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32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徐北想骂人,但发现他是在写字,写的是徐北。
  
  “写得挺好,”徐北转过头看着郎九,表扬了他一下,看到郎九的眸子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很亮,这孩子也太好哄了,“不过别老在我身上折腾。”
  “为什么?”郎九停下手。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到了郎九这里就成了问题,徐北有点头大,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我不是说了么,都是男人,摸来摸去的有什么意思……”
  “喜欢。”郎九贴在他后背上,说话时暖暖的气流弄得徐北后脖子痒痒的。
  “喜欢什么,你老子这一身的伤疤你摸着很爽么。”
  
  身后没了声音,徐北等了一会,正想回头看他在干什么,郎九却突然伸头过来在他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
  徐北被这突然如其来的一下弄得整个人都僵住了,好半天才翻过身瞪着郎九:“你越说越来劲了是吧?”
  郎九喜欢看徐北的脸,他觉得徐北长得很好看,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当然,现在他没有笑,看上去还很严肃,但是他皱眉的样子也很好看。
  郎九轻轻地把徐北的右手抬起来放在枕头上,他怕不小心会压到。
  看着徐北还带着一丝睡意的脸,他觉得身体里有股热流涌了上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搂着徐北,想亲他,想贴着他有些凉凉的身体,想……
  
  当郎九整个身体都压了过来,粗重的呼吸在徐北的耳边响起时,徐北才猛地回过神来,赶紧用战斗力尚存的左手顶着郎九的胸口,声音都有点变了:“你干什么?”
  郎九顿了一下,但很快地又抓着徐北的左手往枕头上一按,伏下|身开始在徐北的脖子和肩上胡乱地又亲又舔,完全没有章法,徐北一时弄不清他这是亲自己呢还是想吃了自己。
  他的脑子里乱成了交响乐。
  郎九的劲很大,手被牢牢地压在枕头上动弹不得,受伤的右手完全使不上劲,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牢牢地压在身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耳朵里一片嗡响。
  
  郎九纷乱的吻里透着欲望,野蛮而霸道,徐北甚至感觉到了郎九的尖牙在他的皮肤上划过,带着一丝疼痛,他有些喘不上气来。
  “……我操。”徐北咬着牙骂了一句,郎九一只手按着他,另一只手已经向小腹下边探了过去。
  当郎九的手伸进内裤里的时候,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猛地绷紧了身体,本能地屈起腿,但无奈郎九是跨着压在他身上的,他条件反射的自我保护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
  这样的身体反应却让郎九一下陷入了迷乱,他握紧了徐北因为刚睡醒而本来就挺着的敏感部位,同时低下头一口咬在了徐北的嘴唇上,疯狂地吮吸着。
  
  徐北感觉到一阵尖锐的疼痛,在郎九探进他嘴里的舌尖上尝到了血腥味。
  这简直是五雷轰顶!自己居然被个男人咬破了嘴唇……
  
  郎九也尝到了血的味道,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强烈地刺激,他抓着徐北的手腕,指尖几乎要掐进皮肤里,身体中的欲望像一头野兽,急于找到一个释放的出口。
  他猛地撑起身子,手抓着徐北的睡衣一扯,衣服如同一张脆弱的小纸片一般被撕成了碎片,徐北赤|裸的身体呈现在他眼前。
  
  这样的情况再发展下去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徐北在郎九的眼睛里看到了让他肝颤的欲望,他趁着郎九松开了他手腕的这点工夫,甩手对着郎九的脸就是一个耳光。
  打得结结实实,脆生生响当当。
  郎九被这一巴掌扇得愣了一下,有点迷茫地看向徐北。
  
  “你要真有本事就他妈直接把老子干死!”徐北甩完这个巴掌接着就爆发了,“干不死你就给老子滚下去!”
  “我……”郎九似乎被这一巴掌从狂乱中扇了回来。
  “下去!”徐北运了运气,气沉丹田地喊了一嗓子。
  
  郎九终于被这声怒吼惊醒了,像是被吓到了似地猛地从床上跳了下去,箭一般地冲进了浴室,接着门被“哐”地一声关上了。
  徐北这时才松了一口气,躺在床上有点全身乏力,这日子是没法过了,没法过了!
  
