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22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胳膊看着他,“然后呢。”
  
  “我叫沈途,带走……”沈途轻轻地咳了一下,“你儿子的事,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谁……不过如果你坚持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把雪狼弄出来的,死一千次也不可能。”
  徐北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直到沈途脸上那道疤他都看出重影了,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你不用说得这么直白。”
  
  徐北当然知道自己一个人不可能把小狼从班大同手上弄出来,他要能一个人对付得了班大同,也不用跟个难民似的东躲西藏这么久,加上现在班大同身边还有个林睿……
  “你有把握能弄出来吗?”徐北把手指捏得啪啪响。
  “没有。”
  “我操!”徐北怒了,从桌边一跃而起,差点想把红烧肉扣到沈途脸上,“你他妈玩我呢!”
  “你得配合,”沈途很淡定,看到徐北这动静他连眼都没眨一下,“你得保证听我的。”
  “凭什么?”
  “凭你死一千次也没法把你儿子弄出来。”
  “我要先听你的计划,才能决定要不要听你的。”徐北虽然心里非常着急想要把小狼从班大同和林睿手上抢回来,并且也已经决定跟沈途合作,当然,说是合作,实际上也就是接受沈途因为某种不明原因的理由而给予他的帮助。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得把事弄清楚了,这是他的习惯。
  
  “休息三天,这三天哪也不要去,”沈途站起来走到窗外,透过两层玻璃往外看着,外面又开始飘雪了,今年的雪似乎特别多,“三天之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需要休息三天。”徐北皱了皱眉。
  “我需要。”
  
  这是小狼在有记忆之后第一个在雪地里度过的夜晚。
  整个院子都静悄悄的,在它刚醒过来时围着它看的那些人都已经不在这里,除了雪花在在黑暗中簌簌落下的声音,它再也听不到别的声响。
  小狼一直趴在笼子里,身上已经盖了厚厚地一层雪,可它不想动,只是时不时弹一下耳朵。它不怕冷,但也从来没有像这样顶着寒风在空旷的院子里呆过,它觉得很孤独。
  
  不知道过了多久,它慢慢站了起来,抖掉了盖在身上的雪,围着笼子走了一圈。很失望,无论它怎样调整耳朵的方向,也听不到徐北的任何一点声音,它又耸了耸鼻子,却只有冰凉的空气灌进鼻子里。
  小狼低下头打了一个喷嚏之后,很郁闷地趴下了。
  它饿了,这几天徐北心情不好,什么也不想吃,于是它一直跟着吃花卷,它讨厌花卷,不好吃,没有肉,而且吃不饱。
  现在连花卷都没有了。
  小狼伸出舌头在鼻子上舔了舔,喷出一小股白气,闭上了眼睛。
  
  渴了。它睁开一只眼睛,四周依然一片死寂。
  于是它低下头,伸了舌头在雪地上舔了舔。
  雪地上有些反光,它抬起头。雪已经停了,月亮从云彩后面露了出来。它定定地看着夜空中的明月,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很久都没有动。
  
  这是小狼对着月亮发出的第一声嚎叫,在空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悠长和悲凉。
  
  徐北从床上坐了起来,动作有点太迅猛,觉得腰被扯了一下,揉了半天。他光着脚跳下床,跑到窗户边,看到一个黑影在对面墙头上蹲着。
  “刀疤哥,”徐北开了窗压着声音冲那黑影叫了一声,“你他妈半夜瞎嚎个屁啊……”
  
  沈途从对面墙头上跃下,又轻轻跃上了徐北窗台外的屋檐,动作轻巧而迅速,徐北还没看清,沈途的脸已经出现在他眼前。
  “是不是你嚎来着。”徐北被灌进来的寒风冻得一哆嗦,牙齿跟快进版敲木鱼似地“得得”着。
  “不是我。”沈途的眼睛在夜里看起来很亮,徐北突然想起了郎九,他没在夜里看过郎九的眼睛,不知道会不会也是这样……
  “不是你?”徐北缩了缩脖子,“我怎么听到有狼叫。”
  “是想你儿子了吧。”沈途轻轻跳下屋檐,回到了对面的墙头上。
  
  徐北撑着窗台沉默了,已经半夜了,他始终没睡踏实,迷迷糊糊中几次翻身时都下意识地用手往身边摸索,却几次都落了空,没有摸到那个总是趴在他边上的热呼呼的大毛球。
  “睡吧。”沈途在月光下小声说了一句。
  “你呢?”
  “我正在睡。”
  
