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55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和狼,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按沈途的说法,存在的时间已经不可考据,徐北理解为盘古他老人家开天辟地的时候不小心辟多了点东西,或者女娲甩泥点子的时候手一哆嗦……
  
  总之最初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依赖,狼人有常人无法达到的速度和力量,有惊人的自我修复能力,而猎人有能让狼提高自身素质的能力,比如延长某种特殊状态,或者结束某种特殊状态。
  “嗯,你能变人这么长时间……是因为这个吧?”徐北理了理头绪。
  “其中之一吧。”
  “好吧,你们和猎人,一个是召唤兽,一个是法师,不牧师……”徐北只能用自己现有的知识来第二次理解沈途的话。
  “大叔居然也玩游戏啊……”江越在一边接了一句。
  “你他妈闭嘴,”徐北指了指他,又有些怀疑地看着沈途,“这货也是猎人?”
  
  沈途笑了笑没说话,这货的确是猎人,虽然他都没想明白怎么会有江越这样的猎人,没有野心,没有控制欲望,没有缜密的思维,没有必要的警惕,他身上没有任何能对得上林睿味口的特质,可他却的确是林睿的徒弟。
  沈途一直只把江越当成一个愿意帮助他们结束这种争斗的普通猎人,可就是这样普通得跟一般人类几乎没有区别的一个人,却能拿着林睿的武器……这实在是他想不明白的。
  “继续说,原来是合作共存的关系,后来怎么变了,我看现在这意思,你们派系斗争很严重嘛,”徐北打断了沈途的思绪,“我想知道的是我们家糊糊现在要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欲望这种东西是没有上限的,一开始大家都觉得这样挺好,时间长了……”沈途动了动身体,背都靠麻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样的想法就会出现,很自然,很正常。”
  “嗯,合久必分,然后呢?”徐北看了一眼一直站在窗边的郎九,他眼睛始终看着窗外,从沈途开始说,他就没有动过。
  
  然后?然后就很简单了,狼人要摆脱猎人,觉得自己不需要依靠猎人的能力也能过得很好,而猎人,却认为自己是给予的一方,不能接受这种所谓的背叛。
  “独立运动么……”徐北咬着指甲,这事听起来有点像个故事,“控制与被控制,摆脱与被摆脱?是不是还有赞成的猎人和反对的狼?然后打来打去打成一团什么的……”
  “嗯。”沈途有点累了,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重点呢,老子要你说的重点是我家这条小屁狼是为什么卷进来的,”徐北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转圈,“你他妈背着老子偷偷摸摸天天晚上把他弄出去折腾……就不能让他消消停停地呆着么!”
  “有一对戒指,”沈途皱了皱眉,这个事他不想说出来,但徐北和小狼是必然躲不开了,“是用很特殊的材料做的……”
  “什么材料?”徐北追了一句。
  “你听不懂的材料,”沈途看了徐北一眼,“你能不插嘴么?这材料卖不了钱。”
  “行行行,您请。”
  
  “戒指能提高狼的能力,很大的提高,但戒指对血统的要求很高,不是所有狼都能用,”沈途顿了顿,看着站在窗前的郎九,“一个戒指在老大那里,现在给了顾航,另一个……在林睿手上……”
  “现在丢了。”江越补充。
  “我操……”徐北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会弄丢了,“我不插嘴,继续。”
  “拿到戒指的狼,足够清理掉支持狼人离开的所有人……包括猎人,”沈途皱了皱眉,“顾航是老大的人,有纯正血统,他出生的目的就是为了清理背叛者……跟郎九一样。”
  “什么?”徐北不想插嘴,可沈途的话让他没办法保持沉默,连郎九都吃惊地转过了头。
  “他们出生的时候我阻止过,但是没有成功,顾航被老大弄走了,小雪狼失踪了,”沈途叹了口气,“我以为它会冻死或者饿死……”
  “等一下,”徐北按着额角,“等一下……你的意思是,糊糊和那个顾航……”
  “啊,他俩是兄弟。”
  
