不能卖的了,它一会人形一会变回狼没个准数,这要卖出去,自己极有可能涉赚贩卖人口。而且一旦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事,小狼下半辈子没准就得在实验室里度过了。
  他觉得有点头大。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徐北正对着在他脚边假寐的小狼发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浴室事件受到了打击,这会它是无论如何也不睁眼,就趴在地上装死,踢它也不动,拽耳朵也没反应。
  徐北叹了口气,摸过手机看了一眼,号码显示,徐岭。
  他心里没来由地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捏紧了小狼的耳朵,多少年了,他都记不清徐岭最后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准确地说,他现在连徐岭长什么样都快记不清了。
  
  “喂。”
  “过年你回家吗?”徐岭很简单地问了一句,没有多余的话,连招呼都懒得打。
  “不一定,”徐北站起来翻了翻桌上的台历,他对过年这种事没有概念,要不是徐岭问,他都没注意到,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过年了,“你今年回家?”
  “我已经回来了。”
  “放假了你们?”徐北把写着腊月二十九的那页台历撕了下来,在手里来回折着。
  “嗯,”徐岭犹豫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要没空就不要回来了。”
  “这么不愿意见我。”徐北躺倒在床上,干笑了两声,觉得自己这话有点矫情了。
  “不是,他可能会回来……”
  
  徐岭的话没说完,徐北喊了一句我操,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脚踩在了小狼的尾巴上。
  小狼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一个激灵,猛地从假寐状态惊醒,回头就想咬,看到踩在它尾巴上的是徐北,又赶紧停了下来,挣了两下没挣脱,只得很郁闷地在自己尾巴上咬了咬,哼哼了一声以示抗议。
  “老混蛋要回来?”徐北没注意脚下小狼的反应,走到床头柜上拿了根烟点上,冷笑了一声,“老子就是高位截瘫了也得爬回去见见他啊!”
  徐岭沉默了一会,冷冷地说了一句:“我就不该告诉你这事,没想到你还是这样子,你打算让全家人过年都不安生吗。”
  “安生?放心,我会等着过完年的,”徐北咬着牙,后半句话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他先让老子没法活的!他敢回来,老子就敢弄死他!”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过了几秒钟,徐岭挂断了电话。
  
  徐北把手机扔到一边,进了浴室,站在喷头下拧开了凉水开关。
  冰凉的水迅速从他头顶淋了下来,顺着脖子滑进了衣服里,又很快地沿着腰背往下。徐北打了个冷战,手撑着墙没动.对老混蛋无法控制的怒火烧得他几乎双眼喷火外焦里嫩,要不是没练过,他肯定使出十成功力一掌劈了眼前这面墙。
  
  小狼的脑袋挨着浴室门小心翼翼地探了进来,徐北从镜子里看到了它,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走开。”
  这话对小狼没起作用,它走进了浴室,张嘴咬着徐北的裤腿就开始扯,要把他拉离水帘。这力量很大,徐北没防备,被它扯得脚下一滑差点没摔了。
  “别他妈烦我!”徐北一把抓过喷头往小狼脑袋上砸过去。
  小狼头偏了一下,躲开了喷头,没等喷头落地就一口咬住了,同时脑袋一甩,直接把连着喷着的金属管子给拽断了,水从断口继续喷涌而出。
  
  徐北看着被扯断的管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过了好半天才慢慢地蹲了下来,摸了摸小狼的脑袋:“我没事。”
  小狼马上靠了过来,在他身上来回蹭着,顺带从脖子到脸都舔了一遍。
  “别他妈耍流氓,”徐北推开它,洗了洗脸,撑在洗手池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转身慢慢走出浴室,“我说儿子,那个喷头至少要赔酒店300块。”
  小狼没什么反应,凑到还在流水的管子前喝了两口,然后抖了抖毛,小跑着蹦出了浴室。
  
  “我跟你说过老混蛋么,就是我爸,”徐北把湿了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扔到洗衣篮里,裹上被子盘腿坐到床上,看着端坐在地毯上的小狼,“如果杀人不偿命,我杀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果然没有肉!这个贱兮兮的作者让大家失望了,嘿嘿……主要是还不到时候……
另外,明天要出门,加上是周六,按惯例还是休息一天吧,下周因为旧文完结,所以这文暂时隔日更,周日,周二,周四,然后不出意外继续日更,谢谢大家支持!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10
首页   上一页   ←   10/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