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4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徐岭……”
  提到徐岭,哪怕是对着一只狼,徐北也会变得有些话痨:“你肯定在想,我叫徐北,为毛我弟不叫徐南呢,或者叫徐东徐西什么的……这你就不懂了,我爸,就是你爷爷,那个老混蛋没什么文化,他起名字的时候根本没想这么多,他是在北岭出生的,所以生了儿子一个叫北一个叫岭,多省事。”
  “对了,你也是在北岭出生的,咱俩算是老乡……”
  徐北话没说完,小狼伸出爪子在他胸口上轻轻抓了一把,他这才发现自己跑题了。
  “好吧,想你的名字,叫什么好呢,”徐北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雪狼……要不叫你雪雪?不行……你是男的,狼狼?……有点太没创意了是吧……”
  徐北的手指在小狼背上的毛里揉来揉去地想了半天,最后一拍床板:“你知道《雪狼湖》么,那里边可有你爹的偶像啊……你就叫小湖吧。”
  
  小狼呆呆地看着徐北,并没有像徐北这样兴奋,像是没明白过来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名字。
  徐北一个人兴奋了一会又觉得这名字其实挺二的,于是逗了逗小狼:“不喜欢?那叫什么?湖湖?”
  小狼没回应,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脑袋往徐北胳膊上一放,闭上了眼睛。
  “你个没礼貌的,”徐北伸手在小狼鼻子上弹了一下,“你老子给你起名字呢,你就这反应啊……小湖,湖湖,狼小湖,狼湖湖。”
  叫了半天,小狼直接转身起来跳下了床,回到后院那个破木箱搭起来的窝里睡觉去了。
  
  徐北从床上坐起来,小狼对于新名字的反应让他很不满,他下了床准备去窝里继续骚扰它。
  刚把鞋套上,就听到前院的木栅栏轻轻地响了一声。
  这声音很细微,但徐北还是在它响第一声时就听到了。他的神经一下绷紧了,几乎是一跃而起,咬牙忍着疼,从床头抽了一根铁棒拿在手上,猫着腰闪到了房门后面。
  
  徐北住在这里养伤的事,只有乔谦一个人知道,就凭他俩一同在粪池里同生共死过这一件事,打死乔谦,他也不会把自己的藏身之处说出去,而这房子本身就是农民盖在果园旁边自己住的,果园荒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
  现在居然有人进了院子,徐北不得不在心里骂了一百遍操蛋的命运之神,拿了铁棒站在门后,随时准备对着进来的人敲一棍子。
  小狼从后院晃出脑袋好奇地看着突然变得身手敏捷的徐北,还哼唧了一声以示不解。
  徐北用手指了指它,不知道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怎么才能向它表达不许过来的意思,只好一直抬手那么指着。
  幸运的是,小狼被他指了一下之后,就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半个脑袋露在门边,不再动了,只拿眼睛定定地看着徐北。
  
  有人穿过院子走了过来,徐北能听得出来,这脚步声有点小心翼翼,他握紧了手中的棒子,慢慢地举了起来,进来的只要不是乔谦,就他妈先开瓢。
  脚步声到了门外就停了,徐北举着棒子僵在门后。门外半天也没个动静,他手都快发抖了,胸口也因为一个姿势保持太久而一阵阵生痛。
  徐北就快要以为那人准备在门外落地生根茁壮成长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在他神经高度紧张的时候冷不丁响起的敲门声如同一记炸雷,差点没炸得他手一软直接把棒子砸在自己头上。
  这是他没有料到的局面,一个偷偷摸摸潜进院子里的人,在他门外磨叽了半天,最后选择了敲门,这事太他妈操蛋了。
  出于谨慎,徐北没有出声。
  门外的人又敲了两下,然后开了口:“徐北你在不在?”
  
  一听到这声音,徐北拿着铁棒的手一下软了下来,靠在墙上松了一口气。这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他无比熟悉的女人。
  “徐北?”女人继续敲门,还提高了嗓门,“不开门我就直接进去了啊。”
  徐北看了一眼锁着的门,心想要是真不开门,朱小蕾是踹门而入呢,还是转道爬窗户?
  他依旧没有出声,慢慢地贴近门缝,向外扫了一眼,很快看清了被门缝挤成了瘦条型的朱小蕾,而门外是一片空地,没有看到别的人。
  尽管他对于朱小蕾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表示怀疑,却还是伸手在门锁上拨了一下,打开了门。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第二更。
为了活命,明天就不是双更了,但日更是必须的。
徐北有儿子了,恭喜。




5

5、打不过就得装 ...


