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29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过电视了。
  
  “我出去给你买衣服,你在家呆着,让邻居看到你这么大个东西不好,”徐北检查了一下钥匙,回头指着小狼,“你给我消停点。”
  小狼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有些内疚,于是没有缠着徐北要一同出门,只是继续靠在墙边低着头,直到徐北说一会回来带东西给你吃,它才一脸开心地抬起了头。
  昨天上车到现在,整整24小时没吃过东西了,别说小狼,徐北都饿得有点脚下发飘。
  
  徐北在小区四周逛了逛,找到了两个超市一个电影院和一所大学。他买完衣服和午饭之后还想去超市买点日用品,但发现自己尚能使用的左手已经没有地方再拿东西了,只得作罢。
  回到家发现自己连掏钥匙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了,只能把东西先放地上。
  刚把东西放妥了,门突然打开了,郎九赤条条地站在屋里扶着门。
  
  “我日,”徐北一看到他这光溜溜的样子就一阵头大,还没等拿起东西,就听到身后邻居家的门响了,他头发都立起来了,胡乱把东西一拿,“快他妈进去进去进去……”
  郎九闪到门后,徐北还没跨进门,就听到后面有个女声响起:“你是刚搬来的吧。”
  “啊,是,”徐北回过头,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妞拎着个大包准备出门,“你好。”
  “不好,”那妞撇撇嘴,甩了甩头发上上下下打量一下徐北,转过身往楼下去,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总算来了个长得顺眼的。”
  
  徐北关上门,把衣服抖了一地:“快穿上,给你买了套睡衣,在家的时候要觉得不舒服就穿睡衣吧。”
  郎九踢了踢衣服,没什么兴趣,抓了睡裤胡乱套上,然后看着几盒饭菜:“吃饭。”
  “吃吧吃吧,知道你现在饿得神智不清了,”徐北把饭盒全打开,踢了张凳子给郎九,“吃完我们谈谈。”
  徐北觉得自己要求跟郎九谈谈已经很多次了,但似乎每次都没谈出什么有用的玩意儿来,这次必须将谈不出结果绝不睡觉的方针贯彻到底。
  “嗯。”郎九还是不习惯用餐具,直接上手,所以他最喜欢肉夹馍,吃着方便。
  
  桌上的饭盒很快就空了,连汤汁都不剩,徐北摸了摸肚子,觉得吃得挺饱,都微凸了,再看郎九,一脸意犹未尽:“饱了没?”
  “没有。”郎九如实回答。
  “忍着吧,晚上再说了,”徐北指了指郎九的手,“手给我看看。”
  郎九把手伸了过来,徐北捏着他的手拿了纸巾擦干净,开始研究。郎九的手指很长,徐北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是夹东西应该很不错。
  
  他仔细地检查了一下郎九的指甲,淡粉色,看起来很健康,而且挺短的,不像是能划出那种银光的物质:“你给我说说,你弄坏那人的刀,用的是什么?”
  “手。”郎九抽出手指,学着徐北的样子抓着他的手捏来捏去。
  “我知道是手,”徐北很有耐心地开导他,“手上的什么地方?”
  “这里。”郎九勾勾手指,戳了戳徐北的指甲缝。
  徐北一听这话,赶紧捏着他的手指,看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这里什么?从这里有东西出来?”
  “嗯。”
  “……你金刚狼啊,”徐北愣了一下,又问,“那什么感觉?”
  “疼。”
  徐北本来想说伸一个给你爹见识见识,听到郎九说会疼,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看着他的手有点出神。郎九举着手半天,有些茫然,收回手说了一句:“换药。”
  
  沈途给徐北上药的时候郎九一直在旁边看着,他记得该怎么弄。不过他小心翼翼地把徐北的手放在桌上拆开纱布的时候,却听到徐北发出一声惊呼:“我操他个娘啊!”
  郎九吓了一跳,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以为是哪碰到了。
  徐北对自己右手的最后一次印象就是在晕倒前的那惊鸿一瞥,当时只记得是血肉模糊,没想到隔了两天还是……血肉模糊,他都不忍心看了:“沈途比叶敏敏还要不靠谱,这都两天了,老子的手还跟肉饼似的,惨得下不为例啊我这是……”
  “疼?”郎九犹豫着要不要动手清理。
  “不疼,换吧。”徐北趴到桌上,如果不去医院,这手就算能长好了,估计真也排不上什么大用场了。
  郎九换药的动作很麻利,他记忆力不错,沈途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能记下来,而且手上很稳,没有多余的动作,包括清洗和上药的时候都没让徐北感觉到明显的疼痛。
  
