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58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的围墙里爬满了绿藤的房子出现在他眼前时,他心里那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
  他在大门外站了一会,轻轻推开了铁门走了进去。
  这铁门从来不锁,永远都是一推就开,可估计谁也不愿意推开它,特别是此刻的林睿,走进这扇门,自己还有没有出来的机会谁都不知道。
  
  林睿静静地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细小的声音都能引起清晰的回响。
  大厅里有一座很高的旋转楼梯,如果抬头,能看到屋顶那块透亮的玻璃,大厅里没有灯,那块玻璃是唯一的光源。
  大厅里看起来没有人,但林睿能感觉得到在这个屋子里有很多人,没有被光线照亮的那些角落里,有很多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他。
  “连军是谁杀的?”林睿开口,声音在屋里回荡着。
  
  过了很长时间,楼梯上传来些衣物相互摩擦出的轻微响动,看不见人,片刻之后一个如同机器般冷漠而几乎没有高低变化的声音传来:“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林睿的嘴角向上弯了弯,“这方便我确认一些事。”
  “什么事。”
  “你食言了,”林睿抬了抬头,看着空无一人的楼梯,“顾航有戒指,为什么还要派人去找另一个。”
  楼上的人突然笑了起来,声音依然没有变化,却笑得分外刺耳:“林睿,你是我最优秀的猎人,但也是最天真的一个……你太天真了……”
  “是么,”林睿笑了笑,“我是太相信你了……我一直觉得信任是同伴之间最重要的感情。”
  “我早就说过,没有同伴,没有公平,只有结果,结果才是最重要的,”那声音停了一会,又接了一句,“你真矛盾,你当初训练沈途的时候可是要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现在我明白了,”林睿转过身,背对着楼梯,“现在我要出去,你说有可能吗?”
  “你觉得呢,答案你自己清楚吧。”
  
  林睿皱了皱眉,手里的银线从袖口里滑了出来,无论能不能出去,他都要试试。
  但银线只滑出了一寸,他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一道黑影从楼梯上跃了下来,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了林睿的身后,无声无息地贴了过去。
  
  林睿手上的银丝落在了地上。
  他低头看了看从自己胸口刺出的黑色指甲,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这一刻他似乎已经盼了很久。
  只可惜没有机会选择由谁从背后刺穿他的身体。
  如果可以选择……
  沈途吗。
  
  郎九对于闭着眼睛点珠子的游戏一开始是充满了兴趣的,他觉得挺有意思,他基本能准确地判断出珠子的方向和速度,没玩几次,就能不落空地每次都按住江越弹出来的珠子了。
  接着就有点没意思了,他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桌上戳着:“乖越,换个吧,不好玩了。”
  “哎哟,”徐北在一边乐了,他一直躺在沙发上,现在干脆把腿一抬,搭到了靠背上,“江老师,你果然不靠谱,这叫什么训练,让我玩会我也能行。”
  “我来弹,你按,”郎九本来正觉得没意思,一听徐北的话,顿时来了精神,一把抢过江越手里的珠子,“好不好。”
  “你们配合点好不好,我可是有任务,我上面有得罪不起的人呢!”江越拍了拍桌子,嘴上还是和平时一样说着话,心里却有点小吃惊。
  他因为想提高难度,所以不是随意地把珠子拿在手上,而是用了力并且有技巧的,郎九却很轻松地随手一拿,就把珠子弄走了……这究竟是自己太废物了,还是郎九太牛逼了?
  
  “玩屁,”徐北没有响应郎九的提议,挥了挥手,拿了本杂志盖到脸上,“你俩继续玩,我睡会。”
  郎九有些郁闷地把珠子扔还给江越,无精打采地趴到桌上:“乖越,我们玩别的吧。”
  “行,”江越把珠子拿起来,在手上捏了捏,想确定一下刚才自己到底有没有好好拿着,“还是在桌上,你的任务就是不要让珠子掉下去。”
  “哦……”一听还是玩珠子郎九差点想直接上徐北边上躺着睡觉了。
  
  “听好了。”江越把珠子放到桌上,吸了口气,慢慢吐出来,弓起手指对着珠子一弹。
  郎九听到声音的时候,是珠子从桌上飞出去,砸在电视柜上发出的巨大响声,同时伴随而来的是盖着杂志刚要准备打瞌睡的徐北一声暴喝:“我——操——”
  电视柜被砸穿了一个洞。
  而郎九在珠子砸上柜子之前,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沈途叔叔伤了,江越老师来特训!
表小看了废物二货江哈……
另外,表问我林睿死没死……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干的……
咳,今天这章有点长,我码着码着没注意字数,下次我会注意控制的,为姑娘们的荷包着想。
谢谢霸王票,谢谢大家的长评,谢谢空小空坚持不懈地折腾了一天才发上来的长评,哈哈哈……




65

65、沈大叔的极限 ...


