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男军女嫁_分节阅读_第16节
小说作者:盏茶   内容大小:489.17 KB   下载:男军女嫁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4:55   加入书签
从那天开始,姐弟二人有事儿没事儿就来到这个公园,耍贫嘴,唠闲嗑。
  
  这样的习惯延续着,直到安宇永远地离开了安禾。
  
  所以这里不仅是让安禾忘记烦恼的地方,也是她用来缅怀弟弟安宇的心灵归处。
  
  安禾的视线飘远放空,任由思绪也四下飘散开来。
  
  然而没多久,她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低抑的呻*吟声。
  
  安禾站起身来稳了稳心神,终于还是大着胆子果断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映入她眼帘的除了一个身子微微蜷缩成一团的男人,还有一地晃眼刺目的鲜红。
  
  尽管痛得汗流不止,但在听到来人的脚步声时,男人还是警觉地抬起了头。
  
  映入安禾眼中的,是一张俊美到几乎可以称之为魅惑的面孔。
  
  然而此刻那张漂亮的面庞上却满是苍白与痛苦。
  
  “在这里不要乱动。”安禾语速极快地嘱咐了一声,随即转身跑向不远处放着自己行李箱的长椅处。
  
                          
作者有话要说:爬上来更文了嗷~
看到最后大家应该有觉悟了,咱们女主跟男主的JQ神马的即将爆发,但同时偶们的新人物也要登场了!!
对某茶个人而言,新人物是狠对偶心思的……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对亲们的心思~
具体的神马的,咱们日后慢慢看嗷~
虽然依旧是苦逼的考试战备阶段,但某茶不会食言一定会日更和双更滴!
所以妹子们,请尽情地留言撒花催更勾搭吧!!!>3<
【入V公告】接到编辑通知,《男军女嫁》将从21日起入V,届时一天三更,超过25字的评论某茶会尽量赠送积分,长评优评优先,多多的评论多多滴积分,所以充值不方便的菇凉们可以踊跃评论哟~望亲们周知~【PS.】老生常谈,某茶知道入V以后会有一些菇凉弃文而去,在这里某茶还是要对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你们一直以来都支持关注着本文,你们的支持给了我莫大的力量!在此某茶要鞠躬表示感谢。而对于能够继续支持本文的亲们,某茶跟你们保证,一定会更加用心更加努力地讲述这个故事,也谢谢你们从头至尾的不离不弃的支持!在今后的日子里,希望某茶的故事可以带给你们更多的欢笑与感动。最后,深深深深地鞠躬。



☆、Chapter 18.

  作为一位军医,随身携带急救箱是安禾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迅速奔到行李箱前,安禾急急地从中翻找出自己惯用的小箱子,复而又快步折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
  
  安禾沿着汩汩流淌的鲜血查找着男子受伤的确切部位,当看到他那一大片被浸染成暗红色的西服衣摆时,安禾素白的玉手作势就要去掀开那早已湿透的布料。
  
  “别碰。”极轻极冷的两个字,纵然是副极其富有磁性的嗓音,那搀着冰夹着雪的语气也依旧是让安禾听得皱起了眉头。
  
  “我是医生。”饶是方才的两个字惹得安禾一阵阵的不悦,她依旧是压下了怒气耐着性子开口道:“让我看一下伤口。”
  
  “多事……”男子惜字如金,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斜飞入鬓的俊眉却因为难以忍受的痛楚而紧紧地皱成一团。
  
  安禾哽了一下不禁怒由心生,奈何撇下伤员不管却不是她平素的作风,她恨恨地咬了咬牙根儿,一字一句地对男子冷冷开口道:“你死了不要紧,但好歹不要砸了我安禾的招牌。”
  
  说着她的纤手利落地掀开了男子的衣摆。
  
  下一刻,安禾的身子却是不受控制地微微一震。
  
  枪伤。
  
  光天化日,法制社会,身为军人的安禾当然明白这样的伤口意味着什么。
  
  男子如此反应,结论显而易见——要么是敌人,要么是同僚。
  
  要么是冒着生命危险混迹于黑暗之中的卧底。
  
  看到安禾愣怔的模样,像是预料到她会有此反应一样,对面的男子竟然从鼻息间溢出淡淡的一声冷哼。
  
  三分无谓,七分不屑。
  
  “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语气。“我放你走。”
  
  然而安禾闻言却只是不着痕迹地吸气,下一刻就动作娴熟地打开了急救箱的箱盖。
  
  没有什么斟酌,没有什么思考,在这一刻,安禾没有顾忌其他,只是依循本心做了她想做的。
  
  手脚麻利地替男子做好了紧急处理,看到刚刚还不断涌出的鲜血终于有了止住的迹象,安禾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
  
  “如果休息能够得到保证,暂时不会有大问题。”安禾将目光转向男子的方向道:“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虽然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我还是要问一句……需不需要我帮你喊救护车?”
  