  班大同找到朱小蕾的时候,朱小蕾正在牌桌上输得眼睛发蓝。
  她这几天手气背,徐北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很背,最主要的是,她快没钱用了,徐北就是她的钱包,现在钱包不见了,她每输一次都会印象深刻。
  
  班大同的人把朱小蕾从牌桌上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到了那辆标志性的悍马跟前,朱小蕾并没有挣扎呼救什么的,班大同要找她,她就是喊破了天,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班哥。”朱小蕾靠在车门上,冲着坐在车里一脸阴沉的班大同笑了笑。她对自己很了解,除了长相和身材,自己一无所有,但有时候就这两样东西,就够她混了。
  “你男人呢。”班大同还是面无表情,但看上去还不打算现在就把她怎么样。
  “哟,班哥,别说得这么肉麻,我和徐北无非就是搭个伴,他可算不上我男人。”朱小蕾迅速将自己和徐北的关系摘清楚,惹了班大同的是徐北,自己没必要一块搭进去。
  “别废话,徐北人在哪里。”
  “我哪知道啊,”朱小蕾撇了撇嘴,“没准跟哪个新勾的妹子在一块呢,他见了漂亮姑娘腿都迈不动……”
  “他没跟你说过要去哪么。”班大同冷笑了一下,这就是徐北的女朋友,这种见风就倒的娘们儿,不知道徐北为什么会一直跟她混在一起。
  “说了啊,说老同学结婚他出去玩几天,”朱小蕾掏出烟点上,“班哥,你说这话我能信吗,他可是在西区混大的人,跟狐狸似的,嘴里没一句真话。”
  班大同盯着朱小蕾看了一阵,他早就料到朱小蕾不会知道徐北在哪里,徐北再傻也不会把自己行踪告诉这个女人。
  他沉默了一会:“我知道他在哪,你去一趟,给我确定一下。”
  
  班大同回来的当天,就有人给他报了信,徐北在市郊隐藏得很好的一处民房里养伤,他只要带人过去,就能把徐北捉个正着。
  可那不是他想要的结局,他被徐北摆了一道,就这么结束游戏没意思,他就是要让朱小蕾过去,让徐北起疑,他要跟徐北好好玩玩,他无比迫切地想要看看徐北被他逼得无路可走的样子……
  “班哥……”朱小蕾明显不愿意去找徐北,脸上笑得有点勉强,她虽然不想被扯进徐北的麻烦事里,但也不愿意帮着班大同去得罪徐北,她一直觉得班大同是坏在明面上,而徐北是只狐狸,心里想什么没人知道。
  “听说你欠了烂脸儿差不多十万?”班大同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朱小蕾夹着烟的手抖了一下。
  
  徐北刚把门打开,朱小蕾就像蛇一样滑进了他怀里,勾着他的脖子就吻了上来。徐北一边在心里骂了一句操蛋,一边却把手里的铁棒往地上一扔,搂住了朱小蕾。
  朱小蕾把徐北一把推倒在床上,熟练地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又扑过来解徐北的裤子,整个过程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只能听到充满欲|火的呼吸声。
  徐北心里对于朱小蕾的到来充满了怀疑和警惕,但却欲望却被她勾得有点汹涌澎湃,裤子里的伙伴直挺挺地要求他先办事后解惑,他已经憋了一个多月,出于对自身健康的考虑,他决定上半身服从下半身。
  徐北不承认自己是个色狼,他从来不主动勾搭小姑娘,但是如果有送上门来的,他是打死也不会拒绝的,像朱小蕾这种配合默契的,他更不会放弃。
  
  他身上有伤,虽说被欲望烧得打算不管不顾了,却还是有点力不从心,这点被朱小蕾看出来了,笑着跨到他身上:“躺着。”
  朱小蕾把衣服一脱,徐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他对朱小蕾的身体很熟悉,但这种身材还是能让他每次都难以抗拒。
  “来。”徐北嗓子有点发紧。
  
  朱小蕾妩媚地笑了笑,徐北回了一个淫|荡的笑容,正准备接受欲望之神的洗礼时,却听到朱小蕾一声尖叫,从他身上一下滚了下去。
  这尖叫差点没把正打算拉弓拔剑大干一场的徐北吓得跟着滚下床去,他正要开骂,听到身边传来一声有点慎人的低吼,他相当毛骨悚然地转头看过去。
  