  徐北关上窗户回到床上,他觉得这个沈途挺怪。一开始说要休息三天,徐北是不能接受的,三天,小狼在班大同那里别说呆三天,就是三秒钟,他都觉得心疼。
  只是沈途说要休息,他考虑到还需要这个人帮他把小狼救出来,所以没多说什么,咬牙忍了。可没想到这人所谓的休息,居然是在大雪天蹲在墙头上。
  这练的哪门子功呢,徐北抱着被子,古墓派的么,操。
  
  五点多天还很黑,寒风吹得紧,地上的浮雪时不时地被卷起来,打在人的脸上隐隐生疼。
  林睿踩着嘎吱作响的积雪拎着一卷链子进了院子,其实建在郊区的狗场已经没有狗了,荒了很久,新狗场离这里很远。比起新建的狗场,林睿倒是更喜欢这里,方圆十里没有人烟,一片萧瑟,很合他的胃口,也特别适合野化。
  雪狼趴在笼子里,应该是早就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但却没有动,看起来心情非常不好。
  
  林睿走过去,把拴着它的铁链从雪地里拉了出来,抖掉了上面的残雪,雪狼被拽得不得不站了起来,眼神里全是怒火地盯着他。
  铁链上的齿印几乎每一环上都有,又深又密,林睿笑了笑,猛地把铁链往外一抽,雪狼没有防备,瞬间就被扯了过来,卡在了铁笼上。
  它回过神来之后异常愤怒,拼命地挣扎着,嗓子里发出怒吼,鼻子里不停地喷出白气。
  
  “一会就好。”林睿的声音很轻柔,动作很快地将手里的链子套在了雪狼的头上,抓着原来铁链的手指使了点劲,在链条上一按,铁链“咔嚓”应声而断,从雪狼的脖子上滑了下来。
  把新链子在雪地上固定好之后,林睿回过头,雪狼已经叼着链子开始咬了。
  这回咬不动了,小东西。
  
  小狼发现这次套在它脖子上的这根链子跟上一条不同了,这根链子细了很多,但却坚固得让它无从下嘴,咬不动,而且很滑,咬的时候没有着力点。
  这让它非常烦燥,咬了几下之后,开始在笼子里来回地撞。
  “省点体力吧,你这几天都没东西吃呢,”林睿笑了笑,看着在笼子里一边咆哮一边疯了似地撞笼子的雪狼,拿出手机拨了个号,“那几只土佐,下午之前拉过来吧,还有猎物。”
  
  徐北让平哥帮弄的汽狗拿到手了,他坐在地板上组装,有点心不在焉,总装错。
  沈途坐在桌子边吃肉夹馍,徐北数着,除去那一碗红烧肉,这是第12个了,他拿起装好的枪放在眼前瞄了瞄:“你真他妈能吃。”
  “能耗大,”沈途看着他手上的枪,“这东西没用。”
  徐北没理他,把消音器装上,瞄着厨房门上的一个黑点开了一枪,然后走过去检查,门板上打出了一个洞,钢弹嵌在木板里。
  跟他想像的差不多,初速还行,如果是一厘米的厚度,基本可以打穿。
  
  “打我一枪。”沈途在旁边说了一句。
  “为什么。”徐北拿着枪往沈途脸上瞄了瞄。
  “打吧,”沈途笑笑,“你要不放心就打别的地方。”
  “我很放心。”徐北瞄准的是沈途脸上的疤,想了想又往边上移了移,开了一枪。
  
  枪响过之后,沈途举在耳边的手放了下来,把一颗钢弹往桌上一扔:“所以我说这东西没用。”
  “你妈!”徐北有点吃惊,也有点没面子,看着那颗钢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半天才又问了一句,“那我儿子也能这样?”
  “他不行。”
  “那你为什么行?”徐北把枪放下,拿了个肉夹馍,虽说他不怎么想吃,但如果不吃一个,沈途也肯定不会给他留。
  “我么……”沈途的眼神突然有些黯淡,像是走神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如果你愿意,他以后也会是这样的。”
  “我不愿意。”徐北想也没想。
  
  小狼听到了些异常的响动,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狗的狂吠。
  它很警觉地站了起来,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些狂燥的叫声让它不安,空气中传来的气息也有了变化。
  小狼背上的毛慢慢地炸了起来,它不知道什么是杀气,但它能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班大同看着人把土佐的笼子搬进院子,几只土佐这段时间训得不错,肌肉看上去比原来更结实了,而且在林睿的训练下,眼神也渐渐有了改变。
  “都他妈放出来。”班大同往手下搬来的椅子上一坐,拉拉衣服,把自己裹严实了,挥了挥手。
  手下跑过去把几个笼子的门打开了。
  三只土佐咆哮着冲了出来,它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眼前那个笼子里的小狼。
  
