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狼的诱惑_分节阅读_第72节
小说作者:巫哲   内容大小:712.51 KB   下载:狼的诱惑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3-30 10:41:00
嘴里的菜咽了下去,徐岭这算是抱怨还是别的什么?
  “你别因为我怎么样,你才多大,这事急个毛,”徐北皱皱眉,“我就是觉得你那个女朋友,叫什么来着,姚娜,我总得有点不靠谱……”
  “我有数,说你的事吧。”
  “……不知道怎么说,你问吧。”
  “行,”徐岭也不客气,给徐北夹了一筷子菜就开始问,“那个郎九,你说是你朋友家的孩子,哪个朋友?真是你朋友家的孩子?”
  “你不信?”徐北以为徐岭会先问他和郎九什么关系,他还打算咬牙承认了的,没想到徐岭会先问郎九的身份,弄得他完全没防备。
  “换你你信么,再说我问过乔哥,要真是你朋友,我问他的时候他不会不肯说。”
  “是没法信……他是这么回事,”徐北有点头疼,“他是我捡回来的。”
  
  徐岭一口酒喷了出来,赶紧扯了张纸巾捂着嘴,半天才缓过劲来,盯着徐北的眼睛。他没法相信这句话,这话哪怕不是徐北这种一向满嘴跑火车的人说的,换成个从来没说过瞎话的人说出来,他也有点难以相信。
  “真的,”徐北迎着徐岭的目光,他豁出去了,除去狼人这一条,别的他什么都可以说出来,“在北岭的山里捡的,没有父母,就一个人,捡到他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话都不太会说,我还给他请了老师教他……”
  “徐北!”徐岭把筷子一扔,在桌上拍了一下,他简直对徐北无语了,“你拍电影呢?你要不想说,何苦把我叫出来搞这么一出!”
  “操,我说的就是实话!要不你去安河师大找那个老师,名字我都告诉你,叫江越!他教过郎九,他知道怎么回事!”徐北急了,他差点就想说出狼人的事了,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要真说了,徐岭就两种可能,一是站起来就走,以后再也不会理他,另一种就是立刻把他扭送精神病院。
  
  徐岭没说话,徐北的表情跟反应都和以往扯蛋的时候不同,徐北不管撒多大的谎,扯多不靠谱的淡,永远都是悠哉游哉的样子,从来不会着急,也不会急着要找证人。
  只是这次的内容比哪次胡扯都更让人难以接受,徐岭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了。
  “好吧,这个就算是真的,”他捏捏眉心,“那你这算不算拐卖人口?”
  “我拐了往哪卖啊……”徐北叹了口气,想起来自己当初把糊糊从北岭弄出来的时候还真就是想卖掉它,没想到现在成了这样的局面。
  “我看那孩子挺小的,也就是个高中生的样子,”徐岭最担心的其实不是徐北跟谁好,跟男人还是女人,他最担心的是徐北这永远惹不完的麻烦,“那你算是诱|奸未成年人吗?”
  “我操!”徐北声音都失控了,这一嗓子喊得旁边好几桌的人都转了脸看着他们。
  
  徐岭这句话正好戳中了徐北的痛处,徐北眼泪都要飞溅了,徐岭怎么就能咬定他和郎九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另外,是不是就觉得郎九年纪小,所以就一定是他怎么着了郎九呢……但这话他又没法明说,只能咬着牙一脸悲痛地看着徐岭。
  “……我用错词了,”徐岭说这话也没经大脑,就一着急就突噜出来了,这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红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换个问题。”徐北喝了口酒,半天才缓过劲来。
  “你以前不是左一个妞又一个妞来回换的么,”徐岭小声问,这也是他最想不通的地方,“怎么突然喜欢男人了?”
  “我没喜欢男人……从理论上来说,我现在还是对女人有兴趣,”徐北其实自己也想不通这个问题,被徐岭这么一问,格外地别扭,“如果一定要说男人,我就对郎九有点那什么……”
  