  小狼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的床,身上漂亮的白色绒色全都炸着,吡着牙,嗓子里发出一声声低吼,眼睛死死盯着朱小蕾,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徐北从来没有见过的……愤怒。
  “你怎么躲这养伤还养只狼啊——”朱小蕾抓着衣服站在墙角继续尖叫,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一直在发抖。
  徐北没有理会朱小蕾对小狼的恐惧,但对于她一眼就认定这是一只狼感觉有点意外,他在把小狼出手之前并不打算让人知道他身边有一只狼。
  “狼个屁,这是萨摩。”徐北穿上衣服,高涨的兴致被朱小蕾这一嗓子扎得全都消失了。
  “不可能!我在电视上见过这种狼……再说哪有狗是这么凶的!”朱小蕾缩在墙角迅速地把衣服一件件往身上套,眼睛还盯着小狼,怕它突然扑上来。
  徐北有点恼火,转头看着还在低吼着威胁朱小蕾的小狼:“你快他妈闭嘴吧,老子好事都让你搅了,你还呼呼个没完了啊!”
  小狼被他这一骂,马上住了嘴,瞪着眼看他,眼神里已经没有刚才的凶神恶煞,取而代之的是可怜巴巴带点委屈,爪子在被子上抓了两下,就在床上趴下了,耳朵也无精打采地往两边塌了下去。
  “装可怜有罪知道不!”徐北看着它这样子又有点心疼,虽然他不知道小狼为什么会对朱小蕾这么有敌意,但自己一个大男人跟只刚长牙的小动物置气还是有点说不过去。
  
  “我走了。”朱小蕾穿好衣服理了理头发就往门外走。
  “这就走了?”徐北挑了挑眉,往床上一躺,“你干嘛来了?”
  “就是来看看你伤成什么样了,会不会死,”朱小蕾打开门,动作有点着急,“你好好养着,我还有事,过几天再来看你。”
  徐北看着她这样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了,他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朱小蕾。”
  “干嘛?”朱小蕾停下,有点没底,她从前对徐北虽说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却也从来没有骗过他,被徐北这么盯着看,她有些发毛。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又怎么知道我在这,我就不问了,”徐北站起来,慢吞吞地走到朱小蕾身后,搂着她的肩,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帮我给班大同带个话,我人就在这里,但他要的东西不在,我要是死了,那东西他就是向天再借五百年也别想找到。”
  朱小蕾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甩开他的手就冲出了门外,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几秒钟就不见了踪影。
  徐北站在门边发了一会呆,把门关上回到了床上。小狼还趴在原地没动,看到他躺了回来,就往他身边蹭了蹭。
  “你真能坏事,你知道你爹憋了多久了么,等开春你就明白了,到时别怪我不给你找母狼。”徐北把手伸到小狼肚皮下边暖着,心里有点不踏实,又翻了个身把小狼抱在了怀里。
  
  朱小蕾肯定是班大同叫来的,徐北倒是真没想到班大同能这么快找到他。
  不过他不踏实不是因为班大同找到了他,他看到朱小蕾的时候就想到了,班大同肯定在外面某个地方蹲守着他,就等着他被打草惊蛇之后狼狈逃窜,正好上演一出追逐与被追逐,操蛋与被|操蛋的精彩戏码。
  徐北担心的是让朱小蕾带给班大同的话他到底能不能相信。
  东西的确不在他这里,当初老混蛋把脏水泼到他身上时,他就跟班大同说过,你就是弄死我,我也没法把东西给你,你那玩意根本我就没见过。
  但班大同不相信,他说徐北别的我不想多说,你手上活好谁都知道,你要想从我身上顺点东西走那是轻而易举。于是加上利滚利的那笔钱,他算是跟徐北死嗑上了。
  现在徐北突然又承认了东西在自己手上,这冷不丁地变了口风,班大同能信么?
  徐北躺在床上搂着小狼,听天由命了,如果班大同不信,他现在逃跑,正好宣布好戏开锣,如果班大同信了,那他也就不用跑了。
  
  朱小蕾刚顺着小路跑出来,就被班大同的车拦了下来,她钻上车,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有没有穿好。
  班大同坐在后座打量着她:“怎么,这么一会就能把事给办了?徐北也不行嘛。”
  “哟,班哥想什么呢,”朱小蕾往座上一靠,撇了撇嘴,“他那样子能办事么?我看动一下都费劲。”
  “他现在什么情况?”
  “也没脱光,没仔细看,反正身上腿上都缠着绷带呢。”朱小蕾皱了皱眉。
  “心疼了?”
  朱小蕾没回答,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疼了,但她是第一次看到徐北这个惨样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是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4
首页   上一页   ←   4/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