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53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并没放弃。
  “我……”徐北话还没说完就被站在一旁的郎九猛地拽着胳膊拉到了身后。
  “他不用。”郎九冷冰冰地对着车里说了一句。
  车里的美女愣了一下,脸上有点不爽,偏过头越过郎九看着他身后的徐北,带着点挑衅:“怎么,谁说了算?这是谁啊,你家长么?还得听他的?”
  “郎九你消停点,”徐北拉了拉郎九,他不打算坐这妞的车,可也不愿意让郎九就这么气势汹汹地对待一个姑娘,他冲车里笑笑,“我散会步。”
  “这么不给面子?”那妞明显不乐意了,眉毛挑了挑,“你新来的吧?”
  
  徐北本来还想着对姑娘要和气点,不能让这么一个小美人儿下不来台,但美女这句话着实把他噎了一下,操,新来的怎么了?又不是名角,还得人人都知道你是谁?
  “嗯,新来的,怎么美女要教导一下新来的?”徐北嘴角带着笑,拉了拉郎九,准备走人。
  那妞拧了拧眉毛,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喇叭响了一声:“你站着!”
  
  郎九已经跟着徐北走出了两步,一听这动静,立马觉得很烦燥,他讨厌女人,特别讨厌跟徐北走得近的女人,现在这女人居然还冲徐北发火。
  他猛地转过身,也一巴掌拍在了车顶上,接着手上一使劲,车被他推得晃了好几下,坐在车里的妞脸色有些变了:“你干嘛?”
  “快走!”郎九扶着车顶弯腰看着她,压着怒气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恶狠狠。
  这美女似乎一下没反应过来,有人会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盯着郎九看了半天:“挺有种。”
  
  看着车子一阵轰响绝尘而去之后,徐北才推了推郎九:“你挺嚣张啊,这不是给我惹麻烦么……”
  “这样的女人你也喜欢?”郎九的火还没消,指着车屁股看着徐北,“就不愿意喜欢我?”
  徐北瞪着他好一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他妈是一回事么,他又不是见一个女人就要喜欢,郎九怎么就转不过这个弯来呢!
  “这他妈是这么说的么!又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这德性,老子就是喜欢女人,怎么,你还他妈不准么!”徐北也火了,站吧台后边一晚上,又碰上这么档子事,本来就窝火,郎九还莫名其妙地跟他扯这个事。
  “就是不准!”郎九咬咬牙,也瞪着他。
  这回徐北是真说不出话来了,他连气都气不起来了,指着郎九起码一分钟,才把手往兜里一揣,闷着头说了句回家。
  郎九也跟他较上劲了,闷头跟着也不说话,俩人愣是走了快一小时走回了家。
  
  “傻逼了,”进门的时候徐北冻得直哆嗦,进了屋就扑到暖气片上抱着,“怎么没坐车呢?你也不提醒我一下坐车的事……”
  “你不是说要散会步吗。”郎九把外套脱了,想了想又把裤子也脱了,蹲到他身边。
  “我说郎小同学,你到底有多喜欢我?”徐北习惯性地摸了一下烟,想起来没买火机,只得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地板上,“我有这么帅么,大老爷们对我这么一往情深的。”
  “江越说我也很帅,”郎九也坐到地板上,手指在徐北手背上划来划去,“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喜欢你和你喜欢我不是一种喜欢,还要再来绕一次不……”
  “不绕,”郎九捏捏他的手,“那什么时候会变成一种喜欢?”
  “……你整死我得了,”徐北悲叹了一声,躺倒在地上,“太愁人了你。”
  
  沈途发现了有人在跟着他,甚至可以确定其中一个是顾航,尽管他感觉不到顾航的气息,但在安河会这么固执地盯着他不放的人,只有顾航。
  沈途本来想回头去找到顾航,但又改了主意,顾航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对顾航的实力了解得并不彻底,郎九能有这么飞速的进步,顾航也许会在更短的时间里有更大的提高,在郎九能够独自面对危险之前,他不能再冒险跟顾航正面交手,特别是他有个身分不明的帮手时。
  