  珠子肯定不是玻璃的,是玻璃的就该碎了。
  徐北在第一时间冲到电视柜前检查破坏程度,珠子穿透了正面的柜门,再穿透了放在柜子里的一个老式录像机,然后嵌在了柜子靠墙的那面木板里。
  “江越我日|你个天杀的……”徐北脑袋钻进柜子里抠了半天也没能把那珠子抠下来,他悲伤地把录像机捧出来,“房东要找老子算帐的!”
  坐在桌前的两个人都没有动,也没人搭理他。
  
  “怎么样?”江越冲郎九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还说没意思不……”
  “为什么我没听见?”郎九觉得很吃惊,自打认识江越以来,他的脚步声,他的所有动作发出的声音郎九都能听到,江越在他看来,就算说是个猎人,也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不是你没听见,”江越笑笑,“是你轻敌了,你跟本没去听对不对。”
  “再来一次。”郎九来了精神,坐正了身体打算再试一次。
  
  “喂!”徐北捧着录像机蹲在一边火了,“没人听到老子说话么,你俩滚外边玩去,一会这一屋子东西都得让你们毁了!”
  “出去让人看见就完了……”江越迅速地跑到柜子前,伸手抠了一下,珠子落到他掌心里。
  “就在家里,”郎九突然说了一句,一脸严肃地向徐北保证,“不会再打到东西。”
  徐北没再坚持,这小子是犟劲上来了,大约觉得在江越面前丢面子了,他挥挥手,一指江越:“你看他笑的那样,加油,收拾了这家伙!”
  “来!”郎九扭头敲敲桌子,挑衅似地看着江越。
  
  这一次郎九很认真,闭着眼全力仔细听着,珠子放在桌上,只要动了,就一定有声音,江越手指碰到珠子的声音,珠子从桌上划过的声音……
  他听到了声音,但手没有动,他直接睁开了眼。
  他听到的是珠子从柜子上那个眼钻进去再次嵌在了同一个位置上的声音。
  徐北挑了挑眉,蹲到柜子前,真没想到江越还有这本事,还没等他伸手去碰珠子,郎九已经跳了起来,跑到柜子前看了一眼,有点恼火地往柜子上拍了一巴掌。
  柜子“咔嚓”一声,从珠子嵌着地方瞬间裂开了一条口子,珠子掉了下来。
  
  “……你娘个嘴的败家玩意儿!”徐北愣了一会跳起来对着郎九屁股就是一脚,“你他妈是野人吗,你不会伸手抠一下……”
  “再来,”郎九回手拉住徐北,把他按到沙发上,转身对着江越,“再来一次。”
  徐北看他劲头有点无奈,靠在沙发上把腿一翘:“我说,应该给你找点武侠来看看,高手是他妈什么样的,听不到声音,你感觉不到么,那破珠子划过空气时总会带起点风啊什么的吧……”
  “大叔,你行啊,”江越接住郎九扔过来的珠子,“乖九,你听到了没?”
  郎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嗯。”
  
  这天的课上完的时候,郎九已经能够挡住江越往各个不同的方向弹出的珠子了,甚至有两次在珠子刚离手的时候他就一巴掌拍了下去。
  江越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一个劲往郎九肩膀上拍:“九哥哥你真牛逼,按这速度,用不了多久顾航就不敢小看你了……”
  这话说出来之后,屋里的人都没了声音,顾航这名字就像一道符咒,勒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一提到他,所有的人都没了心情。
  “我先走了,我要回学校去睡一觉,”江越收拾东西,想了想又把珠子放到郎九面前,“没事的时候玩玩吧,但是别弄丢了。”
  “不就是个弹珠么,弄丢就弄丢了,买一盒跳棋赔你,几十颗呢,”徐北瞟了江越一眼,“对不对?”
  “大叔……”江越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能不逼我么。”
  “回学校睡觉去吧你,”徐北就知道这珠子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弹珠,但理论上江越也不能害郎九,他也懒得多问,“不会弄丢你的。”
  
