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何言长相忆_分节阅读_第6节
小说作者:明九九   内容大小:92.13 KB   下载:何言长相忆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02 10:24:00
墨镜下,景然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是听声音竟有些不快了。
可她却丝毫也不退让,仍执着地站着,“何总,请您把稿子递给我就好。”
莫景然说着话,上前一步靠近了他的车窗,目光也忍不住朝车内张望着。
她在心里暗自告诫自己,不要像前几天那样,迫于压力便又上了他的车。
何正言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见她上前,索性打开车门走下车来。
莫景然看着何正言下车,不由地朝后退了一步,脸上尽是戒备的神情。何正言见了她的模样,唇角竟咧出了笑,一边摘下墨镜一边向着她逼了过去。
他看着她的神情,从戒备转向了惊慌,他心底里竟有了些快感,那样的情绪让他觉得陌生,却由衷快乐。
“你干嘛。”何正言终于停住了脚步,饶有兴趣地看着景然。
“何总,我想要回我的方案稿。”莫景然觉得自己的忍耐正在接近极限,也许下一秒,她便会不计后果地对着眼前那张俊朗的面容挥上一拳。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莫小姐相当戒备呀。”何正言仍是那样笑着,“莫小姐误解了我了。我看过了莫小姐落下的方案稿,我对你设计的园林式风格十分喜欢。南郊那片我有一块地,我想请莫小姐为我设计这样的一处住宅,我请莫小姐上车就是想带你到那儿去看看。”
景然顿时愕然。他说得冠冕堂皇,似乎每一句每一字都在取笑着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顿时觉得尴尬,轻咳一声以缓解不安,同时顺着何正言的话道:“何总客气了。若是何况不嫌弃,能再度合作,我们院自然是求之不得。”
何正言听着她的话挑了眉,“不,不是你们院,这是我私人的事,那儿是我的私人地皮,我只是想盖私家园林,我聘请你为我的设计师,与你们设计院无关。”
这算不算无尚荣光?
莫景然坐在何正言的凯宴上,朝着南郊去的一路上,她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
说是南郊,其实已经是这城市的下属一个县级市。车子开到一处村口,一路进去,走到底时才是那块地。
可能是听说何正言来了,半村子的男男女女都跑来迎接,他看着也与他们熟稔,甚至也能说着带那地方口音的本地话,对于从小离家,对本地方言完全陌生的莫景然而言,竟像是件新鲜的事。
“何总今天怎么有空来。”领头的是村长,一脸的笑,没有恭维的意思,倒像是家人一般亲切。
“我带了设计师来看下那块地,爷爷有意思想回乡定居,他老人家自来喜欢园林式的建筑,我想着按那样式给他盖个宅子,让他养老。”何正言也认真地答,全然没有平时的威风八面。
景然听不懂他们的话,只好奇地看着他们。
村长也不多打扰何正言,聊了两句,便带着村民们散了。
何正言倒是一脸兴奋。景然禁不住就问他,“你们聊什么,你这么高兴。”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何正言也不瞒她,“我给这村里捐了座小学,再捐了个老人的活动中心,村里有条小河,上游的地方有家石材加工石,也是村里人的,那污水流进了河里,污染很严重。一村的人都吃这河里的水。我托村长去跟那人谈,我给他配过滤装置,刚才村长把回音告诉我。”
景然跟在他身边,边听他说边朝里走,不时有村民经过他们身边,与何正言亲切地打着招呼。
“这儿是我的祖籍地,虽然从爷爷那辈就搬走了,可是常带着我们回来。爷爷老了,叶落要归根。所以我想给他盖个园林宅子。”景然听着,这倒像是二十四孝的好孙子。连带着还是个慈善家。
她不禁夸他,“看不出何总还是个慈善家,处处做善事,这年头,有钱人心甘情愿做善事倒是少见。”
她说着,很自然地去看何正言,却发现,他竟然脸红,有些腼腆地笑着。这时的他让景然觉得莫名亲近,心底里一动,竟有了别样情愫。
两人这么走着,便来到那地方。
那片地倒是极好的,景然大略看了下,不禁吃惊,足有二三十亩的地,一片平地,背倚着山,前面竟有条天然的河水绕过,这竟都是他私人的财产。
“就是这儿。”何正言指了指那儿,语气再平常不过。
“这地方真好。”景然赞。
“我看了你的方案,在这儿也这么盖吧。”何正言用征求意见的口吻跟她说话,景然觉得受宠若惊。
“不止,我那方案是个别墅群,单幢别墅的占地面积有限。就这地方,起码能盖上比这个还大上两倍的房子。”景然点着头,“何总放心,我按着这尺寸大小和实地情况给你作个新方案来。”
景然边说着边掏出纸笔写写画画。何正言站在一边看着她,寥寥几笔便已经勾出个优雅之地来。
他侧着脸端详她。微风指过,细碎的短发盖着饱满光洁的额头,她的鼻尖微翘着,正午的阳光正好,连这样深秋的天气里都让人觉得热,景然的鼻端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而她一脸认真的模样,竟让人生出满满的喜爱之情。
