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66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九,这小子做别的事不行,做菜还是不错的,电视上教做菜,他看一遍就能照着做出来,味道还不错。
  “乔大厨,还有多久开饭,肚皮都他妈饿薄了!”徐北一走神,被人爆了头,很郁闷地冲着厨房喊了一嗓子。
  “想吃就老实呆着……”乔谦在厨房里吼。
  
  徐北玩了一会就没意思了,太久不玩,乔谦的鼠标还总乱跑,玩着没劲,他站起来打算到厨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在厨房门口刚站稳了,还没来及说话,乔谦的手机就响了。
  “接电话。”乔谦举着都是油的手指了指自己裤兜。
  徐北把他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是沈途,他按了接听,往客厅走:“沈大爷,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你还在乔谦家里吗?”沈途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着急,还带着微微的喘息。
  “在呢……”徐北刚答了一句,听到有人敲门,乔谦在厨房里探出个头来,指了指门,去开门。
  徐北估计是叶敏敏,走过去开门。
  “马上离开家里,出去,去哪里都行,人越多的地方越好。”沈途的声音透着焦急地命令他。
  “出事了?”徐北的手摸到了门锁上,门外的人又敲了两下。
  “顾航可能会去找你。”
  
  徐北摸着门锁的手马上停下了,虽然顾航来找他的时候敲门的可能性很小,但多年来养成的谨慎习惯让他还是迅速地凑到猫眼上看了一眼。
  这一眼看得他全身都僵了,猫眼里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个男人,他不能肯定这人就一定是顾航,但他绝对不会记错,这人就是薛雅的“男朋友”。
  “已经来了,”徐北说完这句话转头就往乔谦家卧室跑,一边跑一边冲厨房喊了一句,“乔谦你呆厨房里不要出来!”
  身后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了,不光是踹开这么简单,徐北能听到整扇门从门框上被掀了下来砸在地板上的声音。
  操!
  
  乔谦家在二楼,徐北冲到卧室窗户前想也没想,直接就从早上开了窗换气的窗口跳了出去。
  二楼不算高,徐北从小到大跳过的二楼加起来能出凑一栋摩天大楼,也算得上是个跳楼逃生专家了。他跳出去的时候唯一后悔的时候没穿外套,刚从窗口跳进北风里,就感觉自己瞬间冻透了,倒春寒真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
  徐北看了一眼一楼,清洁工早上清的雪都堆在墙边,只要没有18级大风,他落下去的位置正好是雪堆,只要打个滚就能站起来继续跑了。
  不过这次他显然考虑得太多了,身后的追兵的是一只狼人的时候,完全不用考虑跃起腾空的姿势,也不用考虑落点,更不用考虑落地后打个滚什么的……
  
  因为根本没有机会落地。
  徐北还腾在半空中的时候就猛地觉得脖子上一紧,勒得他差点窒息,想咳又咳不出来,想喊更是喊不出声了。
  落地倒是很平稳,只是没等他脚着地,顾航就又拎着他跳了起来,他被勒得眼前一片金光四射,半天也没看清顾航是怎么拎着他前进的,总之他就像个包裹被顾航提着蹦来蹦去,蹦得他空空如也的胃里翻江倒海。
  他唯一有意识地就是自己一直死死抓着乔谦的手机始终没松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抓着这玩意儿,沈途他已经通知到了,那拿着电话找机会对着顾航的脑袋抡一下?
  
  顾航终于在一片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工地上把徐北放了下来,准确地说是徐北被扔在了一堆砖头上,砖上都是雪,但因为被冻上了,他的穿得单薄的后背被磕得一阵酸麻,瞬间有了老胳膊老腿的感觉。
  顾航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已经一步跨过来,劈手拿走了手机,手机还在通话状态,顾航嘴角勾出一丝笑容:“你知道我在哪里,带小狗狗来,半小时不到,我就把徐北撕碎了分尸。”
  挂了电话之后顾航把手机猛地砸在地上,手机立即很配合地碎成了无数小碎片,四下散落。
  “操,你个败家玩意儿……”徐北咬着牙骂了一句,这个N8乔谦过年前才买的,还没用几天呢就粉身碎骨了。
  