  徐北侧着头看着一脸专注的郎九,睫毛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到是什么样的眼神,不过有一个人这么全神贯注地为自己处理伤口很让他感到安慰,对于郎九昨天晚上惹的麻烦,他已经不是很计较了。
  “一会我还得出去一趟,要买点日用品……”徐北看着郎九把他的手用新纱布缠成一个包子,试着动了动手指,基本没反应。
  “我去。”郎九回答得很干脆。
  “你去买?你快饶了我吧,”徐北乐了,叼了跟烟点上,把腿搭到桌子上,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暖,不过嘴上一点没客气,“你刷牙都学了好几天,你快别给我惹麻烦了。”
  “我会。”郎九很肯定地说,也不等徐北再说话,直接就把睡裤一脱,开始穿衣服。
  “哎我说,你下次脱衣服什么的能不能不要这么洒脱,光个屁股对着人也太不文明了……”徐北也站了起来,郎九实在要去他也不打算拦着,这些事都得学,“我陪你去。”
  没等他站定了,郎九皱着眉按着着他肩膀把他一把推回了椅子上,加重语气说了一句:“我会!”
  “我就跟着,又不帮你……”
  “你手痛。”
  
  最终郎九还是一个人出的门,走到楼下了还能听到徐北在屋里罗里罗嗦地交待注意事项,超市在小区出门右转过一条街,东西不会超过一百块,所以把一百块给收银员的时候要等着找钱……
  朗九对周围的环境很敏感,不需要徐北交待这么详细他也能找到超市在哪里,不过进了超市之后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有点转向。
  超市一排一排的货架看得他心烦意乱,加上耳朵里充斥着的音乐声和眼前来回走过的人,他很想一扭头就直接回家。但是他不能就这么回去,徐北肯定会笑话他,会说一些他听不明白的话,然后他会这么说——“我说儿子啊……”
  所以他一定要把东西买回去,尽管他完全不知道东西都在哪。
  于是他只能顺着货架一排排地找过去。
  
  最终在超市倒数第二排的架子前找到了他要买的东西。
  不过他又犯愁了,这些东西看起来都差不多,仔细看又都不一样。他犹豫了一下,拿起一盒牙膏拆开了,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不是这个,不一样。
  再拿过另一盒拆开倒出来,也不是……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郎九拆掉第四盒牙膏的时候,超市营业员妹子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问了一句。
  郎九看了她一眼,迅速地退开了两步,也没说话,拿起了第五盒牙膏。
  “先生……您是想找哪种牙膏,我可以帮您……”妹子笑得有点僵硬,再这么拆下去这一排牙膏都要被拆光了。
  “都不是。”郎九希望她快点走开,她身上的味道让他烦躁。
  “我帮你找吧,是什么牌子的?”妹子看着这个人,长得很帅,穿得也很舒服,但行为却的确有点怪,她往前迈了一步,想先拿下他手里的牙膏。
  
  郎九对妹子突然靠近了他感到非常烦躁,又往后退了一步,手一伸,差点直接按到了妹子的脸上,沉着声音说了一句:“别过来。”
  妹子对于他夸张的反应一下适应不了,眼睛着着他手都快成对眼了,只得尴尬地笑了一下,仍旧很敬业地追问:“那您想要什么牌子的我帮你拿。”
  郎九低头打了个喷嚏,盯着眼前的牙膏盒子,憋了半天,很无奈地看着她:“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他只记得原来徐北买过的牙膏是什么样的,但不知道什么牌子,他不认识那上面写的字……
  “那……”妹子显然已经开始怀疑他的精神状态了。
  “这个。”郎九皱着眉,手上的这支看起来和原来的有点像,就这个吧。
  “好的,那您还需要别的什么吗?”妹子认定了他有问题,不打算走开了,距离他两步远执着地跟随着。
  郎九看了一眼毛巾架子,还是没有和原来一样的,他被跟得烦燥,只得胡乱抓了两条小的两条大的,如果不是徐北出门的时候反复交待不许胡乱发脾气,他现在最大愿望就是可以把这妹子甩到门外去。
  “牙刷。”郎九往牙刷架子走过去。
  