只觉得就这样静静看着她,怎么也看不够。
待景然收起纸笔,转脸看他时,何正言早已经挪开目光,两人边聊着边朝回程的路走。
“莫小姐谢谢你。”坐上车时,景然正扯着安全带,何正言突然正色说道。
“呵,何总客气。”莫景然答,看着他一脸认真,突然兴起,一脸玩味地说:“何总如此客气,莫不是想赖我的设计费用?”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何正言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朗笑出声,“谢谢莫小姐提醒。我是该考虑一下。”
他的随和一下拉近两人的距离。
“莫小姐,那天晚上说好请你吃饭,又临时有事爽了约,今天你帮我这个忙,虽然也是公平交易,但是能找到合心意的设计师的确不易。我请你吃饭吧。”何正言边驾着车边认真地说。
景然也笑答,“好啊,我定要找一家全城最贵的馆子。好好尝尝那些平日里只见不吃的花样儿。”
“那些并不见得就好吃。”何正言被她逗笑,笑过后却又说道。
“应酬也是件让人厌烦的事,喝的酒多过吃的东西,还得竟讲些场面话。我是不习惯这样的场合。”莫景然点头同意。
两人就这样聊开,气氛竟是前所未有的好。
正热闹时,何正言的手机响起,他挂上耳机,车速却未减。
三言两语说完,景然不待他开口便道:“何总,您有事去忙吧,我在这儿下再打的回去取车也行。”
何正言摇头,向景然道:“莫小姐,真对不起,我马上要去机场,我父母今天过来,我要去接机。我先送你回去取车,我们再约时间,我一定请你吃饭。”
说着,他便又笑,“给你几天时间去搜寻全城最贵的饭馆。”
景然也笑。
何正言驾着车送景然到了目的地,她站在自己的车旁看着那辆黑色凯宴披着金色日光调头离开,心底里竟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力量,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着美好,好到极致,让人难以相信。
景然一路开车回设计院,一进院门,安静正迎面走来,一看见景然便上来围着她绕了几圈,一脸探究。
“你干嘛?”景然不明所以,边朝自己的办公室走边转脸问她。
“有JQ。”安静跟了进来,顺手掩了门,站在那儿伸手右手食指虚空点着她。“说,刚跟何正言哪儿去了,怎么一回来就这么副嘴脸?”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我这嘴脸怎么了?”景然不解,望向她。
“满目含春,笑得花枝摇曳,你还问我?”安静白她一眼,而后又露出一脸正色,“景然,他不是随便女人都能驾驭得了的。你可要想清楚了。”
安静这话像是把针,直直扎进景然的心底。
顿时,从刚才起便升腾起来的一个七彩气泡轰然破碎。
景然空望着眼前随风飘散的气体,突然有种被戳穿谎言的尴尬。
而唯一能掩饰自己的便是心急火燎的否认,急急地撇清与他的一切,“安静,你瞎说什么呢。”
可安静却并没有如往常一般玩笑着扑上来搂着她,而是继续看着她,甚至还走过来,手轻揽着景然的胳膊,将头靠上她的肩,“傻丫头,我看得出来的。”顿了一下,感觉到景然的身体突然僵硬,她继续道:“你若是想清楚了,便去做,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也许感情的事不是不该就能阻止的。如果累了到姐姐这儿来,有我在。”
说完话,她也不多停留,只仰着脸朝景然微微一笑便开门离开。
她的笑在景然的眼里,竟有种飞蛾扑火的决绝,让她心惊害怕。
——
晚上,景然照例去了帝景。
她坐在琴凳上,目光扫过大厅里的客人。待反应过来时,这才惊觉自己竟是在搜寻着某人的身影。
这样的发现让她的后背惊出一层的汗,想到早上安静的话,越发地不安起来。
他没来。景然翻开琴谱,想到他今天说父母来了,必是要陪着他们的。她边想着边想借助音乐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这个秋天注定是个多事之秋,就连这秋日里最平凡不过的一个夜晚都变得意外迭生起来。
她的琴声一开始,便吸引了坐在角落里的两个人。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儒雅的男人抬起眸望过来,目光随即便凝紧了景然的身影。
“难怪总觉得她面熟,原来是莫家三小姐。”坐在他对面的男人顺着他的目光也瞥一眼景然,而后轻笑着,“还真是大隐隐于市啊。”
莫景轩瞪一眼面前笑得没心没肺的封子夏,再度把目光转向景然。
他还记得,景然回国时,是他去接的机,当时她笑得一脸爽朗。
后来听说她进了安家大少开的设计院,她说她和安家的小姐是好朋友。
那天在KTV遇见,她说她中了广达的标。
他一直替她高兴着。
可是她却总让他意外,没想到她竟还到这儿来兼职。
以他们这样的人家,怎会愿意让女儿家到外抛头露脸地弹琴兼职的。
可是他又觉得欣喜,她就是有这样的能耐,让你发现她的魅力,那般令人惊艳。
莫景轩望着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脸看向面前的封子夏,“介绍你们认识怎么样?”