  几分钟之后,郎九慢吞吞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站在卧室门外,看上去想进来但又不敢。徐北正在穿衣服,回头扫了他一眼,看起来那股劲头是过去了,他转回头:“穿衣服去。”
  郎九很听话的把衣服都穿上了,又站到卧室门边,徐北把他的外套扔到他身上:“穿上。”
  “我……”
  “穿上。”
  看到郎九把全套衣服都穿好了之后,徐北过去打开了房门:“出去。”
  
  郎九这下才明白了徐北让他穿衣服是要做什么,一下急了,往后退了一步:“不出去。”
  “这事由不得你,”徐北冲过去拽着郎九的衣领就往外拉,“你他妈给老子滚出去反省!不给你点颜色你真他妈敢当老子是充气娃娃……”
  郎九不肯走,但他又怕徐北拉不动他火会更大,只得一小步一小步地往门口蹭,他想说点什么让徐北消消气,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急得一个劲皱眉。
  
  “这是……在进行拔河比赛?”门外传来一个有些犹豫的声音。
  徐北一听这声音,一阵头大,想起来昨天约了江越从今天开始给郎九上课。他松了手,指了指郎九,没说出话来,又转过头看着站在门口一脸惊讶的江越:“不是约的九点吗,现在才八点半!”
  “买一送一嘛,今天公车居然没有堵,赠送半小时,”江越笑了笑,目光落在了徐北的嘴上,“哟……这是……”
  “上课吧。”徐北扭头往浴室走,摸了摸嘴唇,操,肿得不小,郎九这一口咬得真结实。
  
  郎九还站在屋子中间,衣服被徐北扯得奇形怪状很有艺术感。江越走过去帮他整了整领子,郎九始终定定地站着,不出声,也不动。
  他倒不是在发呆,他是在听徐北的动静。
  “你打了你……”江越想了一会,这到底是哥还是爹,最终还是选择了官方说明,“哥?”
  “没有。”郎九小声回答,他心情很糟糕,徐北听起来似乎还在生气,心跳一直挺快。
  “那他怎么伤了?”江越拍拍郎九的肩,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他能感觉到郎九的沮丧,“来吧,坐下,今天的课内容变一下,本来想让你看图识字来着……先教你道歉好不好?”
  “道歉?”
  “嗯,你让你哥不高兴了对吗?我教你让他高兴,懂了吗?”
  
  郎九一听江越的话,立马来了兴趣,老老实实地在桌子边上坐下了,只要能让徐北不再生气,他学什么都没问题。
  “我也不知道你俩怎么了,反正呢,他的嘴破了,”江越往浴室那边看了一眼,小声对郎九说,“我估计不是你打的就是你咬的,总之呢,是因为你才破的。”
  郎九垂着眼皮盯着桌子不开口,他知道早上的事不能说,虽然他不知道那样的事究竟为什么会让徐北生气。
  “所以呢,你要先认错,说我错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以后不敢了,”江越一边说一边顺手拿出本子把这几句话写了下来,“我看你哥脾气不是太好,你态度要诚恳,做好挨揍的准备。”
  
  徐北盯着镜子,进来的时候嘴唇就是肿的,但当时的状态是“肿了”,现在就站了这么几分钟,这个状态就更改为“肿成一片了”,这让他相当恼火,因为自己现在看上去像是叼着一块红烧肉。
  郎九轻轻地推门进来了,站在他身后。
  “干嘛。”徐北没好气地冲着镜子说了一句。
  “对不起。”郎九低着头说了一句。
  徐北愣了,这是头一回听到郎九说对不起,他挺惊讶,回过头看着他。
  “我不是故意的,”郎九瞄了他一眼,“我以后不会这样惹你不高兴了……”
  “等等!”徐北拍了拍他的脸,“说得挺利索啊,你江老师教的?”
  “别生气了好吗?”
  这是徐北认识郎九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次性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徐北在心里数了一下,我操,整整两句!
  
  江越撑着下巴趴在桌上,等着郎九承认完错误之后继续上课。
  徐北从浴室里冲了出来,直接往他面前一拍:“江越!”
  江越被拍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郎九认错过程出了差错,他想也没想就喊了一声:“大叔我错了!”
  “你得帮我个忙!”徐北又拍了一下桌子。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肉么?好吧这货不是肉,这货不是肉……
明天起继续日更。




37

37、乖九的生理卫生课 ...