  沈途没有直接往树林的方向去,他在城里绕圈子,想甩掉身后的人。
  但十分钟之后他就知道,今天有麻烦了,他不仅没有甩掉跟着他的人,反而被一前一后堵在了一条漆黑的小巷里。
  在他前面站着的人是顾航,身后的人他没见过,也看不清脸。
  “后悔上次放走我么,”顾航慢慢地弓□,这是他准备进攻的姿势,“这次我不会放你走。”
  沈途没说话,稍稍偏了点身体,他还要防着后面的人突然冲过来。
  手心有些冒汗,他知道同时面对两个人自己很难有逃出去的机会,他没有办法通知郎九,这个时间郎九已经在树林里等他了。
  
  两个人是同时扑上来的,不出沈途的预料,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杀了他。
  一上一下的夹击让沈途几乎没有退路,他只能奋力向后退开。
  顾航的速度惊人,沈途心里一沉,太快了。他在沈途刚开始移动的时候就已经掠了上来,爪子狠狠地扫在了他的胸口上,肌肉被撕开的疼痛很快传了过来,接着就是另一个人的爪子准确地插进了他的左肋。
  沈途腿上没有松劲,咬着牙跃开了,并且伸手架住了另一个人往他脖子上挥过来的爪子。
  
  这人逼了到了他眼前,他终于看清了这人的脸,心里猛地一沉。
  居然是个背叛者……
  “你去死吧。”这人的脸上抽出一个笑容,抬起了手。
  还是太自大了。沈途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个时候还说话。
  任何没有全力以赴的进攻都是可以躲开的,没有例外。
  
  沈途的身体突然往下倒了下去,躲开了这人直奔他脖子的手,在落地的同时,沈途的爪子在他肚皮上狠狠地划了过去。
  血跟着他的指尖喷射而出。
  这人被逼得向一边退出去了几步。
  “垃圾。”顾航骂了一句,背叛者都是垃圾!
  
  沈途已经倒在了地上,虽然逼退了一个人,但他胸口和腰上浸出的血已经开始往下滴。他没有马上站起来,与其在挣扎着站起来分神的空档里被再次攻击,不如就躺在地上。
  顾航没有马上过来,在他看来,沈途已经不行了,但就这么杀了他太没有意思。
  “那只小雪狼是不是还在等你,”顾航在距离沈途两米远的地方抱着胳膊,“如果你还撑得住,我去把他带来,见你最后一面怎么样?”
  “废物。”沈途轻轻地吐出两个字。
  “你说谁。”顾航脸上变了颜色,一个已经没有胜算的背叛者躺在地上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你是个废物,”沈途笑了笑,“可惜了……”
  
  顾航没等他下句话说完,已经一跃而起,从空中狠狠地落了下来,膝盖砸在了沈途的小腹上,手同时扬了起来,刺向沈途的心脏。
  去死吧,背叛者!
  
  在顾航的手刺进沈途胸口的同时,一道细小的银光从他的右边划了过来,速度不是很快,但却让顾航吃了一惊,他一直没有注意到周围还有第四个人。
  他的手轻轻抖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停顿地刺进了沈途的身体。
  手从沈途的身体里抽出来的时候,银光的前端触到了他的手腕,是一支小巧的银色钩子。钩子在他手腕上轻轻一带,只划出了一道细小的口子。
  
  顾航向一旁边跳开,心里有些不屑,又是个垃圾!
  “是林睿……”站在一旁的背叛者的声音透着惊恐,向四周看去。
  “那又怎么样!”顾航看了看手腕上的伤,这样的攻击力,再来十个他也不会放在眼里,刚才只是他太大意,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
  老大早就告诉过他,对付沈途和雪狼的事不能让林睿知道,现在看来,林睿果然有问题。
  
  “钩子上有毒,”背叛者迅速靠到顾航身边,“得马上走……”
  顾航有点恼火,刚想说什么,突然发觉手腕上的伤口有些发麻,这种细小的麻木感觉迅速地向他的手臂漫延开来。
  混蛋!
  顾航的右手已经抬不起来,背叛者不等他说话,拉起他跃上了巷子一侧的墙头。
  
  两人消失之后,一个黑影从巷子的一头跑了过来。
  “大叔!”这人用手在沈途脸上扇了一下。
  沈途的眼睛闭着,胸口上被顾航刺伤的地方的血正不断地涌出来,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这人等了几秒,见沈途完全没有反应,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瓶子,倒出一颗白色的小药丸,掰着沈途的嘴想要塞进去。
  沈途的头突然偏了偏,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没死……”
  “你吓谁啊老天,”这人犹豫了一下,继续往他嘴里塞药,“快吃了,死了还不让你吃呢!”
  “死不了,”沈途的声音很虚弱,但眼睛里还有神采,“不吃这破玩意……你马上去树林。”
  “知道了,”这人把药放在沈途手上,“不行了就吃。”
  