  “不用。”
  
  意料之中的回答。
  
  身上带着这样的伤,去医院的可能性确实不大。
  
  “那么……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即便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安禾也不忍心跟一个深受重伤的人置气。
  
  “不需要。”依旧是短促而冷淡的回答。
  
  “很好。”安禾挑着眉毛微一耸肩撑着地面就要起身:“那么……后会无期了您呐!”
  
  “你不怕……我是什么不该救的人?”男子凤眼微扬,漂亮的眼角牵起一个完美的弧度来。
  
  此时的安禾已经从地上站起了身,这会儿她正揉着自己跪疼的膝盖,眼睛抬也不抬地就淡淡应了句:“救都救了,哪儿那么多废话。”
  
  哼,让你跟我摆谱儿,姑奶奶还不待见你了呢!
  
  “我完全可以在你为我处理过伤口后一枪毙了你。”迷人的声线讲出这样的话,让人不自觉地就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你怎么敢确定,我不是坏人?”
  
  “我没想那么多。”安禾微微转头,明亮的目光轻轻落到男子极美的那双眼睛之中。“我说过,我是医生。对我而言,没有坏人,只有伤员。”
  
  男子闻言先是一怔,继而竟然从嘴边扯出一抹极浅极轻的笑容来,那双狭长的泛着深咖色泽的俊眸淡淡地一瞥,视线就落到了安禾微垂的面孔上。
  
  那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侧脸。
  
  美丽、明艳、娇柔而不失清新。
  
  更重要的是——无以复加的阳光。
  
  一丝丝真切真实的暖意就那样在他素来冰冷的心底缓缓流淌。
  
  柔柔的,温温的,带着阳光的温度,带着那人身上那令他迷恋的温度。
  
  心里忽然就轻柔而淡缓地塌陷下去一方。
  
  于是,寒意远逐,暖意回升。
  
  男子轻轻地抚着自己伤口处整齐漂亮的包扎,幽深的眸光定定地落到那个逐步远去的挺拔身姿上。
  
  心弦轻颤,这一刻,他忽然很想看到那个女子微笑的样子。
  
  他在入住自己大脑不久的记忆中搜索着安禾清美的眉眼,在她的面容跃然而出的那一刻,他的眼里心里都是从未有过的舒缓与悸动。
  
  在过去的二十六年中,男子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
  
  那是让他在今后的日子里即便是在半夜里魇着了醒来时也能回想起的、名为温暖的感觉。
  
  = = = = = = = = = = = = = = = 我是救死扶伤分割线 = = = = = = = = = = = = = = =
  
  当安禾终于气喘吁吁地拖着箱子走进家门时,父母二人早已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候多时了。
  
  “爸,妈。我回来了。”跟听到的语气一样,安禾的表情并没有明显的起伏。
  
  “怎么这么晚?不是说两点左右就能到机场了吗?我还合计着让小邱去接……啊!!!”在看到安禾身上的斑斑血迹时张欣忽然捂着嘴尖叫一声,下一刻就扑到了安禾面前:“安安你受伤了?!快让妈看看!”
  
  “妈、妈”安禾赶忙反握住母亲伸过来的手:“别担心,不是我!”
  
  “恩?”急得红了眼圈儿的张欣顿时愣怔在原地。
  
  “我没事儿,受伤的不是我。”安禾轻轻安抚着母亲的手背道:“下飞机后在外边儿碰着个伤员,我给他紧急处理了一下,衣服上沾着的是他的血。”
  
  “哦、哦。”张欣方才回神,松了一口气似的安抚着自己的心口道:“幸好……你吓死我了!”
  