  事情的真像已经完全超出了徐北的能想像和接受的范围,他半张着嘴好一会说不出话来,郎九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雪狼,不是一个普通的狼人,他的出生是因为他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清理工具。
  徐北觉得自己有点脱力,他扶着椅子坐下,又回过头看了看一脸震惊的郎九,他看来已经理解了沈途说的话,脸上除了惊讶,写满了不解和痛苦。
  “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吗?我是说……糊糊根本是个什么也不懂的笨蛋,”徐北艰难地咽了一下唾沫,“现在突然来这么一档子事,你让他怎么接受得了?”
  “你捡到它的时候我说过想把它带走,但也觉得也许它可以就这样跟着你过下去,”沈途有些抱歉地冲他苦笑了一下,“可是顾航已经出来了,带着戒指出来的,背叛者已经死了不少,如果……”
  
  “我操|你们所有人的大爷,”徐北一脚踹在桌子上,“班大同和林睿当初来抓糊糊也是为了这个事吧,你帮着把它救出来也他妈是为这事吧,为了让他跟那个顾航对抗!我操!你们真牛逼,我这样的普通人他妈的不能理解你们!”
  沈途没有回答,徐北没说错,他和林睿就是想要带走小狼,为了要在顾航大开杀戒时有个能阻止他的人。
  “大叔,你听我说,”江越拦住了想要过去再踹沈途两脚的徐北,“你听我说,就算乖九不参与这些事,他也没办法跟一你块安安生生的……顾航已经找上门来了,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灭了乖九,你知道么,不管林哥和沈途想要做什么,都改变不了顾航要杀乖九的事实!”
  “事你妈逼的实!”徐北觉得自己处于崩溃的边缘,他转身拉过郎九就往门口走,“回家,我们回去就他妈走人,跟这些莫名其妙的外太空来的东西保持距离!”
  
  郎九没出声,跟在徐北的身后,他一直以为自己要学着战斗是为了保护徐北,尽管他之前不明白这些人围绕着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如果是为了徐北,他怎么样都可以。
  可现在事情全变了,他有了一个兄弟,这个兄弟却是他最讨厌的人,这个人要杀他,而他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必须要应战……他讨厌这样的生活,他只想安静地陪在徐北身边。
  “不关我的事,”郎九在出门的时候转头对沈途说,“我不愿意那样。”
  
  郎九关门的声音很轻,但这声音在沈途听来却很刺耳。他靠在床头,想咳嗽但咳不出来,喘了两下叹了口气:“江越,跟着他们。”
  “我知道,不过……”江越犹豫了一下,沈途的状态不好,如果这时有人找到他,杀掉他易如反掌,“我是不是该等我们的人来了再走?”
  “我没那么容易死,你要不要试试,”沈途挥了挥手,“去跟着他们,我不知道林睿为什么挑你,总会有原因的,郎九不能出事,不管怎么样,这事要有个了解了,累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这章的内容是要在后面的故事里慢慢理出来的,但是考虑到这是一个轻松向的小白文,线索还是简化一下比较好,所以,咳,沈叔讲了个故事给大家听。
于是,现在大家应该比较容易理解这些人的关系了吧,于是,果然还没有虐吧,啊哈哈哈
后面就简单多了,请大家把注意力放回到狼糊糊同学扑倒徐北的线上来,嗯哼……

谢谢给我扔霸王票滴妹子,么么。




62

62、徐北好像要沦陷 ...


  徐北从沈途那里出来之后,一直是雄心勃勃决定要一鼓作气逃离这场莫名其妙的争斗。但是回家之后他又改了主意,他不得不改,就凭他和郎九,想要躲开这些事,恐怕是不可能的。
  郎九被沈途训成什么样了他不知道,反正郎九说了沈途还能在训练中伤到他,这就是说,他还打不过沈途,而且今天沈途那让人腿肚子转筋的巨大伤口足以证明顾航的实力。
  郎九现在不是顾航的对手。
  如果没有沈途那帮人,郎九可能已经被顾航弄死了。
  
  “我说啊,儿子,”徐北坐在沙发上,一脸感慨地摸着郎九的脑袋,“你也算是落难那什么,命运多喘,不,命运多舛啊……”
  郎九的重点倒不在这上面,他坐在地板上靠着徐北的腿看电视,徐北的手挠得他很舒服:“兄弟是什么,是你和徐岭那样吗?”
  “嗯,爸爸妈妈都一样的就是兄弟了……”
  “那不要。”郎九很简单地应了一句,就不再出声,只盯着电视。
  兄弟应该是像徐北和徐岭那样的,一起长大,相互关心,哪怕是徐岭的态度不好,可郎九也能看出来他对徐北的在意。
  而他第一次见到顾航,就是顾航要杀他,这样的人怎么能是兄弟,这么讨厌的人怎么会是兄弟?
  