  江越一走,徐北就忙着检查战场,电视柜是肯定没戏了,他费了半天劲才把那条裂缝给拼紧了,如果不晃柜子,勉强可以撑住,不过这个洞……
  “拿几块口香糖给我。”徐北冲郎九打了个响指。
  郎九马上拿了口香糖递过去,徐北剥了几块放在嘴里嚼了,郎九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盯着他,他把口香糖吐出来:“看蛋,学着点!”
  徐北把口香糖塞到破洞里,两边按紧了,又拿了支记号笔在上面涂了一下,这就算齐活了。
  “这样可以?”郎九蹲到柜门前研究。
  “不可以也得可以,要不怎么……”
  徐北话还没说完,郎九已经手指一戳,刚堵好的洞就又被戳开了,他回过头:“一碰就掉了。”
  “我!操!”徐北冲过去一脚踩在他背上,“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
  
  徐北很无奈地看着郎九拿了几块口香糖按他刚才的程序把那个洞补上涂好之后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好了,和原来一样。”
  “服了你了……”徐北叹了口气,他实在不能想像这样的郎九居然要去面对连沈途都对付不了的强大敌人。
  “我很厉害吧。”郎九往徐北身边蹭了蹭,伸手搂着他的腰。
  “你什么就厉害了?”徐北扫了他一眼。
  “就刚才啊,”徐北身上的气息让郎九又往他身上靠了靠,“江越输了。”
  “……江越是个废物猎人,他没有可比性懂不,”徐北被他挤得不得偏着身子手撑在沙发上,“你冷么,一个劲挤个屁啊!”
  “亲一下。”郎九笑着说了一句,尖牙露了出来,搂着他的肩凑过来在他嘴上碰了碰。
  
  距离很近,郎九的唇碰到徐北的嘴时,头天晚上那种迷醉的感觉猛地袭来,徐北觉得全身都有些发麻,胳膊一软被郎九压倒在沙发上。
  郎九没有停顿地吻过来,舌头熟练地顶开他的牙齿探进嘴里轻轻转着圈,手也很不老实地掀开了他的衣服,在他身上抚摸着。
  真操蛋!
  一阵酥麻的感觉迅速掠过徐北的身体,他居然觉得这感觉非常不错。
  
  郎九能觉察到徐北并不抗拒他的动作,很顺从地被他压着,这种反应让他呼吸有些急促,很快有了反应,他直接开始拉扯徐北的裤子。
  “你不是吧,”徐北奋力地偏开头,喘着气压低声音,“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为什么,”郎九已经把他的裤子褪到了大腿上,手在他腿上来回地摸着,“为什么不行?”
  “老子疼啊!”
  “还没进去就疼了?”
  “你妈个逼的二货,”徐北有点无奈,觉得自己简直没法和这只狼交流,而且郎九在自己腰上腿上游走的手让他呼吸都些不稳了,“要不咱们换换,你在下面,老子现在干|你一次,晚上接着再干|你一次怎么样?”
  “下次好不好,”郎九对于徐北的话并没有完全理解,他在徐北的脖子上胡乱地亲着,“现在我想干|你……”
  “你大爷!”徐北眼泪都快下来了,“我……”
  
  郎九直接吻住他的嘴,徐北的下半句话变成了嗯嗯被憋在了嗓子眼里。
  徐北今天在家穿的是件T恤,没扣子可解,郎九把衣服推到了他的胸口上,又低头在他身上轻轻吻着,时不时用舌尖舔一下。
  徐北抬手挡着眼睛,咬着嘴唇,操,怎么办……
  他知道自己肯定扛不住再来一次,但现在身体传递过来的快感却又让他无力去推开郎九,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摩擦轻蹭。
  直到郎九把他腿分开压了过来的时候,徐北才猛地惊醒过来,他用手顶着郎九的腿,不让他再往前:“商量个事……”
  “嗯?”郎九在他耳边轻轻应了一声,低沉沙哑的嗓音让他的心一阵狂跳。
  “真的疼,”徐北按着郎九的腿,“是真疼,这事不能这么连着办,你懂吧,操,昨天都没润滑,你想想能不疼么……”
  “润滑?”郎九有点茫然,徐北不是说套套是避孕,防病,润滑吗,怎么又没润滑了?
  “算了算了,跟你说这个真费劲,”徐北皱皱眉,在郎九脸上拍了拍,“我帮你弄弄得了,这会就别进行那么大的工程了行不?”
  
  郎九盯着徐北的脸研究了一会,发现他可能是真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58
首页   上一页   ←   58/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