  徐岭皱着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又试着问了一句:“就是说你对别的男人没兴趣?乔哥挺帅的,你有没有……”
  “操,你真能举例子,老子就算真的是个男人就有兴趣也不能是乔谦啊,”徐北无奈了,又点了根烟,“乔谦我俩去澡堂子都去了无数次了,哪没看过,比赛打手枪都不知道多少回,要有什么早有了。”
  “那就是说,你只喜欢那个孩子……和女人们,”徐岭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凑到徐北眼前,“那你看到这些东西有感觉吗?”
  徐北往手机上一看就愣住了,劈手就抢下了手机,难以置信地看着徐岭:“我说,你手机里居然存着A片?”
  “同学存的,他手机内存不够,”徐岭笑了,从他手里把手机拿回来,“不过我也看,这么大惊小怪干嘛,你以前不也总看么,这个是正常男人都会看的东西吧。”
  徐北看着低头摆弄着手机的徐岭,突然有点难受,这的确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坏事,他吃惊和难以接受的是,自己错过了徐岭一点点长大的过程。
  自己记忆中,徐岭还是那个跟在他身后叫着哥哥的小孩子,在他把自己和这个家隔离开的日子里,徐岭慢慢长大了,会抽烟了,看A片了,交女朋友了,马上就要工作了……而这些,他都不知道,他错过了。
  
  “有感觉吗?”徐岭并不知道徐北想的是什么,又追问了一句。
  “废话,这种场合没感觉,”徐北有点郁闷地回答,“没人的话没感觉才怪了,我真的除了郎九这一个男人,对别的男人都没兴趣。”
  “那……你是打算一直跟他在一起了吗?”
  “应该是吧,”徐北叹了口气,“你可能不太明白,我有朋友,有弟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的东西,但他什么也没有,他只有我一个……”
  “我懂,我能明白,”徐岭打断他,咬了咬嘴唇,“其实你跟谁在一起我没所谓的,我只是希望你不管跟谁一块,以后能安安生生的,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就这么一个哥,我真不想成天总觉得你会出事。”
  “放心吧,你哥现在是下定决心要痛改前非,回炉重炼,重新做人什么的了。”
  
  郎九把所有花的保鲜都做完之后,把花都在架子上摆整齐了,然后又扫了扫地,这才满意地停了手,看了看时间,八点多了,天都黑透了,他准备关门回家。
  徐北给他留了钱,让他一会自己买点吃的,他本来想直接买熟食,后来想想,还是打算去买菜回家做,这样比较省钱。
  关店门的时候,郎九听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发动机的声音很大,听起来有四五辆。郎九见过这样的车,拆了排气管上的消音器,以前他很受不了这种声音,现在听觉没有那么灵敏之后还算习惯了一些。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几辆车都在他身后停下了,全都开着大灯,灯光齐刷刷都照在他身上,他锁好门才转过了身。
  
  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一般人肯定睁不眼,或者条件反射地会用手挡着眼睛,郎九却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没有眨眼,他透过强光看到了车上的几个人,挺壮的四个人,每个人肩上都架着一根钢管。
  郎九皱了皱眉,这是什么人?
  
  最前面的人下了车,玩着手里的钢管慢慢走了过来,他对于郎九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应有点不爽,这小子居然连眼睛都没眯缝一下。
  “徐北呢?”这人一脸横肉,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肉都跟着颤,身后的人也都从车上下来了,慢慢围了上来。
  郎九心里一阵烦燥,他知道了这几个人是来找徐北麻烦的,现在他该怎么办?
  “徐北不在。”郎九不想和这几个人多说话,绕开了这人就走。
  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后面钢管挥动时带起来的风声,郎九没有回头,直接弯了弯腰,一根钢管从他头上扫了过去。
  

80

80、狼糊糊的守卫绝招 ...


  徐北在西区混了十年,除了没打过劫,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事一件没少干。但他不喜欢拉帮结派地在街头逛荡,觉得那样特别傻逼,开始掏包之后,更是懒得跟同行交流心得,是很多人眼里的异类。
  掏包这种行当,一般都是团伙行动,一来是有个照应,活会好做些,二来是一旦被人发现了,更容易转移逃脱或者是威胁失主。而且一个一个帮派团伙之间,都是有各自地盘的,一般本地的扒手都不会轻易到别人地盘上给自己找麻烦。
  徐北却不,想去哪去哪,想什么时候下手就什么时候下手,经常是几个人盯了老半天的活,徐北一晃过去,这一趟就白遛了。
  所以徐北的不守规矩得罪过很多人,为此也被不少人蹲过,只不过他也不是个光靠手灵活就出来混的人,打架不能说有多牛逼,但要真想伤了他也不是容易的事,再说他逃跑的技术那是比掏包更上一层楼。
  也不是没人能收拾他,可这些人都忌惮一点,班大同。
  