  “我睡一会,好久没动脑子了,”徐北打了个呵欠躺到沙发上,他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接下去该怎么办,按他的习惯,那就走一步看一步,有人来追杀就打,打不过就跑,跑不掉再说,“困死我了,晚上还得上班,你说老子活着多不容易啊。”
  “我陪你去。”郎九转过身跪在沙发边上,手撑着下巴,又忍不住凑过去在徐北嘴角上亲了一下。
  “操,流氓,”徐北用袖子蹭了蹭,“你别去了,你搞反了一件事,人家要找的是你,不是我,你跟家呆着比较安全。”
  “那我一个人在家……”郎九想了想,“顾航来了,我死了,你见不到我最后……”
  “打住!你个傻逼说他妈什么呢,”徐北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快他妈呸!太你妈不吉利了!”
  “呸呸呸。”郎九很听话地呸完,继续看着徐北。
  “哎……去去去,你陪我一块去,要死一块死好吧。”
  “不会让你死,”郎九皱皱眉,“快呸。”
  “呸呸呸……”
  
  酒吧开始上客的时候徐北就又犯困了,一边擦杯子一边打呵欠。他这种一干正事就犯困的毛病由来已久,从上学的时候就这样,上课的时候能睡着了一头砸在桌子上不带醒的,被拎到教室后边站着还能东倒西歪地继续睡。
  “昨天没睡觉吗,”巴尼经过吧台的时候白了他一眼,“这样子让客人看到都跟着想睡了!”
  徐北笑了笑没说话,等他走开了之后才说了一句:“要打个呵欠就能让美女跟着睡不也挺好么……”
  “给你弟弟拿杯喝的吧。”小志弄了杯果汁递给徐北,这周他俩上一个班,有小志在,徐北很省心,他能做的都做了。
  “尼巴走了没,他看见又得叨叨了。”徐北接过果汁。
  “泥巴?”小志乐了,“没事,他晚上一般都在包房那边。”
  
  “那个开车的女人来了。”徐北把果汁放在郎九面前时,他皱着眉说了一句,一脸厌恶的表情。
  徐北看着好笑,往四周瞅了瞅:“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闻到了,在外面,”郎九很担心地拉了拉他胳膊,“是来找你么?不要理她。”
  “人家还不能来酒吧了啊,”徐北撑着桌子忍着笑逗他,“那一会她又要送我回去,你说我要不要答应啊?”
  “不行!”郎九急了,一下站了起就往外走,“不让她进来。”
  “我操,你还当真了,我逗你呢,”徐北赶紧拦着他,“这么不经逗,你乖乖呆着。”
  
  美女今天要的还是百利甜加奶,也还是坐在吧台边盯着徐北看,但眼神明显没有上回那么温柔似水了,看得徐北后脊梁发冷,总想打喷嚏。
  “你叫什么名字?”美女在一个小时之后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徐北。”徐北把她面前的空杯收走,也没看她,他不知道这妞到底想干嘛。
  “好名字。”
  “谢谢。”
  这之后又没了下文,徐北也顾不得多搭理她,他目光多数时间停留在郎九身上,这小子头一回来酒吧,这种混乱的陌生环境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不太美好的,徐北借着闪过的灯光看到他的眉头始终拧着。
  “上班都带着那个小帅哥么。”十二点多的时候美女终于第二次开口,扭头看了看一直坐在她后面台子边的郎九。
  “嗯,我弟。”徐北简短地回答,心里盼着她快点走人,这是他头一回对一个长相身材都不错的妞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在徐北下班前二十分钟,这妞终于喝完了最后一杯百利甜,慢慢转身离开了吧台,经过郎九身边的时候冲他笑了笑。
  郎九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目光很快就回到了徐北身上。
  她冷笑了一声从大门走了出去。
  
  好容易熬到了下班,徐北拉着衣领跟郎九一块走出酒吧后门,街上照例没什么人了:“无聊么,几个小时就那么坐着。”
  “不无聊,看你呢。”郎九笑笑,很满足的样子,徐北工作时的状态跟他平时不太一样,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看习惯了,这会看到他穿着制服在吧台后面一脸正经的工作,他觉得挺新鲜。
  “坐公车去,”徐北拍拍他的肩,“老子累死了。”
  从后门到公车站有一小段距离,路上没人,就听见俩人的鞋踩在没化干净的雪上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走了没多远,郎九突然停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55
首页   上一页   ←   55/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