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17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看到小狼的四个爪子,它似乎有点烦燥地原地乱转着。
  接着徐北发现厨房里似乎起雾了,小狼的爪子变得有些模糊。他揉了揉眼睛,眯缝着眼往前凑了凑,想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雾越来越浓,唯一能看到的就是白雾中的爪子,从小狼进去到起雾,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并且很快小狼的爪子就在白雾中消失了。
  等到雾开始消散的时候,渐渐显现出来的,已经是一双人类的脚。
  
  徐北有些失望,这么一条缝实在是看不出什么道道来。他趴在地上盘算着,下次要把小狼带到一个四处没人的地方,然后……
  然后门突然打开了,就在徐北正美滋滋地安排着强行观看的计划时,郎九打开了厨房门。
  
  徐北有点尴尬,应该说是非常尴尬,郎九光着的腿几乎就在他的眼前。
  他一直孜孜不倦地教育郎九不可以光着身子到处走,而自己眼下却在他光着身子的时候以这样一种猥琐的姿势趴在地上偷看,偷看也就算了,还被抓了个现行。
  
  “我就是……”徐北迅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拍拍裤子,“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郎九站着没动,过了一会才说了一句:“别看。”
  “你当老子想看啊,”徐北有点不爽,把衣服一件件扔给郎九,“你要不是总躲,我也不稀得看你……再说了,我要真想看,对着镜子想看多久看多久,还能摸。”
  “摸我?”郎九穿衣服的动作顿了顿。
  “滚蛋!”徐北有点无语,“谁想摸你了,老子自己摸自己!”
  “好。”
  “……滚蛋。”
  
  出门的时候郎九突然把一个东西递到徐北手边,徐北低头看了一眼,是口罩。他愣了一下,没想到郎九还记得这玩意呢。
  徐北接过口罩看了一眼,受。郎九不认识字,但记性不错,还记得自己上回戴的是哪个。
  虽然徐北始终觉得那个攻字看起来比较牛逼,无奈郎九已经把口罩戴上了,于是只好闷闷地咬着受字出了门。
  
  刚下楼就碰到了陈小雨和她表姐,俩妞正在门口拿着手机自拍玩。听到楼梯响,陈小雨迅速地抬起头叫了声小北哥,接着似乎是愣了一下,眼睛瞪得很大。
  “玩呢。”徐北没多耽搁,应了一声就往外走,郎九跟在他身后,只露出眼睛,路过陈小雨身边时低下头在口罩里打了个喷嚏。
  
  “这么高调?”陈小雨表姐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徐北还是听到了。
  “还是年下啊……”陈小雨也压着声音感叹了一句。
  
  徐北琢磨着这两句话,终于在巷口停下了,回手把郎九脸上的口罩扯了下来:“操,这字绝对不是什么好意思,不戴了!”
  郎九没有动,脸色有点怪,皱着眉。
  “怎么了?”
  “有……”郎九有些犹豫,转头往四周看了一圈,脸上的表情很茫然。
  “有什么?”徐北跟着四下看了一遍,连人影都没一个。
  “狼。”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晚上八点更新下一章,八点。
接下去的更新时间和这周一样,周日,二,四中午一点。
班大同出来打酱油了,嗯!另外可以剧透一下,不只郎九一只狼。
不过这只新出现的狼是来打酱油的还是别的,呃,这个就不好说了……
谢谢大家支持!




20

20、这不是放鸽子是放风筝 ...


  郎九的话让徐北愣了一下,郎九是个不可能开玩笑的人,起码现阶段,理论上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开玩笑。
  徐北迅速停下脚步,周围很静,雪花静静地飘落下来。
  这次他选择的出口是很偏的一条,这边的老房子老得很有点惨不忍睹的意思,都是各家的旧宅,不少都已经没有人住了,安静得很,嘣个屁都落地有声。
  徐北仔细听了半天,没发现任何异常。
  
  “什么狼……你……”
  “味道。”郎九第一次打断徐北说话,看上去有些不安。
  徐北刚想说你不就是只狼么,你是不是闻到自己的味了,没等开口,郎九突然蹲了下去,手按在雪地上,似乎在感觉什么。
  这动作让徐北有点没来由地汗毛倒立,总觉得后背痒痒,有点后悔出门的时候没带着刀。
  