  “你闭嘴!”顾航抓着他的衣领,爪子伸了出来,尖锐的爪尖顶着他的咽喉,“一会让你看着你的小狗狗死在你面前!”
  “还不定谁死呢,”徐北笑了笑,脖子往顾航爪子上凑了凑,他觉得自己现在有一种冲动,如果现在他就死了,顾航这张牌就算是失效了,“天下狼人都知道你他妈有伤……”
  顾航突然松开了他的衣领,甩手就是一拳打在了徐北的脸上,徐北一脑袋撞在身边的砖头上,额角的巨痛让他眼泪差点下来了,但他居然没有晕过去。
  “去你妈的,就这水平。”徐北擦了擦嘴角被牙磕出来的血迹,又摸了摸额角,流血了。
  
  顾航没有再动手,他像是听到了什么,侧了侧头,接下去就在徐北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伸手抓住了徐北的脚脖子。
  徐北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体就被倒拎着腾空而起,几下震动之后停下了。
  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忍不住骂出了声:“顾航你个傻逼,我操|你大爷和你爹!”
  顾航倒提着徐北一条腿,蹲在工地这栋盖了一半的楼顶上,而且是蹲在鹰架上,徐北估算了一下,怎么说也有七八层。
  这要是顾航一松手,他将以自由落地的方式结束自己实在不怎么太长的人生。
  放在以前,不用以到太前,就在几月前,他被班大同逼到悬崖边上时,那时的他,对于生死,还没有太多的感触,能活着当然更好些,但要真是死了,他也没什么可以留恋的。
  现在却不一样了,徐北第一次像现在这样强烈地不想去死,死亡本身他不害怕,他害怕的是死了之后,很多东西会随着他双眼一闭消失不见……
  
  郎九还没有看见徐北人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徐北的情况不妙,呼吸很急,心跳很快,血液的流速却一点点慢下去,这是身体因为寒冷而产生的变化。
  而当他看到徐北的状况时,他整个人都被激怒了,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全身都在燃烧,他一刻也不想耽搁地想要冲过去,把徐北从顾航的手里抢过来。
  “来啊,”顾航笑了起来,“小狗狗你要过来救他吗?”
  
  郎九眼睛都窜出了火苗,动了动就要冲,沈途一把按住了他的肩:“冷静。”
  沈途的话让郎九不得不强压着怒火停了下来,没错,他不能这么冲动。如果他现在冲过去,顾航就会松手,而且自己必然会去接徐北,这个过程中顾航只要出手,他和徐北全都得死。
  来的路上江越对他说的话他还记着,拖时间,江越在出发来定川的时候已经把顾航的行踪通知了薛雅,如果薛雅说的是真话,这样的事,老大不会不管。
  
  “怎么,”顾航看郎九停下了冲过来的脚步,有些不爽,“不过来救人么?我拎累了就会松手哦,小狗狗。”
  郎九眯缝了一下眼,眼里慢慢泛出了杀气,但他还是没有动,而是冷冷说了一句:“那你就松手。”
  这句话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顾航明显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嫩得像个小孩一样的郎九会在这种紧要关头镇定地说出这样的话。
  顾航当然不会松手,如果现在就松了手,他把徐北弄来的功夫就全白费了。
  “小狗狗变聪明了……”顾航冷笑了一下,两只手分别拎着徐北两条腿,“那么,交换吧,很公平的,你摘了戒指,我放了徐北……否则,我撕了他。”
  “好,”郎九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不过戒指摘不下来了。”
  “那个手指,砍下来就可以。”顾航嘴角抽了抽,露出一丝透着残忍的兴奋笑容。
  
  沈途一直没有出声,看着郎九慢慢往前走了几步,在砖垛前站下了,他算了一下距离,这个距离对于自己来说是远了,但对于郎九来说,却可以达到。
  江越心里很着急,但却没有表现出来,现在要做的是两手准备,如果薛雅骗了人,那么他们要有办法解决目前的僵局。
  郎九缓缓抬起手,用右手握住了左手无名指,他没有刀,如果一定要去掉这个戒指,那就掰断好了,他紧紧盯着顾航的手,留心着身后沈途和江越的动静。
  “你个二货!”徐北扯着嗓子骂了一句,他不知道郎九那边的情况,只知道那几个傻逼居然答应了顾航这么离谱的要求,“你干什么!”
  “很公平对不对。”顾航笑着对徐北说。
  “公平你娘个蛋,你妈生你的时候肯定不小心让你脑袋冲下砸地上了。”
  “快……”顾航没有兴趣跟徐北斗嘴,他冲郎九抬了抬下巴,催了一句。
  就在郎九准备动手的时候,顾航脸上却突然变了颜色。
  