  安禾弯唇浅笑,手心用力握了一下张欣的手以示安慰。
  
  “那个伤员呢?送到医院去了吗?”从安禾进门起就一直保持缄默的安政臣探询着望向女儿道。
  
  “他……”安禾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选择对父亲说谎:“他拒绝去医院。”
  
  “怎么?”安政臣微微皱眉。
  
  “他受得是枪伤。”安禾拧眉敛神,干脆果断地讲出了实话。
  
  “他现在在哪?”安政臣的神情即刻严肃起来。
  
  “我不清楚。”安禾淡声道。
  
  对于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安政臣是了解的,这会儿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面上却是有几分遮掩不住的薄怒。
  
  “到我书房来。”
  
  语毕安政臣负起手来转身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安禾面无表情放下行李就要追跟过去。
  
  “老安,让安安先洗个澡换身衣服,有事儿等吃完了晚饭再谈也不晚啊!”张欣心疼女儿,望着风尘仆仆的安禾,当妈的满脸都是藏不住的疼惜。
  
  安政臣脚步微顿,然后默许一样的移步走向餐厅。
  
  “回房间收拾收拾,妈去给你放洗澡水。”张欣拍拍女儿的肩膀将她往屋子里推。
  
  ……
  
  莲蓬头毫不吝惜地倾泻着水流,安禾站在浴室里,眼眸紧闭,冲洗着一身的浮尘与劳顿。
  
  温热的水珠沿着安禾如玉的面庞蜿蜒而下,她此刻的脑海里却是凌乱纵横的一片混沌。
  
  即便是到了现在,只要轻轻地抱紧双臂,她仿佛就能感觉到许尉那令人沉醉的胸膛。
  
  女人的心思绵密却也简单,很多时候,一个小小的拥抱就已经足够让她们偷偷地在内心欢愉许久。
  
  独立骄傲一如安禾,也依旧是没能在这方面显露出些许的不同。
  
  对她而言,那已然是令人意外的命运的馈赠。
  
  纤细的手指缓缓插入乌黑的发丝,安禾轻轻按着头皮,脑海中浮现着许尉那道俊逸挺拔的身影。
  
  禁不住这样的思念,她像个少不更事的小女生一样,想象着许尉现在的情形。
  
  是依旧在训练场进行着艰苦到几近惨烈的特训?还是晒着麦色的肌肤跟亲如兄弟的战友们一起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勾肩搭背走在冲凉的路上?
  
  是板着俊颜绷着下巴紧紧抿着薄刃一样的嘴唇?还是是扬着眉梢挑着眼角英俊的面孔上弯着一抹发自内心的浅笑?
  
  原来思念这种东西,不发则已,一发惊人。
  
  而安禾,也终于意识到那一个拥抱给自己的心境带来了多大的转变。
  
  堆砌了五年的心墙,就那样,一丝一毫,一砖一瓦地缓缓松动。
  
  擦干了发梢淌流的水珠,安禾换了身干净的居家服走到餐厅的桌子旁坐好。
  
  看得出为了这一桌子的菜母亲费了很多心思,原本食欲并不旺盛的安禾为此破天荒地多夹了几筷子。
  
  然而父女二人之间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总的来说,这顿饭吃得还是静默而乏味的。
  
  饭后,张欣拒绝了安禾的帮她洗碗的提议,反而是偷偷地向她身旁凑了凑,小声开口道:“安安,你爸有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什么话父女俩坐下来好好谈,切记别跟爸爸顶嘴,知道了吗?”
  
  抬眼望向母亲紧张中掺杂着无奈的神色,安禾轻轻地点了点头。
  
  然而当安禾刚一踏进书房时,安政臣威严十足的声音就飘了过来。
  
  “怎么?特种大队都不能够让你改掉那冲动欠考虑的臭脾气?”
  
  果然……
  
  该来的怎么也跑不掉。
  
  安禾在心底极浅地叹息。
                          
作者有话要说:入v当天滴第一更~
今日还有两更,亲们注意关注哟~
作为三更的奖励,是不是应该留言评论撒花收藏捏?^^
超过25字的评论送积分哟~多评多得哟~长评神马的干脆直接就送阅读两、三章的积分了哟~
最后,是对继续跟进的亲们森森滴鞠躬!



☆、Chapter 19.

  “先头你提过的那个受枪伤的人”安政臣负手而立,语气较之先前更加严肃,他慢慢转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16
目录   上一页   ←   16/5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男军女嫁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