  “介绍女朋友?”江越看着徐北热切的目光和他肿着的嘴唇,有点迷茫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嗯,你们师范肯定是姑娘多,”徐北点了根烟,调整了半天才在嘴上叼稳了,“你给他找个合适的……”
  “大叔你确定不是在变相帮自己找么?”江越咬着笔,一脸研究地看着他,“你说话十句有八句是假的,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徐北愣了一下,吐出一口烟,本来想吐个烟圈,但由于嘴肿了,吐出来是个扁圈,看上去像是从鱼嘴里吐出来的,他有些郁闷地伸手把烟扒拉散了:“我什么时候十句有八句是假的了?”
  
  “我就不一一戳穿你了,没意思,”江越从包里拿出一摞《看图识字》放在桌上,这是今天上课的内容,他专门跑了趟书店的儿童读物专柜,“反正失忆你都扯出来了,还有什么更不靠谱的不要大意地都说出来吧……”
  “靠,你没信啊?”徐北挺吃惊,接着又乐了。
  昨天他用了十分钟时间向江越诚恳地叙述了关于他可怜的弟弟是如何因为跑得太快撞墙上了而失去了记忆的经过,江越很沉痛的听完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请他节哀,然后与他们共进了午餐。
  合着他费了那么大的劲现编现演,人家根本就没信。
  
  “这怎么信,你还不如说他是穿越而来,”江越也笑笑,他并不介意徐北满嘴胡扯,这些都是人家的私事,他不想多打听,“不过介绍女朋友这种事有点难度,你也看到了,你弟弟虽然很帅,但这种三句半的表达方式,女朋友是谈不下去的。”
  “你教他,我看你挺会教的,起码现在他能说整句子了,他跟我呆一块这么长时间,说话没有超过三个字的时候。”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教过他,”江越很不客气地指出来,又叹口气,“说起来,谈恋爱这种事也不是能教得来的啊,再说了,他也没多大吧,你急什么?”
  
  “老子能不急么!”徐北摸着嘴喊了一嗓子,扯着嘴唇疼,不知道该怎么跟江越解释他这么着急是为什么。
  “该谈恋爱的时候他自然会谈,到时你想拦也拦不住不是,”江越笑笑,把一本《看图识字》递给一直站在旁边听他们说话的郎九,“看看,今天我们学这上面的字。”
  郎九很有兴趣地接过去,趴在桌子上翻着看。徐北瞟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地小声对江越说:“问题是他现在……老子怎么感觉他分不清男女呢?”
  
  江越正低头从包里拿本子,听了这话很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接着目光慢慢移到徐北的嘴上,一抹笑容从他的眼里慢慢漾了出来,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郎九,又转回来看着徐北:“啊……分不清男女?失忆失得这么彻底……”
  “靠,等等,”徐北被江越这个笑容弄得有些发毛,“不是你想的那样……操,你有毛片吧,借我点也行,女朋友什么的还不如这个直接。”
  “毛片。”郎九翻着书,顺嘴接了一句。
  “嗯,”徐北嗯完了才发现这话是郎九说的,一巴掌拍在他背上,“你闭嘴!”
  
  徐北和江越是在卧室里进行的毛片交易活动,徐北怎么也没想到,江越随身带着的MP4里就有这些东西,而且是好几部。
  江越蹲在卧室的门后,跟个兜售毛片的小贩似的从包里掏出MP4递到徐北手上:“大叔,部部都是精华,你肯定知道的,质量保证。”
  徐北很惊讶地看着屏幕上翻滚着的大腿和胸,说看不出来你小子居然会带着这些东西满大街走啊。
  “主要是为了听歌,这些东西是以备不时之需,你看现在不就派上用场了么。”
  “这玩意过两天还你,我让他看看这些。”
  “没问题,那我上课了,”江越很爽快地把耳机也一并放到徐北手里,转身往客厅走,想了想又回过头,“其实,我是想说……这东西不一定管用……我是说,有些是天生的……”
  “出去上你的课。”徐北挥挥手,拿着MP4坐到床上。
  
  其实给郎九上课很轻松,要不是徐北根本没耐心教,郎九也不至于几个月了连整话都说不了。
  江越觉得这课上得挺有意思,基本上说一遍郎九就能记住了,只要跟他多聊天,鼓励他多开口就行,只是江越想不明白的是,如果说他不是失忆,脑子里怎么能空白得如同一张A4纸。
  “我知道了,你是野人养大的,或者是猴子什么的,”江越伸了个懒腰,学了快一个小时,该休息一会了,他瞅了瞅一直拿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32
首页   上一页   ←   32/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