  林睿对这三只土佐的训练与别的斗狗不同,它们接受的是群体进攻的训练,不管对手是几个,它们步调永远统一,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手置于死地。
  小狼对于突然扑到笼子边的几只土佐有些茫然,它们唾液四溅的叫声中传递过来的杀戮信息让小狼有些不知所措。
  但它没有后退,也没有慌乱,也没有出声回应。
  它只是盯着其中的一只,慢慢地弓起了背,放低了身体。
  这是进攻的姿势。
  
  “真不错。”林睿嘴笑泛出一抹笑意,这只雪狼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它准确地找出了三只土佐的头狗。
  “要把它放出来试试么?”班大同对于这种场面无比热衷,他知道自己有些着急了,但他的确有些不能控制自己想要看到这只雪狼身上溅满鲜血,疯狂撕咬的场景。
  “现在不行,”林睿皱了皱眉,“把一块带来的比特放两只进来吧,让小家伙开开眼。”
  

作者有话要说:周二中午一点更新下一章。

小狼受苦受难的时间不会很长的,这文走轻松温馨路线,不会太虐的,嗯哼!




26

26、第一次战斗 ...


  院子当中只留下了一条土佐,由班大同的一个手下拉着,另两条被关回了笼子里,正在发了狂一般地啃咬着铁笼子,牙都呲着,看着被牵进来的比特,眼睛发红,叫得唾液横飞。
  比特个子小,但天生的斗狗血统让它面对体型大出自己一圈的土佐没有一丝怯意,同样是两眼血红地狂吠着回应。
  “放吧。”班大同点了根烟,挥了挥手。
  
  被松开了牵引的两条狗向着对方冲过去,几秒钟的时间内就咬在了一起。
  土佐第一口咬的是比特的脖子侧面,血顺着比特的脖子流了出来,棕色的短毛被染成了暗红色,土佐在第一击得手之后开始利用体型优势将比特往地上压。
  比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尽管头已经被压到了雪地上,腿还死死地撑着,并且一直在奋力抬头,想要回击。
  
  班大同看着雪地上滴落的点点血珠,有些兴奋,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吼了一句:“给老子用力咬!”
  比特在他这声大吼之后猛地一抬头,咬住了土佐脖子下方,两条狗进入了僵持状态,血滴得满地,却谁也不啃松嘴。
  
  眼前血淋淋的场面让笼子里的小狼非常震惊,两条狗疯狂撕咬翻滚的过程当中飞溅出来的血溅落在它雪白的毛上,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和一阵阵狗的狂吠刺激着它的神经。
  自打被徐北从北岭的老林子里捡回来,小狼一直过着宠物狗一般的生活,徐北吃什么它吃什么,徐北去哪里它就去哪里,它见过不少狗,却从来没见过这样打得混身是血却还不肯松口的狗。
  
  林睿的注意力没有放在正在院子里撕咬的两条狗身上,他一直留意着小狼的动静。
  对于这只狼的反应,林睿是很满意的,尽管看起来它非常惊讶,还带着些茫然,但却始终没有表现出害怕,甚至还抽空抖了抖毛,想把溅到它身上的血滴甩掉。
  “可以了。”林睿示意两个手下过去拉住狗,这都是花了不少时间训出来的狗,他不想在给小狼进行的表演赛中就弄出伤亡来。
  
  手下戴着厚皮手套上去拉住了两条狗的颈圈,往两边拽着,狗依然死死咬着不啃松开。林睿拿了一根铁棍走过去,扳着土佐的脑袋将铁棍插到它嘴里,土佐很不情愿地怒吼着松了口。
  被压在它身下的比特还扯着它胸前的皮肉,血染红了牙齿,林睿用同样的方法橇开了它的牙。
  两条被分开的狗满身是血地盯着对方,嘴和鼻子里喷出大量的白气。
  
  林睿蹲在狗身边,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两只狗的情况,手上沾满了血,他回头看了一眼班大同:“没事。”
  “提前点吧,”班大同伸了伸腿,看着笼子里的雪狼,“它好像没他妈怎么受影响嘛。”
  “明天吧,再饿一天,这小家伙还没开过口。”林睿想了想,那就明天吧。
  小狼没吃过生食,没尝过血的味道,不过它面对这种血淋淋的斗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22
首页   上一页   ←   22/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