  徐北这次受伤之前最爱用的刀是一个造纸厂的朋友帮他弄的,切纸刀刃口那一条,二十多公分长,贴钢是高速工具钢,异常锋利。
  朋友说你去劈苍蝇吧,只要能劈得中,保证一劈两半。不过这刀很脆,用力不合适就会断,徐北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可惜在北岭被班大同追得鸡飞狗跳的时候弄丢了。
  
  “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徐北在郎九身边蹲下,摸了摸郎九的手,这么冷的天,他就那么撑在雪地上老半天,居然还是暖和的。
  郎九收回手的时候,掌心下面的雪已经化了一小片,他转头看着徐北,眸子里是一闪而过的迷茫:“没有了。”
  “你闻到另一只狼的味道,然后现在没有了,对不?”
  “嗯。”
  徐北站了起来,他对郎九的嗅觉没有怀疑,只是觉得在蜘蛛巷这种迷宫一样的地方会出现另一只狼这种情况有些太离谱。
  
  “赶紧离开这儿,要快。”徐北在朗九屁股上踢了一脚,不管这是怎么回事,总之如果郎九说的是真的,离开这里总比站着发傻要强,对方不管是人是狼,移动靶总归是难命中一些的。
  但郎九看起来还有点沉醉在这出现了又马上消失的气息里,徐北的紧张感一点也没传递到他身上。他慢吞吞地站起来,还问了一句:“要快?”
  “废什么话。”徐北一把扯过郎九的手拉着他就开始跑。
  两人在大年三十的中午,迎着漫天飘雪手拉着手地在一片残破不堪的巷子里开始奔跑。徐北踩着雪磕磕绊绊地边跑边想,这也许是自己过得最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年三十了。
  
  郎九被扯了跑了一段之后,突然反手抓住了徐北的胳膊。徐北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胳膊上一紧,郎九跑到了他前面,并且开始加速。
  徐北瞬间觉得老北风刮得愈发地摄人心魄了,脸上跟刀割似的,风顺着被拽开了一截的衣领往里灌,再一路把身体冷透了才从裤腿吹出去。
  最关键的是他被风和雪花堵得嘴都张不开,叫停都没机会,自己觉得自己步子迈得都跟抽了风一样,脚跟一个劲打在屁股上,却还是跟不上郎九的速度。
  徐北心一横,眼睛一闭也不管了,扯碎了拉倒。
  
  其实郎九并没有跑太久,也就两三分钟的样子,停下来的时候徐北顺着巨大的惯性扑到了他身上,再被他用胳膊往肚子上一拦,这种诡异的冲击让徐北满脑子里就四个字——但求速死。
  腿好像没什么感觉了,无论如何也使上不劲,在雪地上徒劳地打滑了几个来回后他放弃了,干脆往郎九身上一挂,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郎九连呼吸都没乱,稳稳地继续用胳膊揽着徐北的腰,徐北觉得很别扭,这小子连抱人都不会,跟挎着个编织袋似的。
  
  “我操……你这是他娘的放风筝呢……”徐北喘了半天终于缓过劲来了,揪着郎九的衣服站直了身体,揉着自己被拽疼了的胳膊。
  “你说要快。”郎九摸了一下他的胳膊,胡乱捏了几下,一看就是师从自己,完全没有章法,好在力道还算合适。
  “那也不是这么个快法,”徐北看了看四周,好半天才辩别出来这是哪个出口,“我要是再轻个十来斤,等你停下来,老子已经被风干了。”
  “风干。”郎九重复了一遍。
  “儿子我跟你说,咱俩身体构造肯定不一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差不多,”徐北领着郎九往街上走,腿还在发软,“你受得了的我不一定受得了,下回做什么别这么突然,起码给你爹一个呼救的机会……”
  “嗯。”
  
  大年三十的街上没什么可逛的,特别是这种北方小城,一过中午,街上除了些卖烟花爆竹的小摊,商店都关门了,路上行人也都行色匆匆地往家赶。
  万家团圆哪这是,徐北伸了个懒腰,拿了根烟出来点上。
  
  他讨厌过年,心里最深处的那种寂寞和孤单的感觉总在这时候特别澎湃。
  虽说大家的钱包都比平常鼓了一些,但对于他来说,却没有什么不同,他与别的“业内人士”在这一点上不一样,他从来不动办年货的钱。
  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带你玩去,儿子,”徐北语气里透着些很应景的落寞,“去打电动,你爹好久没去玩了。”
  徐北在路边的一个摊子上买了一大堆烟花,装在袋子里交到郎九手上,打算晚上找个地方喝着老白干放花玩。
  他突然想起来,原来自己每年都是这么过的……
  今年有伴了。
  