  沈途和郎九同时听到了空气里传来的某种震动,这种震动是只有狼人能感受到的特殊频率。
  郎九只觉得这个声音让他手有些发软,他转过头看着沈途,却看到沈途脸色跟顾航一样有些变化莫测,他小声问了一句:“什么声音?”
  这声音对于沈途和顾航来说,不仅仅意味着林睿没有死,还同时意味另一件事。
  这是林睿手上的银丝摩擦发出的声音,只有他跟老大同时出现时才会出现。
  老大来了。
  
  江越能从几个人的反应上判断出来大致是什么情况,徐北却是一头雾水,本来他就大头冲下有些脑充血过度,头昏眼花的,这会更是看着几个突然像被施了定心咒的人莫名其妙。
  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了,徐北只能做出这个判断,同时祈祷顾航不要因为走神而松了手……
  不过没过几分钟,徐北也惊呆了,保持了个半张着嘴的姿势盯着从一堵土墙后绕出来的车。
  班大同的悍马车。
  我——操——班大同?
  
  车门打开的时候,第一个跳下来的人是薛雅,她一下就往鹰架下边跑,看到顾航拎着徐北时,声音都变调了:“下来,顾航,把人放了!”
  顾航没有动,他脑子里开始有些混乱,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大会出来,不明白林睿明明已经死在自己手下,为什么会在这里闻到他的气息,听到他特殊的声音,他更无法理解薛雅为什么要这样着急地让他放人。
  “顾航,你坏了规矩。”车里传来一个声音,这声音冰冷而机械,如同被闷在金属罐子里发出的声响,这声音却是顾航无比熟悉的,他出生之后能记得的第一句话,就来自这个声音。
  他的心里一阵颤抖。
  
  你叫顾航,以后你是我的儿子,你的命是我给的,你以后为我的命令而活着。
  杀了那些背叛者,这是你活着的唯一目的。
  杀光他们,我会为你感到骄傲,这是你唯一做了能让我舒心的事。
  ……
  
  “结束了。”老大冰冷的话如同一记重重打在顾航心里的拳头,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为什么?”顾航难以置信地盯着开着的车门,他看不清里面的人,尽管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却还是把徐北在了鹰架上。
  徐北顾不上弄清他们之间的奇怪气氛,跳起来几步跨过鹰架窜进了楼里,身上因为寒冷而活动不灵便,但他还是咬着牙顺着楼层里没有建好的楼梯往下跑。
  
  “跟我回去吧。”老大声音始终冰冷而淡漠,这声音在顾航的耳朵里听来却无法抗拒。在他离开城堡之前,他能听到除去各种陪练的背叛者哭号惨叫之外,只有这个冷冰的声音,这个人是他赖以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就像是某种印记深深刻在他心里,永远也不会消褪。
  顾航从鹰架一跃而下,落在薛雅身边,却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满心不甘地向着车子慢慢走过去。
  
  “郎九,”林睿的声音突然从车里传了出来,诡异的声调传到郎九耳里时,竟让他有一种无法抵挡的感觉,如同魔咒一般,“杀了他。”
  杀了顾航。
  

作者有话要说:嗯,下章开始正式放松的日子了!
昨天看自己后台的时候发现,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写了一百万的文了,好震惊……
另外,想问一下,这文完结之后打算开定制,不知道有没有愿意买的妹子,现在十本就可以开定制,如果够十个人,咳,完结之后我就开了。


74

74、想和徐北一起死 ...


  郎九并不喜欢林睿,这个人身上永远带着让人不安的血腥气息和捉摸不透的怪异香味。
  但林睿的声音此时让他无法抵抗,他的血液像是被燃烧了一般,第一次见到顾航时的场面,顾航戏虐地“小狗狗”的称呼,顾航在沈途身上留下的巨大伤口,顾航用没有战斗力的徐北威胁他……
  这一切都像潮水一样涌进了他的脑海里,让他整个身体都控制不住地颤栗,杀了他。
  郎九的爪子从指尖伸了出来,慢慢地抬起了手。
  
  “为什么……”坐在身里,依旧被黑色长袍包裹着的老大看向林睿。
  林睿脸上有很淡的笑容,他看不清老大的脸,只能看到他在黑暗中闪烁着的绿色的眼睛:“说好了的,这是交换条件。”
  “你没说过要杀掉顾航。”老大的声音没有变化,始终是带金属音的冰冷腔调,但却透出了几分无奈。
  “我信不过你,”林睿揉了揉了额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66
首页   上一页   ←   66/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