  班大同是定川一霸,他跟徐北之间的恩怨没人清楚具体是为什么,光知道班大同成天开着他的悍马,没事就在城里转一圈,找徐北,并且放过话出来,能让徐北死的人,只有他。
  就为这一点,就没人敢轻易把徐北怎么着了,惹得起徐北,惹不起班大同。
  只是折腾了几年,徐北重伤住院的事有过几回,但更多的时间里还是活得挺滋润,该干嘛干嘛,班大同还是没事就玩一把猫捉老鼠的把戏,一直也没有如他所说的弄死徐北,谁也不知道这算个什么事,对徐北再大的火也只能憋在心里。
  
  可现在不同了,班大同失踪了,传言很多,死了,跑路了,出家了……不管什么猜测,总之班大同是不见了,他的地盘也放了手,道上除去几个长期被他压着翻不了身的开始暗地里争地盘,另一帮人总算是盼到了出气的一天。
  没有人再说只有他能让徐北死了。
  
  梁老四是第一个行动的,徐北在他手上抢的活多得都没数了,总之是只要徐北没钱用了上街转一圈,他就一定有弟兄被黑,他想出这口气想了很久了。
  只是没想到徐北会突然不做了,莫名其妙地跑到大学城开了个花店。
  玩够了就想上岸?哪有这么好的事,徐北这一身黑债背着,扭脸就想洗白,没那么容易,就算是想上岸,也得废了手再说!
  
  可惜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徐北居然不在店里,只有这么个半大小子,而且看样子挺嚣张。
  梁老四这边两棒子都抡空了之后,他对眼前这个高他半头的孩子有了些提防,这小子可能练过。他冲几个弟兄使了个眼色,几个人同时抡着钢管扑了上去。
  只个人都不是吃素的,今天来就是要见血,这一下出手都没留余地,直接瞄的都是脑袋。
  
  郎九转过身的时候,几个人的钢管已经抡到了他眼前。这要放在以前,这样的货色别说是四五个,就是四五十个,他也不会眨眼。
  但现在不同,他感觉稍微有些眼花,其实往后退退也能避开,但他没有这个习惯,他已经躲了一次,不打算再躲第二次。
  几根钢管的速度和力度他都还能准确地判断出来,所以他选择了离他最近的那一根。
  
  梁老四抡出的钢管被郎九一伸手稳稳接住的时候,他心里沉了一下,还没等他有进一步想法,被郎九握住一头的钢管已经以他无法看清的速度猛地撞了回来。
  郎九稍稍偏了偏头,在其它的钢管落到他肩头时,手上的这一根已经准确无误地被他一推,砸在了梁老四的鼻梁上。
  他没发出声音就那么仰面朝天老向后倒了下去,不是他不想叫,是这一下劲太大,他好像听到了自己鼻梁裂开时发出的声音,疼痛让他什么声音也无法发出。
  
  砸在郎九肩上的几下,很疼,郎九皱了皱眉,已经有路人往这边看了过来,他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跑。他知道如果继续打下去,这几个人不是他对手,但如果闹大了,会给徐北带来麻烦,他必须跑掉。
  “追!”梁老四没想到会碰上这么个主,恼火地也顾不上鼻子正在剧痛,并且已经流了一脸的血,拿着钢管忍着痛蹦了起来。
  郎九跑了几步,听到身后杂乱的脚声跟了上来,还有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如果开着车追他,他肯定跑不掉了。
  正烦躁时,他看到前面的岔路口一个人影一闪,拐进了一条小巷。
  郎九愣了一下,迅速跟着那人影拐了进去。
  
  这是条死胡同,郎九拐了两个弯跑到头的时候看到了尽头的墙上蹲着的人,他停了下来。
  “小废物,”沈途笑了笑,“疼吗。”
  “不疼。”郎九回答,偏着头听了听,那几个人也进了巷子。
  “为什么跑?”
  “会给徐北惹麻烦。”
  “长大了啊……待着别动。”沈途从墙头跳了下来,在空中漫开了一阵黑雾。
  
  梁老四对这一带很熟,看到郎九跑进巷子时,他一阵暗喜,那是条死路,他带着人冲了进去,但刚拐过最后一个弯时却愣住了。
  那小子站在巷子尽头,他的面前站着……一只黑狼。
  这跟郎九的白色长毛不同,不会有人把沈途误认成狗,他身上狼的特征太明显。
  梁老四只在运物园和电视上见过普通灰狼,跟狗差不多大,但眼前这只却超出了他的想像,如果站起来,这只狼估计会跟他一样高。
  这不是动物园里让人参观的那种完全没有生气的狼,这是一只真正的野兽。
  
  这只黑狼紧紧盯着他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72
首页   上一页   ←   72/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狼的诱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