  游戏厅里人还挺多,郎九一进了门就被扑面而来的各种音乐和人声吓了一跳,回头就往外走。
  “你干蛋,”徐北一把拉住他,“老实跟着,过一把人的……无聊人的生活……”
  郎九皱着眉,捂了捂耳朵:“吵。”
  “一会就习惯了,以后吵的时候多了,”徐北拉着他往柜台走,买了三百块的币捧着,他知道郎九的听力太好,游戏厅里的声音对他来说是有些太吵了,于是带着他往人少的地方走,“先玩点傻逼的东西吧,那边人少。”
  所谓傻逼的东西就是找茬。
  徐北曾经在电玩厅玩了一个晚上找茬,自那以后看到找茬这俩字就想吐,不过这玩意儿上手很容易,比较适合郎九。
  他把郎九按到椅子上,告诉他怎么玩,郎九很安静地听着,一只手托着下巴撑在机子上,另一只手在屏幕上轻轻地敲着。
  “懂了?”徐北按了开始。
  “嗯。”郎九似乎对这东西兴趣不大,懒洋洋地开始用手指在屏幕上戳。
  徐北想说你别他妈瞎戳,但很快就发现,郎九并不是乱戳,每一下都戳对了,他一下乐了:“看不出来啊,比你爹强!你要一直能保持这个速度,可以破纪录了。”
  “破纪录。”郎九重复了一遍。
  
  徐北在边上的机子前坐下,投了币却并没有开始玩。
  从蜘蛛巷出来之后他就一直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总觉得有人在身后的什么地方盯着他们,但几次他突然回头都没有发些异常。
  他对自己的直觉很有信心,尽管没看到人,他却相信这并不是自己紧张过度,可是这种感觉跟之前郎九说还有一只狼有没有关联,他并不能确定。
  
  徐北从兜里掏出个ZIPPO一下下地打开关上,火机光滑的镜面对着身后。
  看似无聊地开关了几次之后,镜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影。身后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少,但都是一晃而过,这个黑色的人影却始终在距离他们几米的地方站着。
  徐北手指动了动,关上了火机,慢慢放进口袋里,接着猛了回了头。
  
  一个男人在他回头的同时转身往后面的消防通道大步走了过去,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儿子你在这等我,”徐北拍拍郎九的肩,“我去买点饮料……我没回来,你哪都不要去,听懂了吗?”
  “嗯,”郎九看了他一眼,手还在屏幕上点着,“懂。”
  徐北扭头要走的时候又犹豫了一下:“如果我很长时间没回来……你看那个钟,如果长的那根转了5格我还没回来,你就自己回家去等我……”
  郎九的手停了一下,突然一把拽住了正准备往消防通道去的徐北:“不去。”
  “听话,老实呆着,我说的你照做就行了。”徐北拍开郎九的手,追了出去。
  
  这人不是班大同的人,徐北可以肯定,他跟班大同周旋了这么久,跟他手下那些人都快成熟人了,却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一个人。
  这人给徐北一种特别的感觉,哪怕明知道这么跟过去可能会出事,但却不可控制地想跟过去弄个究竟。
  
  消防通道往下是商场的停车场,徐北追下去两层楼梯,推开大铁门走进停车场。铁门在他身后一边呻吟着一边慢慢关上,发出“哐”的一声之后,周围陷入了一片死寂。
  停车场里只有三辆车,都靠边停着,显得整个停车场空旷而压抑。
  正中站着一个人。
  
  徐北停下了往前走的脚步,他不打算离门太远,门的那一面有个铁拴,如果有什么意外,他可以及时回头冲进去,动作够快的话还能把门锁上。
  这人看着徐北进来,一直都站在原地没有动。
  徐北看不清他的样子,这人戴了顶滑雪帽,拉得很低,围巾很严实地挡掉了半张脸,只能看出个子挺高,要高自己大半个头。
  
  “哥们儿,你跟了老半天了,”徐北看那人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只得带头进行开场白,“有什么事现在说吧。”
  那人没出声,往这边慢慢走了过来。
  徐北明知道自己身上没有刀,却还是习惯性地往腰上摸了一把。
  这个动作让那人停了下来,却依然没开口,只是盯着徐北的脸,盯得他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被凿出洞来了。
  “没事我走了,老子忙着呢。”他说了一句,准备转身走人。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17
首页   上一页   ←   17/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