封子夏挑着一脸的笑,不羁到了极致,“莫大这话有意思。”说着,他又扭头去看莫景然,从他们坐的位置上上看去,恰能看到她的脸,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那一瞬间,竟是如此炫丽夺目。
莫景轩也不看他,仍把目光流连在景然的身上。
“莫大,你这敢情是想用四海吞了我帝景吧。把你家的妹子送到我们封家来,大小通吃啊。”封子夏口无遮拦地玩笑着。
莫景轩笑,他便点头,“好,这事就请莫大成全。”
莫景轩闻言就笑了起来。
两人正攀谈时,却见咖啡厅入口处又进来一个人,气宇轩昂,气度不凡。
莫景轩抬眸间瞥了一眼,眉心微蹙,“他怎么也到这儿来。”
封子夏正抿着面前的咖啡,听见问话抬起眼来扫过去,正看见何正言坐进惯常的位置上,他挑眉望着莫景轩一笑,“他可是我们这儿的常客。”
莫景轩听了眉拧得更深,垂下脸去顾自喝着咖啡,倒是封子夏饶有兴趣地眯着眼说道:“你说你这小妹妹在做广达的方案?那我收回刚的话,该是何正言大小通吃才对。”
封子夏的话音刚落,莫景轩早已经变了脸色,沉着一对眸子望向封子夏,“子夏,这事你给我烂肚子里,以后跟景然走到一块儿,也不准你提。”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封子夏见他火了,脸上的笑也不见收敛,只是口气倒真是软了下来,“哥,你放心。”
这边两人攀谈着,那边景然奏完一曲,抬眸不经意间便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先是一怔,接着便只觉得心跳略微紊乱,脸上也不由自主地热起来。
他不是接了父母吗,怎么还会抽空到这儿来?
只是为了听琴,还是……
她竟有些慌,心里乱了起来,一向灵动自如的手指也变得有些僵,节奏也跟着凌乱了起来。
何正言坐在那儿,望着那边的莫景然,听着耳边有些不着调的曲子,唇角竟难得地溢出了笑。
今天接了父母,带他们吃了饭再送回家里,他们坐了飞机乏了,没聊两句便回房休息。何正言本是想到书房里再接着处理些事。
可坐在桌上,盯着那一桌的东西看了良久却静不下心,燃了一枝烟后倚着窗站了许久,终还是驾车来了这里。
是几时开始,竟想着见见她。
看她工作时的模样,弹琴时的模样,对着他时的一脸戒备,惊慌,偶尔的脸红与娇嗔。
正如此时,坐在那儿,远远望着她,看着她一脸变幻的神情,听着那不着调的钢琴,竟觉得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只是这样的怡然自得没过多久便被打破,横向里右手边突然就跌跌撞撞冲出一个男人,中等的身材,挺着半大的啤酒肚,手里还拽着个啤酒瓶就这么摇摇晃晃上来了。
他走到钢琴前,正要迈步上前,却一脚踏空,跌在琴凳下发出一声尺呼,全场的目光顿时被他吸引了过来。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他身后倒也有人跟着,慌里慌张地将他搀起来,想扯着他离开,却被他一把甩开手,他仍旧上前,走到景然的身边,身子靠着那三角钢琴,锃亮的琴身映衬一具肥壮的着白衬衫的身体,说不出的刺目骇人。
何正言微眯着眼,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看向那边,不经意间目光四下再一扫,顿时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
莫景轩,他居然也在这儿,两人的目光对上,都略迟疑后,淡淡点头。
身边那个仍旧笑得天地昏暗的人便是封氏的二公子封子夏了。何正言知道这帝景便是封家的产业,目前被封家拨给了封子夏管辖,他虽然常来喝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页 当前第6
首页   上一页   ←   6/1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何言长相忆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