  妹子紧随其后:“是要一把呢还是情侣的或者是家庭装的?软一些还是硬一些的?”
  郎九本来就对这些东西都跟原来用的长得不一样而无比心烦意乱,妹子这一通问,没一个是他能听明白的,只得沉默着盯着一架子牙刷。
  妹子看了一眼他手上拿的毛巾:“是两个人吧,要情侣的?”
  “情侣?”
  “就是……一对的。”
  “一对?”
  “……”妹子终于败下阵去,不出声了。
  郎九看着两把牙刷装在一起的那种觉得颜色很漂亮,于是取了下来,转身往收银台结账。
  
  “先生您好,收您一百,请问有会员卡吗?”
  “会员卡?”
  “打折卡也可以,有吗?”
  “打折卡?”
  “……需要袋子吗?”
  “袋子?”
  “……找您钱。”
  
  郎九拎着袋子走出超市的时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突然发现买东西原来这么讨厌,自己看不明白也听不懂,又吵又乱,还有各种奇怪的让人心烦的气味。
  走到街上就好多了,又下雪了,他喜欢下雪,喜欢空气里清新干净又透着凉气的感觉,在他模糊的记忆里有一片白色,他很怀念。
  
  回到小区的时候,郎九很惊喜地发现徐北正站在楼下跺脚往大门这边看。他很开心地跑过去,直接一把搂住徐北,又赶紧松开,怕碰了他的手:“冷。”
  “不冷不冷不冷,”徐北牙齿打着架一连串地说,下楼的时候想着郎九不会去太久,没穿外套,“买到了没?怎么这么长时间。”
  郎九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眼神有些失落:“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不用和以前的一样啊,是那东西就成,”徐北撑开袋子往里看了看,“买对了啊儿子,牛逼啊会买东西了!”
  
  徐北心里是真心实意地高兴,这就像自己养的小狗终于学会找准地方拉屎拉尿了一样……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
  他也知道郎九为什么有些郁闷,估计是买东西的时候碰上麻烦了,他拍拍郎九的脸:“买回来就相当牛逼了,明天你爹就给你去请个老师回来好好教你,我儿子这么聪明……”
  郎九跟在徐北身后上楼,他不知道什么是老师,但听得出徐北很开心。他喜欢看到徐北的笑容,那种温暖开朗的笑容,更喜欢看到他因为自己而露出这样的笑容。
  
  “不过要学东西的话你得耐得住,这事很烦人,不管学什么都很他妈操蛋……”徐北想起了自己比较短暂的学习生涯,除了下课和放学时间,别的时间有过什么内容他一律都记不清了。
  郎九追上去从身后抱住了徐北,徐北身上没有奇怪的味道,没有呛鼻的香味,只有属于他一个人的纯净气息,只要能一直呆在他身边,自己什么都可以去学。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开始日更几天,晚上八点更新。很长时间没有日更了,于是有点打鸡血,这章内容塞得比较多……
另外预告一下,明天小狼就要有老师了,嗯,这个老师……




34

34、郎九有了一个男老师 ...


  郎九买回来的东西没什么问题,只是那套情侣牙刷是一支蓝一支粉红,郎九觉得粉红色的更好看,所以坚持要让徐北用,徐北抗争无效,只得服从。
  他很无奈地抓着这支娇艳欲滴的粉红色牙刷,从镜子里看着穿着睡裤光着上身靠在浴室门边的郎九:“我刷牙你也要参观吗,你不是已经学会怎么刷了么。”
  “洗澡。”郎九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洗完了你再洗,急什么。”徐北低头开始刷牙。
  “你洗。”
  徐北看着镜子愣了一下,差点把牙膏沫子都咽下去了:“我洗澡关你什么事?”
  “帮你。”郎九挺认真,他还没学会怎么开玩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看起来既坦诚又无辜。
  
  徐北把嘴里的泡沫清理干净,牙刷往杯子里一扔,转过身来很严肃地看着郎九:“宝贝儿,洗澡这种事我自己就可以了,你洗你自己就成。”
  “手,”郎九皱着眉解释,无奈词汇有限一时表达不清,看起来很着急,“水!”
  “知道知道……”徐北把郎九往门外推,“沈途跟你说的吧,不能见水,没事我可以不让手碰到水,这点技术还是有的。”
  “不。”郎九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跟长在地上了似的。
  徐北推了几下发现了这一事实,很悲愤地踢了郎九一脚:“靠,行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29
首页   上一页   ←   29/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