  沈途看着这人跳上墙头,皱了皱眉,动作还是这么笨,太不靠谱了,他闭上眼睛:“江越。”
  “嗯?”
  “你居然是林睿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当当!又到周五了,幸福的周六在向我招手……
于是,明天容我休息一天,再向大家讲述小糊糊大战顾航的故事……

其实谁都知道,糊糊现在不是顾航的对手啊,沈途你不行啊,你死了特训肿么办,难道交给江越么!

另外,我因为某件事,觉得必须要谢谢一直支持着我买V看的姑娘们,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60

60、徐北好像发现了 ...


  今天徐北睡得晚,郎九以为自己会迟到,没想到徐北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了,呼吸很重,听得出他是累了。
  郎九很心疼,撑着头看了好一会也舍不得走,他轻轻地把徐北前额上凌乱的头发拨开,凑过去在脑门上亲了一下,徐北很安静地没动,唉,郎九很愁苦地叹了口气,要是他醒着的时候也这样该多好啊。
  得出门了,要是到晚了,沈途肯定会狠狠地嘲笑他,然后不留情面地往他身上招呼。
  
  “二货。”徐北在床上翻了个身,嘟哝了一句。
  郎九吓了一跳,回头看了好一会,确定了徐北是在说梦话,这才轻手轻脚地溜了出去。
  他心情很好,徐北嘴里的二货,一般情况下是指自己,那就是说,他做梦的时候梦到自己了,不管是二货还是别的什么,他很开心。
  
  到树林的时候,还是和平时差不多的时间,但郎九发现,沈途没有在那块石头上等他。他有些奇怪,沈途从来没有比他晚到过,他每次来的时候都能看到沈途静静地坐在石头上,然后说:“你来晚了,小废物”
  郎九在林子里转了几圈,他很小心,觉得这也许是沈途对他的新训练,也许他会从什么地方突然冲出来,给自己一刀。
  但没有任何动静,整个林子里静得只能听到刮过的北风和微弱的虫鸣。
  直觉告诉他,沈途出事了。
  郎九立刻有些紧张,他蹲在林子里,手按在地上,警觉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从地面上传递过来的轻微震动里郎九迅速地判断出来,这是两个人,靠近的速度很快,而且随着这种震动的加快,他在空气中闻到了血的味道。
  两个受伤的人?是沈途吗?
  郎九仔细地辩认了一下,猛地站了起来,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是那个光头,他的味道郎九永远不会忘掉。
  沈途没有来,来的是光头,郎九的身体里有小小的火苗在窜动,沈途出事肯定跟这个人有关系。他没有多想,跃起来朝着声音和血腥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非得现在过来么,我们都有伤,万一……”
  “你闭嘴!”顾航不知道钩子上用了什么毒,一点气味都没有,他的整条手臂都已经麻木了,但他还是要过来,没有沈途在身边的雪狼,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哪怕不能置雪狼于死地,至少也要让他受伤。
  “林睿也许会跟过来,”跟在他身边的背叛者继续提醒他,“我们现在的情况对付不了林睿。”
  顾航一听到这个话就非常恼火,要不是刚才他一心一意只顾着盯沈途,怎么会让林睿有机会伤了他!一个猎人,居然会帮着背叛者!
  “顾航,”身边的人拉住了他的胳膊,“这事如果让老大知道了……”
  顾航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脸看着他,脸上浮起一抹笑容:“知道了?知道了他就会弄死你……你怕了么,连名字都没有的背叛者。”
  
  郎九在往光头的方向奔跑时,全身的器官都调动了起来,沈途的话他牢牢地记着,不要因为知道目标在哪里而忽略了身边的情况。
  所以他在距离光头已经很近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还有别人。
  这人的脚步声很沉,跟光头他们不同,似乎完全没有隐藏自己。
  而且,这人他认识。
  
  “乖越?”郎九简直是吃惊到了极点,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看到江越。
  “……你怎么光着,”江越从树林边跑了过来,一看到他就扑了过来,拉着他胳膊就往树林里拽,“乖九听话,快点跟我走。”
  郎九没动,他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53
首页   上一页   ←   53/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